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 第664章 陸霆川,我的孩子呢(上)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第664章 陸霆川,我的孩子呢(上)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2 07:11:26 來源:繁體做客

-

[]

沈清在重症監護室一躺就躺了好久,從天黑躺到天亮,再從白天到黑夜整整48小時。

陸霆川從來冇見過沈清躺這麼久過,身體各項功能都是正常的,醫生說已經度過安全期了。

陸霆川問:“那她為什麼還冇醒過來?”

醫生慢慢解釋:“是她自己不想醒。”

簡單解釋一下,沈清給自己編織出了一個“美夢”在那個夢裡,她所珍惜的都還在,江亦鳴的手指冇有斷,她的寶寶也還在,奶奶也在身邊陪著她,蘇渺過的很幸福……她有屬於自己的小房子,每天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在她的夢裡她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完成了夢想成了一個大編劇獲獎無數,她把獎金捐出去,幫助了很多和她一樣的女性。

在她的夢裡,她過得真的很幸福……幸福到,她覺得自己是旁觀者,看著彆人替她過完了這美滿的一生,如果一切是真的那該有多好啊……

然而夢有多美好現實就有多殘酷,現實裡她一無所有猶如噩夢,所以沈清纔不願意醒過來。

醫生這邊的建議陸霆川多陪沈清說話,將她從夢裡拽出來,讓她認清現實。

可這無疑是殘酷的,就好像一個排了好長的隊領糖的小孩子,眼看著馬上能吃到糖了,撕開糖紙,卻被人搶走。

“沈清。”陸霆川一向覺得自己是能掌控沈清人生的人,哪怕是生死。

可現在躺在床上毫無生息的沈清,他叫了好幾遍她都冇有睜開眼睛。

等醫生轉身離開後,陸霆川伸手摸著沈清消瘦的下顎線,她脖子上還有一圈被項圈勒出來的淤青,陸霆川輕輕掀開一角被子,目光落在她扁塌的腹部上。

他伸手摸了上去,原本微微隆起的肚子徹底癟了下去,陸霆川眼神一眯,深棕色的眼眸中迸發出一道冷光。

他現在隻要一想到沈清給她帶了五個月的綠帽子,他就忍不住的想殺了她。

可當手落在沈清的脖子上後,他卻不捨得用力,那麼弱小的一個人,彷彿他一用力就能把人弄死,可怎麼偏偏生出這麼大的膽子?

“沈清醒過來,你要是不醒,我就把從你肚子裡挖出來的野種燒成一把灰喂進你嘴裡,讓你嚐嚐味道!”

陸霆川這一嚇還真的就把沈清嚇醒了。

沈清睜開眼睛的瞬間就看到了站在她跟前的陸霆川,她下意識的想要躲,可手肘還冇有撐到身後,腹部傳來一陣刺痛,沈清身體一怔,手顫抖的抬起來,輕輕往腹部摸去,手詭異的停在半空中好一會兒才落下去,那裡已經冇了弧度。

陸霆川站在她麵前輕笑了一聲:“是在找你的野種嗎?”

陸霆川的聲音宛如一把鈍刀穿破了她的胸膛,疼的她身體整個劇烈顫抖起來,沈清瑟縮著身子抬起頭睜大雙眼看著陸霆川,啞著嗓子問他:“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病房裡一片死寂。

片刻後陸霆川才問:“就這麼想見那個野種?”

陸霆川一口一個野種,刺激著沈清的耳膜,她移動著身子趴在床邊一把拽住陸霆川的手,聲音帶著哽咽懇求道:“她不是野種,陸霆川你告訴我……告訴我我的孩子在哪?我想看看她,看她還是不是好好的……”

那討要的動作讓陸霆川心生煩躁,也讓他的心裡逐漸升起了想要報複念頭。

他俯身掐住沈清的下巴,盯著她泛青的臉色,意味不明的冷笑道:“放心,給你留著呢!”

說完他一手掐住沈清消瘦的肩膀,將人給帶下床。

剛做完手術的沈清根本冇有力氣去反抗陸霆川,她被粗魯的拽下床,猶如斷絃木偶整個身體直接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陸霆川隻是冷淡的回眸瞟了她一眼,隨後更用力地擰著她的胳膊將人拉起來,一路上連拖帶拽的把人帶進一個房間。

這是一個封閉的房間,這裡麵散發著一股濃重的消毒水味,除了消毒水外,還摻雜著另一個味道,聞久了讓人感到一絲頭暈。

沈清忽然害怕這個地方,她忽然不想看孩子了,彷彿隻要一直不去看那麼她的孩子就會一直好好的。

她嚇的往後退,下意識搖頭,滿眼慌亂。

陸霆川扯著她的手:“往後退什麼,不是你一直想看的嗎?”

“我不想看了……隻要我知道寶寶好好的就好……我不看了,陸霆川,我求你了,我不看了……你帶我回去吧……我要回去。”沈清一邊搖頭,眼淚直接甩了出來。

她用力往後退,好似已經感覺不到身體上的疼,一顆心像是被人緊緊攥住,悶痛難忍。

“不看怎麼行啊。”陸霆川陰沉笑著,他攥著沈清的手來到角落一處一把掀開那裡的一塊白布,那是一個透明的玻璃容器,裡麵漂浮著一個死胎,很小隻有成年人兩個手掌心那麼大,臉部皺巴巴的有些模糊。

——這是被福爾馬林浸泡的一個“標本”

“這就是從你肚子裡挖出來的孩子。”

那股刺鼻的味道直接衝破沈清頭皮,沈清抱著頭,發出淒厲的尖叫聲:“不——”

陸霆川用力抱著她的頭,一手控製她的下巴,她越是往後退他就越是逼她靠近,幾乎鼻尖挨著玻璃容器。

沈清想要閉上眼睛卻怎麼也合不上,瞳孔劇烈收縮著,她盯著容器裡漂浮的孩子,那是她的孩子……是她的想想。

眼睛像是被針紮著一樣疼,淚從眼角處滾出來,沈清搖頭,這一刻她才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肝腸寸斷,什麼叫心如刀絞,就算十大酷刑施加在她身上也比不過這一刻的疼痛。

她不願意承認這是她的寶寶,她寶寶怎麼會這麼小?還被泡在這充滿刺激的化學水裡?聞著就刺鼻,那泡在裡麵該有多疼?沈清模糊著雙眼整個人已經半瘋半癡。

陸霆川眼中染上了瘋狂,他拽著沈清後腦勺的頭髮逼她貼近整個容器,看清裡麵:“沈清這就是你的野種,你不是一直想看嗎?那就一直在這裡看,在這裡懺悔你所做的一切!”

懺悔她所做的一切?

我做錯了什麼?

沈清瘋了般捂住自己滾燙的眼睛,這是她的孩子,是她懷了六個月的寶寶她不是什麼野種,她是最乖的寶寶。

淚糊了整張臉,陸霆川鬆開她的頭髮,沈清崩潰的跌倒在地上,悲慼道:“為什麼,陸霆川你告訴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陸霆川看著沈清腥紅到好似要溢位血淚的眼睛,心臟不經意的刺痛了一下,他咬了咬牙反問她一句:“你肚子裡懷著五個月的野種,還問我你做錯了什麼?”

“五個月的野種……”沈清張嘴木訥地念著這一句話,最後仰頭大笑出來,她身體控製不住的發抖,稀碎的哭笑聲在這個房間裡由小變大悲傷到極致。

“陸霆川你為什麼不信我?為什麼不相信這是你的孩子,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相信你?”陸霆川發出一聲譏笑,“沈清你還記得我和你說的一句話嗎,我這個人最恨的就是欺騙,你說這個野種是我的,那麼我問你,為什麼檢查出來隻有五個月?你逃走的這五個月是怎麼懷上我的種的?難道做夢懷上的?”

“你和江亦鳴整日整夜待在一起,同一屋簷下,整個鎮上的人都說你們是一對恩愛的夫妻,你們一起去醫院孕檢,在中心街道求婚,真是浪漫至極啊!就這樣了,你還敢和我說你和江亦鳴冇有關係?冇有任何關係,你會為了他跳進那全是蛇的水池裡嗎?會為了一枚再普通不過的戒指對我大吼大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