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資格】

仕途法則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資格】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午餐的時間很快到來,也很好的打破了僵持不下的局麵。

樊力偉“恰到好處”的打完電話出現在餐桌上。

菜肴非常豐盛,足足十八道。

其中素菜居多,比如齋香燒素鵝,素太極羹,草堂八素,還有金鳥傲巢,蒜仔餛飩火靠羊腰等各地名菜。

最後端上的一道菜,是嶺南名菜“紫砂佛跳牆”。這道菜的食材是鮑魚、魚翅、花膠、海蔘、花菇。而且製作工序相當複雜,所有的食材要分彆煨好,瀝清水備用。然後將原料按層排放在紫砂燉盅裡,燒鑊落油,放入上湯,調入味精,滾後倒入燉盅裡,放入蒸籠猛火燉90分鐘。

作為東道主,朝國柱端起青花瓷酒杯,對郭小洲宮加力二人道:“先借這杯酒,為遠道而來的郭市長宮局接風。”

“謝謝朝會長!”

“謝謝朝總裁!”

郭小洲和宮加力分彆乾了杯中酒。

相比朝國柱的愛好白酒,祝則彪對紅酒更加情有獨鐘。他舉杯分彆和郭小洲宮加力樊力偉三人敬酒後,一名外形俊俏氣質不俗的年輕女子拿著一部手機走到祝則彪身邊,低聲說了一句話。

雖然她的語氣極低,但郭小洲等人還是依稀聽到了省委某某某的名字。

祝則彪作了個抱歉的手勢,拿起電話走出大廳接聽。

郭小洲注意到,朝國柱的眸子裡掠過了一抹異樣的光芒。

三分鐘後他回到餐廳,臉帶歉意對大家說他臨時有個重要飯局必須趕去,並挽留郭宮二人在羊城多玩幾天。

郭小洲和宮加力自然說你有事情就去忙,不要太客氣。

祝則彪離開後,偌大的飯桌上隻剩下四個人。

不知是祝則彪的氣場太過淩人,還是巧合。他離開後,場上的氣氛格外融合。

飯後,是嶺南特殊的中午茶。

場地則換到了後院的溫泉旁。

郭小洲和朝國柱坐在白色的沙發上,喝茶聊天。而宮加力和樊力偉則在郭小洲的暗示下,更衣下了溫泉池子。

鑒於熊文濤和熊黃兩家的強勢,郭小洲唯一能打的是溫情牌。所謂有話好說,遇事好商量,遇事讓人三分等等。

就客觀情況而言,在談判博弈中,軟與硬的兩手是相輔相成、密不可分的。如果一味偏柔和,自己便要吃虧。郭小洲從不指望所有人的修養都那麼好,公正無欺地待人,而恰恰相反的是,更多的人總多少有點欺軟怕硬的毛病。因此,不可一味的軟。

當然,麵對朝國柱這種人,也不可一味不轉彎的強硬。一個人太強,必然使人覺得他頭上長角,渾身長刺,彆人對他的態度是:“人狠了不逢,酒釅了不喝。”換句話說就是,人太狠我不惹你,惹你不起還不躲起!這是一般時候的態度。到節骨眼上,彆人忍無可忍,牆倒眾人推。

比如,熊文濤。無論朝國柱還是祝則彪,心中都對這個強勢人物有所顧忌。熊文濤初到莞市時,曾經拿三四名億萬富豪立威揮刀。

所以,他必須軟硬兼施,隨機應變。

兩人的話題很寬泛,在漫無邊際的聊天中數次切題,從世界經濟局勢到圳市的經濟發展模式,從足球談到身體健康等方麵。

不知道什麼時候,朝國柱談到官員,他很直率的說,“我是商人,骨子裡一直對你們官員抱有敬而遠之的態度。不想過多的參與政治。但實際上,我們永遠不能避免和官員打交道。”

郭小洲笑了笑,“身在官場,追逐權力最大化,是當前少數官員的真實想法。這一點我不能否認。”

“有些話換在三五年前,我是不會說的。但我現在都老成這樣了,膽子也大了。”朝國柱說:“有官就有權,有權就有利。而且你還不必付出什麼代價,因為你手中掌握的公共權力和公共資源就是最大的籌碼。這不象作生意,需要實實在在的投入本錢,是有風險的,你可能血本無歸,與做官腐*敗被懲處的風險相比,這個概率要大得多。”

“隻是極少數官員。”郭小洲重申道。

朝國柱笑了笑,搖頭,“在現代華夏,一部分官員但凡在官場中還有升遷的可能,哪怕隻是前進一小步,他也不會去下海經商,因為做官的收益要遠遠大於經商的收益。圍繞每個官員,各個利益群體都會找到一條線索來對你進行拉攏。”

郭小洲正色道:“至少我不會這樣。”

朝國柱“哦”了一聲,等待他的下文。

郭小洲目光直視朝國柱,“當前華夏真正左右效率和公平關係的因素是什麼?是權力與資本的結合。如果不能製止權力資本化,華夏將陷入既無效率又無公平的境地。我是草根階層,我從小生活在農村,吃過很多苦,深深感受到百姓疾苦。而且我和任何利益團體都保持距離;我背後冇有龐大的家族,冇有背景資源需求。在某個程度上,我想我應該是最合適的那個人。”

郭小洲實際上已經是一種表態,他如果任職圳市,是背景履曆最清白的一個人,他不會受家族和利益集團左右,最大限度的給予全員以公平。

而熊文濤當選,他首先得為熊黃兩家考慮,權利資源的傾斜的必然的。而且熊是個非常強勢的人物,容忍度非常低。

朝國柱似乎為郭小洲的話感慨了半晌,他笑著搖頭道:“不是不想幫你,實在是……”

郭小洲打斷他的話,他不能讓談話出現死結。

“聽說朝會長下一屆不會參與東山會長競選?”他忽然換了話題。

朝國柱冇有立即回答這個敏感問題,他微微歎了口氣,“到了該退休的年齡啊!”

郭小洲笑說:“我覺得您至少還應該連任一屆。東山會發展到現在,一直保持原汁原味,您功勞居首。”

這話挑起朝國柱的心事,他笑笑搖頭,“年齡不饒人。東山會離開誰都能運轉自如。再說,年輕的俊傑也層出不窮……”

郭小洲再次失禮的打斷他的話,“我不認為目前誰有這個能力取代您。”

朝國柱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眼中的光芒一閃一閃,“郭市長,這兒隻有我們兩人,有什麼可以直說,出了這個大門,風一吹,什麼都不會留下。”

郭小洲知道他已經成功引起對方的好奇心。

他輕聲道:“我若當選,不敢說給予東山會多大回報,但我能最大限度的保護公平。同時,我可以在兩年後的東山會會長選舉中助您一臂之力。”

朝國柱其實心中是傾向郭小洲的,他和大部分東山會會員私下交流都得出一個結論,寧郭不熊。但是,鑒於兩人目前的實力對比,郭小洲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們如果投了郭小洲,但郭小洲最後還是敗給熊文濤。等待他們的,很有可能是熊文濤揮舞的屠刀。

因此,東山會的選擇是不偏不倚。

如果朝國柱再年輕十歲,八歲,他也肯定會選擇穩妥。

但他到了這個年齡,除了被需要和自重感,他冇什麼奢求。基本接近無慾無求的境界。因此,他的膽子相對會比較大。如果他在郭小洲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支援了郭小洲。那麼東山會的回報將是巨大的,而他的選擇將為他贏得時間。

特彆是郭小洲當選後,至少一屆,可以確保他在東山會連任一屆。

那麼他是不是可以大膽的賭一把呢?

敗了,他安心養老。

勝了,他將在人生履曆上塗抹濃彩重色的一筆。

沉吟了足足兩分鐘,他慢慢吐出一句話,“要想東山會投你的支援票,你必須說服兩名經濟顧問中的至少一位。”

郭小洲大喜,伸手,“成交。”

朝國柱一邊和他握手,一邊提醒道:“想說服他們並不容易。”

郭小洲笑著說,“我有八成把握。”

“八成?”朝國柱還想提醒一句,但旋即一想,如果郭小洲冇有能力拿下協會經濟顧問,那就證明他冇有和熊文濤博弈的資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