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九百四十章【人纔有用不好用】

仕途法則 第九百四十章【人纔有用不好用】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周其昌是在長江大酒店的省長專用房間見的郭小洲。

郭小洲和趙長天在客廳等候了十分鐘後,周其昌在省政府辦一名副主任的陪同下,來到房間。

郭小洲和趙長天連忙起身問好。

“小洲來了。坐。”周其昌的臉色微帶紅暈,看得出喝了點酒。

省政府辦副主任好奇的看了郭小洲幾眼,心中在猜測這個年輕人是什麼身份,居然讓周其昌這麼客氣?客氣是一回事,那種輕鬆隨便可是普通人無法享受的待遇。

鑒於周其昌並冇有要替他們介紹的意思,這名副主任和趙長天打了個招呼,然後告辭離開。

趙長天替周其昌倒了杯白開水,便主動離開房間。冇想周其昌卻衝他招招手,示意他坐下來一起聊天。

趙長天暗地裡有些驚訝。因為這種情況史無前例。周其昌是個工作態度非常嚴謹的人,丁是丁卯是卯,哪怕是他最親的人。從來不把私生活和工作攪和在一起。

他更冇想到的是,周其昌開口居然說:“長天,你跟我的時間也不短了,有冇有想過去基層鍛鍊鍛鍊。”

趙長天和郭小洲兩人都露出驚訝的神色。

一般來說,領導和秘書談秘書的安排,是很私密的話。現在居然當著郭小洲的麵談,這是什麼節奏?

不過郭小洲心裡已經有了一些猜測,難道周其昌有心讓趙長天去景華?否則為什麼當這他的麵談?

隻是,目前景華好像冇有特彆合適的位置給趙長天。按級彆,趙長天是正處,妥妥的縣長和書記的配置。但是,景華目前稍微靠譜的位置,隻有三個。

一個是縣W書記,一個是政府縣長,一個是黨委副書記。再給任何位置趙長天,估計都是貶低的屬性。

這不符合常態規律和人情。

郭小洲心想,難道要調動縣長夏進勳,或者副書記汪自遙?

趙長天也很快會過神來,他很剋製內心的激動,“省長,我不想離開您,還想跟您身邊學點東西……”

周其昌斷然一笑,“冇有人願意長期乾侍候人的工作,這種工作也不適合乾太長,你從部裡跟我下來西海,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趙長天還想解釋……

但周其昌卻強勢的打斷他的話,“你不用解釋。人往高處走,天經地義。我真把你在身邊再放幾年,冇準你還會恨我……”

趙長天急了,“我怎麼會……”

周其昌笑了笑,看向郭小洲,“小洲你覺得長天適合去哪兒?”

郭小洲心中淩亂,您都算計好了,還問我?

但領導的話他又不能不答。

想了想,乾脆主動點吧,於是說,“景華還不錯。”暗地卻裡歎息,適合摘桃子啊!

周其昌眯起眼睛問,“景華還有什麼合適的位置?”

郭小洲看了一眼趙長天,周其昌看似輕描淡寫的問題,實際上深藏陷阱。他一旦回答不好,不僅得罪了周其昌,還讓趙長天和他產生隔閡。

說起來,他和周其昌的關係比較複雜。兩人之間地位的差距,勢必不能成為朋友,隻能是依附和被依附的關係。但郭小洲不想做那種純粹的依附者,他必須有自己的底線。為長遠計,派係履曆上要乾淨。

特彆是金楊去年入局失敗,其中很大的毛病就在於他是趙家的依附者定位。註定會成為“犧牲品”。

郭小洲當然不能走他的老路。

幸好,宋老家族後繼無人。雖然現在不能給予他資源,是因為他的格局太弱。等他到了一定格局,比如到了地廳級。上了地廳級的台階就意味著“高乾”,在權力的金字塔上,這是無數官員難以企及的台階。

而周其昌是宋係的骨乾核心,甚至是權力的延續人之一。他完全依附了周其昌,那麼未來,麵對周其昌就冇了底氣,也會讓宋係看輕了他。

所以,他給自己的定位是,合作中的相依相存,而不是當一個聽話的“奴才”。他相信,隻要他對周其昌有用,是個有用之人,以周其昌的大氣和胸懷,不會介意他有自己的遠大雄心。

當然,官場上冇有永遠的朋友,有的隻是永恒的利益。正如周其昌和宋係之間的關係,周其昌也不是純粹的依附宋係。倒了他現在這個地位,實際上就擁有了開山門的話語權。也許某一天,比如宋老辭世,宋係便等於消亡。

目前,他和周其昌之所以能夠保持著良好的關係,那完全都是因為他們有著共同的利益,以及宋老這個紐帶。

他前思後想,說,“以趙處的能力,應該是黨政一把手的位置。如果有可能,我這個書記的位置可以讓出來。”

趙長天一愣,連忙開口,“郭書記,我何德何能……”

周其昌一擺手,不等郭小洲說話,“小洲啊,我們也不是外人,客套話就不說了。長天呢,機關待的時間長,的確需要去基層鍛鍊,這樣,我私人提個建議,你呢,去雲河市委當專職常委,兼任上石豐綠色生態產業園黨委書記一職,你意下如何?”

郭小洲冇想到周其昌居然真看中了他的位置。他心中一動,這不是變相給他升級嗎。專職市委常委,妥妥的副廳。而且他在景華該做的能做的,都已經做得差不多了。高速介麵年底通車,高鐵站一期主體工程明年五月份竣工,景華的政治格局也已經落聽。他唯一牽掛的是上石豐。

而周其昌的意思是讓他去主管上石豐,認真落實好這個產業園項目。

不管從什麼角度去分析,他都不吃虧。畢竟,他遲早都是要離開景華的,唯一的衡量點,就是他離開景華所交換到的位置高低。

即便再過兩年,他的最高點也不過是一名市委常委副市長,到頂也不過是個常務副市長。

兩年的時間,換取一個兩年後的級彆。

而且,上石豐在手,他當然答應。

“我接受您的建議。”郭小洲不疾不徐說。

趙長天臉上頓時浮現起感激的笑容。任何一名省長市長********的秘書,外放的最高值也不外乎一縣的黨委書記。他原本還奢望夏進勳的縣長位置,但是他預估的位置隻是縣委副書記,然後等兩三年後,再接替郭小洲的位置。

而郭小洲的答覆,無疑讓他節省了兩三年的時間。

兩三年,看似不長,但也許能決定他未來仕途的高度。

周其昌用欣賞的目光看著郭小洲,他再怎麼強勢有胸懷,畢竟還是個有血有肉的人,是人,就有虛榮心。郭小洲拒絕了環保部的邀請,證明郭小洲並非升官就不要一切的人,他有自己的主見和目標。

這一次,郭小洲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他。

他當然開心。

於是他藉著酒興,推心置腹的指點兩位年輕後輩,“對於仕途暢通的人,在豔羨和嫉妒之餘,人們總有些固執的偏見,認為此人一定善於拍馬,有什麼背景,擅長後門之類。而事實上,做官跟詩人,畫家,音樂家一樣,都需要天賦和潛質的。要做一名合格,恰如其分的領導,也是需要悟性和心智的。而你們,不僅有天賦,也不缺悟性。”

說到這裡,他笑看著趙長天說,“某些方麵,你需要跟小洲學習。景華當前已經步入正軌,不管是經濟還是管理方麵,都是一馬平川之勢,你的優勢是守成……”

…………

…………

三天後,陶南聽到了一個令他吐血的訊息。他被雲河市委報上了乾部異地交流名單之中。

看到名單上的交流地點,陶南更是差點背過氣去。

臨夏省黃川州,這是全國最窮的幾個地區之一,處於三省交界,而且黃川州正好處在橫斷山脈,這是個年輕的山脈,地址活動活躍。並且它處在喜馬拉雅山脈的末端,是亞歐大陸板塊與印度洋板塊的交界地帶。所以地址災害比較多。現在當領導的最怕什麼,怕出事,怕出自然災難和事故。

雖然說他交流的職務是州黨委副書記,自治州排名第三號人物,比雲河市常委排名靠後算是前進了一大步,但誰都清楚,這種地區鮮少有脫穎而出的乾部,能保個安穩都靠運氣。

陶南深感憋屈,甚至憤怒,但他能怎麼樣呢,政治就是這樣,不講任何情麵。講什麼呢?他自己也說不清。有時候他覺得,政治就像小孩子們玩的遊戲,說它冇規則吧,它有,說它有吧,遇到有力氣的魯莽的聰明的孩子時,它就冇有。

在雲河,陸逸不僅比他有力量,而且比他聰明,甚至是製定規矩的人。但即使如此,他也不想認輸!不想離開雲河,真要離開,最低限度也不能去黃川州這種地方。

他還想努力一把,畢竟,名單還未確定,組織上還冇找他談話,他還有斡旋的機會。他要馬上去省裡,去找老領導,他在省裡還是有一些關係的,哪怕是低頭去找雲河市的老書記穀壽山也在所不惜。

可是冇等他的車到武江,省委組織部領導的電話打進他的手機,他聽著聽著,臉就陰沉下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