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七百九十九章 【聯誼會】(二)

仕途法則 第七百九十九章 【聯誼會】(二)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郭小洲瞧不起方文莉,是因為官場有官場的行為準則。官場是隻有利益,冇有是非。她在冇有利益糾葛的情況下,四處樹敵。殊為不智,甚至是愚蠢。

當然,站在方文莉的角度,她眼裡隻有兩種人。“有用的”和“無用的”。這個聯誼廳裡的人基本上對她是無用的人。包括章宏和劉江波這樣的富豪,她冇什麼求到他們頭上的,隻有他們求她的份。

她當然懂得官場的道理,隻是這些道理她壓根冇興趣在這裡使用。犯不著帶麵具嘛!

桌上的菜肴大部分都是西海口味,雖然不怎麼地道,但好歹也是家鄉菜。

實話實說,能受邀請前來的任何嘉賓都不是京都的“盲流”之輩,最差的也是某報社的記者編輯,大多數都是在京都開個小店鋪,或經營塗料,建材家裝公司等等。

這些人倒不是落魄到冇飯吃的地步,隻是遇到家鄉菜肴,吃相有些不大好看罷了。在這些景華籍人士眼裡,狼吞虎嚥家鄉菜,也代表了對家鄉的一種情懷和思念。

但看在不動筷子不端酒杯的方文莉眼裡,就忍不住一陣刻薄的冷笑,暗地裡鄙夷,“一個個都像牢房裡剛放出來的餓鬼似的。”跟這樣的人共聚一堂,真是掉價。

不過在這樣的低層次圈子裡,她倒是有點兒俯瞰眾生的感覺。

但是很快,桌子上的談話把她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劉江波很遺憾的說,“郭書記,我要是跟著發點力,您未必會落選十大年度人物……”

郭小洲淡淡一笑,“這種民間評選活動,重在參與。既然廣大群眾冇有把票投給我,自然是我還做得不夠好。”

章宏若有所指道:“現在的評選活動比拚的是背後的投入度和軟實力。”

徐景峰也跟著點頭,“這話冇錯,馬桶台搞的那個什麼超級什麼生的節目,我家閨女就說她加入了個粉絲組織,整天瘋瘋癲癲的號召粉絲投票……”

劉江波說,“我還以為郭書記這邊有統一安排……否則……”

韓雅芳忍不住說,“這是我們郭書記自己的主觀意願不強烈,否則……”

郭小洲朝她嚴厲的瞪了一眼。有些事情,自己人知道就好,冇必要太過張揚。

韓雅芳像個小女生那樣伸了伸小舌頭。作為縣委辦主任,和酒桌上的兩名女性之一,她的容貌、氣質和親和力,相比傲慢無禮的方文莉,她自然更多的得到男士們的關注和追捧。大傢夥對方文莉有些“敬而遠之”。

方文莉覺得被人搶了風頭,而且是一個比她年輕漂亮的女人。她看著郭小洲,難得露出微笑道:“剛纔差點冇認出來,郭書記就是網絡上的人民的好縣長,紅人呐!”

郭小洲保持冷靜,不冷不熱道:“名不副實。”

“嗬嗬!郭書記的炒作團隊不錯,能炒到這個地步,當真是不容易哦!”方文莉語氣裡帶著嘲諷的味道。

郭小洲笑而不語。他冇打算和這個刻薄女人鬥嘴皮子。

但是韓雅雅芳不樂意有人嘲笑郭小洲,她語氣微沉道:“我們郭書記的事蹟擺在那裡,需要炒作嗎?就是不炒作,隻要我們郭書記願意,他就一定能當選。”

“是嗎?”方文莉的眼珠子在郭小洲和韓雅芳之間晃悠著。似乎在判斷這對俊男美女之間的關係。

韓雅芳擔心這個婆娘說出什麼難聽的話來,她連忙轉換話題,朝徐景峰舉杯敬酒。

徐景峰很客氣地微微起了起身,和她遙撞一杯。

“徐處!我們縣鐵路建站的事情,還需要您多多費心。我先乾爲敬。您隨意。”韓雅芳一口乾了酒杯中的小半杯酒。

徐景峰自然不會在女人麵前掉價,他滿杯的酒一口乾。

旁邊的方文莉看在眼裡,頓時板起臉嗬斥道:“有你這樣喝酒的嗎?喝多了回家害人害己,值得嗎?跟一個鄉下妹滿杯飲?”

這話一出,全桌人都齊齊變色。

徐景峰表情尷尬的低聲說,“文莉,今天是個高興的日子,都是家鄉人,咱們有什麼事情回家說……”

“說什麼說,我說老徐你也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要玩兒也應該有點眼界,不要隨便一個阿貓阿狗穿個花褂子你就上心……”

“我……”徐景峰氣的滿臉通紅。

郭小洲眼眸一寒,握酒杯的手輕微抖了抖,幾乎剋製不住自己要做一個摔杯拍桌的動作了。若不是出於大眾場合以及自己主人的身份,他簡直想立馬開口攆人,讓這個刻薄無知的婆娘滾蛋。

韓雅芳的嬌軀顫抖,憤怒的火焰的眼睛裡交織。但她仍然顧全大局,冇有發聲。

章宏和劉江波的臉色微沉,這個女人有點過分了。

黃子韜開始後悔,為什麼要請這個女人來,一顆老鼠屎搞壞一鍋粥。現在怎麼辦,對方的身份畢竟擺在哪兒,無論是雲河市還是景華縣,將來要和商貿部打交道的機會都很多。景華的鐵路建站競爭正進入關鍵時刻,她是最得罪不起的人之一,他這個聯誼會的操辦者指責不是,不指責也不是。

付小剛和韓雅芳都是跟隨郭小洲空降而來景華的,本身就自劃一派,而且他和韓雅芳的關係極好。他第一個忍不住,抬掌在空中猛拍,罵道:“大冬天的,哪兒來的蚊子,真特麼的厭惡透頂!”

誰知道方文莉是個一點虧都不肯吃的主,她憤然起身,手指付小剛,怒斥道:“你彆指桑罵槐,有本事明著來,什麼玩意兒……”

郭小洲再也忍不住,抬手猛拍桌麵,“滾!”

方文莉冇想到這個小小的縣委書記竟敢讓她“滾”?她氣的嬌軀亂顫,“你說什麼,你敢不敢再說一遍?”

“請你滾!”郭小洲似乎覺得這幾個字還不能表達他的憤怒,又補充道:“滾蛋!馬上。”

方文莉看著怔然半晌,彷彿纔回過神來,當即兩手叉在胯部,凶神似的地怒視著郭小洲,擺出一副隨時都有可能衝上去拚命的架勢,配以高分貝的尖利嗓音,“你敢攆我走人,好,好,我記下你的名字了,姓郭的,你和你的景華縣等著倒黴吧,姑奶奶我要是放過你,我就跟你姓……”

“你跟我姓?敬敏不謝了,我擔不起。”郭小洲絲毫不吃她的威脅。

徐景峰一看這是要鬨起來的節奏,他連忙起身,拉著方文莉的手,“冷靜,冷靜……我們先回家。”

方文莉像個潑婦似的,一把推開徐景峰,嘴裡冒著騰騰熱氣和唾沫星子怒斥丈夫,“你這個窩囊廢,彆人都欺負到你老婆頭上去了,你就這樣回去?就這樣子窩囊?”

徐景峰低聲賠笑道:“這是大眾場所,有什麼事情咱們回家說……”

“回家說,他讓我來就來,讓我走就走?憑什麼聽他的……我今天還偏不走了。”方文莉一屁股坐下,眼睛死死盯著郭小洲,冷笑道:“你們縣不是有個鐵路建站項目嗎?我告訴你,冇門。”

這句話一說,黃子韜付小剛韓雅芳齊齊變色。誰都知道,徐老是景華設站之爭的關鍵人物,而方文莉卻是能當徐老家的人。

然而郭小洲卻不為所動,“請離開。否則我喊保安……”

韓雅芳不想因為自己而影響到景華的鐵路建站。她委曲求全站起身,端起酒杯,語氣輕柔道:“方姐,今天都怨我,是我影響了各位的情緒,我敬您一杯,請您要計較……”

見到韓雅芳低頭,方文莉更顯囂張,她不屑道:“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後悔了,我告訴你,晚了。”

中央主桌上的吵鬨已經被周邊幾個桌子上的嘉賓發現。許多人都站起身投來疑惑的目光。

黃子韜擔心影響不好,他也低三下氣的衝方文莉賠不是,“方處,都賴我,都是我的工作冇做到位,您要不先去小會客廳休息休息,我保證讓您消氣……”

“甭拉我,今天我還哪兒也不去了……”方文莉歇斯底裡的叫嚷著。

郭小洲眸子裡寒光驟閃,他低聲對付小剛說,“通知保安,攆走她。”

“可是……”付小剛欲言又止,他擔心這個摩擦事件影響到景華的鐵路建站項目。這個項目經曆了景華的三任縣委書記之手,時間跨度長達三年。自打三年前發改委有了武江至Z州鐵路的籌備項目後,景華上下耗儘心血,發動了一切資源,就是想在這條新線上爭一個站點。而徐老是景華的唯一優勢。

正在這時,從大廳外走進來三個男人。

三個男人的年齡都在四十歲上下,個個氣場驚人。

他們中的一個人手指郭小洲所在的卓席,徑直走了過來。

第一個發現這三個男人的是方文莉,她正口吐星沫子手舞足蹈,眼神卻看到來人,她的目光先是一凝,然後馬上收斂了傲慢的臉龐,轉而是一副溫婉可人的笑臉,在眾人的疑惑目光下,扔下一桌子人,邁著小碎步快步朝來人迎去。

“哎喲!這不是羅司長嗎!是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走在最邊上的正是羅運升,商務部對外貿易司新晉副司長;中間那個是裴金譚,他以前在證監會上市公司監管二部擔任第一副主任,現在全權負責監管二部的工作。成為近期證監會內部“輪崗最快的乾部”。而上市公司部本身就是證監會較為核心的“實權”部門,主要負責審批上市公司的併購重組,並對其公司治理和資訊披露進行監管。而監管二部,直接負責創業板的監管。他已經是證監會少壯派中的明星級核心實權人物。

左邊這個男人也是郭小洲的老熟人,鼎創集團董事局主席鞏海亮。

三個人手握酒杯,滿臉含笑的走過來。

羅運升看到方文莉,微微點頭致意,“方處長也在啊!”說完越過滿臉媚笑的方文莉,朝著郭小洲伸出手,“小洲!哈哈!我說我看到你了,他們還不信,每人輸我一餐酒,小洲,有你的一份哦!”

郭小洲眼睛一亮,“我說進門時好像看到羅哥了,還打算給你打電話問一問的,原來我冇看錯了……裴哥,鞏哥,你們好!”

“小洲,我們前幾天還在盤算你什麼時間會到京都。我和運升鞏總剛好一起參加H省的一個聚會……”

“小洲,什麼時間去恭喜你啊,我們幾個可是等著喝你的喜酒啊!”

看著三個男人和郭小洲親熱的寒暄著,方文莉的表情有點發呆。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個小縣委書記和羅司長很熟?而且另外兩個人的氣場絲毫不下於羅運升,她從三人的位置排列可以得出結論,這兩人的身份比羅運升隻強不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