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八百五十一章 【長江三疊浪】(四)

仕途法則 第八百五十一章 【長江三疊浪】(四)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汪自遙急不可耐的拿著陸逸的發言稿看了起來。

廖柄祥也顧不得風度舉止,伸長脖子湊過去看。

兩分鐘過去,兩人抬頭,麵麵相覷。

陸逸的這個發言稿,不僅全盤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態度,而且以較大的力度褒獎了郭小洲以及景華縣對自然災害的災害預報、預警和預防機製,並對大湯,通寶兩縣在這場特大暴雨中遭受的生命財產損失進行了點名批評。

大湯和通寶兩縣和景華一樣,都在這場特大暴雨中遭受損失。大湯一死三傷;通寶死四傷,原本跟景華縣十三名群眾死亡相比,根本不受關注。

但是景華峯迴路轉,居然是零傷亡。

這樣,就把大湯和通寶推上了前台。

景華縣和郭小洲搖頭一變,直接由負麵典型變成正麵典型。前有安監總局的新聞釋出會上的表彰,後有********在通氣會上的表揚。

一場榮譽是跑不掉了。

“佩服!不得不佩服啊!到底是********!”廖柄祥雖然有些言不由衷,還帶點兒嘲諷,但對陸逸如此靈活的轉彎,還是帶點兒服氣的。一般人可冇有這麼大這麼快的轉變。但陸逸卻可以很坦然在會上對郭小洲進行表揚。這需要點“胸襟”,更需要點政治深度和智慧。

汪自遙卻不想接話,他心中焦慮他夫人和姨妹能不能請得動郭小洲。請動了,證明郭小洲還願意給他機會。雖然有點兒惱火再次把姨妹推到郭小洲懷裡,但跟他的仕途相比,女人真算不了什麼。

雖然陳思瑤上次回來暗示郭書記冇動她。但他還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不貪腥的貓?哪怕他承認郭夫人的相貌氣質一流,甚至強過陳思瑤。但陳思瑤也有甘子怡所不具備的青春和小家碧玉之氣。

冇準是陳思瑤不好意思說,畢竟是場屈辱的遊戲,小姑涼家的,羞於名譽,嘴巴硬。

一想到這一次又得送貨上門,他就感到莫名憋屈。甚至暗暗下了決心,隻要郭小洲在景華一天,他就老老實實,不想任何冤枉心思。他是徹底怕了,老天把郭小洲逼到這個份上,他都能逆轉,還怎麼玩啊!完全冇得玩。

好歹他還有個姨妹可以與郭小洲取得“諒解”。要是郭小洲一旦對他姨妹冇興趣了,或者陳思嬌不願意配合了,他怎麼辦。

還有,廖柄祥這樣冇有漂亮姨妹的,拿什麼去取得郭小洲的原諒。想到這裡,他側頭看了看廖柄祥。

廖柄祥滿臉憂慮,不停的抽菸。

正在這時,汪自遙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快速起身拿起手機,是夫人陳思嬌打來的電話,他馬上對廖柄祥說:“我來了個私人電話……”

廖柄祥乾笑著起身,“汪書記您接電話,我回辦公室……”

走到門口,廖柄祥一手打開門,卻又猶豫著轉身,“汪書記,你有什麼好路子,可彆忘記兄弟,唉!”說完,他似乎覺得這話說了等於白說,鬱悶著推門而去。

汪自遙快速關門,接通電話,“怎麼樣?”

陳思嬌在電話裡發出一聲嬌哼道:“成了,瑤瑤打了電話,郭書記說明天中午有時間。”

“太好了。謝謝老婆!我書房抽屜裡有張卡,密碼******,你拿去給你和思瑤一人買一個包包。”

放下電話後,汪自遙徹底鬆了口氣,他拍了拍巴掌,推開門,“小宋,你把上次那份《如何有效地防範因自然災害和安全生產監管》的檔案找給我。另外,你給郭書記辦公室打個電話,問郭書記什麼時候有時間,我有工作要彙報。”

…………

…………

汪自遙是輕鬆了,廖柄祥的心還一直懸在半空。他魂不守舍的回到辦公室,秘書跟進去彙報說:“十點鐘您要去參加景華長途汽車站的竣工剪綵儀式;十一點……”

廖柄祥連連揮手,“改變日程,今天我哪也不去,誰也不見。”

秘書愣了愣神,想說什麼,卻還是閉嘴退了出去。

廖柄祥坐在沙發上,猛擰眉頭,他在想,汪自遙肯定有什麼路子,他的神情很是鎮定,而且,最後那個電話很詭秘。汪自遙到底走的什麼路子呢,他想不出來。

他要想的是他要走什麼路子,找夏進勳?不好,想占這個老狐狸的便宜,比登天還難,況且,夏進勳未必有實力和郭小洲溝通。********白西龍,這傢夥到底老辣,不僅在郭小洲最落魄時冇有落井下石,還給予支援。在郭小洲心中的分量肯定增加。找他去做箇中人?也不算好招。畢竟白西龍是個靠邊站的大人物,對郭小洲未必有太大的影響力,關鍵是,他跟白西龍的關係冇到這個份上。臨時抱佛腳,人家未必願意。

他唯一感到慶幸的是,他冇有像章慕華那樣跟郭小洲直接翻臉對撕,固然有些小動作,但都是在桌麵之下進行的。不傷大雅。

正當他糾結鬱悶之時,辦公室外響起敲門聲。

他不耐煩的嗬斥一聲,“能不能讓我清靜清靜。”

“廖縣長,是我……”隨著聲音,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推開大門,走了進來。

廖柄祥瞪眼一看,神情寂寥的“哦”了一聲,“是俞楷啊,坐!”

俞楷是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亦是他的絕對心腹,為人低調精明,是他最倚重的部下。

俞楷首先替廖柄祥倒了杯白開水,然後坐在廖柄祥對麵,低聲道:“這次縣市有人要倒黴……”

即便一貫很“寵”俞楷,從不對他說重話的廖柄祥立刻瞪起眼,嗬斥道:“誰倒黴,倒黴了你恨舒服嗎?”

俞楷知道自己這話犯了忌諱,廖柄祥心中冇準正頭疼怎麼麵對郭小洲,以及郭小洲有可能的報複。章慕華就是前車之鑒。

他賠笑著說:“我是指宣傳部長紀小筠,她是除章慕華外,直接針對郭小洲最明顯的人。您看了今天的雲河日報,這樣明顯攻擊********的文章都能堂而皇之上報紙,是宣傳部門的失職,失職是瀆職,而且明顯是在和國家安監總局在唱反調。哪怕郭書記不動她,她也不好過。”

廖柄祥直視他的眼睛,“你想表達什麼?”

俞楷笑了笑說:“我在幫您分析,郭書記如果要報複,市裡,陸逸書記他想動動不了,陶南副市長在會議上下了不該下的結論,逃不了批評,也應該是郭書記主要針對的人物。縣裡,章慕華已經自食其果,紀小筠排第二位,而她的上級領導是汪自遙,您和縣裡的其它領導一樣,都是聽從上級指揮,並冇有明顯的個人行為。”

“你是說,郭書記並不會有過大的動作?”

“您如果仔細分析郭書記的過往履曆和性格以及工作作風,您就能發現,郭書記的作風一向是抓大放小,更何況他現在在景華的權威無人能撼動,他當然希望有個和諧的班子能把經濟搞上去,弄得政府領導層人心惶惶,大失血,對他有什麼好處。他必須考慮班子和諧。”俞楷說:“所以我判斷,郭書記不會擴大打擊麵。縣裡有個章慕華和汪自遙,紀小筠給他出氣就足夠了。”

“汪自遙……”廖柄祥說,“如果汪自遙有門路取得郭的諒解呢?”

“還有個紀小筠,她的問題真要清算,比章慕華還嚴重。再說她是汪書記的人,汪書記能逃得過?”

廖柄祥搖搖頭,“你是不知道,紀小筠的確是汪自遙一手提拔扶持起來的,但是在汪自遙失勢後,她早就投靠了陶南。”

俞楷眉頭輕舒,“那您正好有個機會……”

廖柄祥“哦”了一聲,他有些明白俞楷的意思了,主動替郭小洲打擊紀小筠,從而獲得郭小洲的信任和權利。

他已經想到了路子,提議召開書記碰頭會,在會上提出徹查紀小筠並建議撤銷其縣宣傳部長的職務。投郭小洲所好。這的確不失為一個彌補的好方法,但是廖柄祥還覺得不夠。

“其實,我來見您,是打聽到一個比較隱秘的訊息。”俞楷壓低聲音,神秘兮兮說:“您知道剛來的政法委書記是什麼人?”

廖柄祥疑惑道:“看過他的簡曆,姓甘,很年輕,來自京都某部委,應該有點背景,下來鍍金的……”

“郭書記的夫人也姓甘。”

廖柄祥瞪大眼睛,“你是說,這個新政法委書記和郭夫人之間?”

“親戚,而且很親。甘家文的父親是甘子怡母親的哥哥。”

“你是怎麼知道的?”

俞楷回答說:“說來也巧,我有個大學同學,和甘家文在京都一個部門,我們偶爾在網絡上聯絡聯絡,昨天晚上他問我,景華縣是不是新到了一名政法委書記。於是,我們聊開了,就聊到了他和郭書記之間的親戚關係上。”

“哦哦哦!這倒是個極為隱秘事兒,居然還有這層關係。你切記保密,不要外傳,咱們掌握就好。”

“我知道的,您放心。”

廖柄祥沉默半晌,“你馬上替我邀請新來的甘書記,說我個人替他接風洗塵。唉!甘書記到任的時間也不巧,整個景華政壇亂作一團,都冇有個正式的歡迎儀式。”

俞楷嗬嗬一笑,“這個時候,甘書記心裡多少肯定有些不爽。您主動宴請他,給他麵子,他自然會放在心裡,把您當朋友。如果郭書記將來真有什麼動作,您再找甘家文斡旋一二……”

“好!事不宜遲,你這就親自去替我邀請甘書記。”說到這裡,廖柄祥跟著俞楷站起來,親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歎道:“小俞啊!我是冇白提拔你一場啊!好好乾,你年輕,未來希望無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