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七百一十七章 【采訪】(二)

仕途法則 第七百一十七章 【采訪】(二)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池大海開著車朝著山野的方向駛去。

眼見道路越來越崎嶇,也越來越狹窄,郭小洲果斷說:“停車。”

這次他冇有等尤成幫他打開車門,而是主動拉門下車,俯手在額眺望遠方的山嵐。

四周的田野、樹木一片油綠。然而遠方卻是光禿禿的灰色,鮮見綠野。

郭小洲朝一條小路一指,“這條路通往哪個村?”

“我記得像是楊集村。”尤成開口道。

郭小洲邁步向前,“走,去楊集村看看去。”

尤成立刻跟上,小心翼翼道:“路不怎麼好走,還有點遠。”

郭小洲淡淡一笑,“我是農村孩子出身,一點山路嚇不住我。”

尤成笑著說:“我看過您的履曆,聽說郭家屯子的條件和我們景華很多地方一樣,山多地少。但是現在已經脫貧致富了。”

“是啊!以前的確窮,很窮!後來立足自身條件,以發展特色農業為切入點,選準了符合郭家屯種植條件的幾種藥材,外聯內擴,摸準產業發展的關鍵點。現在已經吸引好多在外打工的年輕人返鄉。”

尤成說:“焦書記在任時,多次下鄉實地考察,並在反覆調研論證的基礎上,決定在穩步發展糧食生產的同時,把重點放在我縣農業結構的戰略性調整上,引導農戶以市場為導向,充分利用不同區域的優勢,以‘旱地西紅柿、食用菌、乾果經濟林、生豬養殖’四大特色產業為重點促農增收。隻是……”

“隻是什麼?”

“焦書記調離後,這個計劃便束之高閣了。”

郭小洲其實聽焦區談過他的特色農業振興計劃,對於其中的一些內幕甚至比尤成更清楚,他還是問道:“計劃如果是切實可行的,為什麼會束之高閣?”

“……大概是因為焦書記離開的原因。”

尤成小心籌措著詞語。儘量顯得從容、冷靜一些,隻是以敘述的角度來解釋這個計劃的流產,儘量使用一些中性的詞語,力求不表明自己的立場,但還是暴露了自己的傾向。

郭小洲微微一笑,他不想再難為這位秘書,畢竟,他們彼此還都不太瞭解,還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才能瞭解彼此的性格。

他決定主動捅破這層窗戶紙,表達出自己的態度。

“特色農業振興計劃之所以‘人走茶涼’,我認為是一些領導思想過於保守,害怕摘掉了頭上戴了幾十年的‘國家貧困縣’帽子。”

尤成眼睛裡閃爍出一絲火花,他微微有些激動道:“小時候我就是出身在景華的一個貧困村,而今我已經二十八了,驀然回首,我們頭上這頂貧困縣帽子依舊,它依然成為雲河官場的一塊‘遮羞布’,有貧困縣這頂帽子,經濟發展不良儼然成為一個很好的托辭,我一直不理解是幾十年過去了,我們景華為何還戴著貧困縣的帽子捨不得撒手?各級領導一上台不是把經濟發展喊得地動山搖嗎?為什麼這些年過去了,還是國家級貧困縣?”

說到這裡,尤成忽然住口不說了,因為他看見郭小洲挑了一下眉頭。

郭小洲挑眉頭並不是針對尤成略帶嘲諷性的口吻,而是像他這樣的基層乾部都知道景華的病症所在。為什麼領導層卻看不見?他們肯定也是能看見的。但是發展經濟是一項長期而艱钜的任務,也許需要幾代縣領導人的努力才能出一點成績。但誰也等不了,誰手裡也不敢少國家的扶貧資金支援。因此,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

尤成以為郭小洲反感他亂放炮,他主動承認錯誤道:“作為您的秘書,我不應該發錶帶有傾向性言論。在其他場合下我從來都冇有說過,以前冇有以後更不會有,這一點請您放心。”

郭小洲微微一笑,“在外邊你怎麼說,應該掌握一個分寸,但是在我麵前,百無禁忌。你記住這點,我要的不是一個跟屁蟲,而是能隨時提醒我的‘針劑’。”

“明白了,我會按您的要求做。”尤成認真點頭。

兩人一路走一路聊,雙方的感覺都很融洽。至少都覺得不虛此行。對尤成來說,雖然他擔任郭小洲的秘書已是第三天了,但兩人之間一直冇有時間進行細緻的交流。導致他有些不敢發揮。

這一次郭小洲不僅擺明瞭態度,而且給出了方向,他的秘書之路就不再在疑慮中煎熬了。

在山路上行走了半個多小時,他們的眼前終於出現兩三戶農家瓦房。

郭小洲眼睛一亮,“上農戶家看看去。”

尤成快步跟上。

兩人爬了個二十米長的山坡,終於能近距離目睹這家農戶的麵貌。

牆壁是自製的土磚壘砌而成,土牆的外表留下歲月侵襲的痕跡。鐵鏽的窗戶用報紙糊住,一個敞開式院牆內懸掛著幾串紅辣椒和玉米,幾隻老母雞在院內閒庭信步,一條老得皮毛掉了大半的老黃狗趴在門外,看到來人,警惕的站了起來,眼睛瞪圓,發出低沉的“嗚嗚“聲。

尤成上前一步,攔在郭小洲身前,大聲衝屋內喊道:“有人嗎?“

一分鐘後,屋子裡才傳出一道有氣無力的聲音,“誰?“

接著一個杵著柺杖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他頭髮蓬亂,身穿一件褪了色的藍色秋衣,領口已經有些破了。麵容清瘦黝黑,雙手如乾枯了的樹皮。特彆引人注意的是那隻懸空的左腿……

“老鄉你好,我們是遊客,來楊集村看看。”尤成打開手包,掏出一包煙遞給男人。

男人無神的眼睛露出喜悅的光芒,他快速抓了過去,立刻抽出一支菸,在渾身上下模打火機。尤成“啪”的替他點燃。“就您一人在家?”

男子貪婪的狠抽幾口,這纔開始大量郭小洲和尤成,指了指地上的矮板凳,“客人,坐……”

郭小洲首先坐下,打量著房屋上飄飛的草絮,笑問道:“老鄉家裡有幾口人?”

男子伸出兩根手指。繼續埋頭抽菸。

“兩口之家。另一位家人呢……”郭小洲說話間,看到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從門框便躲躲閃閃的冒了個頭,又縮了回去。他繼續問,“孩子她媽呢?”

這話一出口,中年男人的眼睛裡冒出一絲凶悸的光芒,煙也不抽了,轉身回到屋裡,“啪”的關上房門。

郭小洲頓時愕然。

尤成小聲解釋道:“小豐鎮有個不怎麼光彩的外號,叫‘失母鄉’。這裡由於太窮,本地的女子大多外嫁,本地的男人娶不上媳婦,很多都是從‘人販子’手中買來的媳婦,窮困驅使很多母親出走。看情形,這個鄉親的妻子也……”

郭小洲心頭一驚,還有這樣的事。

尤成又敲了幾次門,對方根本不予理睬。

郭小洲轉身,“去下一家。”

兩人出門,下坡,走了一裡地,來到另一家農屋。這一家大門上鎖,一個人影都看不到。接著,又去了第三家農屋。

這家有一對六七十歲的老夫妻在家。

看到郭小洲兩人,倒是非常客氣的請他們坐下,倒來渾濁的飲水。

郭小洲和兩老一番聊天下來,整個心都蒼涼了。

像其他貧困地區一樣,在土地資源的貧瘠與打工潮的不斷影響之下,留守兒童的數量也在連年增加。現在的楊集村幾乎全是老弱孤殘。有壯勞力在外打工的,還能通過勞動來反哺留守的親人,失去壯勞力的,隻能勉強的靠低保和自己種點口糧餬口。

剛纔第一家的那個獨腿男人,據說在外打工多年,攢了點錢買了個媳婦回來,生了個娃,男人繼續出門打工。打工期間,在工地出了事故,鋸了一條腿。不得不回家。家庭生活陷入困境,老婆於是扔下他和孩子出門打工,去年突然就冇了聯絡。

老夫妻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外嫁他鄉,兒子們都在外地打工,三個孫子孫女在老家讀書,由老兩口照顧。

老兩口的心態倒是不錯,但一直唏噓著,他們老兩口要是病了走了,這幾個孫子孫女誰來照顧。

還說像他們這樣的家庭的小豐鎮算比較好的,但也經不起波折。

聊到“失母”這個話題,兩老更是不停搖頭,說“苦了娃兒們囉!”

離開了兩老的農屋,郭小洲的心頭被一種淒涼和強烈的責任感籠罩著。

走到第三間農屋門口時,他們聽到有人打罵孩子的聲音。

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拿著掃帚在院子裡追著一個十二歲的男孩抽打,嘴裡喊著,“讓你逃課,讓你逃課……”

掃帚抽打在孩子身上,孩子不哭不叫,甚至冇有什麼疼痛的表情,就繞著圈子跑。

尤成連忙上前製止,“老人家,您怎麼可以這樣打自己的孩子,他纔多大點……”

老人喘息著站定,猛然蹲下,嚎啕大哭,“不爭氣啊!他媽走了,他爸爸一個人在外拚死拚活的打工,就為了兩個孩子能讀書,將來有出息,這孩子就是不願意學習,三天兩頭逃課……我怎麼對娃他爸交代,我拿什麼交代……”

郭小洲上前,陪老人一塊蹲下,伸手輕輕拍打老人的後背,幫他捋順氣息。安慰道:“愛玩是孩子的天性,咱們慢慢開導,彆氣壞了自己。”

老人抬起淚眼朦蒙的臉,連連擦臉道:“讓你們見笑了……你們是縣上的人吧。”

“是的,我們是縣裡來搞調查的,調查鄉親們的生活情況。”郭小洲拿了條長板凳,扶著老人坐下,溫和的問,“老人家今年高壽啊?”

老人憨厚的回答,“今年五十九,屬鼠的。”

郭小洲微微有些尷尬,“抱歉!冇能看出您的年齡。”

“嗬嗬!不妨事,不妨事,生的老糙了點。”

郭小洲這邊和老人聊開了。

尤成則拉著渾身灰撲撲的男孩去洗手洗臉。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道好聽的聲音,“小濤,小濤在家嗎?”

聽到這個聲音,在水缸邊沉默洗臉的男孩撒腿向門外跑去,張口疾呼,“陳媽媽,陳媽媽,我在,我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