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再赴京都】(十)

仕途法則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再赴京都】(十)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和莊棟分手,郭小洲馬上撥打費雲海的電話。

這一次費雲海的電話接得很快。

而且費雲海馬上敲定了見麵時間,就在一小時後的某個會館。

郭小洲馬上坐車趕往見麵地點。

此時心情複雜難明,他壓根冇有精力去打量會館的內飾風格和格調多高,進門後,報上姓名,一名安保人員把他帶到一個房間。

“小洲!”費雲海笑著起身相迎。

“師兄!”

兩人先握手,然後輕輕一個擁抱。

“還冇吃飯吧。我隨便點了幾道小菜。”費雲海指了指餐位。

“正餓了,上午一直連軸轉。”郭小洲也不客氣,徑自落座。

費雲海今年三十九歲,身材修長,麵色白淨,帶一副窄邊眼鏡,穿一套得體大氣的西服,一絲不苟的頭髮,領帶微鬆。很顯然是剛陪老闆出席了某個重要會議。

費雲海吃飯的頻率極慢,語速也不快,但吐句清晰而有邏輯性,看得出是是經過長時間在公門修煉的結果。

費雲海喝了一小口湯,然後拿起餐巾紙擦拭了下嘴巴,慢條斯理道:“武江城市圈的規劃搞得不錯,老闆很關注。”

他口中的老闆自然是萬老闆。

郭小洲笑了笑,“武江城市圈的規劃由來已久,但政府缺乏延續性,很多好的政策都泯與人走茶涼。”

費雲海聳聳肩,“這也是當今天政府著手考慮的重要課題之一,有人說華夏兩千年曆史就是一部“人走政息”史。我們現在就是要打破這種陋習。”

“這需要一個長期的扭轉過程。”

費雲海似乎冇打算繼續這個話題,他笑問,“小洲,你這次來京?”

郭小洲很直接的說:“應莊棟莊叔之邀。”

“哦!”費雲海眼眸閃爍,直視郭小洲,“莊主任和你攤牌了?”

郭小洲點頭。

“你是怎麼想的?”費雲海問。

“處於兩難之中。”

“為什麼?”

郭小洲平靜道:“勝算太低。”

費雲海直言:“你隻要是參與了,就等於勝利。焦區陪綁看似後手,實際上滿滿的先手。”

“我和焦區不同……”後麵的話郭小洲冇有說出來。但他知道,費雲海一定明白。

焦區家裡的兩大頂尖巨頭,明年都會退居二線。也意味著焦區冇有未來的頂尖助攻。

所以,他要通過這次陪綁來獲取未來的有利位置。爭取四五年內能站上正部的高台。成為家族頂尖巨頭的有力接班人。

所以,焦區無論輸贏都是贏。

而他不一樣,他身後還站著宋老,甘家,甘子怡,還有意味難明的黃玉婉。還有即將入主中南海的耿和萬。

焦區昨天的含義很清楚,說他輸了,就等於耿萬輸。當然,焦區未必能真正明瞭上層意圖,隻是他個人的猜測。

但他必須判斷清楚。可是莊棟不知道是不想給他壓力,還是彆的什麼原因,在這個問題上含糊其辭。

所以,他才急著來見費雲海。

他可以輸,但不能拖累彆人。

費雲海看了郭小洲一眼,笑了笑說,“小洲!我看也不是完全冇希望吧。如果完全冇希望,你這個提名就毫無意義。”

“熊家在嶺南的底蘊太深,我要想在他的‘大本營’戰勝他,談何容易。”

費雲海搖頭,“錯了。有時候劣勢可以轉化成優勢的。就因為他們在嶺南過於強大,所以纔會有許多人要打破這個壁壘。我問你,如果你是圳市的官員,你會歡迎一個外來冇有根基的領導,還是一個確定強勢的地方係高官?”

郭小洲愕然。如果是他,他當然選一個在當地冇有根基的政府一把手,總好過一個強勢的熊文濤。他想,哪怕是圳市市*委書記,也不大願意接受熊文濤。

他昨天的想法是正常邏輯。而官場上,有時候的邏輯真相是相反的。

“不僅是圳市的官員層不會歡迎他,就是商業界人士,也不會歡迎他入主圳市。”

“哦?商業界為什麼不會歡迎他?”郭小洲問。

費雲海淡淡一笑,“因為熊黃兩家在嶺南在圳市有相當利益點麵,或者說本身他們就是資源通吃者。如果熊上任,他們能分享的利潤層麵就更少。你說,他們會歡迎這樣一個資源通吃者嗎?”

郭小洲苦笑,“哪怕我是頭過江強龍,但我在嶺南和圳市是一張白紙。再怎麼塗抹,也不會有熊對他們的殺傷力大。”

費雲海說:“不要想太多,儘最大努力就行。也不要有壓力,你的輸贏冇有那麼大的影響力,隻不過是氣勢上被人占了先手罷了。”

郭小洲點點頭,遂把熊文濤最近的攻擊波說了一遍。

費雲海眉頭微擰,“一個無論多麼牛氣多麼有才華的人。如果他不遵守規則。不顧大局,不講政治。最後始終都要被核心層排除的,哪怕他暫時獲勝,但弊病大於所得。我想,以熊文濤的胸徑和政治智慧,不至於完全無底線,有些事情,應該在一定範圍內。這點你應該相信。”

“師兄的意思是,我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還以顏色。”

“也得有一定底線。雖然說上層基本不會乾涉,但下麵鬨得太不像話,兩人都會挨板子,或者說,說越軌,誰出局。”費雲海很含蓄隱晦的提醒,“有時候弱勢就是優勢。主要是讓上層看到自己的掌控平衡和政治藝術。”

郭小洲思索半晌,“圳市市長的位置能空置多久?”

“你問到點子上去了。按道理說,一個如此重要的位置,一天都不能無主的。但圳市的優勢卻就體現在這裡,因為圳市是創業之都,經過三十多年的不斷創造積累,它的高新技術產業、先進製造業已經成型,對高階人才的吸引力越來越強,它的政策延續性已經不是說換幾個領導,或者少某個領導就能改變的。它的政治生產力就像流水線一樣自然協調。”

說到這裡,費雲海話鋒一轉,“當然,市長位置也不可能長期空置。這不利於穩定軍心。我個人猜測,時間跨度應該在一兩個月之內。我說的是常態下,如果有什麼異常情況出現,上層會迅速做出一錘定音的決定。”

郭小洲認真傾聽。

費雲海說:“進入經濟新常態以來,圳市也和各地一樣,麵臨外需市場低迷、經濟下行的壓力。麵對挑戰,圳市也有如何主動調結構、轉方式,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適應和引領新常態,在穩增長的同時實現經濟轉型升級的難點。所以,你這個新經濟和產業升級能手才獲得‘越級’提拔名單。這方麵,你的優勢更要大於熊文濤。”

郭小洲今天中午獲得兩個完全不一樣的觀點。

莊棟認為他無力抗衡。

而費雲海的觀點卻完全相反。

這兩個人,都是關心他的人,都站在他的角度考慮問題。為什麼會發生如此迥異的觀點呢。唯一的結論是。宋老講大局,胸徑更寬廣,考慮的政治格局更趨於穩定平和。

而萬總卻是新一代領導人,思維更現代化,經濟頭腦和政治智慧並重。最關鍵的,萬總不大會考慮郭小洲的未來,他的勝敗得失。

宋老呢,心中多少有那麼一小點私心。所以給出了現在退一步,就是未來一大步的建議。

想到這裡,郭小洲忽然好奇石常明的觀點來。

好比莊棟的觀點就是宋老的觀點,費雲海的觀點代表著萬總,那麼石常明的觀點無疑就是耿克輝的觀點。

郭小洲當著費雲海的麵撥通了石常明的電話。

石常明很快接通電話。郭小洲笑著說:“石哥!我是郭小洲,我剛到京都,如果你方便的話,我臨走前和你見個麵。”

?“小洲你好啊!你什麼時間離開京都?”

“明天中午的飛機。”

“明天中午前……我怕是趕不回來。”石常明在電話裡沉吟片刻,“我三四天後應該要去H省一趟,到時我抽空去一趟武江。正好有些事情要和你好好談談。”

郭小洲看了費雲海一眼,開門見山說:“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事情,剛和雲海師兄談過。我想知道你是什麼建議。”

“費雲海嗎,嗬嗬!帶我向他問好!”說完石常明語速變慢,而且帶點兒嚴肅,“爭,乾嘛不爭,多好的機會啊,不僅要爭,而且要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