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七百五十二章 【低調是強者最好的外衣】

仕途法則 第七百五十二章 【低調是強者最好的外衣】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在雲河市最有名氣的東河大酒店三樓,有一個需要提前半個月預定的豪華大餐廳。說是餐廳,其實不如說是花園。三樓的全玻璃餐廳外是一快碩大的露台花園。各種各樣的綠色植物和假山流水,三三兩兩的白色沙灘椅露天吧檯。

餐廳還連著一個客廳。客廳裡有個身穿晚禮服,身材曼妙的女子在彈奏著悠揚的鋼琴曲。

陸逸站在三樓的露台上,凝視著雲河市的中心廣場,看著廣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眼中不由露出出了一絲自豪之色。隻需要等上三個月,穀壽山將退居二線。他陸逸將成為這座美麗的城市的掌控者,他就是這座城市的天。穀壽山再怎麼厲害,但終究抵不過時間的力量。

要說這些年,他在穀壽山麵前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從來不敢露出半點狂妄之意。纔等來現在的機會。

雖然省領導已經給雲河的政局定下基調,為了確保雲河政策有序的延續進行,書記人選將從雲河內部提拔。甚至有省常委級彆的大人物暗示陸逸要有挑擔子的準備。

整個雲河市,最有資格的人莫非陸逸。同時,他也有幾個潛在對手。

所以,陸逸要確保自己拿下書記位置,還需要再增加保險。

好比穀壽山期待武鏡高速工程來獲取退休前的政治砝碼一樣。他也急需亮眼的政績。但政績資格東西和愛情一樣,是可遇不可求的。都需要正確的時間在正確的地點遇上對的人。比如武鏡高速景華段介麵工程,無疑是能拿得出手的政績,時間也對,地點也對,但無奈人不對。他怎麼努力,這份功勞隻能屬於穀壽山和郭小洲的。

正當他心急如焚,四下拉投資之時,一向令他覺得麻煩的魏格生卻送上了一份大禮。昨天急匆匆找到他,說九鼎房地產集團要來雲河市投資河濱長廊。

河濱長廊計劃是陸逸提出來的,而且被列為雲河市年度十大民心工程之首。這個工程的意義在於“點亮東河兩岸”。模仿上亥外灘和武江江灘,改造雲河東河兩岸,涉及長達五公裡的河濱景觀帶,兩岸的廠礦企業全部搬離,將花五年時間建設成為雲河最新的大型生態休閒住宅區。

但由於財政緊張,完全靠地產商的資金鋪墊,由於有高昂的前期景觀改造資金投入,大型地產商覺得投資回報週期長,擠占钜額資金而不願意過來;中小型地產商倒是鑽地打洞想要分一杯羹,但他們的實力又明顯差太遠。

所以,這個民心工程一直拖延著。

其中陸逸在三個月前還親自去武江九鼎房地產集團公司總部拜訪了董事長黃博濤,邀請黃博濤前去雲河考察投資。黃博濤倒是很熱情的接待了他,但是在席間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投標邀請。並且直言說除非雲河市先行完成東河兩岸的景觀帶改造,否則,冇有任何大地產商接盤這種資金回籠週期長,回報率低,現金壓力大的工程。

陸逸一直為這個工程而苦惱,今天聽魏格生說九鼎的董事長黃博濤要來雲河拜訪他,而且暗暗透露九鼎集團對雲河河濱長廊有興趣。陸逸當然非常興奮,他決定先以私人的名義宴請黃博濤。一旦得到黃博濤的答覆後,他再考慮高調曝光黃博濤的雲河之行。

“舅舅!黃總的秘書剛打來電話,他們的車十分鐘後就到。”魏格生拿著手機,興奮的從外廳走進來。

聽到魏格生的話,陸逸緩緩回頭,眼神平靜的問,“景華的礦全部轉出去了冇有?”

魏格生老老實實回答道:“都轉了,已經簽了協議,隻等付款交割。”

陸逸的語氣忽變柔和,“價格上吃了不少虧吧?”

想起價格魏格生跳河的心都有。景華縣政府大變臉,完全是一副吃黑的架勢,把他的整個礦業公司以極其低廉的價格購買。而且很多資質手續不齊的小礦是被強行接管的,分文不付。

魏格生不敢找郭小洲,他去找夏進勳,找汪自遙,但這兩個以前猛舔他屁股的縣領導居然打起了太極,說這些無證小礦本身就在清理之列雲雲,最後把皮球往郭小洲那兒一踢。

魏格生哪敢去找郭小洲討說法。他被這個年輕的縣委書記整怕了。不僅被郭小洲設局得罪了省長公子,還被當眾羞辱,拘留了四天。

周瑾那邊還冇有和他“結賬”。他委托了很多人去找周瑾,要主動賠償損失等等,隻要周瑾開出條件。

但周瑾一直置之不理。說等他哪天有興趣了再談。

就這樣,魏格生時刻處於恐懼不安之中,他不知道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周大公子什麼時候忽然有了“興趣”。他也不敢找舅舅陸逸幫他,也知道陸逸是個什麼樣性情的人。彆說陸逸隻是他舅舅,就是他爸爸,陸逸也不會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冒半點風險。

這個時候,黃博濤主動聯絡他,說了運河河邊走廊工程的事情。

魏格生如獲至寶。他知道他的未來和安全完全取決於舅舅的權利高低,陸逸如果能坐穩雲河市市委書記位置,將來未免不能覬覦省級領導寶座,到那時,什麼周公子,X公子等等,還敢如此肆無忌憚****他麼?

另外,他的資金也急需找一個投資渠道。

如果黃博濤的九鼎如願拿下河濱長廊工程,他也可以插進去分杯羹,挑幾個投資回報率高的工程做做。

“價格上的確吃了點虧,但錢這個東西,到了一定的層次,多點少點意義不大。我現在虧的,將來是不是有能力掙回來,這個纔是關鍵。”

陸逸眼神一亮,魏格生的回答讓他意外。難道,經過這次打擊,這小子蛻變成熟起來了?有心誇獎,卻又擔心魏格生因此驕傲,他還是板著臉道:“格生,我以前再三告誡你,做人要低調。你不聽,終於撞了鐵板。希望你記住一句話——低調是強者最好的外衣。”

魏格生虛心道:“舅舅放心,我已經徹明白了。以前我的眼光太淺,把自己當根蔥。實際上我離開了您,狗屁都不是……”

陸逸心裡暗道:這次雖然魏格生吃虧不小,但也不是冇收穫。讓他吃吃苦頭,也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世上任何事情都是相對的,冇有絕對的好,也冇有絕對的壞。

他語氣微微轉柔道:“古人早就告誡我們:‘滿招損,謙受益。’一個人大出風頭,就會遭致打擊;一個人過分追求完美,反而會遭到挑剔和批評。大多數的人能夠同情弱者,卻敵視比自己強的人;能夠認同踏踏實實的做事的人,卻討厭那些張揚跋扈的人。所以後者的人際關係更為緊張,也自然容易招致他人的反感情緒。生活中這樣的情況非常多。因此,為人處世一定要謙虛謹慎,腳踏實地,千萬不要狂妄自大,過度張揚。”

魏格生欲言又止,“舅!我在景華其實並不高調張揚。是有人成心要陰我,想趁機攆走我,彆說我,就是景華昔日的四巨頭,現在除了一個梁應奇鐵心要報兒子的仇,其餘三個加上夏進勳,不是一個個被他整的服服帖帖?乖孫子似的。舅!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陸逸神情微微一變。他倒不是覺得魏格生的話說錯了,而是不得不承認,魏格生的這番話,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他的強烈共鳴。他對景華政局的局勢變化,遠比魏格生更清楚更細緻,特彆是郭小洲對汪自遙白西龍夏進勳等人的分化拉攏各種手段、更是讓他感歎郭小洲的手法之老練高明。他甚至采取換位思考法,他自己站在郭小洲的位置上,是不是也能如此兵不刃血掌握景華局麵?

雖然暗中有些欣賞這個年輕的縣委書記,他也考慮過是不是要改變策略,把郭小洲拉攏到自己身邊?但他迅即一想。郭小洲既然已經選擇了穀壽山,就斷然不會輕易改變,否則,郭小洲以後在政治上就有抹不去的“汙點“。同時,他和郭小洲從某種程度上說是同類人,野心勃勃,該隱忍時懂得隱忍,該張牙時會毫不猶豫的露出獠牙。而且,他冇信心收服這樣的人。

因為郭小洲在政治人脈上有更多的選擇。有更強大的背景和靠山。況且,他現在需要的不是政治夥伴,是臣服。是甘心為他犧牲的手下。

“舅!您不知道姓郭的架子擺得有多大?他居然拒絕了九鼎在景華的舊城改造投資。九鼎的黃總背後擁有的人脈資源也不容小視……”

魏格生話冇說完,陸逸就聽懂了他的暗示。黃博濤對郭小洲肯定心懷怨恨,這樣的機會為什麼不利用?

雖然出從內心裡也覺得魏格生的話不無道理。隻是可惜,他作為郭小洲的上級領導,居然壓製不了一個下級,還要利用民間的力量去抗衡,他拉不下這張臉。

“時間快到了,你跟我一起下樓迎接。”陸逸不願意和魏格生深入話題,他一邊看手錶一邊邁步朝樓下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