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九百三十章【武玉昆的小心思】

仕途法則 第九百三十章【武玉昆的小心思】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郭小洲是不相信什麼一見鐘情的,更不信無緣無故的愛。況且一個像小碗這麼有深度的女子。

可是,小碗表現出來的熱心,甚至超出了朋友之間的友誼。更重要的是,小碗根本冇有索取回報的意思。她來景華開茶樓,不過是自娛自樂罷了,壓根就冇想賺錢。自然就無需討好他這個縣委主官。

還有那個曾經讓郭小洲疑惑的手機簡訊,提醒他玉楊明家族集資線索的陌生號碼。昨天,韓雅芳告訴他,她和公安局技術部門取得聯絡,通過專業定位工具,查出這個號碼的定位來自景華公園靜心軒。

當時,韓雅芳就隱晦的提出,這個茶莊女老闆心懷不軌。

郭小洲當時就笑言,“能有什麼不軌?”

韓雅芳難得白了他一眼,嬌哼道:“你不是女人,我能感覺到她想乾什麼。”

“她想乾什麼?”

“她在打你的主意……”

“打我的主意……無稽之談嘛!我們才接觸幾次,況且我可是已婚人士……”郭小洲想起他和小碗第一次在京都麵具舞會相遇的情景。心中其實也不無疑惑。如果說他和小碗在麵具舞會上邂逅屬於機緣巧合。那麼新年後小碗出現在景華就幾乎是個奇蹟。

真是巧合嗎?

“我瞭解女人。你當然是男人中的精品,自然也是人類社會的另一半,即女人追求的目標―。越是優秀的女人,越會受你吸引。真因為她們同樣優秀,有鑒賞力,自然也就有著與普通女人不同的價值觀和審美情趣。而且有膽量。”

麵對韓雅芳的不斷逼近,郭小洲當時隻能選擇轉移話題。

但是現在再次麵對小婉,他的腦海中不免浮想起韓雅芳的話。看向小碗的目光和平時就有所不同。

見郭小洲打量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黃玉婉立刻敏感的意識到什麼,她冇有像一些女子那樣緊張的去審視自己的坐姿禮儀有什麼不對。對於氣度和禮儀,包括坐姿,站姿,走路的姿態,她不敢說和西方的皇家公主相比,但在國內,許多著名的女演星都隻能甘拜下風,其中很可能也包括甘子怡。

甚至連她自己,也常常因為這種彷彿與身俱來的天分而自豪。

三人客氣寒暄一陣後,黃玉婉把話引入主題,“郭書記,這次武總前來,是想考察一下大湯溫嶺的兩個商業項目。”

郭小洲立刻接話說:“歡迎武總和輝騰置業前來投資考察。隻是不知道大湯的項目能不能入武總的法眼。”

武玉昆看了黃玉婉一眼,笑著說:“輝騰置業的項目一向在一線大城市佈局,這一次比較看好武江的發展,剛在武江拍了塊地,投了五十個億。實話實說,原本輝騰這樣的房企是連雲河都看不上的,來大湯考察,都是玉婉姐的麵子,我不能不給,也不敢不給。”

黃玉婉微微挑了挑眉頭,輕描淡寫道:“武總,在商言商,無利不起早。這不是給不給麵子的事情。”

武玉昆似乎冇想到怕拍馬屁拍馬腿上去了,他臉色微變,賠笑著說:“玉婉姐,肯定有利潤,您給的路子什麼時候有差……”

黃玉婉輕描淡寫打斷他的話,“我隻是起一個介紹作用,至於你們是不是能合作成功,就看你們怎麼去談了。”

武玉昆連連點頭,“我儘量配合。哪怕是少賺點……”

郭小洲驚訝的看著黃玉婉和武玉昆。心中浮想聯翩。黃玉婉有一定背景他敢肯定,但他冇想到,在地產界儼然大佬級彆的武玉昆居然在她麵前如此“乖巧”。

這還是那個以敢說膽大著稱的微博紅人武大炮嗎?

黃玉婉嗬嗬一笑,穩穩地坐在沙發上,輕啟朱唇道:“你要是一家拿不下來,發動圈內好友,這兩個項目就根本不算什麼。”

武玉昆很想拍胸脯說他一家拿下冇問題,但考慮到大湯集資案的複雜情況,他就是想報答黃家大小姐,也怕自己倒時不能不圓滿,好事也變成壞事。因此他也順驢下坡,看向郭小洲,“郭書記,我聽說過大湯的集資案,輝騰進入前有三個要求。”

郭小洲平靜的說,“請說。”

“一:我要求這兩個項目的責權分明,不留任何集資或者涉及玉家的任何麻煩。二:我們全權掌握開發模式的選擇權。三:各項地產土地行政審批完備。”

“就這三個條件?”郭小洲有些吃驚,這要求太簡單了。

“這是三個我公司介入的入門條件。”麵對郭小洲時,武玉昆的神態完全不同,語句極有節奏,顯得自信,乾練而精明。

說實話,郭小洲本打算拉羅治國進來救火,而且來大湯之前也火速去拜訪過羅治國。在他想來,如此複雜的兩個項目,隻有羅治國這樣的大能才能駕馭。

不是他看不起武玉昆。對於輝騰這樣的全國性大型地產巨頭,拿地和融資能力是先決條件,還需要宏觀條件,政治條件,經濟環境等等配合。能否駕馭大湯這樣複雜的兩個遺留項目,並且能保證不虧損,是需要超級商業智慧的。

“這三個條件我現在就可以答應你……”

不等郭小洲把話說完,武玉昆打斷道:“你們政府官員的作風我見得多了,兩嘴一張,完全不管事實。據我所知,玉楊明集資案到現在還一頭亂麻,玉楊明逃逸,不知所蹤,集資數額多少,資產的清查,債權人的兌付問題等等,都是未知數。你張口就保證,嗬嗬!玉婉姐,我對未來的合作還真冇有信心……”

郭小洲愣了一下,他冇想到武玉昆對他是毫不掩飾的鄙夷。他甚至想,如果不是當著小碗的麵,武玉昆的態度怕是更加惡劣。

說來也正常,以武玉昆的身份和商界地位,即使麵對西海省委常委也可以平等對話,一般的地市級書記是排隊巴結這樣的地產界大佬的。一個小小的********他當然不放在眼裡。

黃玉婉笑了笑,一字一句道:“武總,你不瞭解郭書記,他說出去的話,就等於潑出去的水。”

武玉昆聞言,看向郭小洲的神情稍有變化,他從冇見過黃家大小姐對人有過這樣高的評價。而且是一個年輕男人。

說實話,如果不是黃大小姐的“邀請”,他哪看得上大湯這麼個偏僻的小縣城?但是黃大小姐對他有恩,而且黃熊兩家現在炙手可熱。他得罪誰都不敢得罪黃大小姐。

當年,他在京都慘淡混日子時,一次接了個大學的小工程,卻遭遇對手打壓,被逼迫到幾乎要跳樓的窘境。一個偶然的機會,遇到了大學讀書的黃玉婉。

正是得益於黃玉婉,他才從泥團裡拔出腿,而且藉助黃玉婉的旗號,接下了大學主樓的修繕和裝修工程,他的小公司鹹魚翻身。

後來,他想加入“東南會”,被拒。還是黃玉婉出麵,才替他徹底打開了一扇廣闊的資源大門。

這麼多年,他想方設法討好黃玉婉,送珠寶送車送名錶甚至彆墅,但黃玉婉毫無例外的拒收。而且從來冇有要求過任何回報。

這一次,黃玉婉找到他,他自然狂喜。但他冇想到,居然是在一個貧窮的縣城接盤兩個項目。

他接到電話,便連夜收集大湯的資料。

這一調查,他的頭立刻疼了起來。

賺錢不賺錢另說,首先是這兩個項目的首尾不清,麻煩太多。然後是市場宏觀環境分析和政治環境調查分析就不過關。

更不要談後續的商業地產市場調查分析和市場需求容量。

說起來,這兩個項目跟他在一線城市的投資相比,根本不算什麼,但前後也有幾十個億的投資,他不能拿幾十個億扔水裡,就為了博黃玉婉一笑?

就在今天早上趕往大湯的路上,他就想好了對策。黃玉婉的麵子他要給,但怎麼給,給多少,就需要“與時俱進審時度勢”了。

首先,他必須要求大湯政府拿出清清白白的項目基本盤。這個“清清白白”按目前的集資案調查進度,就很難完成。

如果萬一大湯縣達到了他的要求,他也可以接盤玩玩,但投資力度和開發速度,卻掌握在他手中。既要能給黃玉婉麵子,也不要過度的受損的情況下,做做樣子。找個適當的時機退出或者轉讓項目。

武玉昆的目光看向郭小洲,“請問,郭書記看好這兩個項目嗎?”

這句話有點尖銳。黃玉婉不是說你一言九鼎嗎,你說看好,我就得問問你好在那裡,你若說不看好,你請輝騰過來乾嘛?

郭小洲淡淡一笑,“1997年10月,矽穀最著名的風險投資顧問之一羅伯森?斯蒂文問華夏著名高科技企業亞信的CEO田溯寧:“亞信的商業模式是什麼?”田溯寧反問羅伯森:“什麼是商業模式?”羅伯森很奇怪田溯寧作為CEO竟然不知道什麼是商業模式。羅伯森向田溯寧解釋說:“一塊錢通過你的公司繞了一圈,變成一塊一,商業模式是指這一毛錢在什麼地方增加的。”這個例子形象地說明瞭什麼是商業模式,同時也說明瞭“商業模式”這個概唸的提法是任何一家企業都在出售產品,然後回收資金,這就是商業模式。大湯的這兩個項目,就涉及到它的商業模式運用,本質是關於企業做什麼、怎麼做、怎麼贏利的問題,實質是商業規律在經營中的具體應用。”

武玉昆驚訝的看著郭小洲,“冇想到郭書記居然很懂商業管理?那麼我想問,大湯的兩個項目應該怎麼運作才能讓各方滿意呢?”

郭小洲沉吟片刻,說:“成功的商業模式冇有定律,有可能需要創新,或者是對企業經營某一環節的改造,或是對原有經營模式的重組、創新,甚至是對整個遊戲規則的顛覆。商業模式的創新貫穿於企業經營整個過程中,貫穿於企業資源開發、商業模式、製造方式、營銷體係、流通體係等各個環節。每個環節的創新都可能塑造一種嶄新的、成功的商業模式。大湯的項目也是如此。能否圓滿,多圓滿,就看輝騰置業的商業手法高低了。”

武玉昆徹底傻眼。他可是各種經濟論壇的常客,甚至上過各種講壇,和各類“經濟學家”辯論過的人物,但卻第一次被一名縣書記說得啞口無言。

黃玉婉笑盈盈的看著郭小洲,似乎知道他不會被武玉昆難住似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