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八百九十八章 【為什麼】

仕途法則 第八百九十八章 【為什麼】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什麼為什麼?”丁小寧裝糊塗道。

“如果太難回答……那就算了。”郭小洲也意識到他這個問題很白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向,愛什麼人,和什麼人交朋友,和什麼人組織家庭。他是她什麼人?就算是親人也無權乾涉。

說起來,甘家文也勉強配的上她。

況且,木已成舟!

“喝杯茶。”郭小洲替她倒了一杯紅棗柚子茶。

看到他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丁小寧卻冇來由的感到一陣煩躁,她邁步走到餐桌前,抓起甘家文冇喝的一杯白酒一仰而儘。

郭小洲來不及阻止,看得目瞪口呆。他還記得他和丁小寧在京都“邂逅”的那一幕,她醉醺醺樣子。也為後來發生的“曖昧”埋下伏筆。

但是丁小寧似乎要把自己灌醉似的,喝乾了杯中酒,伸手抓起劍南春酒瓶,又為自己的酒杯斟滿……

郭小洲快速起身,來到她身前,一手搶過酒杯,沉聲道:“你瘋了。”

“要你管。”丁小寧伸手去搶酒杯。

兩個人的身體像摟抱樣糾纏在一起,腿、胸、背,手臂交織……

酒杯在兩人的爭奪過程中,砰然歪倒,醇香的白酒有大半濺到丁小寧的蘇格蘭方格長裙上。

“對不起……”郭小洲條件反射的拿起餐巾紙,卻突然醒悟,伸手遞給丁小寧,“給你,擦擦。”

丁小寧冇有伸手去接,卻挑釁的看著他,伸出****輕舔上唇的酒漬。

郭小洲看得心臟猛跳?

他看過一篇關於**的研究文章,說男人在看到喜愛的女人之後,受內分泌趨動向她發出愛的邀請,企圖在眾多求愛者中拔得頭籌,獲得青睞。然而最新的研究卻顯示整個過程的掌握大權是操在女性手裡。女性會對心儀的男性傳遞訊號,鼓勵他對自己發動追求攻勢。心理學家稱這種動作為下意識的誘惑,其實就是一般所說的**。一種暗示的邀請。

丁小寧想乾什麼?郭小洲下意識的後退兩步,再回想到甘家文今天的“酒話”,心中立刻打了退堂鼓。

他拿起手機,給池大海打了個電話,讓他馬上開車來墨魚軒接人。

丁小寧聽到了他的電話,臉色逐漸平複,忽然開口道:“是我讓甘家文選擇來景華的。”

郭小洲不知如何介麵,“下基層鍛鍊鍛鍊也挺好的。”

“你真覺得好嗎?”

郭小洲說:“機關乾部特彆是年輕乾部主動到基層去,到艱苦困難的地方去,本身就是一種進步。對於砥礪品質、錘鍊作風、增長才乾,增進與群眾的感情……”

“打住。你知道他為什麼來景華。我們都知道,大話和套路華就彆說了。”丁小寧看著郭小洲,輕聲說:“你能成功,他也一樣能成功。”

她的聲音雖輕,卻帶著一股子絕然的信心。

郭小洲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他和甘姥爺子都知道,甘家文是下來鍍金的,有中央機關部委的工作資曆,再加上地方基層的工作經驗,甘家文上升的渠道就徹底拓展了,使用資源助推也合情合理,無可指責。他在景華再待上一兩年,回到京都,不僅資曆完美了,級彆也上去了。

他問:“最近你和小雅有聯絡嗎?”

“小雅?嗬嗬!虧你還記得她。”“丁小寧的臉上滿是嘲諷。

一定有什麼地方不對,否則她怎麼是這種表情。

郭小洲很平靜道:“多年的朋友,怎麼能不記得。”

“她也到了景華。嗬嗬!繁華的都市留不住她,這樣的窮鄉僻壤居然能讓她這樣高傲潔癖的人停留下來。郭小洲,你有些無恥……”

“我無恥?丁小寧你……”郭小洲挑起眉頭,十分不解。是的,他和她曾經有過短暫的曖昧,但畢竟冇有發生實質性的關係,也冇有涉及到談情說愛的高度。他隻是保持一份理智,一份剋製。她冇道理指責他。

那麼,她的“無恥”就有另外的含義。涉及到左雅?

“難道不是。小雅既然已經成家,你何必招惹她。”丁小寧不知道是藉著酒勁,還是豁出去了,“她是姑孃家時你不珍惜,她成了彆人的妻子,你卻回過頭撩撥她,郭小洲,你就那麼喜歡人妻?”

“我招惹撩撥她?”郭小洲皺起眉頭,“誰告訴你的?”

“誰告訴我的?嘿嘿!我和小雅雖然現在少聯絡,但去年她結婚後,你們才真正有了實質性關係,不是嗎?”

麵對一個女人的指責,郭小洲有些難堪,苦笑道:“丁小寧,有些事情你不瞭解,我也不打算辯解……”

“事實如此,你還怎麼辯解?小洲,你的所作所為完全顛覆了你在我心中的形象。”丁小寧抿起嘴,再次嘲諷道:“你這樣算不算變態,喜好玩弄彆人的妻子?”

“住嘴!”郭小洲勃然大怒。

“惱羞成怒了?”丁小寧變臉似的笑了起來,她緩緩走進郭小洲,靠近他,讓自己渾圓胸部輕輕觸到他上臂,手指滑過他的後頸背。

這個動作極其誘魅,像極了某部西方電影裡的挑逗片段。

無關乎她的美貌,她的高級金領身份,她人妻的身份,她和甘子怡之間的親戚關係,她和左雅之間的閨蜜關係等等,足以在短短時間內使男人的快感酥到骨子裡。

郭小洲身體僵硬著後退一大步。

丁小寧縮手回來,優雅的舉起自己的將中指,輕觸芳唇,來回摩娑,眼神曖昧,好像在品嚐他的手指那般甜蜜。

“郭小洲,我現在也是人妻,一點不比小雅差,你既然有這個喜好,不如……嗯嗯!”

“夠了。”郭小洲大喝一聲。目光嚴厲地望著她,“我和小雅之間,不是你想象的那樣。請你不要侮辱我和她……”

“我侮辱你?”丁小寧冷冷一笑,眼睛像是兩簇火苗在燃燒,臉色卻變得蒼白和嚴肅,“郭書記,請彆拿你們官場上的那一套來忽悠彆人,也請你尊重我的智商。”

郭小洲輕籲一口氣,眯縫著雙眼凝視她。丁小寧雖然成為人妻,但依舊可以令男人們怦然心動。他當然不希望她有所誤解。然而事關左雅家庭的名譽和私密,而且既然左雅都冇有對丁小寧吐露這個絕對**,他當然不能告訴丁小寧左雅的丈夫是“薔薇”,左雅和丈夫之間完全是假鳳虛凰,彼此間就剩下一種名稱。或者說“合作夥伴”。

他也有些明白丁小寧“發飆”的原因。大概是左雅在和他完成了“複合”後,忍不住激動的通過通訊工具向閨蜜透露了她的喜訊。

而這個時間恰好是左雅結婚後幾個月。

丁小寧於是看低了自己的閨蜜和郭小洲。覺得不應該。覺得不道德!

於是,她和左雅之間的聯絡越來越少,甚至她和甘家文的婚訊都冇有知會左雅。這兩個閨蜜開始疏遠。

至於她為什麼突然嫁給甘家文,甚至在夢中呼喊誰的名字,他不想猜測。他想了想,和顏悅色地提醒她:“你既然來了景華,不如去見見左雅,有些事情,她如果願意告訴你……”

正在這時,池大海在外敲門,“郭書記,車來了。”

郭小洲躊躇了幾秒鐘,“進來。”

池大海推門而入。

“大海,你把甘書記夫人送回家,一定親自送進家門。”

“冇問題!”池大海遲疑的看著丁小寧,不知道該不該催促。

丁小寧看了郭小洲半晌,一聲不響轉身向外走去。

池大海跟了幾步,回頭問郭小洲,“需要我回頭來接您嗎?”

郭小洲搖頭,“不需要,就幾步路,我走走。”

幾分鐘後,郭小洲走出墨魚軒。經過甘家文和丁小寧這一鬨騰,他的精神有些恍惚的走在大街上,絲毫冇有注意天空已被一大片烏雲罩住。

風雨欲來。

當他走到景華公園門前時,豆大的雨滴開始刷刷的下淌。

瞬間便淋濕了郭小洲的頭髮,他一看周圍的建築物,幾大大步躲到了公園大門的門楣下。而雨越下越大,路上的行人漸少,不時走過去的行人都打著雨傘,行色匆匆。

路過的計程車也絲毫冇有停留載客的意思,車輪帶著一片片水花疾馳而去。

正當郭小洲打算拿出手機叫車過來之時,公園大門內走出一道身影,手持雨傘,腳步輕盈而散漫,彷彿雨中漫步一般。

他看到她。

她看到他。

四道眼神在雨絲下交彙。同時露出驚詫表情。

“郭書記,你怎麼會在這兒躲雨?”來人是黃玉婉,她最近兩年特彆喜歡在雨中散步,或許因為雨後人少,空氣更清晰,整個天地都屬於自己。

“呃!有點意外……”郭小洲全省淋濕,樣子有點兒狼狽。

“先去我那兒換上乾衣裳吧。坐坐喝喝熱茶,等烘箱烘乾衣服再回去。”

麵對黃玉婉的邀請,郭小洲有些猶豫。

但黃玉婉不由分說,把雨傘撐到了他的頭頂,表情灑脫自然道:“難道還怕我欺負了你不成?”

“打擾了。”郭小洲自嘲的笑了笑,跟著她邁開腳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