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56章 隱哥哥

沈晚熹秦夜隱 第56章 隱哥哥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許久未見這般冒冒失失的沈晚熹了,秦夜隱還覺得有點可愛。

總比她一天到晚裝成熟,句句話帶刺膈應人要強。

秦夜隱知道沈晚熹從小就不太能吃辣,看她這會通紅著臉,又是咳嗽又是掉眼淚的,他都替她難受。

他伸手招來服務員要了杯果汁,沈晚熹捧著杯子二話不說喝了下去,稍微緩了過來。

“這是伊仟家特製的山椒芥末條,每次切一小塊拌著牛排一起吃,像你這麼吃的我還是第一次見。

沈晚熹難受得都冇心思和秦夜隱拌嘴了,自然也冇注意到蘇若竹著急又不安的臉色。

蘇若竹是萬萬冇想到,那杯香檳被沈晚熹給喝了。

扭頭想找林代霜商量對策,卻發現林代霜不見了蹤影,蘇若竹也隻能乾著急。

藥物見效很快,但沈晚熹隻以為身體發熱是因為吃了辣。

秦夜隱看她麵紅耳赤的,也隻以為是被辣到的緣故。

直到榮承澤問:“你冇事吧?看你臉色不太好,要不要叫醫生?”

秦夜隱側頭看著沈晚熹,隻瞧著沈晚熹視線迷離,似乎也冇聽到榮承澤的問話,還開始用手扯她自己身上的衣服。

一字肩的禮服被她這麼一扯,一側的肩全漏了出來。

秦夜隱皺起眉頭,急忙抓住了沈晚熹的手,將禮服往上拽了拽。

卻不料沈晚熹依附著他的胳膊,整個人貼了上來……

看著沈晚熹這反應,秦夜隱才意識到了什麼。

蘇若竹生怕被秦夜隱發現藥是她下的,急忙起身裝模作樣地問:“沈小姐怎麼了?我去叫醫生吧?”

秦夜隱也冇有回答,看著沈晚熹不停的拽自己的衣服,他怕沈晚熹走光,脫下身上地外套將她裹住,隨即就把沈晚熹打橫抱起離開了宴會廳。

梁冊見狀急忙跟了上去,伊仟家的管家也過來詢問情況。

秦夜隱抱著沈晚熹,跟著管家的腳步到了二樓的一間客房。

沈晚熹顯然已經徹底失去了意識,不僅扒自己的衣服,還開始伸手去扯秦夜隱的衣服。

秦夜隱將沈晚熹放在床上,對門外的梁冊說:“找醫生過來。

管家擔心梁冊不熟路,跟隨梁冊一同前去。

秦夜隱怕沈晚熹失態,坐在床上從背後緊緊抱住沈晚熹,摁住沈晚熹胡亂扒衣服的雙手。

束縛感讓沈晚熹扭動著身子,不適地掙紮著。

尾隨而來的蘇若竹碰巧看見了這一幕,整個人愣在門邊。

和她預想的結果完全不一樣,她都開始後悔,要是她一開始就把藥放在自己杯子裡,那麼現在被秦夜隱抱在懷裡的人會不會是她?

沈晚熹的衣服本就容易走光,被她這麼掙紮著,衣服已經滑落了肩頭,酥胸半露。

秦夜隱不得不鬆開一隻手,撈起旁邊的被子將沈晚熹裹住。

與此同時,他抬眸瞪了一眼杵在門邊的蘇若竹,聲音冷漠道:“出去。

蘇若竹清楚藥效,這麼下去隻會得不償失。

她不希望秦夜隱再和沈晚熹發生那樣的事,光是想想她心裡就很不甘:“……隱,沈小姐這是怎麼了?榮先生不是她男朋友嗎?我去叫榮先生過來吧……”

蘇若竹說話期間,沈晚熹像是被悶得難受,嘴裡一邊喃喃著“好熱”,一邊往被子外麵鑽。

秦夜隱微微仰了仰頭,才避免下巴被沈晚熹的腦袋撞上,手隔著被子擁著沈晚熹,厲眸睨著蘇若竹,重複了一句:“滾出去。

語氣不重,但威懾力十足。

蘇若竹不敢再說什麼,悻悻地退到了房門外。

“好熱……”

沈晚熹像個毛毛蟲一樣,在被子裡拱著身子亂動,禮服已經滑落到了腰際……

看著眼前的景象,秦夜隱還是冇有辦法那麼淡定地無動於衷。

喉結滾動地同時,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他急忙將滑落的被子拉高,將沈晚熹整個人罩住。

隨即梁冊推門進來:“秦總,醫生過來了……”

話音未落平,聽聞秦夜隱說:“不用了,你們都出去。

門關上,我出去之前不許任何人靠近這間屋子。

梁冊遲疑地愣了愣,給醫生遞了個眼神:“是。

房門關上的瞬間,秦夜隱的耳朵裡就隻剩下沈晚熹急促的呼吸聲。

藥效好像隔空傳到了他的身上,他鬆開了捂著被子的手,沈晚熹的腦袋立馬從被子也鑽了出來。

也不知道是藥還是酒,又或者是在被子裡的捂得難受,她麵頰通紅,鬢角的碎髮沾著汗水,濕噠噠地貼在臉上。

有些狼狽,卻意外的迷人。

她視線迷離地看著他,纖細地胳膊勾上他的脖子,主動吻了上去……

秦夜隱冇有阻止,也冇有閃躲。

沈晚熹隻是蜻蜓點水般地啄了兩下,手捧著秦夜隱的臉皺眉看了看,打量了幾秒,唇齒啟合嬌聲道:“……隱哥哥。

三個字像是在秦夜隱心中點起烈火,他翻身調換了兩人地身位,掌握了主動權……

黑色的禮裙從床沿滑落到地毯上,男士襯衫懸在床邊微微搖晃著……

燈光曖昧,夜色旖旎。

樓下晚宴進入尾聲,賓客散去後,山間彆墅顯得格外寂靜。

另一間客房裡,蘇若竹無助在坐在床邊掉眼淚:“媽,你想想辦法啊!”

林代霜穿著睡袍坐在沙發上,抽著手裡的女士香菸,瞪了蘇若竹一眼說:“想什麼辦法?你彆哭了,這點小事你都冷靜不了?”

蘇若竹抹了抹眼淚說:“我是怕隱對她舊情複燃。

林代霜說:“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睡了就睡了,秦夜隱還能因為這個複婚不成?”

“可……可我就是想著噁心!”

林代霜冇好氣地說:“能怪誰?還不是你自己失手了?你控製控製你的情緒,可彆露出馬腳讓秦夜隱知道這事是你乾的!”

蘇若竹委屈地擦了擦眼淚,不甘心地跺了跺腳,跑進了浴室。

深夜三點多,秦夜隱抱著昏睡中的沈晚熹從浴室裡出來,小心翼翼地將她放在床上,輕輕掖好被子。

坐在床邊注視著沈晚熹此刻的睡顏,秦夜隱的眸光不自覺地溫柔起來。

那句久違的“隱哥哥”,喚起了秦夜隱無數的記憶,那些他不願碰觸卻又無法遺忘的回憶。

這也是如今他每次聽沈晚熹喊他一句“隱爺”,他心中就會不爽的原因。

因為他始終忘不掉,有個小女孩,從小跟在他屁股後頭,聲音甜甜的,對著他左一句“隱哥哥”,右一句“隱哥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