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九百一十四章 【患寡而患不均】

仕途法則 第九百一十四章 【患寡而患不均】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康泰來選了個雲河小有名氣的土菜館宴請郭小洲。

既然是土菜館,裝修什麼的也就很普通,少了常見的奢華,全是農家特色,老式的土桌土椅,牆壁上還掛著W革時期特有的宣傳畫和口號。

雖然裝修普通,但餐廳包廂還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個套間,分裡外兩個餐廳。

康泰來四十出頭,身材看上去有些“粗獷”,特點是嗓音洪亮,中氣十足,看上去有些“粗”。但實際上他卻是個表裡不如一的人。

從他訂了這個套間就可以看出來,事先有做過一番考量的。他帶來了一個司機和市局辦公室副主任唐虹梅。這兩個人是特彆為郭小洲的幾名部下當陪客的。

比如,考慮到景華縣委辦主任韓雅芳是個女同誌。特地把局辦能說會道的唐虹梅喊來作陪。

在餐廳裡,主人和客人兩群人彼此客氣寒暄一番,康泰來陪著郭小洲走進裡間的小餐廳。

韓雅芳,池大海,尤成和康泰來的司機以及唐虹梅等人在外廳就坐。

小包間裡,康泰來和郭小洲同時落座,他很熱情的遞過菜單說:“郭書記,今天我自作主張已經點了酒菜,不知道你的口味,你看看還有什麼喜歡的,彆客氣。”

郭小洲接過菜單,但冇打開就順手遞給旁邊的服務員,“康書記點什麼我吃什麼。我吃東西不挑,什麼都可以吃。”

康泰來哈哈一笑,對服務員揮揮手,看向郭小洲,說:“我和郭老弟都是農村出身,對於生活的理解有相同之處,我這人就從不挑剔,想當年,能吃飽肚子就是過年般的喜悅。”

康泰來這番話的意思是他查過郭小洲的個人履曆。

郭小洲實際上也對康泰來做過一番瞭解。康泰來的老家就在通寶縣的一座貧窮大山裡,讀書到初二,就輟學在家務農,十八歲那年他獲得一個參軍的機會,在部隊從副營轉業到雲河市公安局,此後一直在公安係統,作風紮實,一步一個腳印,前年係公安局長和政法委書記於一身,算是地方實力“諸侯“之一。

此人和文句容陸逸不太一樣,身上冇有明顯的派係色彩,他不屬於西海官場“三駕馬車”主流派係中的任何一係。即便是穀壽山時代,他和穀壽山走得比較近,但也隻是有傾向性,並不是完全意義上的投靠。

嚴格意義上說,康泰來和郭小洲都是一類官員。郭小洲雖然和周其昌走得近,是因為他們身上都有“宋係”的“烙印”,但實際上郭小洲不完全從屬於周其昌。

就雲河官場來說,陸逸是省W書記一係,文句容是前省W書記一係,而趙衛國則是省W副書記劉崗一係,嚴格說,周其昌由於履新的時間尚短,在雲河處於弱勢狀態。

所以,當初,郭小洲來到景華,也有周其昌“跑馬圈地”的打算。

不一會,酒菜上桌。酒是五星茅台,菜是葷素各兩盤,外加一個羊肉鍋。

唐虹梅殷勤地走進來要替兩人倒酒。

康泰來大手一揮,“唐主任,你把韓主任陪好,郭書記交給我。”

唐虹梅乖巧溫柔的笑著嗯了一聲,很客氣又禮貌的朝郭小洲輕輕點頭,“兩位領導慢用。”

不等唐虹梅完全退出小包間,康泰來提瓶跟郭小洲倒酒。郭小洲忙不迭的起身去搶,“應該我來倒……”

康泰來毫不猶豫的推開郭小洲的手,“郭書記,我們的確是第一次單獨喝酒。我這個人呢,是個大老粗,講文化跟你這樣的高學曆人才比不了。你們喝酒要講究個酒文化,我就喜歡爽快人,你認可我這個朋友,就大口喝酒。反正酒就一瓶,不夠也就一瓶。”

郭小洲本來有些心虛,他就怕彆人在酒桌上講什麼“感情深一口悶”之類的江湖話。”你不喝好像多虛偽不直爽似的。這樣的酒類似“罰酒”,他不大想喝,而且容易喝多。見康泰來劃下道道,一瓶酒的限量。他才略微放心。

而且他從康泰來的肢體和語言上感覺到了他的果敢和大氣。

第一杯酒康泰來主動,“敬你!”

郭小洲笑著說,“應該是我敬你……”

康泰來說:“我敬的是你,也敬上石豐這樣的創意。”說到這裡,他一口飲乾。

郭小洲毫不猶豫的跟著乾了杯中酒。

“爽快!”康泰來跟著倒了第二杯酒,然後指著菜肴說,“先吃點東西,墊墊胃。”

郭小洲淡淡一笑,兩人一起吃了幾口菜。

康泰來先放下筷子,看著郭小洲說:“我虛長幾歲,托點大,勸你幾句,上石豐這個新型農業生態園區,其實常委會上的每個人都能看到發展趨勢和優勢。但是大家為什麼都投反對票呢?”

郭小洲當然知道,但他表現出極其虛心的態度,“悉聽尊告。”

康泰來笑著說:“華夏有句老話,叫不患寡而患不均。意思是國人不擔心分的少,而是擔心分配的不均勻。要貧就一起貧,要富貴最好是一起富貴。上石豐成立的好處顯而易見,但是成立後的好處,如果按你的計劃,好處全被你和下麵的三個縣拿走了。他們什麼也得不到,所以寧可都得不到。”

郭小洲很熟悉這段話,這段話出自孔子的《論語》季氏第十六篇中,原文“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夫如是,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

翻譯成白話文,就是“無論是諸侯或者大夫,不擔心財富不多,隻是擔心財富分配不均勻;不擔憂人民太少,隻擔憂境內不安定。若是財富平均,便無所謂貧窮;境內和平團結,便不會覺得人少;境內平安,國家便不會傾危。做到這樣,遠方的人還不歸服,就再修仁義禮樂的政教來招徠他們。他們來了,就得使他們安心。”

這句話其實並不適合用在上石豐事件上,但也勉強能說得通。大學時代,他還就這段話寫過一篇小論文。就今天而言,這種思想有消極的一麵,但是其仍有適應現代社會的一麵,現代社會的穩定實際上也是要靠一定的平均,如果貧富差距過於懸殊,社會便有可能分崩離析。且“不患寡而患不均”也符合社會主義的公平和正義的思想。

但是在上石豐事件上,卻帶著明顯的消極負麵態度。

郭小洲朝康泰來舉起杯,“康書記的意思是要我妥協?”

康泰來似乎不習慣抿酒,他大口喝了半杯,聲音洪亮道:“妥協其實也是一種政治藝術。隻要這個創意夠好,對農民更有力,誰去負責,去掌控,都有積極的一麵嘛!”

郭小洲毫不含糊道:“我認為我能經營得更好。如果有人比我好,我理應讓賢。但實際上……”說到這裡,郭小洲解釋道:“不管康書記相信與否,我不是為了爭功奪利。而是我堅信能讓上石豐的利益最大化。雲河的發展本身在省內就落後很多,我們冇有任何時間成本去犯錯誤去騎馬找馬。實話實說,我心中有上石豐發展的三年規劃,按我的發展規劃走……嗬嗬!我有點兒自誇。但上石豐交給並不擅長的人去管理,很容易成為一個新的利益輸送點。”

康泰來用讚賞的目光看著郭小洲,感歎道:“你的說法我認可,隻是,再美好的規劃,首先是能否實現它。”

郭小洲笑道:“我們市還是有像康書記這樣無私的領導嘛。”

康泰來搖頭,“我不敢稱無私,小洲書記廖讚了。雖然我很想做做一些領導同誌的工作,爭取再次召開常委會討論,但你不放棄一些,就拿不到你想要的。”

郭小洲知道康泰來在發出暗示。他如果給文句容等常委一些許諾的話,康泰來可以充當說客。能說動文句容等兩三個人,再加上郭小洲康泰來趙衛國等人,常委會上也不是冇有希望一爭。

郭小洲考慮半晌,開門見山道:“康書記,我現在擔心的不是上石豐的事情。關於上石豐綠色生態農業園區,我有信心在兩天內通過……”

“兩天內獲得通過?“康泰來眯起眼,他想到了郭小洲的背景,不敢苟同道:“郭書記,山高皇帝遠,你就是通過上層施壓,雲河會有無數個的後續手段,最後,受傷害的還是農民群眾。”

“上石豐的問題,明天早上就應該會出結論。”郭小洲話鋒一轉,“康書記,你聽說過大湯溫嶺集團高息集資的事情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