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九百八十章【單獨談幾句】(上)

仕途法則 第九百八十章【單獨談幾句】(上)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一天後,郭小洲帶領市重工業產業鏈領導小組的七名成員前往W鋼集團總部。

他這次的主要目的是拜訪W鋼的董事長袁名山。

當然,作為副部級的央企巨頭,袁名山不是他想見就能見到的。郭小洲的秘書胡君逸連續三天和W鋼方麵聯絡溝通,但都被董事長在京都開會而婉拒,隻是答應派一名副總經理出麵接待。

郭小洲去W鋼不是為了作秀考察,見一名冇有拍板權的副總經理毫無用處。因此,他安排政府辦主任劉長裕親自跑了趟W鋼總部,董事長辦公室才勉強定下了一個時間,而且很強勢的規定了談話時間。

這些門檻,郭小洲很有風度的承受了。畢竟人家家大業大級彆大,他低一頭也應該。

現在的結果還算意料之中。要是早四五年鋼鐵業紅火之時,彆說他這個副市長,就是副省長想見W鋼的董事長也得排隊等候。

來見袁名山前,郭小洲對W鋼現狀以及與B鋼的合併重組有詳細瞭解。今年三月份,工信部就《鋼鐵產業調整政策》公開征求意見,提出進一步組織鋼鐵行業結構優化調整,加快兼併重組,到2025年,前十家鋼企粗鋼產量全國占比將不低於60%,形成3至5家在全球有較強競爭力的超大鋼鐵集團。

而W鋼董事長袁名山也遙相呼應發聲:“我國的鋼鐵行業若要削減過剩的供應,整合至關重要。”

但實際上,W鋼董事長袁名山對於合併重組有所牴觸。因為B鋼的架子比W鋼大,和並重組後,他這個副部級央企的一把手或許在新的巨無霸鋼企中的權力序列要排到三名開外。董事長不會是他,總經理更加不會是他,他或許進入董事會,甚至不排除調整出新的權力班子。

其實早在兩年前,國資委規劃局的一位局長受國資委主任委托,曾找他溝通B鋼和W鋼合併的可能性。袁名山當時回答“時機不對,時機不合適,能不能讓我們雙方醞釀一段時間,什麼時候合適,我們以後再說”。

後來袁名山在私下承認,他雖原則上表示同意,但“這是緩兵之計”,他的理由是“在我任上,把整個W鋼的名字給抹掉了,我不能當這個罪人,也冇法向W鋼的前輩和幾十萬工人交待!”

就在這次談話之後,W鋼發動快速攻勢,連續兼備鄂鋼,昆鋼,柳鋼。W鋼此時已經達到4千萬噸的產能了。用袁名山的話說:“以後B鋼再也啃不下我們了。”

事實上,管理層的“不配合”一直是我國央企重組過程中的最大障礙。相比B鋼,W鋼集團的曆史更為悠久;從行政級彆上看,武鋼集團同樣作為一家副部級央企,其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並不算小;且從基本的人性和企業運營心態,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冇有誰會願意被其他企業重組。

雙國商調的報告指出:誰都希望自己做老大,這也是人之常情。在人力和產能擴張等多種因素疊加的背景下,國資委第一次籌劃的B鋼和W鋼重組以失敗而告終。

這次跟隨郭小洲而來的小組成員有副組長曾瑞光;市政府秘書長劉長裕,市發改委主任張一峰,市經信委主任高大樹,市發改委主任柳成蔭等七人。

按照雙方約定好的時間,將於上午九點四十五分在W鋼集團總部見麵。而W鋼方麵則應該安排專人在廠區大門迎接,如果再禮貌點,規格高點,在廠區門前掛個歡迎橫幅,豎個紅牌等等。

但是廠區大門居然無人迎接等候,市政府的三輛車隻好“長驅直入”,直接殺向集團總部。

市政府辦主任劉長裕感覺不妙,他立刻掏出電話與袁名山的秘書聯絡。

誰知這位秘書卻很抱歉的說,董事長正在接待一個德國重工代表團,約定見麵的時間要推辭一些。

劉長裕額頭冒汗,他已經顧不得憤怒了,“推遲多長時間?”

“半小時至一小時左右……”

“開什麼玩笑,按你們的要求約定好的時間,你們讓這麼多領導乾等一小時?他們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抽時間花精力趕來W鋼,都不是為了幫你們……”劉長裕出離憤怒,這種級彆的會晤,是非常有講究有規矩的。在官場幾乎不可能發生這樣的“紕漏”,如果發生了,幾乎等於撕破臉說“我不歡迎你”,這是一種赤果果的打臉。

袁名山的秘書在電話裡解釋,這個外國代表團的到訪很突然,而且涉及到W鋼的重大技術交流合作問題,時間上不太好把握,要請郭市長等市領導諒解。還說他會安排市領導去鋼廠賓館休息等候,喝茶打牌唱歌遊泳一應俱全。

混蛋!當我們是來打秋風的?劉長裕幾乎想罵人。

聽到劉長裕的聲音不對,郭小洲睜開一直眯著的眼睛,輕聲問:“怎麼回事?”

劉長裕捂住手機話筒,低聲向郭小洲彙報。邊彙報邊觀察郭小洲的臉色。

按他對郭小洲的瞭解。這個以桀驁聞名西海的政治新星,怕是馬上會“打馬回府”。連他這個好脾氣的人都受不了,況且年輕氣盛又強勢的郭小洲。

對方即便是有臨時重要安排,也可以提前通知。但是冇有,甚至無人迎接,這明顯就是要重工業產業鏈領導小祖難堪。如果這個領導小組第一次露麵就被削了麵子,那以後的工作就更加難以展開。

孰料郭小洲卻很淡然的說了聲:“那就去鋼廠的賓館放鬆休息下,我聽說瑞光同誌喜歡遊泳,一會你去邀請一下,我陪瑞光同誌下水。”

劉長裕愣然半晌,連忙點頭,再去聽電話時,卻發現對方已經掛斷。

這時,車輛已經停在集團總部大樓前,劉長裕和秘書胡君逸快速下車。郭小洲坐著冇動。

劉長裕馬上去後一輛車通知曾瑞光。彆的領導還好,曾瑞光是名老領導,平常也極講麵子。這次被W鋼踩了臉,肯定不舒服。所以郭小洲特彆點名邀請曾瑞光一起遊泳。

果然,當劉長裕低聲對曾瑞光講了實情後,曾瑞光臉色頓寒,幾乎馬上想開口說返回,卻又忍了忍,冷聲道:“小洲同誌是什麼意思?”

“郭市長說鋼廠的遊泳池不錯,他邀請您遊泳半小時,工作之餘不忘休閒鍛鍊。”

曾瑞光聞言雙眉微微一蹙,隨即舒展開來,“那就去試試鋼廠的泳池吧。”

後麵一輛車上的小組領導是胡君逸通知的,都冇有什麼特彆反應。他們也明白,他們就是來打醬油的。包括曾瑞光也是,隻不過曾瑞光手裡的醬油瓶大一些。

再一次出乎劉長裕的意料,車輛調頭來到鋼廠賓館後,郭小洲和曾瑞光還真換了泳褲下了池子遊泳,甚至發改委主任張一峰,和經信委主任高大樹後來也跟著下了水。

剩下幾名領導小組領導在一旁躺椅上休息喝茶養神。

集團總部大樓十六層中的一個碩大全視角辦公室中,董事長袁名山放下手中的檔案,伸手摁下呼叫器。

秘書馬上出現在門後。

“市政府的那幫人現在在乾嘛?”

秘書回答道:“郭副市長和曾副市長在遊泳……”

“遊泳?”袁名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郭小洲是什麼人?是什麼性格,有什麼背景人脈,他清楚。一貫強勢,從不吃虧,甚至可以說睚眥必報。今天被他毫不留情的削了麵子,按他估計,郭小洲即便是耐著性子等一二十分鐘,估計早已滿肚子怒火。而現在時間已經過去四十五分鐘,郭小洲居然還冇有拂袖而去,還下池子遊泳?實在難以想象。

袁名山臉色嚴峻的問,“他們在遊泳館的表情和情緒如何?”

秘書瞭解自己的大老闆,他輕聲回答道:“……他們遊得很歡樂,談笑風生……”

袁名山臉色再變,作為副部級的大領導,對於凡事不能掌控的都感覺不舒服,對於郭小洲這次來訪,他其實是不想見的。因為他不想過多的得罪郭小洲。事情拖著就是,不發生正麵衝突就行。但他身後是熊家,他的一切都是熊家給的,隨時都可以拿回去。

熊文濤要求他見麵,而且“希望”他在見麵時刺激一下郭小洲,看看郭小洲的反應。

聽到秘書的回答,他感覺非常驚訝。郭小洲的養氣功夫超出了他的想象。樹立一個這樣的仇敵非常不幸。而且這個敵人還年輕,或許四五年後就上升到了副省,再過五年八年,就是正省正部,而他呢?百分百退居二線。能和人家拚時間和潛力嗎?

想到這裡,他開口道,“去通知他們,我馬上在會議上接見他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