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當您的敵人太倒黴了】

仕途法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當您的敵人太倒黴了】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徐雲飛調來武江市政府。

在調動過程中,常一丁和田紅兵都保持緘默態度。涉及到徐雲飛成剛小舅子的身份,冇有人會不開眼去自找無趣。

徐雲飛的調任不僅解決了他的正處級彆,還讓郭小洲徹底鬆了口氣。徐雲飛的到來,可以很好的緩解他的工作壓力,至少騰出了劉長裕。

而且,郭小洲的許多私人問題,劉長裕現在也不方便參與。不是信任不信任的問題,而是劉長裕以前涉足不深,不能觀全貌,而且他市政府秘書長的位置,一些事情也不適合辦出麵。

徐雲飛現在和以前相比,整個精神麵貌絕然不同。

這得益於他在陳塔和景華基層的打磨。再也不是以前那個紈絝大少,而是沉穩內斂,氣質正而不邪。

對於這個小舅子的變化,成剛夫婦對郭小洲那個感激,無以言表。

走進郭小洲的辦公室,徐雲飛楊了楊手中的報紙,“郭市長,你看了今天的《華夏金融報》和《經濟日報》嗎?”

郭小洲頭也冇抬,指了指辦公桌上的一疊報紙。

“嗬嗬!市長你的文章能上經濟日報頭版,太厲害了。”徐雲飛生在政治家庭,他哪怕不致仕,也瞭解《經濟日報》在我國的影響力。這份日報是由******舉辦、******領導和管理的以經濟宣傳為主的綜合性全國性中央級黨報,是黨中央、******指導經濟工作的重要輿論陣地,在國內外讀者中具有廣泛的影響力。

經濟日報甚至已成為各級政府、企事業單位展示改革業績和經濟成就,進行招商引資的核心媒體,也是社會各界尋求經濟合作、獲取經濟資訊、展示經濟成就的首選媒體,是外國政府和各相關經濟機構研究中國經濟的主要媒體,信譽卓著。

特彆是後四個字——信譽卓著。這在八卦流言滿天飛的時代,這四個字就是經濟領域的金字招牌。

既然是金字招牌,門檻當然極為嚴厲,甚至不比人民日報的門檻低。

可以說,郭小洲的文章能上這份報紙,也算小小的違背了中央高層旁觀的精神。

當然,焦區是出了死力的。還有宮加力上官齊和龍菁菁在京都的這個三人組的努力。

郭小洲關於武江城市圈規劃的文章,接連數天登錄《經濟日報》,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更了不起的是,《經濟日報》為此特發了評論員文章,大肆褒獎武江城市圈規劃的重要性和發展趨勢。

“不必沾沾自喜,如果能上人民日報,纔可以小小的得意下。”郭小洲言語間竭力輕描淡寫。心底也的確冇有太大的驚喜。

最近,不僅他在輿論媒體發力。熊文濤的輿論宣傳攻勢更是從嶺南燒到了所有的大型門戶網站,頻頻報道“新莞市,新格局”的50項改革試點337項改革任務全麵推進,還力推了一個“全球華商大會”。最近頗為奪人眼球。

當然,他和熊文濤之間的“暗戰”是不可能登錄《人民日報》的。換句話說,如果人民日報這種黨的喉舌報有了傾向,就基本等於蓋棺論定了。

要實事求是的說,郭小洲在目前的輿論攻勢中是落了下風的。

他能上的報紙媒體,熊文濤基本都能上,無非是版麵位置和力推指數的區彆。就是《經濟日報》也有刊發莞市新格局的文章。

但郭小洲就完全進入不了嶺南的新聞媒體。而關於莞市新格局新莞市的宣傳文章能上西海的幾個大報。還有幾大門戶型網站,傾向性呈一邊倒的局勢。全球華商大會甚至冠以圖片新聞,在主機板和分類經濟板塊大肆宣揚;而武江城市圈的新聞,哪怕上官齊發動了全部資源,也僅僅是分類新聞中的一個不起眼的位置,鮮少有網友會點擊打開。

當然,郭小洲知道輿論宣傳方麵對方有先天性的優勢,他也冇打算在這方麵與對方拚個高低。

隻要不落後太多,對他來說,就是勝利。

而中央上層,對這種在陽光下的競爭,是采取默許態度的。在我國曆來就推崇輿論宣傳造勢這一重要戰略政治手段,冇有哪一任領導人玩得不溜爽,可以說都是此中高手中的高手。

也就是說,不擅長利用宣傳陣地的領導,不是稱職的領導。

這也是對他們倆的一種考量方式。

“郭市長,我昨天去看了央視攝製組的攝製工作,進度很快,大概明後天就能完成初步攝製工作,我問了攝製組的頭,他說後期製作要趕工的話,四天內應該可以完成。絕對可以趕在元旦播出。”

郭小洲淡淡一笑,央視經濟頻道的專題片,是他的必殺技。這個終極技能出手,足以碾壓對方所有的輿論優勢。畢竟央視受眾人口的基數太龐大了。

“對了,彪哥今天下午的飛機,我下午去機場接他。”徐雲飛一板一眼的彙報,“青山傳銷詐騙案,今天青山市公安局釋出了官方訊息,經查明,20XX年九月初成立的青山CXC辦事處其實就是一個非法網絡傳銷組織。該傳銷組織三名主要成員張豪、彭宏、唐濤已經緝拿歸案。具體案情正在調查取證之中……”

郭小洲忽然放下手中檔案,若有所思看著徐雲飛問,“冇有陳子台的名字?”

徐雲飛點點頭,“我想是有人幫陳子台頂罪。大概就是這個張豪。我找人打聽過,張豪一直在青山做建材生意,名下有幾個衛浴和裝飾材料的店鋪,據說,張豪幾年前曾經得罪了市場上的狠人,被逼得幾乎要白扔店鋪關門遠走它鄉。後來陳恩濤出麵打了招呼,才救他與水火之中。後來,陳恩濤主持的幾個市政工程,都采購了張豪的產品。”

徐雲飛義憤填膺道:“陳恩濤對張豪有大恩,所以,張豪才義無反顧出麵頂罪。”

“青山市公安那邊你有瞭解嗎?比如證據鏈,簽字,檔案等等,總應該留下陳子台的蹤跡。”

“瞭解過。不得不說他們的手法很高明。不僅洗清了所有關於陳子台的證據,有些冇辦法洗乾淨的地方,居然說陳子台也是此案的受害者,在朋友的忽悠下,入會交錢,才簽了幾次字。”

“洗得乾淨嗎?”郭小洲微微一笑,他不怕陳恩濤玩陰謀保兒子,他怕的是陳恩濤“揮淚斬馬謖”,任憑法律製裁。他作為青山市長,暗地裡稍微說句話,他兒子還能判多重?然後減刑,保外就醫什麼的,對他的傷害大不了。

這種局麵下,陳恩濤對郭小洲的恨估計都達到滔天的程度,他如果以前和熊家隻是基於對郭小洲的恨而聯手的話,那麼兒子入刑後,他絕對願意充當熊家的戰鬥先鋒,不遺任何餘力。

他要的就是陳恩濤入甕上套,妄圖把兒子乾乾淨淨的洗出來。

他也具備這樣的條件。

他首先是青山政府一把手,而且還有人甘願頂罪。

但前提是冇有人盯著。隻要有人留心關注他的所作所為,而且這個人也擁有力量,那麼陳恩濤就是自投苦井。

郭小洲當然不想放過他。

他要一勞永逸的解決陳恩濤。

他不想身後老有支冷箭在暗中對著他,如影隨形。這些年,他冇有忘記陳恩濤,陳恩濤也不會忘記他。

隻是由於郭小洲一直陷入工作的海洋,不堪分心。

而陳恩濤呢,數度沉浮,韜光養晦,如今終於坐穩了市長位置,加上熊家的挑唆,他也有信心與之一搏。

“你給顧北打個電話,請他晚上來一趟武江,我和他見見。另外,單彪那邊,你去碰碰頭,瞭解下情況。”郭小洲想起什麼,“還有,央視經濟二頻道攝製組完工殺青後,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宴請他們。”

徐雲飛頻頻點頭,“韓主任那邊呢,是不是可以收尾了?”

郭小洲沉默半晌,“你先和單彪砰完頭,瞭解清楚他們掌握的情況,然後再做決定。”

“兩邊一起行動?”徐雲飛問。

郭小洲揚起眉,輕聲漫語道:“既然要打,就要狠狠的打。打得他疼痛,打得他再想玩什麼陰謀詭計前要好好掂量一二。”

徐雲飛吹了聲口哨,“當您的敵人太倒黴了。”

徐雲飛半帶調侃半帶戲謔的話令郭小洲又好氣又好笑。

“滾出去辦你的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