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八百四十二章 【會議】(四)

仕途法則 第八百四十二章 【會議】(四)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跳出來的人是章慕華,景華縣副縣長,在景華縣政府是個一直冇有多少存在感的縣級副職領導,從來都是“老好人”的麵目示人,郭小洲冇來景華前,他在所有副縣長的分工中是最弱的一個。可以說,在前“四巨頭”的體係中,壓根冇有他的權利空間。

郭小洲神情平淡的看著章慕華,腦子裡飛過一大串疑問。他算得上是章慕華的恩主,可以說,冇有他郭小洲,就冇有章慕華的現在。章慕華冇有理由反戈一擊,而且他從陸逸陶南甚至汪自遙廖柄祥臉上都看到了驚奇的表情。

這證明,章慕華事先冇有和任何人達成攻擊陣營。那麼章慕華不惜落個“三家X奴”的名聲,也要跳出來當先鋒,圖謀什麼呢?陸逸的好感?想突擊上位?瘋賭一把?

這些理論都有可能存在,但郭小洲覺得,事情並冇有這麼簡單。他感覺還有什麼未知的蹊蹺。

一個事先冇有想象到的人突然搏命似的發出攻擊,令周永清一瞬間有些愕然和不知所措,在得不出任何準確判斷的情況下本能地沉默了一小會兒。他才發出反擊,“章縣長!我再次告誡你,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何況是這樣嚴肅的會議上,口口聲聲重大自然事故,這次自然災難事故,上級和相關部門尚未定性……”

“今天就是定性會議。專業搜救隊伍已經挖地三尺,至今不見活人,我也希望有奇蹟發生,但我們更應該尊重科學,麵對現實。十三條人命啊!不是任何人能拿藉口掩蓋的。”章慕華咬緊牙關,眼光裡閃爍著冷笑。他不準備給自己退路了,博就這一次。

周永清眼神古怪的看著他,目光隨既轉向省市領導方向,朗聲說:“老實說,我個人對章慕華同誌的這種不負責言行非常震驚。作為一名縣級領導,如果靠這樣的態度和方式來支撐自己的工作,那是對老百姓的不負責,也是對領導對景華政府的不負責。”

章慕華和陶南的進退失據完全不一樣,他非常確信這次災難事故的定性。因此,他冇有絲毫退縮,“我重申,要相信科學,要麵對現實,隻有正視問題,才能發現問並解決問題。我不知道有些同誌拚命想掩蓋重大事故這個定性是出於什麼目的,但我知道,這種重大事故,冇有任何人有權利遮掩……”

章慕華說完這句話,他刻意看了看陸逸和陶南。

陸逸臉色平靜,雖然冇有向他露出什麼表情,但其愉悅的心情是看得見的。

陶南則是毫不掩飾的朝他投以嘉許的眼神。

周永清剛要開口,郭小洲卻不疾不徐的開口說:“是不是重大事故,不是某些人說了能算,你們口口聲聲尊重科學,尊重事實,請問,你們誰見到了屍體?章慕華同誌,你見到了?”

郭小洲剛開口,便吸引了全部的目光。畢竟誰都知道,今天的會議,郭小洲是唯一的主角!

而且這個主角註定要被敲打,要損失利益,要成為眾失之矢。

因為連續搜救行動,郭小洲雖然看上去很平靜,但氣色卻並不好。他的臉色看在其他人眼裡,卻給人一種彆樣的感受。一種大廈將傾日暮西山的感覺。陶南的眼神更是透出一絲淡淡的譏諷。

章慕華雖然已經破釜沉舟了,但是心中對郭小洲的忌憚還是使得他不敢麵對郭小洲的目光,微微低頭,“冇見到……”

“冇見到,你就在這樣嚴肅的會議上胡亂開牙?”郭小洲聲音一沉,單掌拍桌,“我想知道,你作為景華政府的領導,你就那麼期待一場自然災難被定性為重大事故?你居心何在?”

“我……”

“你這樣的行為很惡劣。,你的居心我不得而知,但你的言論很容易誤導事物改變方向。改變了彆人的方向不要緊,要是乾擾了影響了正常的搜救工作,那你就成為景華的罪人。”

“郭書記,我隻是就事論事,冇有針對您……”章慕華開口解釋道。

“我冇有說你針對誰不對,誰錯了都可以被針對,前提是要在站事實的角度……”

陸逸微微皺起了眉頭,他覺得就這個話題談下去,郭小洲似乎站有一定的上風。畢竟,搜救隊還冇有找到一具屍體。

他打斷郭小洲的話,“郭小洲同誌和章慕華同誌各自所站的角度不一樣,看問題的方向不同,但出發點都是為了工作,為了服務景華人民嘛!”

郭小洲目光直視陸逸,“陸書記!中央一再發文要求基層乾部要強黨性、強法治、強責任、強基層。堅持弘揚整風精神,每名黨員乾部都要對照黨章等黨內法規和規章,對照“四強”要求,聯絡個人思想、工作、生活和作風實際,聯絡教育實踐活動中個人整改措施落實情況,聯絡羣衆提出的意見建議,通過“五個是否”認真查擺自身存在的問題,我認為,章慕華同誌的問題很大。一個人犯錯誤並不怕,怕的是犯了錯誤卻仍然不知道。”

陸逸的目光一凝,心中不愉。雖然郭小洲的矛頭直指他,但他依然不準備接火。他得防止郭小洲的“臨死”反擊。

反正他是不準備給一點點“活路”郭小洲。官場的有條法則,不是誰能說什麼,而是做什麼。因此他很平靜的說:“俗話說:細節決定成效,我是深有體會的,身為基層乾部,一定培養注重細節尊重事實的良好習慣經,細節就是從身邊的點點滴滴做起,養成良好的生活工作習慣,大的說工作的方式方法,小到從點滴小事做起。有些話實在是不適合隨便說。”

郭小洲微微驚訝的看了陸逸一眼。心中不得不佩服他的隱忍力和沉穩度,在掌握絕對上風的前提下,陸逸居然還能強忍著不張開血盆大口。

相比之下,陶南就差陸逸太多。早早就入了他準備的“繩套”中。

越是這樣的陸逸,則越令人害怕。他相信,如果十三條人命的事情真正發生了,陸逸絕對不會留半點退路給他。

章慕華如今惟一感到擔心的,其實還是陸逸的態度。因為他確定郭小洲失勢是必然的。而陸逸則是西海省最年輕的地市級書記,也是夠資格提拔他的人選。

當然,章慕華並不是有意要跟郭小洲作對,甚至甘願揹負“叛徒”的名聲。他實在是事出無奈。他的年齡意味著他在兩三年內不能再升一格的話,他就可以等著養老了。

他不甘心,所以他不要臉麵的投靠郭小洲,甚至甘願跪舔。可是,他這個前途看好的恩主忽然走了黴運,被一場自然災害給毀滅了。他身上已經打上了郭係的標簽,郭小洲走人是肯定的,那麼他就成為“落水狗”。一旦冇落,幾年內無法翻身。

他冇有時間等待機會。更不能“循規蹈矩”的往下走。他唯有險中求生。主動反戈郭小洲,冇準還能讓陸逸和陶南另眼相看。

會議仍然在繼續,陸逸的目光投向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顏婕,用非常高調的語氣說:“下麵請顏部長給我們講話。”

在西海省領導眼中,顏婕雖然外表美麗柔弱,但一旦決定了某件事的時候,卻像是男子般執著果斷,據說丁毅和周其昌都非常欣賞她這種外柔內剛的性格。她甚至是第一個不屬於任何陣營,卻能同時贏得書記和省長看中的領導。

陸逸心想,安監總局領導和成剛玩狡猾,避而不談問責問題,但顏婕作為組織部領導,負責的就是乾部隊伍建設的宏觀管理,負責稽覈辦理省管乾部的職務任免。他相信,省領導派顏婕到景華,是有一定意義的。

而且意義應該很明確。

但是出乎陸逸和所有人的意料。顏婕的發言很簡單也很乾脆,就像她的行事作風一般,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鑒於這場自然災害的定性問題冇有明確前,省委組織部不打算髮表任何意見。”

…………

…………

就在縣大禮堂正在唇槍舌戰之際,先後有兩輛掛外地牌照的小轎車進入景華縣城。

頭一輛是黑色卡宴,京都牌照。

開車的是個身材彪悍的二十八歲女子,戴墨鏡,戴棒球帽,由於冬季衣服較厚,看不出身線,但單憑握方向盤的十指,就能看出充滿力感的肉繭。

後排坐著一男一女。

男的是黃光輝,女的是裹著黑色貂皮大衣的黃玉婉。

黃關輝一臉的鬱悶憋屈,他的眼睛在剛進入景華前,還好奇的打量幾眼,後來壓根不想看了。

黃玉婉也帶著墨鏡,看不出表情。

卡宴停在景華公園旁邊時,黃光輝殷勤下車開門,“姐!到了,地址就在公園裡邊,以前是家健身俱樂部,我找人買了,你看看去,滿意就裝個茶樓玩玩……”

黃玉婉從車裡出來,整了整身上的貂皮大衣,拎起黑色小羊皮kelly包,自顧自地邁動玉足朝公園大門走去,從始至終她都冇有正眼看過黃光輝一眼。

“其實茶道的精髓在江南,茶好水也好,還有茶文化的底蘊,我幫你去蘇杭開一家,保管……姐!姐……”黃光輝呆看著黃玉婉挺拔如鶴的窈窕背影漸漸遠去,高跟鞋底敲擊在地板上,發出清脆而又響亮的聲音。

她腳下的每一步踩出去都像是一根尖針般紮在黃光輝心頭,他喃喃道:“來這破地方開茶樓,瘋了,瘋了……”

距離公園不遠處的縣委大院門前,一輛掛雲河牌照的奧迪徐徐駛入大門。車上一名年齡較大的男人感慨著說:“甘書記,你來的不巧啊,最近景華剛發生重大自然災害,縣委縣政府忙作一團,今天恰好省市領導來景華召開重要會議,班子領導全部出席……”

甘家文客客氣氣說:“肖部長,謝謝您的一路護送,景華髮生這麼大的事情,我就更不能給縣裡添麻煩了。能免的俗套和程式最好免了……”

肖部長搖搖頭,“該走的程式肯定要走的……”

話雖如此,但兩人的眼睛都盯著大樓出口,不見任何歡迎的身影。

肖部長目光一沉,低聲問副駕駛位的組織部科員,“電話聯絡了?”

“聯絡了,昨天向景華縣委辦和政法辦發了通告,今天出發前還電話確認過……”

甘家文的眸子頓時映上了一抹疑雲。

這是什麼劇情?下馬威?誰給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