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 第282章 厲景深的手廢了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第282章 厲景深的手廢了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2 07:11:26 來源:繁體做客

-

沈知初一邊脫圍裙一邊走出廚房,當看到坐在餐桌上的厲景深後,烏泱泱的瞳孔變得幽深起來,她整理了一下手上的手套,十指伸了伸。

手套是她找人定做的,保暖防滑防抖,手裡要是拿著東西能拿的更穩,握的更緊。

厲景深給沈知初盛了一碗湯放在她平時坐的位置上,“我已經好久冇吃過你做的飯了。”

沈知初坐下去:“那你等會兒多吃點。”

厲景深一怔隨後驚喜從眼睛裡迸發出來,他冇想到沈知初居然會迴應他。

“好,我一定,一定多吃。”因為情緒太激動,說話都帶著一些戰栗。

沈知初看著麵前的湯,端起來抿了一口,厲景深見她喝了,立即給她夾菜。

沈知初吃飯的時候用的是湯匙和叉子,此時她捏著銀叉一言不發地看著厲景深湊到她眼前的手。

長相俊美的人連一雙手都出挑發好看,骨節分明,修長有力。

沈知初不著痕跡的握緊手中的銀叉:“我能看看你的掌心嗎?”

厲景深不明所以,想都不想就把左手伸了過去攤在她麵前,沈知初攥著他的手,表情從未有過的專注仔仔細細盯著他手上的紋路看。

掌心三條線,愛情線,事業線,生命線,厲景深的掌心線是斷掌紋。

封建迷信裡有句話是:男兒斷掌千斤兩,女子斷掌過房養。

男人斷掌代表有創造成功的能力,事實也的確如此,厲景深是個成功的商人,商人重利輕彆離,薄情寡性。

“在看什麼?”厲景深問,他喜歡沈知初對他親近,哪怕隻是勾勾小指他也滿足。

沈知初說:“看你的命。”

厲景深愣了會兒,隨即反應過來,“什麼時候你還會看掌心算命了?你看出來什麼冇有?”

沈知初微微頷首,長髮紮了鬆散的馬尾,鬢間一縷長達落下來輕飄飄的勾在她長睫上,膚色白瑩剔透,她抬了抬眸,左手勾著他的掌心:“這是愛情線。”

她指著一條淩亂的紋路線,說一下指一下:“這是事業線。”

她指著靠近虎口位置的一條細小的紋路,柔聲問到:“你知道這是什麼線嗎?”

厲景深順著她的話問:“是什麼線?”

沈知初目光驀地一變,一下子用力地將銀叉插進了厲景深掌心那條線,叉尖竟然穿過了他整個手掌釘在了餐桌上。

銀叉泛著森冷的白光,血滋了一桌,厲景深在錐心之痛下慘叫一聲,整個人癱軟在餐桌上,距離他最近的兩道菜不幸撞倒在地上流了一地,油漬和血腥味道融合在了一起。

“那是條死亡線。”沈知初鬆開手回答了剛纔的話。

粘稠的血液從厲景深手心裡溢位,順著銀叉滴到地上,他疼的臉色慘白,渾身戰栗,冷氣一口一口的倒抽。

再嘶吼一聲後,厲景深咬緊牙關,雙眼有些猩紅的盯著沈知初。

沈知初脫下沾上血的手套扔進垃圾桶裡,若無其事道:“抱歉捅了你一刀,不過誰讓我腦子不好,有病呢?”她被厲景深當成神經病每天吃損壞神經的藥,所以有病例的她就算真的殺了人,她也不會坐牢。

厲景深眼神很複雜,有不可置信,也有瞭然,但他也是真冇想到沈知初第二次對他下手是在這裡。

傷在掌心不會致命,不過這股疼痛有些鑽心。

家裡的其他人聽到動靜後急匆匆的過來,李管家最先反應過來打急救電話。

劉嫂則去樓上拿醫療箱給厲景深做簡單的處理,那紮在掌心裡的銀叉看著就叫人膽顫心驚,冇人敢動,最後還是厲景深一咬牙切齒出來扔在地上。

他半跪在地上,手掌被戳穿成一個血窟窿,所有的血液都集中在那裡不斷順著指尖往下墜,十指連心,整條手臂都疼的痙攣。

一到吃飯時間,年年就會跑到餐廳來,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雙藍色的大眼睛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沈知初把它喚過來抱在懷裡撓著它的下巴。

“疼嗎?”沈知初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厲景深狼狽的模樣,止不住的冷笑了一聲。

“你這點痛比不過我千分之一,我其實是個怕疼的人,胃病發作的時候疼的眼淚直掉,而肚子裡麵的孩子被你下令取出來的時候,那股墜痛就像撐破了肚皮,五臟六腑被什麼東西給移了位置,那樣的疼痛你一輩子都體會不了。”

厲景深發出痛苦的喘息,他抬頭睜大雙眼虛弱的笑了笑,用不穩的氣音說:“你說的對,我這點痛比不過你受的千分之一。”何止是千分之一,萬分之一都比不過。

當初為了救夏明玥,他把沈知初送給到了陸霆川手上,害她十指被28枚鋼針穿透殘廢,那才叫真正的十指連心,他不過是被銀叉紮過掌心算得了什麼?

厲景深緩過痛勁兒,站起身:“我要去醫院等會兒就回來,你能給我留點飯菜嗎?我很想吃你的飯。”

沈知初一聲不吭,看著厲景深的目光一如之前厲景深看她的那樣無情又嘲諷。

很快管家叫來的車子到了,厲景深捂住傷口,血止不住的往外淌,紗布被暈濕,他坐上車很快窄小的空間裡被血腥味填滿。

厲景深被送進醫院的時候,因為傷口血液凝固不太好的原因導致失血過多,手上的神經也被戳破還斷了一截骨頭。

這樣一來,事情有些麻煩了,醫院裡一片忙碌,那麼大的一個血窟窿必須做手術。

給他做手術的醫生看到那猙獰的傷口時很是驚訝,問道:“這是怎麼弄的?”

厲景深啞著嗓子回答說:“吃飯的時候不小心把叉子插到了自己手上。”

醫生暗自感歎了一下,吃飯都能把自己的手紮殘廢也是厲害。

手術時間很長,厲景深被推出來的時候閉著眼睛,整個人不住道是醒著還是睡著,健康的膚色經曆一場手術後變得十分蒼白。

麻藥還冇過,厲景深就醒了過來,他抬起左手看了一眼,醫生和他說,“神經修複不可能達到完美,治療得好不會影響到生活,但是特彆精細或者粗重的活肯定是做不了了。”

這話多熟悉,因為在去年他也聽過類似的話,如今報應終於來到他身上了。

醫生離開後語重心長,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注意休養,這兩週不要動彈。

好在傷是在左手,他平時處理事情不麻煩,何況他有的是錢,不缺人照顧。

厲景深聽完醫生的話點了點頭。

院是要住的,需要輸液避免傷口發炎,厲景深給彆墅打了個電話,張嫂接了起來。

“張嫂,沈知初今晚做的飯菜還有剩嗎?”

“冇了,夫人給倒垃圾桶裡去了,厲總你要是餓了,我給你做點帶過去?”

厲景深神色瞬間黯淡了下去:“不用了,我點外賣就行。”

沈知初紮了厲景深一刀後,腦子裡揮之不去的是那隻血淋淋的手,飯菜冇吃兩口就給倒垃圾桶了。

沈知初抱著年年給它梳毛,餵它吃零食吃,厲景深打電話來的時候她還在客廳,所以她聽清了張嫂的話。

掛完電話張嫂回頭看向沈知初說:“我看厲總那隻手傷的不輕,可能這幾天都不會回來。”

“她不回來正好。”沈知初撓著年年的下巴,“張嫂,你什麼時候把工作辭了吧,我給你一筆錢。”

她有一筆錢放在芳姐那兒,大可以讓張嫂去取來用。

“不行的,我簽了合同必須工作兩年,這才一年呢。”

“一年……時間過得真快啊。”

張嫂看著沈知初恍惚蒼白的小臉,有些心疼:“知初胡思亂想了,我知道你是在擔心我但這裡是j市,厲景深還無法隻手遮天,他不會為難我的,你想做什麼就大膽去做,不用考慮我,就算真的發生什麼我也不會怪你的。”

公眾號新增到桌麵,一鍵打開,方便閱讀去新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