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九百一十八章 【驚弓之鳥】(四)

仕途法則 第九百一十八章 【驚弓之鳥】(四)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玉楊明家族四兄弟十三口人齊齊失聯,彷彿憑空蒸發。

雲河市和大湯縣幾乎在晚間同一時間召開了緊急常委會議。

雲河市常委會議的結果非常一致。立刻查封大湯溫嶺集團的賬戶,凍結其資產,市組建審計組和公安專案組連夜趕往大湯,市縣兩級經偵將工作重點全部放在大湯溫嶺涉嫌詐騙集資事件上。同時,嚴密封鎖訊息,並全力追捕玉楊明家族。

作為常委會議的主持人,陸逸在會議結束前猶豫了一下,他感覺在這個氣氛緊張的會議上提出上石豐的事情,有些不是時候,就這麼一猶豫,便好比下棋一樣,一步後手,步步後手。

相比雲河市的常委緊急會議,大湯縣的常委會則波雲詭秘,暗濤湧動。

由於餘水生書記身體不適,十一名常委來了十名。縣長柯大保第一次主持了這個常委會議。

若說開會,柯大保主持過不少縣政府會議,縣級機關會議,平均拉扯下來,他平均每天都要出席至少一次會議。

但是主持縣委常委會議,卻非比一般的會議。這個會議上的每名常委,泛泛說都是一方之雄,擁有自己的領域和地盤。至少,他們彼此間的地位對等。會議舉行得順利與否,其實是在考量書記的政治手段。

在這方麵,柯大保極其欣賞餘水生的主持方法。在餘水生這裡,你幾乎分不清楚討論議題的重要次要順序。餘水生會把所有的事情放在一個量級上討論。冇人能摸清他的關注點。

就柯大保分析,餘水生希望掌握控製權,希望常委們一如既往的把他的話當回事,而不是有選擇的關注。

然而今天,議題就隻要一個。柯大保想效仿也冇了機會。他先就餘水生的病情做了簡單介紹後,直接進入會議的主題,溫嶺集團涉嫌非法集資以及玉楊明家族失聯事件。

會議室的氣氛頓時沉到穀底,雖然一部分常委稍稍瞭解到一些情況,但事實如此驚人,仍然猶如重磅炸彈炸響。

“同誌們,初步查明,玉楊明家族大肆非法集資證據確鑿,而且數額前所未有的巨大……”

應該說,柯大保的講話條理清晰,脈絡分明,主次關係也掌握得極好。首先是統一思想,如何在維護人民群眾財產安全的基礎上,儘量避免損失,縮小影響。那麼當務之急,就是在追逃玉楊明的同時,全力封鎖訊息並做好訊息外泄的預案;然後是徹查玉楊明家族到底集資了多少錢,剩餘資產還有多少,夠不夠償還債券人的本金等等。

還有個問題就是縣領導家屬參與投資的申報。

柯大保聲音嚴肅的說:“據我所知,我們不僅有一些常委家屬或者他們的親戚參與了投資溫嶺理財,而且有不少中層公務員及其家屬也有參與。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不需要我多說。”

場上一片寂靜。

看得出好幾名常委都聳嗒著腦袋。

“我下午去醫院看望餘書記,並和餘書記就這個問題進行了交流,我們一致認為,領導家屬和公務員的本金,一律在最後解決。否則,我們無法對人民交代。”

柯大保的話音剛落,場上便響起反對聲。

“我不同意。”說話的是縣委常委,副縣長萬有標。

柯大保眼睛皮子一跳,他冇想到首先跳出來的人是他的好友,副縣長萬有標。這證明,萬有標的家屬也有參與?

“有標同誌談談你不同意的想法。”

萬有標神情嚴峻的說:“作為**員和領導乾部,理應以身作則,有危險在最後,事事把人民群眾放在心中。但是,我認為,在溫嶺集資事件中,萬萬不能搞平衡,把領導乾部放在最後。”

柯大保笑著說:“如果一旦溫嶺的資金鍊斷裂,甚至資不抵債,領導乾部的本金提前抽走的訊息外傳,那些拿不到本金的債權人會怎麼想呢?”

萬有標說,“即便領導乾部發揚風格,身背钜額債務,但是,誰能確保溫嶺的資金能償還所有群眾的債務?犧牲了領導層,但卻依然冇有好結果。”

柯大保當然不敢保證。他皺了皺眉頭,“有標同誌的意思是?”

“先行發還領導乾部家屬的本金。並且嚴格控製訊息,誰外傳,誰承擔一切後果。”萬有標理直氣壯的說:“據我所知,我們的一些領導都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由家屬暗地操作的結果。而且當時全城支援溫嶺集團是所有人的共識,投資理財,也冇有什麼不對。而且大部分領導家屬投進溫嶺的錢都是東拚西湊的,如果拿不回本金,整個大湯……”

柯大保本想問,你的家屬也參與了投資理財?但這話有點打臉。

他冇問,但有人問了出來。

“打斷一下,我想問問,萬縣長的家屬是否有參與投資溫嶺?”問話的人是紀委書記宋四雄。

萬有標嗬嗬一笑,“我家屬冇有參與。”

宋四雄點點頭,不再發言。

“大家還有誰要說幾句的?”柯大保環視眾人。

“我說幾句。從保穩定的角度考慮。政府領導層穩定了,纔能有效的進行工作,纔有更好的執政條件為人民群眾服務。況且剛纔有標同誌也說到了,即使犧牲了領導層,但結果會有多大改變嗎?我同意有標同誌的意見。”

“我也同意。我們的政黨曆來重視黨的乾部問題,黨的各級領導乾部是黨的事業的中堅和骨乾,是實現黨的領導、鞏固黨的組織、調動廣大黨員群眾積極性、充分發揮黨的戰鬥力的決定性力量。乾部思想不穩定,情緒不穩定,工作就很難有序開展起來。”

“有的領導家屬借債數百萬,如果有失,這個家庭一輩子都將在還債的壓力下生活,甚至家破人亡……”

“先考慮領導乾部。當然,一定要保密。趁現在風聲還冇有外傳。”

“是的,風聲一旦外傳,到時就是想先操作也變得不可能了。事不宜遲……”

柯大保聽著各大常委的發言,基本是一邊倒。他這才意識到,為什麼餘水生托病不來主持會議。實際上,餘水生的胃病已經得到治療,完全有條件參加這個會議。

很明顯,餘水生是想把他拉下水,或者說,讓集體來承擔這個責任。

那麼,不管他們討論的結果如何,最後,都要承擔一定的後果。

不地道啊老餘,你都註定跑不了,不管事情影響大小,你餘水生肯定玩完,你又何必再掙紮呢。你如果選擇勇敢麵對,去承擔自己該承擔的責任,你還能在大湯領導群中落個人情。

你要麼拍板先抽離領導家屬們的集資款,要麼否定。但現在,你卻得罪了所有人,上上下下。

柯大保前思後想,打斷眾常委的發言,“既然如此,投票表決吧。”

投票結果一邊倒。

除了柯大保和紀委書記宋四雄投了棄權票外,所有常委都讚成“領導先行”。

…………

…………

市常委會議結束後已是晚上八點三十,郭小洲便匆匆趕回景華。大湯溫嶺集資案他已經走完了自己能走的所有步子。接下來的事情,他摻和不了。

坐在車上,他先閉眼眯了會,然後忽然想起那條神秘簡訊。遂問韓雅芳,“和那條簡訊的主人聯絡上了嗎?”

“冇有,對方一直處於關機狀。”韓雅芳咬唇說,“而且,我找移動方麵查了這個號碼主人的身份,但是查不出來,說是以前流通出去的老號碼,冇有進行身份認證。”

“哦?”郭小洲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你說這個人會是誰,他是大湯溫嶺集資案的局中人,還是旁觀者?他的目的是什麼?他為什麼如此瞭解這個案子?”

韓雅芳沉吟片刻,搖搖頭,“我也想了許多,但想不出這個人能在這個事情中得到什麼好處。唯一的可能是,他是溫嶺玉楊明家族的仇人,一直在暗中窺探,等待機會……”

郭小洲冇有再開口。

車進入景華縣境時,尤成的電話響起,他接通一聽,馬上把電話轉交給郭小洲,“杜坤杜局的電話。”

郭小洲接過電話,“我是郭小洲。”

“郭書記,我們一直跟著玉楊明的車,但是剛纔一眨眼,玉楊明等人連人帶車忽然憑空消失……”

“憑空消失?變魔法?”郭小洲表示疑惑。

杜坤的聲音帶著尷尬,“我們一直跟到一零四國道的交叉路口,又不敢過分跟近……”

郭小洲雖然感覺有點失望,但杜坤臨場表現出的東西卻讓他欣慰,他笑著說,“既然如此,你們立刻收隊,返回景華,你也該去看看你兒子了。我批你的假,好好休息幾天。”

“謝謝郭書記,我聽內人說,韓主任他們今天去看望了……”杜坤說著,主題又轉到跟蹤事件上,“關於玉楊明出逃,我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什麼奇怪的事情?”

“是這樣的,根據資訊,這次玉楊明家族出逃,全是直係親屬,冇有任何外人。但玉楊明卻帶走了一個集團女秘書,我覺得我們還可以在這個秘書的線索上著手,冇準有奇蹟發生。”

“嗯,你的意思是你們繼續調查?”

“嗬嗬!私下調查,大隊人馬全部撤回,我留兩名乾警就夠。”

郭小洲沉吟半晌,“注意保密。”

“好的,三天,三天冇有結果,我就返回。”杜坤保證道。

郭小洲冇有多說,嗯了一聲,便掛斷電話。

韓雅芳一直豎耳聽著電話,她笑著說,“杜局的變化挺大的。”

郭小洲灑然一笑,“將來你去上石豐,身邊必須有強有力的支援。原本我對杜坤有些猶豫,但經過這次大湯之行,他倒是突然開悟了。”

韓雅芳話裡有話道:“我不是有書記你的支援嘛!”

郭小洲乾咳一聲,“上石豐的事情,明天應該會出結果。你從明天起,就轉移工作重心,有時間多輔導下徐雲飛和魏哲。”

韓雅芳抿嘴一笑,輕輕點頭,隨口問,“你現在是回家還是去辦公室?”

郭小洲下意識的想說,去辦公室。回家,家裡就他一個人,他去辦公室還可以處理一些檔案。

但看到韓雅芳嘴角狐媚的笑意,心中頓時轉了念頭,看到車窗外的景華公園,臨機一動,“到公園門口放我下來,我去茶莊喝杯茶再自己走回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