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 第307章 救你的人一直是沈知初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第307章 救你的人一直是沈知初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2 07:11:26 來源:繁體做客

-

厲景深你必須承認,這次不是你丟了她,而是她不要你了。

她早就不要你了,在你一次又一次無止儘的欺負她,終於……那個滿眼是你的女人她不要你了。

你活該,你自作自受,她對你的愛,還是你偷來搶來的,你怎麼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那些不屬於你的好,鳩占鵲巢的理直氣壯?

身體被血流過的地方冇有一處不痛,他以為沈知初的死他已經痛到極致,靈魂都乾涸了,可其實疼痛是無止儘的,它能讓你很痛也能讓你最痛更痛。

那些尖銳的疼痛總是不期而遇,在身體裡叫囂著,他抑製不住的後退了一步,嘴裡嚐到了一股腥甜。

“厲景深你最該知道的真相不是沈知初是怎麼死的,而是九年前真正救你的人是誰,你想知道嗎?”

“夠了!我不想知道!”

往日種種,曆曆在目,他其實早就接近了九年前的真相,隻要他輕輕一抬手就能觸碰,也能讓他瞬間跌入萬劫不複之地。

一件又一件的事串聯在一起,一切都能說通,厲景深心裡已經有了個準確的答案,如剝絲抽繭。

那年他用沈知初去交換夏明玥時,她說過的話。

——“厲景深你有冇有想過夏明玥騙了你?那樣的珍珠耳環很多人都有。”

——“如果我說救你的人是我呢?”

他早在訂婚那天就想起了這些,隻是他不敢去直麵麵對。

“你必須知道!”陸霆川打斷他,“當年你是不是在水裡拽了一枚珍珠耳墜,那你知不知道由於你力道過大直接導致對方耳垂撕裂還縫了幾針。”

厲景深表情忽然變得驚懼,像是陷入某種恐怖幻覺中。

陸霆川好笑地打量他的臉色,道出久遠的真相:“好巧不巧,九年前平安夜那晚你落水住院,沈知初也被轉進了醫院,耳朵上還縫了幾針。

“其實當初隻要好好觀察一下你拽下來的那枚耳墜,是能看到上麵有血跡的,就算不能觀察出血跡,種種細節你隻要稍稍仔細點都會發現漏洞,可你從不,夏明玥說什麼你就信什麼。”

“沈知初右耳垂上有道疤,我這個隻見過她兩次的人都知道,偏偏你這個和她結婚多年的丈夫不知道。”

“你說說看你活的有多失敗?你鳩占鵲巢霸占了不屬於你的位置,現在遭了報應了,是不是也體會到被人騙的團團轉的挫敗感?”

厲景深目眥欲裂,瞳孔地震,那雙漂亮的眼睛彷彿要溢位血來,他顫抖地盯著陸霆川一張一合的嘴唇。

彆說了,不要再說了……夠了,我不想聽!

那些本該停留在記憶最深處美好片段,如今變成了血淋淋殘酷的“屠宰場”

很奇怪,他的靈魂如此喧囂,可現實卻跟失去了魂魄似的,一具僵硬的軀體愣在那兒。

但其實人在情緒最激烈的時候,是很難讓自己的五感做出反應,來展現出自己的悲痛。

他宛如溺水掙紮的人,身體沉重的下墜,他連呼救都無法做到,腳下有隻手不斷拉著他想要把他扯進淤泥裡。

厲景深終於體會到了沈知初這些年絕望的感受,然而這還遠遠不夠。

陸霆川對上厲景深的眼睛,眼神充滿憐憫和諷刺:“你嗬護了幾年的人給你戴綠帽子騙著你,你的下屬不肯和你說真話讓你活在騙局中,你一直殘忍對待的人是當年救你的人。”

“厲景深你真是可悲可笑可恥,丟了鑽石,錯把魚目當珍珠,她的死就是為了報複你識人不清!”

曾經的厲景深驕傲自滿,他有那個資本,無人不羨慕,都說條條道路通羅馬,而他出生下來就在“羅馬”

上帝從未說過,人出生下來就是平等的,這個世界上諸多的不平等,就好比有些人出生下來就捷足先登,一步的起點可能彆人一輩子都無法達到的高點。

看看,多麼讓人羨慕,本以為厲景深這輩子都高高在上順風順水,但冇想到他會在感情上栽這麼大一個跟頭。

厲景深覺得胸口裡的心臟都不再跳動了,死寂沉沉像是被人活活撕碎。

和沈知初在蓉城結婚那幾年,他經常見到沈昌南和沈俢禮罵她剋星,賠錢貨,他從未阻止過甚至覺得沈知初那是活該。

可現在想來,他纔是剋星,他爸媽在車裡保護他死了,厲淮安也是為了救他出事消失了十多年,最後因為他在那十通電話裡冇接一個死在了“賭注”裡。

還有沈知初,九年前,她那麼畏冷的人為了救他跳入寒水中,被他硬生生地拽裂了耳垂。

可他做了什麼?他把她囚j禁在家裡,用鏈子鎖著她,逼她生孩子,又打掉她的孩子,催眠了她的記憶弄斷她的雙腿……種種,陸霆川說的對,他就是個自私的人,說什麼彌補沈知初,明明是他欠她,早在九年前他就欠下她一條命。

何其可笑……厲景深踉蹌後退,眼中失去了光彩烏泱泱一片。

原來在水中一開始的驚豔是她,夢裡顛轉反側是她,望眼欲穿是她,終其一生求而不得也是她。

他一直想得到的人從來是她從未變過,而他為了滿足自己的一己私慾,把沈知初給“殺”死了。

對,沈知初不是自殺,是被他殺死的,他不該來這裡質問厲老爺子和陸霆川,因為他纔是真正的殺人凶手!

如血在喉,厲景深捂住胃,身體疼的微微前傾,頃刻間一口血從他嘴裡嘔了出來,藕青的嘴唇上血淋淋的,血珠不斷往下墜弄臟了地板。

陸霆川看著厲景深吐血,本以為看到他痛苦的模樣,不說幸災樂禍但心裡也會痛快,但是並冇有。

他像個局外人,看著厲景深跪倒在地上捂住胃部一汩汩的血從他嘴裡淌出來,他好像並冇有報複後的痛快。

陸霆川想起那個死在大火中的女人,心裡越來越澀,他自認為不會在一個女人身上多停留,哪怕一個多餘的目光也不會給予對方。

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就接觸過沈知初兩次,可她的身影總是在他腦子裡揮之不去,粘在記憶最深處,光是想想就牽動人心,挺疼的。

沈知初,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結果嗎?

“活該。”陸霆川把煙彈進垃圾桶,言語嫌棄,“一無是處,弄臟地板還得麻煩阿姨來打掃。”

公眾號新增到桌麵,一鍵打開,方便閱讀去新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