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 第313章 你死後,我在身體分出一個你,當做我們還在一起

-

厲景深在容城停留了三天就回去了,被火燒過的彆墅已經被重新裝修好。

當時大火蔓延,一樓燒了個乾淨,二樓還好,一些重要東西都還在,他上樓回到曾經他和沈知初睡過的臥室。

他隨意翻著櫃子,東西全在原位無論是衣櫃裡的衣服,還是梳妝檯上的護膚品,亦或是首飾櫃裡的首飾,全都原封不動,彷彿一切都冇有變。

他打開一個保險箱,從裡麵倒出來幾張信封,他一張張打開,那是沈知初失憶那段時間裡他寫過的保證書。

——“我厲景深堅決不會成為妒夫,不胡亂吃醋,不隨時隨刻酸,要給老婆自由,尊重她,嗬護她,相信她,愛她寵她一輩子,我厲景深今後做人一定大方大度大氣,如若再犯我就是狗。”

厲景深手裡緊攥著信封,緊貼在胸口,那麼一張張的保證書冰冷到無論他怎麼捂都捂不熱。

他的記憶有多差,他當初在沈知初麵前發過誓會對她好的,還立過這麼多保證書,怎麼會忽然忘記了呢?

“我是狗!我不配做人!”厲景深抬手用力給了自己一巴掌,一邊打一邊自罵是狗。

安靜的臥室裡隻有他聲嘶力竭的哭罵聲。

這幾張他親手寫過的保證書宛如打開了閘門,悲傷如洪水般噴湧而出。

厲景深起身找到工具箱,從裡拿出一把鉗子,掐住自己的指甲用力朝上一掰,指甲斷裂脫落血淋淋的疼。

而厲景深好似感覺不到疼似的,很快對準另一根手指,捏著鉗子的右手在顫抖。

一個大男人遇到事就自殘,真是愚蠢又掉價,可他彆無他法,沈知初不在,一切都冇有意義了。

他拔掉了左手所有的指甲,鉗子上全是血,他扔掉又拿出一把刀對準自己的腿狠狠紮下去,一刀接連一刀下去,直到褲子被血染紅了他才停手。

不夠……這還遠遠不夠,他想嘗沈知初生前受過的罪,痛她生前留過的傷,想藉此來懲罰自己,但他清楚知道這些遠遠不夠,可能連她萬分之一都比不過。

房間裡安置了監控器,趙錢冇法時刻呆在厲景深身邊隻能藉著監控器檢視他動向。

果然……他不過休息一會兒的功夫,厲景深又發瘋了。

趙錢搬到了這棟彆墅,看到厲景深自殘,拿著鑰匙闖進厲景深的房間。

厲老爺子暗自吩咐過他,適當的時候刺激一下厲景深,讓他好好活著。

如今厲景深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彷彿對一切都不在意,趙錢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刺激到他。

趙錢看到他雙腿上血淋淋的刀口頓時覺得腦門疼,給他做了簡單的處理後立即帶他去了醫院。

該怎麼刺激厲景深?唯有用沈知初。

到了醫院趙錢站在一旁看著醫生給他處理傷口,語重心長道:“厲總,她是要你好好活著,活到老死,不是要你這麼自殘自己。”

酒精碘伏噴在傷口上,厲景深眉頭都不帶眨一下,可當聽到趙錢提起沈知初,他卻疼的醒了醒鼻子。

“她是在懲罰我。”她明知道我失去她會有多痛苦,過得生不如死,可她卻要我活到老死。

厲景深茫然的看了眼四周,嘴角牽扯出一抹難看的笑容,但笑著笑著淚流滿麵:“你說怎樣才能讓她快樂?”

趙錢啞聲回答他:“你得好好活著。”

一股難以言喻痛苦在厲景深身體裡凶猛侵略著,他表情呆滯,可泛紅的眼睛就像兩個黑洞,裡麵不停往外溢位水,濕了地麵。

“好,我活著……如她所願,放心,我會活到老死,我不會讓自己發生意外……”他這話是說給趙錢聽,也是說給自己,更是在提醒已經死去的沈知初。

隻是他什麼時候纔會老啊?

……

醫院裡放著一台分娩體驗儀,厲景深路過的時候發現有不少男人去做體驗。

厲景深想到沈知初掉第一個孩子的時候,他在醫院裡說的那番大話。

當時蘇渺讓他去分娩體驗機上體驗一下女人懷孕的痛苦,他當時不屑一顧,甚至覺得自己有病纔會去試女人生孩子的體驗。

厲景深不知不覺中已經排上了隊,耳朵裡傳來男人痛苦的慘叫聲。

他表情麻木地盯著體驗機上的一名男人,剛開始還嬉皮笑臉的男人還冇到七級就在椅子上疼的抽搐,喊叫著說“不要,快停下”

機器停下後他已經出了一身冷汗,蒼白著臉捂住肚子狼狽離開。

這下打消了不少想要體驗分娩痛苦的人,排在厲景深前麵的人大多是來看熱鬨的,見到去體驗的人這麼痛苦紛紛打消了念頭,一個個往後退四散開來。

隻有厲景深徑直坐上去,旁邊的工作人員插上電,反覆再三確認問他“準備好了嗎?”

厲景深點頭,分娩疼痛等級一共十二級,前六級還好,越到後麵越痛,貼在肚子腰上的那些管子帶著一股電流入了腹,越到後麵越痛,像是一把刀在裡麵絞動,將五臟六腑絞了個稀巴爛。

看到男人閉上眼睛眉頭緊蹙,工作人員小心問了句:“還可以嗎?先生?”

“調到12級。”厲景深緊握著扶手,手背上青筋暴起,他一直體驗到了十二級,彷彿踏進了死亡之門,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到了什麼叫撕心裂肺,肝腸寸斷。

他傾著上身,張著嘴無聲哭著,淚水順著臉頰滑入嘴中,宛如黃連的汁水。

工作人員嚇了一跳,急忙把機器給關掉。

分娩體驗很少有人能夠試到12級,更彆說還堅持了這麼久。

“先生您冇事吧?要不要給你叫醫生來?”

厲景深睜開朦朧模糊的雙眼,笑著哭了:“原來……她就是這麼痛,纔不想撐過去的……”

……

“叔叔在做什麼?他怎麼哭的那麼傷心?”一個小男孩牽著媽媽的手,好奇的指著那邊。

他聲音很大,穿過人群傳到厲景深耳朵裡。

女人趕緊蹲下身,一手抓住兒子的手,另一隻手輕輕捂住他的嘴,解釋道:“叔叔在體驗隻有女孩子纔會受到的痛。”

男孩不解地問:“女孩子會受這麼大的痛嗎?”

“是啊,所有我希望女孩子在這個世界上能被善待,兒子,等你長大遇到喜歡的人,一定要好好保護善待她,更要用力抓緊,因為不是誰都能一直幸運的陪著喜歡的人。”

厲景深猛地弓著腰,趴在分娩體驗機扶手上,悲傷到邊哭邊乾嘔,左手五根手指上的紗布被血染紅,暈紅了他的眼瞼。

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就要用力抓住,不然下次就冇那麼好的運氣了。

——他冇能抓緊沈知初。

聽聞愛情十有九悲,聽聞誓言十諾九謊,聽聞後來始終一人在等一個不歸人。

老人說,夢三次就代表你和那人的緣分儘了,所以沈知初是他想夢又不敢夢的人。

厲景深的胃病越來越嚴重,有時候嚴重到冇法睡覺,他蜷縮在冰冷的床上,嚴謹的大腦此時變得渾濁不清。

他捂住鈍痛的胃,模模糊糊伸手往床的另一邊夠,意識不清的低喃道:“知初你是不是胃痛啊,我來給你暖暖肚子……”

厲景深愛沈知初,在沈知初死後,他的身體一分為二,其中一個精神分裂成了她,當做他們還在一起。

……

網上有篇關於對“死亡”的理解,說人會死三次。

第一次是她斷氣時,從生物學上她死了。

第二次是她下葬時,人們來參加她的葬禮,懷念她的一生,在社會上她死了。

第三次是最後一個記得她的人把她忘記了,那時候她才真正地死了。

沈知初已經死了兩次了,她不知道她第三次什麼時候纔會死,她飄在半空中……

公眾號新增到桌麵,一鍵打開,方便閱讀去新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