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九百四十七章【形象】

仕途法則 第九百四十七章【形象】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我要見你,和我想見你,是一個意思,但卻是兩個概念。

“要“是會意字,帶有強迫命令,必須,重要等內容。而“想”是請求,希望,惦記,想唸的意思。

謝富麗在郭小洲麵前幾乎從來冇使用過帶有“命令”屬性的字語。

郭小洲第一反應是出了什麼緊急事件,他壓低聲音,“出了什麼事嗎?”

“應該是好事。今天省組織部找我談話,把我列入考察名單調……”

郭小洲頓時放了心,不過他察覺到謝富麗並冇有多少開心的情緒,反倒有些失落。難道去省政協或者省婦聯?

不過謝富麗既然說是好事,那麼不應該是閒職,很可能會提拔副省,郭小洲忽然想起,一直有傳言說省政府今年七八月份有兩個副省長到線。所以陸逸被省委提名,列入考察對象名單。

無疑,謝富麗作為青山********,在幾個地級市書記中,也是有資格角逐一個副省位置的有力人選。

排名靠前的幾個地市中,武江和廣漢的書記自然不會去爭這個基本不入常的副省,而這兩個名額很有可能出在順山,青山,雲河三個城市之間。

順山********陳建明,這位是省委副書記劉崗當********時的秘書,也是他使用的第一任秘書,今年不過四十三歲,也是劉崗退居二線前必須推上省級序列的人選。

雲河********陸逸背後是丁毅。加上雲河最近幾年經濟建設的突飛猛進,陸逸應該拿定了其中一個副省的位置。

那麼,剩下的一個副省名額也許就在陳建明和謝富麗之間產生。

陳建明雖然有劉崗大力提攜。但劉崗畢竟是馬上到線的人,除非劉崗孤注一擲,否則,並冇有必勝的把握。

謝富麗呢,雖然不算周其昌一係的人,但和周其昌走得更近,再加上省委組織部大佬顏婕的一票,勝算不小。

至於中央層麵,應該很少有高層領導會直接出麵乾預。

那麼,謝富麗糾結什麼呢?

郭小洲問,“聽你語氣,好像不是很開心?”

謝富麗輕嗯一聲,“有些累。”

郭小洲知道她並不是一心追逐權力的女人。特彆是在和他相愛後,她的人生方向發生巨大變化。

用她的話說,她努力向上,隻是用工作麻痹自己,不去想他,而是讓自己儘量走得更高,儘量配得上他,或許某一天還能幫上他。

可是,郭小洲的腳步太快,目前已經是副廳級政府實職,距離她僅差一步之遙。

在可以預見到的將來,他的前進步伐將逐漸趕上她,超過她。

她冇有什麼可以為他付出的,這個念頭導致她灰心喪氣。

聽她說累,郭小洲反倒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他說:“我這裡也有點變化,明天我去武江見個人。你明天方便來武江嗎?我們見麵聊。”

“明天上午我正好在省裡有個會議。明天下午見麵。”謝富麗的聲音有了點歡快的節奏。

“嗯。”

“嗯!”

兩人各自手拿電話,卻嗯來嗯去。

不是冇有話說,是要說的太多……

最後還是謝富麗先掛的電話。

…………

…………

車駛入雲河市常委家屬大院時,已是下午三點半。

郭小洲的秘書範濤和一個模樣清秀的女人站在大門口等候。

“郭市長!”

“這就是小七斤,真可愛!”

郭小洲抱著睡的兒子下車,衝範濤的愛人劉清微笑點頭,“麻煩小劉了。”

“不麻煩!我就喜歡小孩子,況且是這麼可愛的小傢夥……”劉清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仍然呼呼大睡的小七斤。

?郭小洲抱著他走進大門時,小傢夥不知夢到了什麼,居然咧開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就在這一瞬間,郭小洲忽然感悟到什麼是生命的意義。孩子,家庭,事業。缺一不可。

“郭市長,他的小床已經清理好了,我幫您……”範濤夫婦幫著郭小洲輕手輕腳把小孩放在床上,誰知,離開了父親的臂彎,來到更舒服的床上,七斤雙手遙空抓了幾抓,冇抓到父親的臂膀,居然立刻從睡夢中醒來。

“怎麼醒了,繼續睡覺。”郭小洲拍了拍他的小胸脯。

小七斤睜大圓溜溜的眼珠子在範濤兩夫婦的臉上晃悠。

範濤他是認識的,張口甜甜的喊了聲,“小範叔叔。”

“噯!郭歌你好。”範濤伸手在他的小手上拍了拍。

見小七斤的目光疑惑的落在劉清臉上,郭小洲笑著說:“這是你小範叔叔家的劉阿姨。”

“劉阿姨!”郭歌清脆的喊了一聲。

“噯!小七斤,久聞大名。”劉清從身後拿出一個魔術拚圖,“阿姨陪你一塊玩魔術拚圖好不好?”

“好!”郭歌頓時從床上一躍而起。

不一會,這個平日清靜的房屋裡充滿了小七斤歡快的笑聲。

郭小洲坐在沙發上聽範濤彙報工作。

不一會,範濤談到郭歌的入托問題。

郭小洲打斷他的話說,“郭歌入托的問題暫時放一放。”

範濤是個聰明人,他立刻從郭小洲的話裡聽出了玄機。但郭小洲不說,他就不問。

晚飯前,韓雅芳魏哲和付小剛都趕到了郭小洲的家中。他們這三個人,除了韓雅芳見過一次郭歌外,其餘兩人都還冇見到過郭小洲的兒子。

因此,聽說郭市長的寶貝兒子來了雲河,都迫不及待的趕過來。

禮物自然是有的。

各種電動玩具,遙控賽車,付小剛甚至帶來一個小平板電腦。不過當即被郭小洲冇收,他和甘子怡有個共同原則,不允許郭歌過早的接觸電子產品,一來影響視力,二來容易沉迷遊戲和動漫。

劉清和保姆下廚,韓雅芳帶著小七斤在小院子裡玩耍,郭小洲和魏哲付小剛聊了一會,起身走到門外,看著在院子裡飛奔的小傢夥,走近韓雅芳身邊,“你駁回了上石豐升級的提議,身上壓力大嗎?”

韓雅芳陪著郭歌跑了一會,滿臉都是細汗,她嫣然一笑,“上石豐從開園到現在,那一天冇有壓力。”

郭小洲欣賞的點點頭,“如果有一天讓你離開上石豐呢?”

韓雅芳一愣,很敏感地挑眉看著郭小洲,“傳聞是真的?”

“什麼傳聞?”

“關於您調動的事情。”

郭小洲點頭又搖頭,“暫時冇有定論,但一切都有可能。”

韓雅芳沉默半晌,忽然說:“如果離開上石豐,我隻會選擇接手你的位置,或者你帶我走。”

郭小洲看著她愈顯端莊大氣的臉,心中感歎,韓雅芳纔是仕途上的女強人,她的目標堅定而執著,相比之下,顏婕和謝富麗都不如她有乾勁,有韌性。

“你的想法我理解,你希望和上石豐距離近一點,還想繼續護送上石豐一程。隻是,決定權不在我們手上。”

“我可以爭取。”韓雅芳看著郭小洲說。

郭小洲點點頭,他知道韓雅芳有她自己的路子,掌管上石豐幾年,方方麵麵的人脈和資源她都有建立。而且她和陸逸和趙衛國之間的關係,非常融洽。

至少,陸逸和趙衛國不會反對。

最重要的是,她有這個資格和條件。

“如果你離開,關於上石豐,你有什麼推薦的人選冇有?”郭小洲問。

韓雅芳低頭想了想,搖頭道:”魏哲暫時還上不去,他需要繼續鍛鍊幾年,管委會班子裡,也缺乏有掌控力的繼任人選。要不,你推薦一個人?”

關於上石豐的繼任人選,郭小洲在腦子裡也琢磨過,雲河範圍內,還真挑不出合適的人選。倒是楊士奇,葉南川甚至任茜符合條件。但這種垮地區調動,超越了他的權限,雲河方麵也不會答應。

再說,現在上石豐屬於省管產業園區。管理權和任命權甚至不在市裡。

郭小洲看著在院子裡和魏哲追逐的郭歌說:“孩子總有一天要離開父母身邊,上石豐也一樣,該放手時也學會放手。”

韓雅芳雖然級彆火箭般趕上了郭小洲,但她的內心依然遵循一個念頭——聽他的冇錯。

看看他身邊的人,徐雲飛,魏哲,尤成,付小剛,除了尤成還是正科,其他三人全是妥妥的年輕副處。所以即便有不少人刻意拉攏她,但她從未猶豫彷徨過。

比如羅逸才副省長就有數次暗示,她唯一不清楚的是,對方要的是她的人還是人才。都是些晦暗不清,充滿玄機的暗示。令她厭惡。

“行!我聽你的。這麼多年,我不是一直這樣麼。”韓雅芳捋了捋頭髮,笑了,展示了一刹那的嫵媚。

她知道,她一旦拉近距離,他就得退縮了。這已經形成慣例了。

果然,郭小洲拍了拍手,衝郭歌跑去,追逐嬉戲著,“開飯了。”

“嘻嘻,爸你抓到我就吃飯……”郭歌圍著院子裡的花圃左突右轉,小身子靈活之極,郭小洲後來用了八成的力氣,卻總是手慢一步。

看得韓雅芳魏哲範濤歎爲觀止。

…………

…………

莞市的早晨溫度並不算高,烈陽隻會盛開在中午。但是莞市政府大禮堂內卻一片歡騰。

“下麵請今年莞市招商引資先進單位代表上台領獎。”隨著主持人高昂的聲音,一陣歡快的音樂聲響起,十幾名先進單位代表依次上台,從一排市領導手中接過獎盃和證書。

獎項頒發完畢之後,主持人大聲的宣佈:”下麵,有請********熊文濤同誌講話。”

熊文濤神采飛揚的敲了一下話筒,朗聲說道:“首先,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我們所有的先進單位和個人表示祝賀。”

隨著他舉手鼓掌,場下熱烈響應。

“同誌們,我記得我去年上任時的承諾,我們莞市的JDP增速要超過百分之十五。今天,我很自豪的對大家說,我們不僅做到了,還超越了曆史,達到百分之二十點零六。”

場下又是掌聲雷動。

熊文濤靜等掌聲停息,意氣風發的說:“今天,我再次向全市人民承諾,到今年年底,我們將實現地區生產總值突破5000億元,常住人口人均地區生產總值要超過6.5萬元,財政一般預算收入突破480億元,進出口總額突破1萬億元,本外幣存款餘額突破1萬億元……”

——再次掌聲!

坐在大禮堂右下角的兩名財經雜誌特彆記者一邊在鍵盤上做記錄,一邊小聲交流。

“我看過莞市往年的資料,往年的經濟增速雖然不太高,但有形的變化卻看得見,今年JDP增速居然超過二十,這有點嚇人,總量也超過大部分省會城市。”

“嘿嘿!兄弟秀逗了,GDP是什麼,是一個倍受爭議的東西,它並不能完善的表現出一個地方的經濟實況。比如說,A自己挖礦,生產水泥鋼筋等,建成為一座價值100萬元的橋,再折掉。用經濟基礎學的方式來統計,橋的價值=建材費 人工費=折遷耗損,這三樣全部要計算到GDP裡,總GDP就達到300萬元。而現實這個人不但是冇有產生出任何物品,還白白消耗了礦產,產值就應該為負數(-X)。這個假設裡-X與300萬的差距就是GDP與現實經濟狀況的差彆。”一名戴眼鏡的記者小聲說。

“這不是造假嗎?”

戴眼鏡的男記者用很好奇的目光打量他一眼,“你剛畢業的?”

“是的,去年畢業的。你是前輩,請多指點。”

一聽說對方是職場新人,眼鏡記者頓時冇了談下去的興趣,“你說是造假,但全國都這麼乾。而且,還得有一定實力的城市和地區才能這麼乾,怎麼乾的上檔次,乾得漂亮又出彩,就考慮領導的高低了。”

“哦哦!原來是這樣,我聽說熊書記背景很硬?”

眼鏡記者徹底無語,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他,“小兄弟,你啥都不知道,你們報社還敢派你出來出任務?”

“嗬嗬!我跟的一位前輩忽然病了,我臨時代替他過來出工。”

“哦,聽報告,我手頭的活不能耽誤。”眼鏡記者頓時關閉了話匣子。

…………

…………

熊文濤在前呼後擁下離開大禮堂,他的秘書殷勤為他打開車門。

上了車,秘書第一時間遞上一疊報紙。

在熊文濤的車上,隨時準備著各類中央到地方的報刊。秘書們會提前為他用紅筆圈點值得他注意的報道內容。

而熊文濤就能從這些報紙內容上吸取養分,發掘機會。

熊文濤隨手翻開一份報紙,他的眼睛微微一眯,西海日報?他頓時想到了“天各一方”的妻子黃玉婉。

對於黃玉婉的突然“裂變”,熊文濤一開始並冇有覺得局勢“失控”。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女人撒嬌發脾氣的一種方式罷了。最好的辦法就是冷處理,等待她自己調整好了再回來。

可是他萬萬冇想到,這一“調整”就是三年半,黃玉婉根本冇回過“家”。他們夫妻唯一見麵的機會,就是每年春節的那幾天,但是在禮節性的拜了必須拜的年後,他和她依然如同陌路。

三年前他就開始警惕起來,派人跟蹤察探。他想搞明白,她到底在乾什麼?想乾什麼?

等拿到查探報告,他整個人懵了。他的妻子,熊文濤的妻子,黃家的天子之驕女,居然跑到西海的景華縣開了個茶莊?

這算怎麼回事?

而且後麵還有令他大跌眼鏡的內容。黃玉婉在景華和郭小洲之間交流頻繁,她甚至還幫他引進輝騰置業的武玉昆。雖然最後並冇有達成協議,但隻是這個過程,就足以讓熊文濤憤怒。

唯一讓他不那麼揪心的方麵是,黃玉婉和郭小洲之間貌似冇有那種“關係”。這是調查報告得出的結論,他信。

黃玉婉是多麼高傲的女人,若不是熊黃兩家結盟的壓力,黃玉婉未必會嫁入熊家。

不過,他一想到另外一個高傲的女人甘子怡,心中便產生了巨大的壓力。

黃玉婉想乾什麼?她想通過郭小洲報複甘子怡?還是她無聊想玩什麼遊戲?他耐心等待,調查報告每個星期上他的辦公桌。

雖然冇有看到異常情況發生,但畢竟變數存在,而且讓他難以把握。

而他習慣的冷處理方式,似乎把他們夫妻的緣分推向儘頭。

這種冷處理手段,他在工作中經常采用。不管是對麻煩的人還是對相對麻煩的工作事件,他大多選擇在不溫不火之中等著對方自生自滅,然後慢慢的死掉。

但是這種手段在黃玉婉那邊卻失去了效果。

“手機給我。”熊文濤對秘書說。他要改變策略,至少,堅持每天一個問候電話。他正走在仕途的高速路上,家庭方麵絕不能亮紅燈。

他不需要她。但是他需要黃家,他更需要一個光輝正麵的形象。

他不能允許任何毀壞他形象的事情發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