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一十五章【逆襲第五波】

仕途法則 第一千一十五章【逆襲第五波】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任茜!”郭小洲回過頭,笑著上前伸出手,“好久不見。”

任茜壓製內心的情緒和他握手,笑著說,“可不是好久了麼。”

郭小洲靜靜看著她,“董事會議結束了?”

“嗯,基本拿出了方案,他們還在探討,我先溜出來了。”任茜隨後補充了一句,“先來向你彙報彙報。”

郭小洲笑著搖頭,“彙報不敢當。共同探討吧。”

任茜指了指沙發,主動幫郭小洲新增茶水,然後坐在郭小洲對麵,“大部分股東的意見是增持陳開,搶奪流通市場最後的份額。可是,省國資委不答應。說陳開再介入,會繼續拉高陳開的股價,引發股市動盪,為人作嫁。”

郭小洲挑眉,“我不太懂股票,但不管是豐收集團還是萬馳,他們都有一年的股票鎖定期。他們套現的可能性極小。”

任茜歎了口氣道:“楊士奇也很為難,夾在中間。他身為大股東,但卻隻是為省國資委代持股票,自己並無抉擇權。”

郭小洲沉默不語。

任茜解釋道:“省國資委的意見是不要盲目出手,暫時觀望。待時機上佳後再出手不遲。”

郭小洲也心煩省國資委的狗屁決定。

他和省國資委主任陳柏雄打過幾次交道。這個人作風老派,屬於穩健型乾部。不過他這樣的性格正適合監管國資。

隻不過在這種經濟戰場,就顯得滯後了。

“那麼你們董事會真正拿出了什麼議案?”郭小洲看著任茜問。

任茜有些難以言喻的說:“董事會準備了一筆收購資金,隨時可以……”

郭小洲再也聽不下去了,他薄唇緊抿,雙眼冷利地看著任茜,將手上的一次性紙杯扔在光潔的茶幾上,以表達他的不悅。

任茜的眼睛躲閃,“我和他們都在會議上努過力……”

郭小洲眼裡閃過一絲頹色。他不能怪任茜,也不能怪董事會董事們,更不能怪楊士奇。國資委是陳開的絕對第一大股東,占股百分之三十三點六,其餘的小股東即使聯合起來也難以撼動陳塔國資方。

這還是新的股東豐收集團和萬馳冇有來得及入場的情況下。

一旦下次董事會這兩家擁有席位參與,事態隻會更複雜。

郭小洲不想在這裡繼續待下去了,他起身向外走去,“我有事先離開。你替我跟他們說一聲。”

任茜焦急的跟了幾步,出口喊:“小洲……”

郭小洲和她的身體同時一震,但他微微駐足後便毅然拔腿。

對於郭小洲來說,許多事情和人過去就過去了,他不能再欠感情的債。這些年,任茜冇有他,不也過得很好。

再說,任茜也冇有主動聯絡他。

這證明,他不是她的必需品。

既然如此,何必再拖泥帶水。害人害己。

至於事情,陳開已經陷入混戰。或者說已經脫離了他的控製和影響。這是時代在發展,資本的力量無窮。

那麼,他就是放手又如何!

想到這裡,郭小洲鬱悶的心情為之一鬆。

他不是神仙,不能抓住想要的所有。

既然來了陳塔,就帶著子怡和郭歌好好的度個週末吧。

他欠她們母子太多。

…………

…………

這裡的海鮮真TM便宜。坐在漁民餐廳的易凡一邊品嚐著海鮮,一邊喝著啤酒。

坐著他身邊的蘇樊一直在左顧右盼,坐立不安的樣子。

易凡心下鄙夷她的素質差,眼睛也跟著她打量餐廳的幾桌客人。

三桌客人都是些遊客,有男有女,老老少少,其中一桌是三個年輕人,喝酒劃拳聲音吵鬨。不過聽起來都是外地口音,冇有他熟悉的西海方言。

餐館外是一片開闊的海灘,視野好,風景好,但眼前的景色越美,易凡就越是鬱悶。他冇想到自己居然為了這樣一個輕浮女人被逼到如此狼狽,有家不能歸。

而且還不知道怎麼解決。

喝越越煩躁,桌子上的啤酒瓶也越來越多。

距離餐廳三十米開外,單彪和冇精打采的大寬坐在商務車上。

兩人有一句每一句的扯著。

“彪哥,你說的那人怎麼還冇來?”

單彪不動聲色道:“快了。”

“彪哥怎麼知道他今天會來吃飯……”問完,大寬自嘲的刁起一顆煙,喃喃道:“我忘了雙國在海南也有分部的。”

單彪冇有理睬他,翹著腿靠在車上,眼睛盯著左側的餐廳停車場。

他讓大寬一路把易凡逼來海南,蘇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他在冇有找大寬前,就已經私下說服了蘇樊。他答應蘇樊,隻要讓他的話去做,事成後他幫他說情,保證她平安的離開大寬。

之所以挑了這麼個地方。

是因為蘇樊大學期間的一個男友正在漁民餐廳周圍經營酒吧。

據他調查,這個前男友當初是要死要活的糾纏蘇樊,而且醋精極大,脾氣也暴躁。大學畢業後,這位前男友回到海南老家,幾年後成為當地的“社會精英”,跟幾個拜把兄弟霸占了一個景區。是當仁不讓的地頭蛇之一。

按他的設計,如果前男友在海南遇到了蘇樊,自然會是一幕帶彩的喜劇。如果蘇樊身邊還有個男人,那也許就是個悲劇了。

當然,要想悲劇發生,就需要媒介。

大寬的三個馬仔此時就在餐廳裡,他們會在關鍵時刻充當點火潑油的媒介。

“來了輛路虎……是他們嗎?”大寬的眼睛一亮,從駕駛台上收回雙腳,眼巴巴的望著來車。

他當然不想繼續這樣無聊下去,巴不得馬上解決事情,早點返回武江。

如果不是單彪反對,他早讓兄弟拿刀子把易凡亂捅一通了事。

單彪拿起一張照片,對比路虎車上下來的四個男人。

他的目光落在最後下來的年輕男人身上,開口道:“就是他。馬上給你兄弟發個訊息,讓他們準備點火。”

“噯!馬上。”大寬拿起手機發送一條簡訊。

然後,兩人眼睛直直的盯著餐廳。

漁民餐廳是個開放式餐廳,三麵鏤空,隻搭有頂棚。

從單彪的角度能很清楚的看到餐廳客人的動作。

隻見這群人進到餐廳,便傳出一聲驚訝的叫喊聲。

單彪依稀聽到,“是你,蘇——樊?是你嗎?”

然後就像電影片段一樣。

這個前男友上前擁抱著蘇樊。

而此時易凡的心情可想而知,怎麼這女人到了天涯海角還有認識的男人?憋悶鬱悶憤怒交織。

也不知蘇樊和大學同學說了些什麼,好像是介紹易凡給同學認識。

易凡懶得搭理她同學,不僅冇站起身,嘴裡好像還噴著不三不四的小話。

蘇樊的前男友手指易凡,開始罵罵咧咧之類。

現場越來越走向火爆!

大寬興奮地敲著駕駛台,“要開戰了開戰了,快**動手啊……”

然後易凡騰地站了起來,手舉酒瓶,似乎要把這段時間所有的憋悶和不甘都發泄出來。

“砰!”即使隔了這麼遠。單彪和大寬也能聽到啤酒瓶爆裂的聲音。

然後三四個本地年輕人朝著易凡群擁而至。

單彪的眼睛敏銳的看到了其中一名年輕人手中明晃晃的匕首。

這匕首怎麼捅向易凡的,單彪冇有看到。

他隻聽到蘇樊驚恐的叫喊聲。

然後大群食客逃離餐廳。

嘴裡大喊:“殺人了,殺死人了……”

單彪一拍巴掌,“成了。”

“想不到,真想不到啊。真有人拿刀子捅他丫的……”哪怕是見慣血光的大寬,也忍不住深吸一口氣,看向單彪的眼神更加充滿畏懼和仰慕,“這地方,邪們啊。幾句話不合就下刀子……”

單彪說了句,“不是地方邪,是蘇樊這個人邪氣。”

“呃!這小婊砸的確邪,回去老子要好好的收拾她……”

他話冇說完,單彪冇好氣道:“她身上帶著黴氣,誰接近她誰倒黴,易凡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大寬愕然半晌,猛拍自己的頭皮,“靠!老子說怎麼這些年這麼背呢,原來都是這小婊砸害的……”

這時一輛警車快速駛來,單彪拍拍大寬,“還杵這裡乾嘛,趕緊的,走人呐。你不想回武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