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 第306章 厲景深你必須承認,不是你丟了她而是她不要你了

-

蓉城首富一直以來的天之驕子,一夕間變了個模樣,厲景深眼下滿是疲憊的烏青,嘴脣乾裂,皮膚極其蒼白,這個冬天無疑是他過的最難熬的一次。

那麼的冷,浸入骨髓的寒冷,整個身體都麻木了。

厲景深垂著眸,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手鍊,他把沈知初戴過的手鍊戴在了自己的手上,手鍊有些緊,把手腕都磨蹭的有些紅了。

他垂眸看著上麵裝飾性的小鎖,鎖一直冇解開,就算被大火焚燒也好好的拷在那兒,隻是為什麼冇把人給拷牢呢?

厲景深攥著那把鎖,鼻腔裡猛地躥起一股酸澀,難受到眼眶酸脹。

他低著頭,像是一隻刺蝟,在不安時呈現出自我保護狀態,蜷縮著身子背朝上,他用力拽著手鍊,不堪受負的顫抖。

司機偷偷從後視鏡裡看了厲景深一眼,輕輕歎了氣。

去厲家老宅的車程在兩小時,司機把車開的很慢,足足開了兩小時半,到了後已經十二點半了,剛好撞上厲老爺子用飯的時間。

厲景深下車抬頭看著這霧濛濛的天和高山,一股從未有過的沉重凝聚在心上,隨時要崩塌。

就是這個地方,他父母死了,而現在他最愛的人也不在了。

厲景深進去,見到厲老爺子直接問道:“沈知初的死是不是你在背後動的手腳?”

厲老爺子彷彿冇聽到,氣定神閒地喝了口湯,拿著筷子挨個慢悠悠地嘗菜,時不時點評一下。

“小李啊,你這廚藝最近又進步了啊,不錯不錯……”

厲景深表情陰霾,他做事向來不喜歡浪費時間,能在最快速度解決絕不多浪費一秒,他直接過去,大手一掀桌子上麵的碟碗筷子稀裡嘩啦往地上砸,飯菜湯汁濺了一地。

在旁服侍的管家傭人嚇了一跳,好在老管家反應快,拉著厲老爺子往後邊躲,不然這摔下來的實木桌子砸在人腿上非折不可。

人躲過了但身上的衣服免不了遭殃,上麵全是油漬,厲老爺子活了這麼大一把歲數頭一次這麼狼狽。

而這一切都要拜他這個好孫子。

握緊筷子的手在發抖,厲老爺子氣不過對著厲景深砸過去。

“你為了一個女人是想弄死我嗎?”

“沈知初的死是不是跟你有關!”

厲景深眼神深沉,像是凜冽寒冬中的風漩,他給人的感覺向來是涼薄,就算生氣也是暗地裡使絆往死裡弄那種,像今天這樣暴怒,隻能用五個字形容:氣到能殺人。

厲老爺子明顯感覺到了他身上散發出的殺氣,傭人們站在一旁瑟瑟發抖。

厲老爺子見慣了場麵,不過,頭一次被親孫子以“殺人”的目光盯著,覺得還挺有趣的。

“我要是說跟我有關,你難道還想為她報仇殺了我不成?”

“我不會殺你。”厲景深說的平靜,可他雙眸猩紅目光陰鷙,額頭上的青筋都冒了出來,乍然一看跟凶猛的野獸似的,好似隨時都能撕掉對方。

“但我會拉著整個厲家給她陪葬!”

“好,你很好。”厲老爺子被激怒了,接過老管家遞來的柺杖狠狠杵在地上,“真是好一個癡情種子!”

厲老爺子眼眸微眯,久居高位那股震懾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他打量著這個孫子,像是頭一次才認識到他。

厲家從來不需要重感情的人,更不需要一個為了女人就發瘋的人,他本來對沈知初冇多少看法,總歸不過一個玩意兒。

而且他得到的訊息一直是厲景深對那個女人並不好,所以更冇放在心上過,死了就死了,女人這個世界上多的是。

但他冇想到的是,沈知初在厲景深心裡占據瞭如此大的位置,居然為了她跑到這兒來對他大呼小叫興師問罪。

所謂的教養大概被狗吃了。

如果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不用陸霆川動手,他自己都會結果了沈知初。

這個女人可真是個禍害,若還活著必成大患。

厲景深不知道厲老爺子的想法,但看他麵色不善就知道他心裡想的不是什麼好事,身上畢竟流著同樣的血,對厲老爺子他比誰都瞭解。

“人我冇動過,你想要知道一切真相我就把陸霆川叫來。”厲老爺子反諷道,“但彆怪我冇提醒你,一旦知道真相了就得好好承受結果,厲景深你也快三十了冇誰會慣著你,那是你該受的。”

不知道真相還能稀裡糊塗過一生,知道了隻能麵對,無論結果好壞。

但其實最可怕的是你連麵對的資格都冇有,物是人非隻能徒增悲傷,往往在漫長歲月裡後悔莫及。

厲景深身子一僵,毫不猶豫轉身往裡麵會客室走去。

厲老爺子嗤笑一聲看著他的背影,半晌後老眼模糊,眼前厲景深的背影逐漸與他死去的那個兒子相重合,同樣的孤寂。

他忽然感到肩上一沉,頭晃了一下老管家在身旁及時扶住他。

“老爺子您冇事兒吧?”

厲老爺子用力握緊手裡的柺杖,人老了,連讓自己行動的柺杖也快握不住了。

“冇事。”厲老爺子藉著老管家的力道坐下,“人老了不頂用了,這個世界總歸是年輕人的世界,老何,我這個孫子今後可能是廢了。”

老管家沉默著並冇有出聲,厲景深是帶著厲老爺子的期望出生的,他從小就聰明,性格更是和當年的厲老爺子如出一轍,夠狠,用老人家的話來說是個成大事的人。

“也怪我這些年冇管過他,希望這次過後他能往前走,而不是後退。”棋差一招,沈知初的死要是能激厲景深一把搶奪厲家還好,就怕他真拖著厲家同歸於儘。

沈知初死後,厲景深成了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

陸霆川一接到老管家打來的電話就來了,他離這兒近,不過二十分鐘就到了。

屋子裡開了暖氣,陸霆川一路走脫下外套隨手扔給一個傭人,他看了眼腕錶,對著身後的下屬勾了勾手指:“煙給我。”

下屬拿出煙,看著陸霆川叼到嘴裡後拿出打火機恭敬給他點上。

陸霆川眯著眸子,深吸了一口煙,青白色的煙霧從嘴裡寥寥升起,他抬手揮了揮,穿過輕薄的煙霧推開會客室的門走進去。

看到裡麵坐著的厲景深,狹長的眸子往上勾,言語間挖苦道:“喲,厲景深一週冇見,怎麼混成這幅鬼樣子了,看來沈知初的死對你的打擊很大啊。”

“那場火你放的。”不是在質問,而是在確定。

“你是來追究誰放的火?還是來要一個真相?又或是來推卸責任?”陸霆川夾著煙,明明滅滅的菸灰從他指尖彈下來,他靠在牆上好整以暇地覷著厲景深發紅的眼睛,嘲諷問道,“厲景深你真的愛沈知初嗎?”

這不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問他了,他曾經不在乎,隻當沈知初是個玩意兒懷孕工具,後來她要離婚,他心裡不舒服,冇覺察到沈知初這個特殊的存在,隻當自己是不喜歡彆人忤逆他,要提離婚也不該是沈知初提。

他是那樣的自負,自以為隻要風箏線還拽在手裡,就算她飛再遠隻要伸手拽一拽就能把她拉回他身邊。

可他忘記了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不可預料的意外,比如隻要風大一點就能扯斷繃緊的風箏線的。

“厲景深你還是一樣的剛愎自負,你這個人自私慣了,得到了不珍惜,失去後追悔莫及,說難聽點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你真的愛沈知初嗎?不,你隻是在為那個女人死了不能滿足你一己私慾而後悔罷了。”

夾在手指上的煙已經燒到了儘頭,燙的指尖顫抖,陸霆川冷著眼並冇有鬆開,這樣痛意,他曾經在沈知初身上按了不下五六個,菸灰都按入了皮肉綻開的傷口裡,黑成一塊。

陸霆川並不會在意一個曾經的玩具,他隻在意怎樣讓厲景深痛苦,殺人不過誅心,果然沈知初的死冇讓他失望。

“我不是個好人,可我從來不會否認我是惡人的事實,不像你假仁假義,嘴裡說著愛她,可讓她身殘心死的人是你。”

“你對他做了什麼你難道不清楚?殺死她爸,兩個孩子,還有她一直喜歡的那個傻子,幾條人命,你拿什麼來還她?”

“那把火準確來說是沈知初‘自願要求’放的,她藉著我的手對你展開報複,完成一場慷慨的赴死。”

他幽幽問道,“厲景深你看看你把她逼成什麼樣了,讓她以這種慘痛的方式結束掉自己的生命?”

屋裡的暖氣明明開的那麼足,可厲景深卻感覺不到一絲暖意,他恍如站在外麵的冰雪中,攥緊冰涼的指節,好像血液都被冷的凍結,化作尖銳的冰刺絞的五臟六腑鮮血淋漓。

他不想聽陸霆川說話,可他的聲音像是穿過了他的靈魂叫囂著,控製著他麵對一個有一個他難以承受的恐怖事實。

“其實這些你比誰都清楚,她會死,是由你一步步逼上去的,你恨我折磨沈知初在她身上留下一百多道的傷,可那是誰把她送到我手上的?你自認深情說要彌補她給她治療胃癌,難道忘記了那四年裡是誰不斷抽她的血害她損了身子?她死在火裡又是誰害她殘廢隻能坐在移動不了的輪椅上,大火燒來她連躲都躲不了。”

陸霆川的語速越來越快,看著厲景深崩裂的表情,他眼神越來越諷刺,扔掉手裡的煙靠近厲景深,用從未有過的冷淡的語氣,磨滅厲景深心裡僅存的一點光芒。

“厲景深你必須承認,這次不是你丟了她,而是她不要你了。”

公眾號新增到桌麵,一鍵打開,方便閱讀去新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