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零八章【察言】

仕途法則 第一千零八章【察言】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剛陪趙衛國韓雅芳吃完飯,郭小洲的手機第N次響了起來。

說起來一名負責日常工作的常務副市長的電話是極其多的,但自打“城市圈規劃”重啟後,郭小洲的電話比正常時期多了三四陪不止。

這幾天西海的各路諸侯,紛紛對他圍追堵截。

電話是朱穎打來的,這讓郭小洲感覺很奇怪。

因為朱穎很少給他打電話,特彆是晚上八點的這個時間段。這個時間,他要麼在忙工作或政府接待,要麼在家陪老婆孩子。

他朝一起走到餐廳大門處的趙衛國作了個抱歉的手勢,走到一邊接通了電話。

“郭市長嗎?”電話裡朱穎的聲音一本正經,但仍然透著一股子誘惑力極強的穿透力。

“是我。”

“說話方便?”

“嗯,你說。”

“老家同族的西華市朱東山市長,找上門了,要我出麵約你見個麵。煩人,小洲,你覺得不麻煩就見見,覺得麻煩我立馬回絕了他。”

郭小洲能想象出她說“煩人”時候的柳眉微顰,朱唇微翹。

西華市市長,好像也姓朱,是朱穎的同族人?

據郭小洲所知,隨著現代文明的不斷髮展,有些老舊的東西卻逐漸複原。比如“整理族譜”,重塑“宗祠”等等。

可以想象,以西華市長的地位和朱穎的名氣,他們倆註定在族內擁有特權和資源。

冇有任何猶豫,郭小洲很乾脆的說:“什麼時間,地點。”

”半小時後,馨然咖啡。“朱穎說完,又指點地址。

郭小洲笑了笑,“我開導航。你告訴我具體的路段就可。”

結束了和朱穎的通話,郭小洲走向趙衛國,伸手道:“趙書記,一路平安!”

趙衛國笑了笑,握手後,他指著韓雅芳,“小洲,我讓小韓在武江待命,隨時聽候你的差遣。”

“其實……”郭小洲想說冇必要讓韓雅芳杵在武江,但看到韓雅芳眸子裡掠過的一抹深情,郭小洲馬上改口,“好吧。幾家食品廠的聯絡溝通,完全靠韓主任親自去跑動了。”

趙衛國戲謔地睨向韓雅芳,“小韓,你這幾天的任務很重喲!”

韓雅芳一時間有點兒困窘,她清清嗓子,“噢……我儘最大努力。”

郭小洲馬上替她解圍,“我送您上車。”

“留步留步。”趙衛國作了個製止的手勢,大步走向他的座駕。

餐廳門前的台階上隻剩下郭小洲和韓雅芳。

兩人目送雲河的一號車徐徐消失在夜幕下。

“你去那,我送你。”

“你去哪,我送你。”

兩人幾乎同時開口說同樣的話。

郭小洲笑了。

韓雅芳咬著下唇,難得扭捏道:“我帶了車。”

“我一會有個工作會晤,你住哪兒……”

韓雅芳的眼眸裡掠過一抹失望,“哦,你有事去忙,我住軒轅大酒店。”

郭小洲心中暗歎一聲,韓雅芳冇有選擇雲河駐武江辦的賓館,而是選擇了一家四星級酒店,就是希望他去找她的時候比較“方便”,他壓低聲音,儘量溫柔的道:“這段時間,我會特彆忙,如果有時間……”

“冇事。”韓雅芳笑著說:“我永遠不會讓你為難。”

“我先走一步。”郭小洲怕自己再說下去,好不容易硬起來的心腸又軟了,他真的不能不回家。但抽時間去和韓雅芳滾個床單,然後再回家,再去摟著甘子怡睡覺,貌似對韓雅芳和甘子怡都不尊重。

…………

…………

馨然咖啡廳。

這是武江比較品味的一個社交場所。來這兒一半是談戀愛搞情況的,另一半是談生意交朋友的。

郭小洲抵達馨然時,正值咖啡廳的高峰營業時間。

客人很多,卡座幾乎全滿。

朱穎和朱東山所在的卡座外有個布簾子。

郭小洲走進卡座時,朱穎和朱東山一起起身相迎。

“我來介紹,這位是武江市的郭小洲市長,這位是西華市朱東山市長。”

朱東山早早的伸出雙手,臉上帶著恭敬的表情,微微彎腰,“郭市長您好,我是西華的朱東山,久仰大名,今天很榮幸能見到您。”

“朱市長客氣。”郭小洲風度翩翩的和他點到即止。

朱東山的身材不高,但是身體壯實渾厚,頭上的毛髮依然烏黑,今年四十二歲的他,去年才坐上西華市長的寶座。在西華是說一不二的強人,但出了西華,在郭小洲麵前,無論他正處的級彆還是影響力都是要仰視郭小洲的。

“郭市長喝茶還是咖啡?”朱東山殷勤的招呼郭小洲入座。

由於是對麵雙排座位,郭小洲似乎主動和誰坐一起都不合適。

“郭市長這邊坐,我們好說話。”還是朱穎機靈,她將自己座位讓出一半,她和郭小洲坐一起。

郭小洲觀察到,朱穎喝的是咖啡,朱東山喝的是綠茶。他隨口點了紅茶。據說,喝綠茶的人比較保守,喝咖啡的人比較時尚。他覺得都是狗屁胡說,他點了紅茶,其實並不是特彆喜歡,隻是隨機罷了。

“朱穎是我們朱氏的驕傲啊!早知道郭市長和朱穎熟悉,我早就應該前來武江拜會郭市長了。”朱東山笑起來還算端正的臉頓時滿是皺褶,眼睛眯成一彎娥眉月。

郭小洲嗬嗬一笑,“交朋友永遠都不遲。有時候更需要機緣。”

“對,郭市長說得太對了。”朱東山接下來是一通馬屁,把郭小洲讚美得連郭小洲都快不認識自己了。

自打郭小洲步入仕途,如何揣摩對手的心理,以及察言觀色是他縱橫官場的基本技術。

不會察言觀色,等於不知風向便去轉動舵柄,世事國通無從談起,弄不好還會在小風浪中翻了船。

有時候直覺雖然敏感卻容易受人矇蔽,懂得如何推理和判斷纔是察言觀色所追求的頂級技藝。

言辭能透露一個人的品格,表情眼神能窺測他人內心,衣著、坐姿、手勢也會在毫無知覺之中出賣它們的主人。

比如這個朱東山,雖然言辭極近獻媚,但坐姿和手勢卻告訴郭小洲,他是個習慣掌控一切的人。

如果下級和他打交道,會非常艱難。

但若是上級領導和他打交道,或者朱東山有求於人時,反過來又極為容易輕鬆。

接下來基本上都是朱東山在表演,他談到西華的發展,談到他的工作壓力等等。無非就是想要為切入主題打下好的基礎。

郭小洲很少開口,他一直在觀察這個談判對手。

他能不能拿下朱東山,抓住對方的弦外之音是“察言”的關鍵所在。

特彆是朱東山談興正濃時,忽然接了電話,回來臉色有點不好看,哪怕他極力裝笑臉。

在朱東山離開卡座去接電話的間隙,朱穎小聲告訴了郭小洲一件事。

三天前,省紀委突訪西華,查了三個案子。其中有個爛尾樓事件就發生在朱東山當副市長之時,應該和他脫不了乾係。

這個事情,僅限於極少數人知道。朱東山這兩天一直在省裡疏通關係。效果有,但不大,有老領導提示他,需要“外力”來擺脫當前的困局。

這個“外力”,就是拿下武西城際高速。

眼看時間過去了半小時,茶都換了幾水。朱東山開始向朱穎使眼色。

朱穎喝了口咖啡,朝郭小洲綻出一抹充滿魅力的微笑,“聽說城市圈規劃重新開啟,西華方麵一直渴望接通一條武江的城際高速。”

郭小洲點點頭,輕描淡寫道:“朱主持人訊息靈通,的確有這回事。”

朱東山臉現急迫之色,想說,又不好開口,於是,他再度可憐兮兮的望向朱穎。

朱穎心裡有些鄙夷,這到底是誰的事情?如果不是郭小洲剛纔給她交了底,以她的火辣性格,是很難為朱東山開口的。

“不知道第一排報批名單有冇有武西高速?”她雙手優雅地交握胸前,飽含情感的嗓音魅惑人心。

朱穎的外形臉蛋和聲線,即使是朱東山也忍不住有些火躁火燒的。他不是冇動過朱穎的心思,但幾次晦澀的暗示,朱穎毫無所動,他便放棄了。他知道自己還冇有“泡”朱穎的資格和實力。而眼前這位年輕的武江常務市長就有這個資格和條件。

他想,以他的年齡和“豐富經曆”都被朱穎迷惑。郭小洲比他年輕,血氣和需求更加旺盛。朱東山相信以朱穎的女性魅力,絕對可以擺平郭小洲。

前提是朱穎願意付出。

但是他還是相信,朱穎如果能搭上年輕帥氣的正廳高官,未免不是她的福氣。

一舉三好之事!

“關於報批的事情,尚在研究之中。”郭小洲笑了,卻不是因為她美麗笑容,而是她太能裝了,到底是資深主播,演技了得。

“郭市長,能不能給我和朱市長一個麵子,第一批報誰不是報呢。讓武西城際進第一批名單。”

“想聽實話嗎?”他微笑著,打量她閃亮如星的狡猾黑眸,輕輕吐出一句字,“武西城際不可能第一批報建。”

“不可能?”尚在賠笑的朱東山錯愕不已,“郭市長,我們西華很有誠意的,有什麼條件都可以談……”

“看不出西華有什麼誠意。”郭小洲憋住捧腹大笑的衝動,欣賞著朱穎裝出勾引他的風姿。

“什麼都可以談,我們西華真的很有誠意。”朱東山急道。

“什麼都可以談?”郭小洲反問一句。

朱東山毫不猶豫的點頭,“隻要我能做到的。”他一邊回答一邊想,郭小洲如果獅子大開口朝他索賄,他今年的市長基金還有幾百萬元可用,隻是,得想個穩妥的方法送出去。送多少合適呢?

“我要西華的兩家上市公司總部搬遷到武江。”

“這……怎麼行……”朱東山下意識的一口拒絕。這兩家公司可是西華的寶貝。他們全市想方設法都要挽留住的寶貝。

“除了城際高速第一批報批外,武江還可以搬遷五到十家中小型化工企業到西華,你們西華可以成立一家化工園區。我想,就利稅而言,它們應該能抵償兩家上市公司了。”郭小洲胸有成竹道。

“這……”朱東山有些意動。但他還是很難答應。

“據我所知,這兩家公司一直在謀求遷離西華,你們西華一再出政策挽留,但是,你們還能拖它們幾年?一年?兩年?它們遲早都會離開的。”

“就算我願意考慮,市委這關也難過……要不換彆的任何條件。”

“好吧,看來朱市長還是冇有誠意。”郭小洲站起身,目視朱穎,“抱歉,朱主持。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郭市長,你總得給朱市長一個考慮的時間吧。這事情說大不大,但也不算小,對吧,朱市長。”朱穎起身打圓場。

朱東山連連點頭,“郭市長,事情實在太大,請允許我們考慮考慮……”

一般說來,一個人的感情或意見,都在說話方式裡表現得清清楚楚,隻要仔細揣摩,即使是弦外之音也能從說話的簾幕下逐漸透露出來。

此時的朱東山已經有六七成的妥協了。也許唯一的難題是他要想辦法說服西華市委市政府領導層。

郭小洲知道,這事情有了八成希望。

他最後施加壓力,“報批名單這幾天就會送達各大部委。朱市長,今天我來,是朱大主持的麵子,我給出要求,也是給朱主持麵子,屬於你考慮的時間不多。僧多粥少,周邊多少個城市都盯著,不僅是道路,還有武江產業升級佈局整理外遷的企業。”說完,郭小洲拔腿向外走去。

“郭市長……我……”朱東山起身,不知道該怎麼表態。

“我送郭市長一步。”朱穎跟上郭小洲的腳步,小聲在他耳邊說:“我今天的表現可以打幾分?”

看著她得意的笑容益發迷人燦爛,郭小洲笑著說:“一百分。”

“分數是分數,獎勵呢?我要貨真價實的獎勵。”朱穎咬唇。明媚的電眼眨啊眨地瞅著他。

郭小洲不動聲色道:“獎勵先掛著,等西華答應了我的要求,我再給予你獎勵。”

“不行。我現在就要。”朱穎不依不饒。

郭小洲大步走出咖啡廳,抬眸看向街對麵的賓館霓虹燈,聳肩道:“要不去對麵酒店給你獎賞?”

“哼!太無恥,我難道想要這樣的獎勵,這不是我獎勵你嗎?”朱穎心跳如擂鼓,雙手緊護胸口瞪大眼睛,像個碰上大野狼般的無助小紅帽。

“嗬嗬嗬!是你不要的,不能怪我。”郭小洲笑聲爽朗,忽然加快步伐向他的汽車走去,同時朝後搖晃著手掌,“拜拜,朱大主持。”

朱穎嬌哼的跺跺腳,“越來越滑頭了。”

說完,她噗嗤一笑,轉身走進咖啡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