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九百九十章【第一次苦頭?】

仕途法則 第九百九十章【第一次苦頭?】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郭小洲的車輛進入鋼城的一片家屬區。雖然小區有些陳舊,但道路和景觀花圃以及休閒體育設施還是能看出曾經的風光。

此時正值上午十一點,小區的路人不多,進進出出都是一些大爺和大娘,少見年輕人。而在一個休閒的樹林裡,卻擺放了三五個桌子,幾十個老年人在鬥地主,下象棋。

根據池大海介紹,這個小區是W鋼的十幾年前修建的,當時很是風光,在這裡能看到W鋼三代工人的縮影。當然,跟日新月異的W鋼新家屬區相比,這裡大多是一些退休的老人,堪稱被人遺忘的角落。

郭小洲吩咐池大海停車,他從車上拿了一包香菸,要走池大海身上的打火機,穿過一個破舊的籃球場,走進樹林。

這片樹林不算大,僅有兩個籃球場的麵積,看得出,樹木都有些年頭,避天遮日,的確是個戶外的不錯休閒場地。

郭小洲走到其中一個鬥地主的桌前,除了四個鬥地主的老頭外,還有三五個和郭小洲一樣的旁觀者。

其中一個鬍子花白的老頭拿了一手好牌,他的身後也站了三個人在看。

當這個老頭最後扔出雙王炸彈時,兩個“農民”搖頭歎息著相互埋怨。

“我這牌缺七,否則我剛纔上手就可以一把走完,你冇有炸彈嗎?”

“我肯定有炸彈,但是我連個2都冇有,冇辦法上手啊,我炸了也是白送一炸……”

“是你技術不行,你看你牌,炸了兩個三帶一,他敢用雙王炸?”

“他炸了你能跑完?”

“我怎麼不能跑完,我手上有兩個2三條A……”

“你這牌如果是老王家的小兒子打,他肯定能偷雞跑掉。”

“咦!老王家的小兒子呢,今天冇見他來這裡?”

旁邊一名看牌的老頭陰陽怪氣說:“你們都不知道,老王家的小兒子今天去鋼廠鬨事了。”

“鬨事?他鬨什麼事?”

“我也聽說,今天有人帶頭在集團大樓堵門……”

“好像是抗議出賣W鋼吧。”

“還抗議?”一名老頭把手中的牌一扔,“抗議什麼,難道就這樣讓鋼廠越陷越深,最後連接手的人都冇有?活活垮掉?人家B鋼的經營是比你好,你要虛心接受。現在人家還願意合併,再拖下去,人家不願意了,W鋼怎麼辦?”

“噯噯!我說白老頭,這又不是我說的……你朝我發什麼脾氣……”

郭小洲笑著出麵,“兩位大爺,彆置氣,來,抽支菸……”

郭小洲拿出一包中華,發給周邊的幾個老頭。

“嘿!好煙啊。”

“年輕人,看你蠻麵生的,你不是我們院子裡的吧。”

“是不是來走親戚?”

郭小洲笑著給幾名老頭點上火,順嘴說:“我是來找老王家的小兒子的。”

聽說他來找老王家的小兒子,有兩個老頭的臉上笑容頓收,麵孔變得嚴肅警惕起來,“你是王小雙的朋友?”

郭小洲敏感地察覺到王小雙這個名字老頭們不受待見,於是說:“不算朋友,找他有點事。”

“我說年輕人啊,小雙是不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看你的樣子,像是在政府部門工作的,警察?”

郭小洲搖頭,“一點小生意找他。”

“嗬嗬,他就是個白戳子,和他能做什麼生意,千萬彆信他。”

“我說你今天要找也找不到人了,他去了鋼廠總部。”

郭小洲很陽光的笑了笑,“他去鋼廠去上班還是?”

“上什麼班,他早兩年就冇上班了,到處遊蕩混日子……”

“那他去鋼廠是?”郭小洲追問。

“他還能乾什麼,帶頭鬨事,混點錢唄。”

“混錢?”郭小洲表示不懂。

“這都不懂?有人找這群混混帶頭鬨事,背後給錢……”

郭小洲搖頭表示不信,“這還能賺錢,您老忽悠我吧。”

白老頭一聽這話,吹鬍子瞪眼道:“我老頭子這大把年紀,能忽悠你?我告訴你,早上我去遛彎,就看得來了一輛車找小雙,幾個人在林子裡鬼鬼祟祟小聲說話,哼!欺負我老頭子耳朵不好使,我現在全身器官不好使,但偏偏耳朵好……”

“您聽到什麼了?”郭小洲問。

“好像說給他五千元,小雙開口要兩萬,說什麼不能被髮現,要號召發動在職和下崗工人等等……”說到這裡,白老頭似乎有點警惕,“你到底是乾什麼的,打聽這乾什麼?”

郭小洲剛要開口,兜裡的手機響起,他笑著對老頭們說:“大爺,我接個電話。”

走到樹林邊緣,他接通了單彪的電話。

…………

…………

當常一丁到來不久,鋼廠總部門前鬨事的職工終於散去。

袁名山和鋼廠方麵自然對常一丁感激萬分。

而省裡丁毅和周其昌都打來電話,對常一丁力挽狂瀾表示讚賞。

常一丁在眾星捧月下上了他的市委一號車,在車上,他第一時間撥通了熊文濤的電話,“文濤,我常一丁。告訴你一個好訊息……”他把今天鋼廠的事情說了一遍。

熊文濤的反應也很快,他立馬問,“郭小洲是不是要倒黴了?”

“倒不倒黴我不知道,隻知道他這個市重工業產業鏈領導小組的組長是當不下去了,職工反對,鋼廠領導反對……”

“不錯,不錯,常老兄啊,還是你厲害,終於能讓他吃一次苦頭。他這些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隻是冇遇上常兄啊!”

常一丁謙虛道:“不是我厲害,是他太囂張太不知進退,國家大型副部級企業他也敢一手伸進去。省領導都要掂量再三,他……”

“你確定他這個重工業產業鏈領導小組的組長當不成了?”

常一丁十分肯定道:“肯定當不了。今天我已經當著W鋼領導職工的麵表態,市裡保留W鋼合併重組的方案。省領導過後都冇有說話,算是默認。既然默認,WB合併重組自然要停止,郭小洲這個領導小組組長他要有想要點臉,就得自己辭職。否則,說話也冇底氣。”

“他的第一炮冇有打響。”熊文濤的聲音也帶點興奮。前幾年,他對郭小洲的憤恨嫉妒全部源於甘子怡的選擇。但最近幾年,他發現郭小洲的步伐越來越快,幾乎都快趕上他了。除了他是正廳一把手以外,實際上郭小洲的級彆已經趕上了他。

不同的是,他已經上正廳兩年多了,而且是重要地市級的黨委書記,最多再熬一年多,他妥妥的步入副省,目前家裡傾向於他將來去到圳市,目標是政府市長,而黃家卻希望他去東廣省裡擔任副省長一職。

他雖然還冇表態,但他知道,這是兩個家族要確保他獲得其中一個位置的穩妥操作手法。相比背後兩個家族的目標,他心裡的期望值更大。

他希望一步到位,坐上圳市********的寶座。這個位置雖然和市長一樣,都是副省,但圳********相當於東廣省委副書記,將來可以直接升任一般省份的省長。而市長則不可能。

放下電話後,熊文濤難得興奮了幾分鐘。雖然不算出了口惡氣,但憋悶積鬱的心中舒服不少。

最近兩年郭小洲給他帶來的是多重壓力。

首先是仕途上的,郭小洲以前根本和他不對等,但是最近家族早已把郭小洲列為他的競爭對手。他開始是嗤之以鼻的,但隨著耿萬兩大巨頭對郭小洲的青睞,他慢慢意識到,這個對手的後勁,根本不輸給他。

而且還有黃玉婉給他帶來的恥辱。他胸中恨意滔天。甘子怡的舊仇未報,又添新仇。

說實話,他要找女人,任何女人,都是分分鐘的事情。作為一個手握重權的男人,他什麼努力也不做,隻用目光,就能讓對方在暗示中投懷送抱。比如昨天在莞市開個人演唱會的那位著名歌星,中午在市委接待酒宴上,就不斷向他發出暗示,甚至在敬酒時,左手有意識的偷偷放在他的大腿上。

這個女人無論美麗度還是氣質,都不輸給黃玉婉,在年齡和誘惑係數上甚至要超出一格。可是,他熊文濤偏偏不喜歡自己投懷送抱的女人。麵對各種陷阱,他從來都是無視的這源於他的底蘊和遠大目標。

一個手握重權的男人,權力有時跟**是成正比的,越是對權力駕輕就熟的男人,就越是崇尚從容掌控和自我捕獵。

而他唯一的兩次捕獵,前一個甚至冇有開始就宣告失敗。

後一個,已經跌落了他的陷阱,中途卻又爬了出來。

他不甘心。

他要用事實告訴她們,她們的選擇是錯誤的。

他要在仕途上擊倒對手,無論是KO還是點數,他不在乎。

而這一次W鋼事件,隻是一個開頭。

電話聲音響起。

熊文濤並冇有馬上去接,他搖搖頭,將充滿恨意的往事轟出腦子,包括甘子怡和黃玉婉的兩張臉,還有那個令他痛入骨髓的名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