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大棒加胡蘿蔔】(一)

仕途法則 第七百四十二章 【大棒加胡蘿蔔】(一)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縣委書記要見縣長,大體有三種方式。

強勢書記隻需秘書撥打縣長辦公室電話,通知縣長或者縣長秘書,書記某某時間在辦公室等候,縣長自然會按時到達。

性格比較沉穩低調的書記也許會親自給縣長撥一個電話,“XX同誌,我這裡有盒好茶,你一會來試試。”

還有一種方式就比較少見,書記直接來到縣長辦公室,主動登門拜訪。這種方式要麼縣長非常強勢,主導當地政局;要麼縣委書記有求於縣長;或者這位書記的官場境界到了另一種高度,心胸淵如大海,已經不會在意表麵形式化的東東。

郭小洲就選擇親自登門拜訪。他帶著秘書尤成,來到夏進勳縣長的辦公室門口。

夏進勳的秘書邱雲剛送走一位局長,正在往外收拾茶杯,看到郭小洲和尤成朝縣長辦公室走來,他先是一愣,然後醒悟過來,放下手中的茶杯,恭恭敬敬迎了上來,“郭書記,尤科長……”

郭小洲微微一笑道:“邱秘書,夏縣長現在是否有空閒。”

“啊……有……”即使是邱雲這般老練的秘書,也被郭小洲的到訪打亂了心理平衡,說話失了規矩,擅自代表夏進勳做了主。

稍後他才醒悟過來,馬上改口,“我馬上進去通知夏縣長……”

郭小洲淡淡一笑,毫不介意的俯手等候。

不超過一分鐘,夏進勳臉色奇怪的匆匆迎了出來,看到郭小洲,他客客氣氣的伸手歡迎,“郭書記要見我,打個電話通知就行,理應我過去見你嘛!”

郭小洲一邊和他緊緊握手,一邊笑著說:“人們常調侃說,縣委書記和縣長就是家庭中的一對夫妻,是一個家庭中的兩個主乾,地位平等,目標一致,分工不同。誰來見誰,都很正常嘛。”

他這句話其實透漏了許多資訊,他知道以夏進勳的政治頭腦,能明白他釋放出的友誼信號。

夏進勳眼眸掠過了一抹異彩,他打了個哈哈,“即便是夫妻關係,郭書記也是戶主啊!請!邱雲馬上把我珍藏的好茶拿出來。”

郭小洲邁步走進了夏進勳的辦公室,他冇有刻意打量辦公室的佈局,而是徑直走到沙發前站定,對夏進勳說:“聽說夏縣長喜歡菸鬥,我這裡恰好有隻朋友送的菸鬥,寶劍贈英雄,好物送知音。放在我這裡是浪費,希望夏縣長彆嫌棄。”

跟進來的尤成立刻遞上手裡的一個木頭盒子。

夏進勳有些微的遲疑,但他很快鎮定下來,親手接過木盒,客氣道:“郭書記太客氣了,我都不知道說什麼感謝的話了,邱雲,待會把我的好茶葉送一盒到郭書記的辦公室。”

郭小洲一聽他的話,心中對夏進勳的評價立刻低了一點。難怪他在景華混成這樣,太過於小心謹慎,心中的格局太小。收到他的禮物,首先想到的是回贈,藉以保持平等,甚至有保持距離的意思。而不是先判明他的來意。禮物什麼的,對他們這個地位的領導,算得了什麼。

但這樣的人也有其優勢,就是穩重。輕易不會犯錯誤。

夏進勳打開木盒,目光中露出一絲驚喜,輕歎道:“好東西啊!意大利沙芬菸鬥,大師手工雕刻……”

他愛不釋手撫摸著菸鬥上的大師簽名刻紋,“郭書記,這禮物太貴重了!”

郭小洲立刻意識到顧正海要來的這隻菸鬥絕對不止是千元價位,他說:“既然是好東西,更應該由識貨的人來收藏它。不過我這個門外漢想請教下,這個菸鬥很貴重嗎?”

夏進勳回到道:“實話實說,比我收的菸鬥要昂貴,我的經濟實力隻能玩兩百到一千價位的菸鬥,這隻菸鬥市價應該在五千元左右,重要的不是它的價錢,而是這位大師的作品基本不向市場銷售,全是私人定製。所以才難得。”

這時邱雲已經替兩位領導泡好茶。

夏進勳這才意識到,他還冇有請郭小洲入座。

“你看我,都忘記……請坐,請!”

兩位領導坐下後,邱雲和尤成退了出去,替他們關上門。

夏進勳放下菸鬥,關上盒子,看向郭小洲,“郭書記親自來訪,有什麼指示。”

“指示不敢。我說過,我這個書記和你這個縣長,就是一個大家庭中的兩個骨乾,這個大家庭離開了我不行,離開了你也不行。進勳縣長,我來景華後一直想和你推心置腹談談,加深瞭解,利於合作。你也知道,我來景華後,忙的焦頭亂額,直到這幾天才稍微鬆了口氣。”

夏進勳腦子裡頓時想到,是不是他最近和汪梁等人走得過於密切,刺激到郭小洲?郭小洲今天來的意識是來警告他,還是笑裡藏刀,要對他下手?

他想起郭小洲的霸道手段,不由心中一驚,恭維道:“郭書記來了景華,景華的麵貌一新。不得不讓人佩服啊!”

郭小洲笑了笑,“如果說有點小成績,也是在縣委縣政府雙重領導下共同努力的結果,進勳同誌,你可不要棒殺我喲!”

不等夏進勳開口,郭小洲繼續說:“有一位老領導曾經告誡我說,一個班子就像是在一條船上,開展工作就好比劃船。大家同舟共濟,目標一致,心往一處想,力往一處使,形成了合力,這船就能往預定的目標快速前進。如果各有各的主張,各往各的方向劃船,這船隻能在原地打轉,不能前進半步。對於一個縣來說,劃好這條船關鍵在於黨政“一把手”縣委書記與縣長是否勠力同心、能否精誠團結。”

這番話聽在夏進勳耳朵裡,卻以為是郭小洲來敲打他的,警告他不要和汪梁等人“同流合汙”。

他的臉色有些尷尬,剛要開口解釋,郭小洲依然不給他說話的機會,語重心長道:“夏縣長,我真誠期待和你一起掌好景華的舵。就景華來說,在這樣的貧困縣當家,我最大的壓力一是吃飯,二是建設。讓絕大多數人脫貧,讓景華更好地發展,是我最大的心願。既要儘快把群眾拉出貧困線,保障基本生活;又要鋪設長遠的致富道路,不再出現返貧、代際貧困,我需要你和縣政府的大力支援配合。從分工來看,縣委管決策、管宏觀;縣政府管執行、管微觀。再好的決策都需要縣政府來完成。因此,你和縣政府的作用比我和縣委要大,對景華更加重要。”

夏進勳越聽越不像是來敲打他的,反倒像是要拉攏他。難道,郭小洲知道汪梁等人拉攏他,擔心常委會失控,所以害怕了。

他想到這裡,心中蔓延起久違的被重視感。緩緩開口道:“郭書記,配合縣委工作是我應儘的職責,我旁無責貸。”

見夏進勳說起了套話,證明夏冇有接受他的意思。或者說,夏進勳還在觀望。他現在手握籌碼,可以遊離在他和汪梁二人之間,誰能給予他最大利益,他也許纔會做出選擇。

郭小洲不由得想起他剛去陳塔任職時,羅治國對他的告誡:作為陳塔新區的主要領導,你要想增強對下級的實際控製力,至少要做到三點:一是要讓他們最自己“有所敬”。第二是要讓他們對自己“有所畏”,第三是讓他們對自己“有所圖”。三者隻要有其一,這個領導就當得下去了,就不至於失控了。三者兼而有之,則是最高境界。

那麼在夏進勳身上也一樣適用。

其中“有所畏”和“有所圖”實質上就是人們常說的“大棒加胡羅卜”政策,而“有所敬”則是指領導者的個人魅力。

要想讓夏進勳對自己“有所敬”,不僅不現實,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要想快速達到目的,他隻有在“有所畏”和“有所圖”上下功夫。

夏進勳畏懼什麼?當然是畏懼失敗。

他圖什麼,權利,榮譽,地位……

郭小洲覺得有必要先給他一棒子,先砸醒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