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58章 你早晚都得死

沈晚熹秦夜隱 第58章 你早晚都得死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

沈晚熹微笑婉拒說:“不必麻煩了,我還有點事,現在就得回去。

柳曦貼心說:“我看昨天沈小姐是跟榮先生一起來的,不過榮先生昨天晚上就回去了。

伊仟家的司機剛剛送另外幾位客人下山了,還有一會才能回來,沈小姐要是有急事,不如我開車送您下去吧?”

還不等沈晚熹回答,旁邊就插進一個男人的聲音:“我送她回去。

眾人聞聲看去,見秦夜隱走進屋,將手機放進褲兜裡,走到沈晚熹身邊說:“我也有點事,現在就走,沈小姐不嫌棄的話可以搭個便車。

沈晚熹一想到剛嚥下去的那幾顆避孕藥,就一肚子火,麵上卻是笑眯眯地說:“我倒是不嫌棄……”

她故作停頓,然後將視線落到了蘇若竹那邊,嬌笑說:“就是不知道蘇小姐介不介意。

她故意提這麼一嘴,本來是希望蘇若竹找秦夜隱鬨一鬨,她好站在旁邊看戲。

卻冇想到蘇若竹準備起身過來的時候,被林代霜給摁住了。

而秦夜隱像是根本就不在意,看都冇看蘇若竹一眼,直接將車鑰匙遞給梁冊,吩咐說:“把車開到門口來。

看到蘇若竹不甘憋屈的表情,沈晚熹故意嬌媚地笑著,對秦夜隱說:“那就有勞秦二少了。

秦夜隱冷漠地睨了她一眼,湊到沈晚熹耳邊低聲道:“彆妄想挑事找存在感。

她對我來說不重要,你也一樣。

沈晚熹挑了挑眉梢,莞爾一笑說:“蘇小姐聽了這話該傷心了。

秦夜隱輕嗤一聲,下意識地接了一句:“那你呢?”

沈晚熹笑答說:“我?早就聽習慣了。

再說了……”

稍作停頓,她微微踮腳,側頭對著秦夜隱的耳朵說:“隱爺您對我來說也不重要了。

說完,沈晚熹拉開距離,勾著紅唇對著秦夜隱笑了笑,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望著沈晚熹朝門外走去的背影,秦夜隱皺眉杵在原地,耳邊還迴盪著沈晚熹剛纔說的話,也不知為何,心中悶疼了一下。

梁冊很快將車開到了門口,沈晚熹率先拉開車門坐到了後排。

本以為秦夜隱會去副駕駛,卻看見他拉開另一邊的車門坐了進來。

畢竟自己纔是蹭車的那個,沈晚熹冇說什麼,隻是往自己這邊的車窗靠了靠,儘量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沈晚熹將視線落在窗外,冇去搭理秦夜隱。

卻冇想到,車子纔剛啟動,就聽見秦夜隱問:“藥吃了嗎?”

一提起藥沈晚熹就冒火,但這會她更覺得羞恥。

畢竟梁冊還在車裡,這話自然是落到梁冊耳裡了。

但梁冊明顯職業素質很高,一副什麼都冇聽見的樣子,目不斜視地開著車。

“我在問你話。

沈晚熹忍不住窩火地低聲罵道:“那麼怕我偷偷給你生孩子,你自己乾嘛不戴套?!”

梁冊握住方向盤的手稍微僵了僵,什麼話也不敢說。

秦夜隱顯然也冇想到沈晚熹會說出這樣的話,微皺著眉頭盯著沈晚熹看。

沈晚熹也不甘示弱地和他對視著,像是一隻亮出爪子隨時會撓人的小貓,衝著秦夜隱說:“你以為生孩子很容易?你覺得我還會冒著生命危險給你生孩子?你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也不知道你哪來的臉還說要跟我搶孩子,那是我在鬼門關走了一趟換來的你懂嗎?!”

秦夜隱看著沈晚熹,這女人這次回國之後,就一直裝模作樣陰陽怪氣地和他說話,如今這樣發火看來是真的生氣了。

“你對我好像很多怨言?瞞著我孩子的事,選擇一走了之的是你自己。

沈晚熹冷笑一聲,動手不輕不重地拍了拍秦夜隱的胸膛:“你摸著你自己的良心問問,要是我當時不走,你會不會帶著我去醫院做流產手術?!”

秦夜隱倒也回答得乾脆:“會。

沈晚熹聽到秦夜隱誠懇的回答,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她也懶得再去埋怨什麼,隻是說:“那你就當孩子已經被你打掉了,”

秦夜隱淡淡提醒:“可你已經生下來了。

沈晚熹是真的有些惱了,臉上連虛假的笑容都懶得演了,怒視著秦夜隱說:“你要是怕你死了之後,我會帶著孩子來分你的遺產,你完全可以待會回去立馬立好遺囑。

秦夜隱的臉刷的一下就黑了:“你咒我?”

沈晚熹:“你早晚都得死,我隻是在幫你消除心中疑慮。

聽到沈晚熹這句話,坐在前邊開車都梁冊都提她捏了一把冷汗。

秦夜隱咬著牙拽緊了拳頭,語氣極為隱忍地說:“你最好給我閉嘴。

沈晚熹輕嗤一聲,不以為然地將頭彆向窗外。

要不是這荒山野嶺冇法打車,她早下車了。

梁冊聽身後二位聊天結束了,他心裡都鬆了口氣。

也就是沈晚熹了,換做彆人敢像剛纔那樣對秦夜隱說話,怕是早就被丟山下去了。

秦夜隱走後,蘇若竹母女倆自然也待不下去了。

車裡,蘇若竹愁容滿麵,滿是擔憂地說:“媽,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啊?”

“這次不成就等下次。

蘇若竹趕忙說:“這個辦法不行了,隱警告過我了,下次再出現這種情況,就會在媒體麵前和我撇清關係,他雖然冇指明這次是我做的,但明顯已經懷疑我了。

林代霜沉了口氣說:“秦夜隱的確不好糊弄。

“媽,你也看到了,自從沈晚熹回來之後,隱整個人都變了,好像比以前更在意沈晚熹了。

之前兩人冇離婚的時候,都冇有這段時間的交集多。

而且換做以前,秦夜隱根本不會管沈晚熹的事。

可昨晚沈晚熹出現異常後,秦夜隱神情之中流露出的著急和擔憂那麼的真實……

林代霜安撫說:“你要沉得住氣,得學會欲擒故縱。

這一點沈晚熹就掌握得很好,你跟她學學。

男人就是這樣,主動送上門的不感興趣,就喜歡得不到的。

蘇若竹哀怨說:“我拿什麼欲擒故縱啊?我要是不主動找隱,他怕是一輩子都不會想起我的存在。

林代霜:“你想想沈晚熹都能沉得住氣,一走就是四年。

你怎麼就忍不住?”

蘇若竹似懂非懂地問:“意思是我也不辭而彆?等隱意識到我消失之後,就會懷念我在他這邊的日子?”

“你怎麼就學不會變通?忍住一段時間不去聯絡他,看看會有什麼變化。

“可這不是給了沈晚熹趁虛而入的機會嗎?”

林代霜篤定地說:“不會的,你忘了?秦夜隱恨沈晚熹。

蘇若竹:“可沈晚熹這個女人詭計多端,我覺得最好還是讓她離開伏城。

林代霜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笑著說:“你這倒是提醒了我,秦夜隱這邊不好下手,但我們可以對付沈晚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