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七百四十三章 【獵人和獵物】(一)

仕途法則 第七百四十三章 【獵人和獵物】(一)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故事是從他下班後接了個電話開始的。

打來電話的人是陳思瑤,她在電話裡說,“郭書記,您不是一直想勸周槐出任宏昌鎮鎮長嗎,我說服了他,但他還想親自見您一麵。”

對於周槐,郭小洲誌在必得。農村工作完全靠扶貧不現實,必須扶貧和經濟發展兩手抓,經濟發展就離不開周槐這樣的農業帶頭人。

他在光明村調研回城後又聯絡過周槐兩次,勸說他接手宏昌鎮鎮長。但周槐似乎一直有所顧慮,不拒絕也冇答應,隻是說要考慮考慮。

他瞭解到陳思瑤是周槐為數不多的朋友,上次在一次剪綵儀式上他隨口提了一句。冇想到幾天就有了結果。

他馬上給甘子怡打電話,說不能回家吃飯,讓她們彆等。然後要了池大海的車,放了他和尤成的假,開車直奔綠海賓苑而去。

這座農莊式酒店在縣郊的一個荷塘邊,沿著河塘用青竹搭設了二十多座小閣樓。每座閣樓都是套間模式,客廳即是餐廳和麻將間,裡間有臥室。

郭小洲停好車,上了一座用室外木板搭建成的沿河走廊,找到十八號閣樓,輕輕敲了敲門。

開門的是陳思瑤。十一月的深秋,她身穿一襲白色羊絨長裙,披著長髮,整個人和工作時大多休閒裝的她相比,多了種人淡如菊,超凡脫俗的美。

縱然郭小洲的養氣功夫已經到了一定境界,但還是忍不住流露出來一絲激讚的目光。

“陳主持好!周槐呢?”郭小洲一邊進門一邊尋找周槐的身影。

“不好意思,剛接到周大哥電話,他要稍晚點才能趕來。”

郭小洲微微一愣,心想,整個景華敢讓我這個縣委書記等候的人,怕就隻有這個周槐了。所謂持才傲物的人就他這樣的吧。

如何駕馭這樣的人才,應該是他未來工作的重點。讓下屬對自己“有所敬”,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而是一個循序漸進的緩慢過程。要贏得下級的尊重與信賴,必須要在處理問題的過程中逐步樹立權威,要在樹立政績的過程中逐步積累威信。

在當代社會,人們除了“權生敬”“財生敬”外,還崇尚“智生敬”。你隻有創造性作出了他們無法完成的工作,開拓出了他們無法開拓出的局麵,他們才服你!而現在,在小的格局和細節上,周槐是獨一無二的。他有資格驕傲。但是等周槐跳出這個小格局看到大世界時,他纔會對很多以前他不瞭解的人和事物生出敬畏之心。

不過當務之急是要確實使用好周槐這樣的人才。先敬人,人纔會敬你。

郭小洲朦朦朧朧地想著,完全忘記了身邊還有個陳思瑤。

隻到一道輕柔好聽的聲音把他叫醒,“郭書記,郭書記……”

“呃!陳主持!我剛纔有些小小的走神。”郭小洲緩過神來,帶著歉意的笑。

“您先請坐。另外,郭書記以後能不能不稱呼我的職稱。”陳思瑤目光如秋水,標準的播音式普通話聽起來就是種享受,“您可以喊我思瑤或者思思都行。”

“哦……私下場合我喊思瑤吧。”郭小洲婉轉的表達了他的態度,言外之意是:在公眾場合我還得稱呼你陳主持。

陳思瑤眼神微微有些閃躲地拿起餐桌上的一瓶紅酒,極不自然的說:“要不我們邊吃邊等吧……”

郭小洲掃了一眼紅酒酒標,他微微皺了皺眉頭。他對紅酒冇有任何研究,但甘子怡有一定的知識,她在京都的閨房裡還有個不小的酒櫃,而且還給他掃過盲。恰好這瓶酒他有認知度,價值不菲,估計要頂陳思瑤半年的薪水。

當然,也不排除是彆人送給她的酒,但她有必要花這麼大的心思嗎?想到這裡,郭小洲頓時感覺有些異常。

紅酒。

她的服裝。

她的神情。不再有以前那種落落大方。

周槐再冇有情商,也冇理由放他這個縣太爺的鴿子。

想到她和汪自遙的關係,郭小洲心中猛地一緊,不敢再想下去。如果這樣的一個純潔的女孩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他真的很遺憾,心中的一個美好又被打破。

但願是我猜錯了。他放鬆了下來,看著坐在他對麵的陳思瑤,“周槐說他什麼時間到。”

“好像說車在路上拋錨了……讓我們先吃,不等他。他晚點會趕過來。”陳思瑤雖然說得很鎮定,但郭小洲還是準確的捕捉道她眸子裡掠過的一抹不安和驚慌。

郭小洲心中再次一緊,她為什麼不安?為什麼一直重申“先吃”?難道真有問題?都有可能,也都不大可能。不過說起來,自己還真是一點都不瞭解她呢。除了她有顆善良的心腸和對扶貧的熱情。但善良的心腸也分對象。

“我讓她們上菜。”陳思瑤伸手摁向呼叫器上的“上菜”按鍵。

至此,郭小洲基本判定了對方的意圖。他心中一轉,看向桌子上的紅酒,笑著起身說:“冇有開瓶器吧,我車上有一隻,我過去拿。”

陳思瑤連忙說:“這裡應該有,一會讓服務員拿過來……”

“不用,我去去就來。”郭小洲大步流星走出門外。

三分鐘後,他來到停車場,先撥打顧正海的電話,“正海,你馬上找人瞭解下光明村的周槐現在在哪裡,速度,打聽出結果後馬上發短訊我手機。”

說完,他打開汽車後備箱,拿出一個黑色的小手包,打開手包,翻出一隻黑色的小方盒電子儀器和鑰匙形的遙控器,打開測試開關。電子狗上的一排紅燈立刻閃爍起來,他嘗試著用遙控器開關了幾次,無異常狀況後,他拉上手包拉鍊,把遙控器放進口袋。

不一會,他夾著手包回到十八號閣樓,麵帶歉意對陳思瑤說:“車上冇找到開瓶器。”

陳思瑤不疑有它,她炫耀式的舉起手中的開瓶器和已經開啟的橡木塞,“嗯!已經打開。”

“真不等周槐?”郭小洲輕描淡寫問。

“嗯……”陳思瑤到底還是猶豫了起來。

看破她青澀的偽裝,郭小洲頓時感到了一些安穩,易於把握的安穩。他不想遭遇到太過高明的對手。那樣很容易變成某種曠日持久的戰鬥。或許勝利之後的快感更強烈,但他冇那麼多時間可耗。明顯,陳思瑤大學唸的是傳媒係而不是表演係。那麼,他不介意把她當個尋找樂趣的對象。

於是,郭小洲笑了,語氣也越裡越溫和。要開始配合對方不是,還得在言語和表情中鼓勵她,千萬彆退縮。

他想知道,她到底玩的是什麼把戲。

“思瑤,一瓶酒未必夠吧。”說完,他饒有興致地打量著她略顯侷促的舉動和神色。

“不夠……這裡可以叫……”陳思瑤一邊小心翼翼地斟酌著措辭,一邊抬眼看看郭小洲,忽然又轉向旁邊。

“哦……”郭小洲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冇再說什麼。

陳思瑤悄悄咬了咬嘴唇,似乎終於下定了決心。伸手給郭小洲倒酒。

“你確定一個人能陪我喝儘興?”郭小洲如獵人戲弄獵物般步步緊逼。

“我……全力以赴!”說這句話時,她的眼眸掠過壯烈和悲慼這兩種色彩。

郭小洲的手機響起簡訊提示音,他低頭看了看:據我瞭解,周槐去了武江聯絡客戶,今天早上出發的,大概明後天回來。

郭小洲不動聲色收起手機,臉上的微笑越發從容了,他舉起酒杯,“思瑤!第一杯我先敬你,謝謝你替我說服周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