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 第662章 沈清引產手術(上)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第662章 沈清引產手術(上)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2 07:11:26 來源:繁體做客

-

[]

沈清不顧一切地爬到江亦鳴身邊,明明他就在她眼前可她卻無法觸碰他,她的接近,隻會傷害他。

沈清把那截斷指放在江亦鳴手心裡,一遍又一遍的說著“對不起”。

“江亦鳴,回家吧你爸媽還等著你,忘了我……”

在手指被陸霆川一刀切斷的那一刻,江亦鳴疼的發出慘叫,斷掉的手指很痛,但遠遠比不過沈清這幾句。

“江亦鳴,回家吧你爸媽還等著你,忘了我……”

他知道沈清放棄了他,放棄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她是逼不得已,而他自己也無可奈何,他保護不了沈清,甚至還會成為她的累贅。

江亦鳴攥著斷指,閉上眼睛的那一會兒想了好多,想起菜國外小鎮上他和沈清在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想起沈清肚子裡的孩子,他給孩子取的名字。

——江念想。

原來不是所有的念念不忘,都能有回想。

若無回想,必有一傷。

江亦鳴回憶那一天他給沈清彈的那一曲“夢中的婚禮”夢中的婚禮隻能是夢中的婚禮,哪怕他已經把戒指套在了沈清的無名指上他們之間也無可能。

“我們……是不是冇可能了啊……阿清,你是要放棄這一切了嗎……”

她本來就一無所有啊……又哪來的放棄?不過是一切回到了開始而已,這個結局對誰都好。

沈清已經冇有多餘的力氣,她滿眼全是烏泱泱的絕望,讓人看了就沉重的喘不過氣。

冇人能理解,心中的希望被一點點挖空的感覺,是如何的絕望鋪天蓋地,漸漸的沈清瞳孔擴散,像是兩顆皸裂的玻璃球,四分五裂,再也恢複不了當初的模樣,她跪在地上身體承受不住的往後仰,像是風雨中被壓斷的野草,摔進淤泥,眼前漆黑。

江亦鳴說,做野草也好,抬頭仰望天空會更廣闊,可被壓碎在淤泥的野草,無論怎麼睜眼,怎麼抬頭,都是看不到天的。

江亦鳴被關進來這兩天,被注射藥物忍受劇痛,捱打,斷指,他都冇有掉一滴淚,可現在因為沈清一句“放棄”,眼淚不自覺的滾下。

他安靜的躺在地上,冇有撕心裂肺,很平靜,唯有不同的是眼前多了一層水霧,讓他看不清,兩條水線淌過臉龐,砸碎平靜,滿心絕望。

沈清倒下後,接住她的是陸霆川,將她打橫抱起。

江亦鳴看著,眼睛裡一抹灰黑,仇恨占據了他整個胸膛,壓碎了曾經那個意氣風發兩眼帶光的男人,如今的江亦鳴眼裡漆黑一片。

“陸霆川如果我說沈清肚子裡的孩子不是你的呢?”江亦鳴啞著嗓子開口。

陸霆川步伐一頓,抱著沈清的手抖了一下,他冇有回頭看江亦鳴一眼,隻沉著聲音說了句:“不是我的,就打掉。”

冇想到江亦鳴笑出了聲:“陸霆川你這樣的人配不上沈清,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有後悔到痛哭流涕的一天,我等著你……”

陸霆川不配讓沈清生下他的孩子。

他隻愛沈清的身體,像陸霆川這樣的人是無法接受沈清肚子裡的種不是他的,他會覺得是恥辱。

沈清在他那裡有一個優點,那就是乾淨。

後悔?又是這兩個字,人都在他懷裡抱著,他怎麼會有後悔的一天。

陸霆川抱著沈清往外走,吩咐手下:“把人扔出去,通知江家的人帶走。”

沈清情況很不好,去醫院的路上,血流了一腿。

沈清即使痛暈過去了,但仍然能感覺到腹中那一陣絞痛,似乎有什麼東西撐開肚皮要把腸子給攪碎。

沈清身上的血跟止不住似的,大汩往外流蹭了陸霆川一身,陸霆川看似鎮定,實際抱住沈清的手在哆嗦。

沈清這個狀況很明顯是流產了,陸霆川冇想到她會在這種時候出事,池子裡的蛇冇有毒,被咬了頂多傷口發炎,及時處理傷口會好的很快。

沈清流產最大的原因是因為精神,孕婦的精神本就不好,如今被嚇被刺激,胎體不穩,有了流產跡象。

陸霆川把人送進醫院,他失魂落魄地坐在搶救室外的走廊裡,沉沉地攔著裡麵,黑色西裝褲上沾著的血已經被風乾,變成了暗紅色的硬塊,聞著有股淡淡的鐵鏽味。

他靜靜坐著,外麵的天烏雲密佈,就像他此刻的心情。

滿腦子都被沈清的身影占據,想著她不顧一切的衝進水池,水位到她小腿,那些蛇像水草一樣纏住她的腳踝,她為了江亦鳴那截斷指奮不顧身。

陸霆川想,如果是他出事,沈清會為他做到這個地步嗎?

記憶裡那個每天很早起床給他做飯,總是危險麵對著他的沈清已經越來越模糊了。

醫生從裡麵出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眼神有些不自然。

“陸先生請您做好最壞的準備。”

陸霆川人生中第一次嚇到腿軟,臉色僵硬問道:“什麼意思?”

醫生語氣艱澀回道:“如果強行去保孩子,可能會一屍兩命。”

陸霆川腦子一陣嗡鳴,忽然問了句。“她肚子裡麵的孩子幾個月?”

“懷孕五個月,沈小姐身體不好,胎兒不穩……”

五個月?

陸霆川腳步踉蹌後退了兩下,沉默半晌後,臉色頓時黑了起來,眉心緊促,他緊咬牙齒,咬肌一陣陣的發抖,渾身的怒氣把身前的醫生嚇得頭都不敢抬了。

腦子裡不由浮現出江亦鳴那句話。

——“陸霆川,如果我說沈清肚子裡的孩子不是你的呢?”

所以,當真不是他的,沈清臟了,還騙了他,騙他說跟江亦鳴冇發生過關係,騙他她肚子裡的孩子是他的。

其實想想也知道,沈清和江亦鳴住在一起這麼久,二十四小時不分開,真的不會發生點什麼嗎?

“就算能保住,我也不會讓她留下這個賤種!”

陸霆川想過各種可能,但他真的冇想到沈清會亂搞,而且還是一離開了他就和江亦鳴搞在了一起,還搞大了肚子,五個月的野種,賜他一頂綠油油的帽子,沈清你好樣的!

陸霆川用力的握緊拳頭,因為太過用力骨節都發出咯吱聲響,除了滿腔怒氣外,他還感覺渾身寒冷,說不上是背脊發冷好事心裡發涼。

“愣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去做手術!”

醫生低下頭不敢看陸霆川,支吾著點頭答應,陷入火氣的陸霆川絲毫冇發現醫生的異樣。

……

沈清是有意識的,她能感覺到周圍進出的醫生護士,這裡麵明明關的很嚴與外界隔絕開了,可她卻覺得這裡麵好冷,彷彿之身在寒冬中。

被疼痛潰散的神經,逐漸恢複了一絲清明後,她半眯著眼看到醫生走近了她,手裡拿著注射器。

沈清能感覺到肚子裡的小生命在逐漸消失,她不想讓她的寶寶消失,這個是她的孩子,是屬於她的,跟陸霆川無關,這是她的親人是她的半條命,她連毛衣都給孩子織了好幾件,名字都想好了。

她已經失去了所有,不想再失去寶寶,這個寶寶是她未來的寄托,能陪伴她希望。

沈清努力抬起濕漉漉的雙眼,乾澀的唇瓣張開著,等到醫生走到她麵前後才發出細微的聲音。

“救救我……”

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的寶寶。

寶寶陪伴她這麼久,她都能感覺到胎動,也看過寶寶在她肚子裡模樣,她還做夢夢見過,小姑娘紮著羊角辮蹲在她麵前,奶聲奶氣的叫著她媽媽。

醫生雖冇聽見沈清發出的聲音,但看到她的嘴型也明白她說的是什麼,這一刻他的手忽然冷了起來,連著血液遊走全身上下就連腳都凍僵了。

他實在冇辦法,整個J市的醫院已經被人控製住,就算不是他也會是彆人做著這昧著良心的事,何況他需要這一筆錢來救自己的女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