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參照物】

仕途法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參照物】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郭小洲淡淡一笑,“嫂夫人!我不得不讓您失望了。彆說是我,就是比我再大的官也擺不平法律。”

王藝臉色立變,帶點兒長輩提醒後輩的口吻說:“小郭縣長,彆急著答覆,不妨再考慮下。考慮再長遠些,對你我都穩妥。”

郭小洲搖頭,“盧鋒的所作所為已經給國家造成了莫大的公信損害和財產損失,也給社會也帶來了極大的消極影響。我們不能昧著良心司法不公、執法不力。如果我們**外人情,一些得逞者未來會更加囂張,貪腐會更加的肆無忌憚。未來國家和人民的受損隻會更慘烈,政府的信譽遭到非議,這也給構建和諧社會帶來不和諧之音!您作為領導,作為領導家屬,更應該以身作則,予以司法的公正與尊嚴……”

王藝何嘗見過如此“囂張”的縣長,她氣的“砰”的一掌推翻茶幾上的玻璃茶杯。氣呼呼地站起身,嘴裡發出可怕的高分貝,尖聲怒斥:“郭大縣長!行,你真行!彆看你今天威風凜凜,明天就可能威風掃地。”

郭小洲微微欠身,卻冇有站起身,臉上始終是一副不卑不亢的表情,“抱歉!法律不是人情。我無法答應您!我相信吳書記能理解我的苦衷。”

王藝死死盯著郭小洲,手指顫抖著朝郭小洲搖晃著,卻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半晌,她猛一跺腳,怒氣沖沖朝外走去,邊走嘴巴裡發出威脅,“我就不信你能一直這麼囂張下去,咱們走著瞧……”

吳長明的秘書蘇白樺起身跟著王藝,走了幾步,他又回頭,對郭小洲苦笑道:“對不起,郭縣長!”

郭小洲倒是很客氣地起身說:“抱歉!這事我真冇法送人情。”

蘇白樺再次苦笑者點點頭,低聲說了句,“這事吳書記壓根就不知道。哎……”說完他朝兩人擺擺手離去。

葉宇無疑一直處在壓力的中心。他明白自己犯了個大錯誤,既得罪了王藝,也有可能讓郭小洲心生不滿。畢竟他的行為給郭小洲帶來麻煩。他朝郭小洲苦笑著歎了口氣,“這事……都怨我。”

郭小洲搖搖頭,笑著說,“葉縣長你可彆搶著但責,這事誰都不怨,誰種下的果,誰自己去吞。”

葉宇以往對郭小洲是真不服氣。但是今天白天他目睹郭小洲力挽狂瀾,把歐朝陽一方吃得死死的。不管郭小洲采用的什麼手段,都讓人震撼。

他答應蘇白樺的托請,暗中也包含有看郭小洲笑話的意思。心想,你不是很能耐嗎?我搬出一尊大神,你答應說情就等於以權謀私,送人把柄。你不答應,恭喜!你得罪了順山市三號人物。未來的路途佈滿荊棘。

一個縣長,得罪地級市的市委副書記,換在彆的地方也不是塌天的事。但吳長明是什麼人,是省委副書記劉崗的重要心腹之一,是地方係的箭頭人物。

那麼郭小洲得罪的也許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一大片人。也許某日醒來,放眼都是“敵人”。

但是,郭小洲剛纔的鏗鏘鐵骨和坦蕩胸懷,令他不得不感到佩服。因為他就做不到。他甚至想起一位老前輩的詩,“大雪壓青鬆,青鬆且挺直!”

總而言之,郭小洲的表現,贏得了他的足夠尊重。

他對郭小洲釋放出一種訊號,“郭縣長!您不怨我是您的氣度,我卻不能原諒自己。聽說您後天要搬家到常委樓,我還存有兩瓶好酒,到時候我帶過去向您賠罪,順便恭賀喬遷之喜。”

“賠罪這詞太嚴重了。我歡迎你來我的新家做客。”

葉宇和郭小洲鄭重握手後,匆匆向外趕去。所謂送佛送到西,他還得去送送王藝和蘇白樺。

郭小洲送走葉宇,默默回到原地,新換的服務員正在快速清理地下的玻璃碎片。

郭小洲本想問問她艾雪的事,但旋即一想,問了有什麼用?涉及私人情感上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可以揮霍的範圍。

剛纔他之所以毅然決然回絕王藝,是不希望接下來的時間都用在敷衍人情世故上。辛勤蘇籬等人的案子雖然移交地方司法,但他們這群人之中,有的人還會起底另外的案子,比如李金龍,據宮加力說,涉案頗多,深挖下去,很有可能是個轟動性的窩案。還有盧鋒涉及到的貪腐大案。

至於白虹蘇籬等人隻是涉及單純的吃乾股,問題僅限於摩洛哥酒店,不會太嚴重,最後無非是退股退還所得。領導誡勉談話。

但是林森辛勤或者還涉及到容留脅迫少女賣Y,甚至還涉及李潤髮死亡案。

他答應辛福和萬宏,隻是把案件移交地方司法,並冇有承若無罪表態。至於這些人有幾個能平安出來,又有誰被繼續羈押審查,則視他們的涉案程度高低而定。

他甚至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前來找他說情的人會絡繹不絕。

因此,他正好借萬藝的說情來個參照物式的表態。這樣,許多實力背景不如王藝的人會自然退縮,不再敢來自找冇趣。他不能把有限的精力用在這些齷蹉的事情上。

正當服務員把現場清理乾淨時,一道急促的腳步聲“哢哢”響起。

郭小洲和服務員同時抬眼望去。

出現在露台玻璃大門後的女人是宣傳部長林巧菊。

林巧菊人雖然不算漂亮,但平時給郭小洲的印象是穿戴絕對不馬虎,在任何場合,她的儀容都經得起推敲,大方得體。但是今天的林巧菊就像菜市場匆匆趕回家的普通婦女,頭髮有些蓬鬆,褐色的裙子滿是皺褶,眼睛佈滿血絲,一臉無助的樣子。

和以往那個陸安政壇上的女強人判若兩人。

郭小洲心想,怎麼歐朝陽還冇通知他們幾個嗎?前不久辛苦福和萬宏如此,現在林巧菊如此。

明顯送貨上門的便宜,他不占都對不起自己。

實際上源於歐朝陽的性格過於沉穩。他同時也想讓藉此警告下這些人,讓他們急一急,緊張緊張,加深印象。所以歐朝陽才選擇在半夜分彆給他們撥打電話。

以至於讓郭小洲鑽了個大空子。

郭小洲急忙迎了過去,“林部長,你怎麼了?”

郭小洲剛開口,林巧菊以誇張的姿態,一手捂著胸口,嚎啕大哭起來,接著捂臉踉踉蹌蹌走到沙灘椅上坐下。

年輕的女服務員拿著紙巾盒猶豫著,郭小洲接紙巾盒,默默朝她揮手示意。看著女服務員離去,郭小洲走到林巧菊麵前,抽出紙巾遞到她手上,安慰道:“林部長,彆哭,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有什麼事情我們一起想辦法。”

林巧菊聞言立刻止住哭泣,她抬起淚眼朦朧的臉,疾聲道:“隻有縣長能幫我。”

郭小洲心裡好笑,“哦……先擦擦臉,慢慢說……”

林巧菊非常聽話的擦乾淨臉色的淚痕,開始講述她的家庭苦難史。什麼遇人不淑啊,男人出軌,她獨自拉扯大兒子,娘倆相依為命到現在,她因為忙於工作,疏忽了對孩子的教育等等。

說到最後,她一把抓住郭小洲的手,陡然拔尖了在各種會議上鍛鍊出來的大嗓門,可憐兮兮的仰望著他,“郭縣長,隻有您能救我和孩子,您大慈大悲,看著一個可憐母親的份上,給我和孩子一份生的希望吧……”

麵對她的悲情苦旦戲,郭小洲若不認識她,隻怕也會被感動。他猶豫道:“於情於理,我都應該幫助你,可是於法律……”

“如果我孩子有什麼事,我也活不下去了……”林巧菊乾嚎道。

“這事……”郭小洲仍然有些為難。

林巧菊彷彿看到了希望,她急忙說,“您幫了我,我以後一定報答您。常委會上的一票,永遠是您的……對了,財政局肖國華好像要出事了,您是縣長,要是拿下財政局,以後工作就順利多了,我可以幫您……”

財政局長肖國華自打盧鋒被抓後,如坐鍼氈,據說在歐朝陽的辦公室外枯等了三個小時,歐朝陽拒絕見他?盧鋒的案子已經確定牽連到肖國華,這意味著肖國華的落馬已經進入讀秒階段。財政局長的新人選將會是他和歐朝陽的另一戰略重地和戰場。隻不過郭小洲今天是連軸轉,還真冇時間考慮這事。

財政局長肖國華是歐朝陽除眾常委心腹外最重要的追隨者,一向唯歐朝陽馬首是瞻。當然,財政部門也是郭小州的重要目標之一,他不是冇動過腦筋,但卻無從下手。本想先放放再說,冇想到機會忽然來了。他當然冇理由放棄。

郭小洲好像並冇有多大熱情道:“不瞞林部長,我初來乍到,對財政係統也不熟悉,即使空出局長位置,我也找不到合適的推薦者……”

“我可以介紹一個,這個人以前一直被歐書記打壓,能力很強的……以後他肯定會緊跟您……”

郭小洲默然不語。

林巧菊急了,“隻要您願意,這個位置一定可以拿下,過了這個村就冇有那個店,現在正是機會……”

郭小洲神情平靜,還是冇有開口。

這讓林巧菊非常驚訝。一個如此年輕的縣長,不,是代字未去的縣長,卻有如此超人定力,實在是罕見。這樣的人,要麼是真有涵養和修養,要麼所謀者大。

“我現在就可以打電話約他來見您,您要不先和他談談……”林巧菊眼巴巴的說。

郭小洲終於開口,“林部長可以先告訴我他的名字,我自己有渠道瞭解他的工作能力和為人。至於怎麼操作,我倒想聽聽林部長的高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