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八百九十九章 【遊戲】

仕途法則 第八百九十九章 【遊戲】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有人說,在雨中散步分三種心情。一是心情不好時在雨中散步折磨自己,發泄心情不好或被雨澆的感覺;二是和心愛的人在雨中散步,那種感覺既浪漫又美好,在細雨綿綿中,依偎在一把雨傘下的那種彼此擁有感;第三種或許就是黃玉婉這種人,享受清靜和孤獨,獨自浪漫的與眾不同。

當然,此時郭小洲和黃玉婉共在一把傘下,卻有彆於任何一種情況。

狹窄的傘下,挨挨碰碰是不能避免的事情。

郭小洲還有些拘謹。

但黃玉婉的大氣不亞於甘子怡。她和甘子怡一樣,是自幼生長在部隊大院的女孩子,騎過馬打過槍,享受過世間最頂端的奢華,領略過南疆塞北的大地蒼茫和高遠,相比江南煙雨裡熏陶出來的女子,少了那份婉約的柔媚,卻也多了一種泱泱大氣。

比如周潔雯,美麗並不下於這兩個女人,同樣高貴明豔,家世不凡,身段也不比她們低多少,但就是少了那份英氣。

郭小洲喜歡甘子怡並娶她為妻,就是因為她骨子裡有的一些東西是他欠缺的。所謂愛的互補就是如此。

擁擠在一把傘下,郭小洲隻是禮貌的寒暄著,她說他聽,連答都很少。

“你的話不多?”黃玉婉表情平淡的說。

“每天見到的人、聽到的聲音已經夠多了!這會兒能圖個清淨,是難得的享受。”

“那我是不是應該閉上嘴巴。”

郭小洲笑了笑,“偶爾的點綴是有必要的。世界真要冷清下來,就是場災難!”

黃玉婉說:“你在景華撐起了一片天空,而且你仍在奮鬥,將來還有更輝煌的事業和發達的前程。你的世界註定不會冷清。”

“是嗎?”郭小洲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呢,仍然在享受你的清靜?其實我想說,心不靜,去到深山老林也枉然。”

“首先要遠離一些令你著迷的東西,束縛你的東西。然後,深呼吸,慢慢吸氣然後慢慢撥出,每當撥出的時候在心中默唸‘放鬆’。”

“這樣就可以清靜下來?”郭小洲搖頭表示不讚同,“操心的事情那麼多!怎麼放鬆——你有什麼靈丹妙藥?”

“從高處走下來,做一個凡夫俗子,也許就能放鬆!”

郭小洲下意識看看腳下的雨水和地麵,“我們站在同樣的高度。”

黃玉婉帶著同情的目光看著郭小洲,輕歎一聲,“高處不勝寒呐!可惜!男人們無不趨之若鶩……”

郭小洲毫不動容的提醒她,“你不是男人。”

“我瞭解男人。”黃玉婉語氣很堅定,“特彆是事業心特彆強烈的男人。”

她使用了兩個“特彆”。郭小洲不敢苟同,但是出於身份和尊重女性的良好習慣,他沉默不語。

兩人共撐一把傘,漫步在黑夜的公園。郭小洲忽然有些後悔,這場景太過曖昧。真不該和這個神秘女子走進公園!

一路無話。

兩人很快來到茶莊。

兩人還冇進門,姍姐如鬼魅般出現在門後,隻是略看了郭小洲一眼,並冇有開口打招呼,動作自然的接過黃玉婉手上的雨傘。

“姍姐!帶郭先生去浴室,拿一套服務生的衣服給郭先生……”說到這裡,她對郭小洲說:“我不敢保證衣服是不是合身。”

郭小洲點點頭,示意沒關係。

跟著姍姐走進一樓浴室,郭小洲終於鬆了口氣。看浴室的裝修和洗浴用品,應該是員工的浴室。他還真擔心這位“小碗老闆”把他帶到她的私人浴室裡。那時候,他拒絕不是,接受也不是,兩人都尷尬。

姍姐隨後又送來一件冇拆封的浴袍,快速衝了個熱水澡後,他穿上浴袍來到他常去的小木屋。

屋裡早已打開空調,泡好熱騰騰的紅茶,以及純淨的茶道音樂。

一名男服務生進來說,他的衣物已經開始清洗並隨後烘乾,時間大概需要一小時二十分鐘左左右,請他耐心等候,有什麼需要隨時吩咐。

郭小洲說了聲“謝謝”。看著服務員離開,他拿起手機撥打甘子怡的電話。

在電話裡,他聽到甘子怡和小七斤在鬨騰的聲音,其中還夾雜著他母親的聲音,大概是甘子怡透露是郭小洲打開的電話,他母親搶過手機對他一通嘮叨,說小七斤如何如何能吃,甘子怡的奶水不夠,每天需要增加多少奶粉,不喜歡陌生人抱,這麼晚還不睡覺,和他小時候一模一樣等等。

雖然母親貌似訴苦,但郭小洲卻聽出了母親話語之中滿滿的幸福感。

最後,他聽到小七斤“咿咿吖吖”的嚷嚷聲。母親扔下一句,“我去哄小祖宗睡覺去……”便把手機交給甘子怡。

郭小洲問,“你和孩子什麼時間過來景華?”

“應該是夏天,到時給七斤斷奶……”

正在這時,郭小洲的手機又有電話打了進來,是杜坤的號碼。

郭小洲知道杜坤這個時間打電話,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或者案情有了進展。他馬上跟甘子怡說了聲,“有個重要電話進來,我一會再給你打電話。”

甘子怡很配合的掛斷電話。

郭小洲當即接通杜坤的電話,“杜局長……什麼,查到玉家溫泉公司的重大經濟問題?玉楊明涉嫌替人洗錢?”

…………

…………

二樓書房,黃玉婉洗完澡,穿著棉質睡袍,躺在香妃椅上接聽電話。

電話是熊文濤打來的。

“你也應該玩夠了,該回來了。”熊文濤的聲音異常平靜,不帶絲毫情緒。

黃玉婉亦然,就像對著空氣說話一般,“短時間內我不打算回來。”

“下星期我大伯六十大壽,你和我必須出席。”

“抱歉!我不會出席。”

“黃玉婉,我現在的工作忙的不可開交,冇空跟你玩這種不上台階的小把戲,你知道嗎?”

“是嗎?那你可以不陪我玩。”

熊文濤沉默片刻,“玉婉!我們夫妻一場,你明白我的目標。在家庭方麵,我也許虧欠了你,但是,你要想想遠景,想想黃家在你身上的寄托。想想你我的未來……”

“對不起,是在你身上的寄托。而且,那是你的未來,不是我的。”黃玉婉打斷他的話。“我想過了,我對你的最大貢獻,應該是遠離你。”

熊文濤的聲線加大,“黃玉婉,你不要逼我。”

黃玉婉用嘲諷的語氣說,“這麼說,你一直在忍耐我囉?”

“我限你四天內回來。陪我參加大伯的生日晚宴。這個宴會上會有重量級人物出現……”

“文濤。你不要再說了。男人在不同階段需要不同類型的女人,當年你娶了我,是因為熊家需要黃家,也需要一個有分量又得體的女主人為你助陣,到了現階段,黃家能給你的已經不多了,你更需要一位你真正喜歡的紅顏知己。這樣纔對得起自己。”

“玉婉……”

“不好意思,我到時間練瑜伽了。”說到這裡,黃玉婉斷然掛斷電話。

站在一旁的姍姐目光中終於多了點內容,她微微擔心看著黃玉婉道:“小姐!這樣好嗎?”

“有什麼不好呢?”

“小姐你會離婚嗎?”

“離婚?嗬嗬!”黃玉婉搖搖頭,“熊家不能接受,黃家也不能接受,我亦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碰得頭破血流,體無完膚。”

“那……”姍姐的眼睛瞟向院子裡的小木屋,“因為他?”

黃玉婉笑著再次搖頭,歎息道:“姍姐你的武力值夠厲害,但你的情商低到俗不可耐的地步。我和他,隻是一場遊戲,由我主導的遊戲,什麼時候開始,什麼時候結束,或者索性不開始,由我說了算。”

“不懂……”姍姐一本正經的搖頭。

“你不需要懂。對了,你把大湯玉家的資料拿過來我看看。這也許會是個遊戲的切入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