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什麼話都不說】

仕途法則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什麼話都不說】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熊文濤的工作順利,宣傳高度不斷攀升,加上家裡傳來的絕密訊息——黃如宗已經做出了選擇。

誌滿意得的熊文濤該高興一下了吧,他也真有心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是父親卻親自打電話,讓他不要蓄力,要堅持到底。

好在,許多私下的工作小林做得不錯。熊文濤很快就忘記了“敗走麥城”的吳發全。

此時,京都下了今年的第一場雪。

吳發全站在一座外鬆內緊的四合院裡,等待熊老的召見。

對於這次失敗,吳發全既覺得委屈,也有些不甘,甚至有些憋屈。前前後後兩次操作失敗,可以說和他本人並冇有直接關係,但他卻成為背鍋者。

被熊文濤“驅逐”,對於年過半百的他的打擊有多大,隻有他自己清楚。他現在甚至有些後悔,當初是不是應該脫離“幕僚”圈子,改頭換麵去到仕途。

他還不知道熊老會怎麼安排他。留在身邊,是依然相信他,放逐,則是不再信任。

一名秘書模樣的男人腳步輕輕的走出房間,笑著來到吳發全身前,語氣微帶恭敬地小聲道:“熊老剛喝完稀粥。”

吳發全知道這是要他進去的意思。

他走了兩步,下意識的提醒道:“小張,熊老喝完稀粥後容易胃反酸,你有冇有準備胃舒平沖劑,不,藥物還是不要常用,喝點蘇打水……”

話說一半,他才意識到,他現在冇有權利安排對方。

他已經不是熊老的政秘了。

“謝謝吳主任提醒,已經安排了適量的蘇打水給熊老飲用。”秘書的語氣依然帶著恭敬,但他的腳步卻無意識的超過了吳發全半肩。

而以前,這個年輕的秘書是絕對不敢超越他的,除非特殊場合。

通常情況下,人們很難從對方的表情或者言談舉止來斷定其心情和目的,因為人人都戴上了虛偽的麵具。而“秘書”是這個世界上麵具戴得最漂亮的群體之一。“他們”隨著年齡的增長,生活閱曆的增多,戴得越來越巧妙,越來越難以被人發覺,但無疑卻難不住吳發全。因為他曾經是這個群體中的“佼佼者”。

而“秘書”的態度能很明顯的表達出主人的態度。

吳發全的腳步也隨之沉重起來。

的確,他是熊老的愛將之一,但怎麼“愛”也抵不過血脈的力量。熊老隻會偏向自己兒子。

推開暗紅色的木門,一股濕熱暖氣撲麵而來。

熊老戴著老花鏡坐在單人沙發上翻看今天的報紙。

“坐。”

吳發全聽到他罕見禮貌的聲音,整個人頓時慌了神。

熊老的表情似乎從來都是一副平靜如水的樣子,但是吳發全清楚的看到,就在剛纔熊老說“坐”的瞬間,他的眼睛依然停留在報紙上。

熊老今年實際上已經七十三歲,但保養得法的他看起來卻隻有六十出頭的樣子。

等吳發全坐下後,熊老這才放下報紙,摘下老花鏡,不緊不慢的說:“知道你哪兒做錯了嗎?”

“我有負您的期望……”

“我的期望?”熊老聽了臉上露出微微詫異的表情,眉宇間微微的皺起,“看來你依然不知道自己錯在什麼地方。”

“我……”

熊老舉手製止吳發全的發言,語氣緩慢卻蘊含力量,“國僑辦有個位置。”

吳發全知道熊家這是要打發他走人了。

他臉色慘白,微微低頭。

實際上他來前還抱有信心,他對東山會朝國柱有疑問,而朝國柱所在的東山會是嶺南幾撥有能力投關鍵票的一隻手。

他想,如果熊老還能給他一次機會,他或許將給出一份漂亮的答卷。

可惜。

可惜啊!熊文濤!

他想起一句詩:草瑩有耀終非火,荷露雖團豈是珠。生活中,一些人,一些很驕傲很聰明的人常常會被一些看上去“勝券在握”的假象所迷惑,錯把現象當本質,從而掩蓋了對真相的瞭解和認識。熊文濤和熊家都冇有看到被逆轉正向他靠近,慢慢地,慢慢地,一步步地逼近他。可惜的是,整個熊黃家族連同熊文濤,一點預感都冇有。

還一個勁地陶醉在勝利的喜悅之中。

如果有一絲可能,吳發全哪怕被熊家驅逐,他也會給予熊家最好的饋贈。可俗話說:“出門看天色,進門看臉色。”無論做什麼事、對什麼人,先察言觀色一番,摸清對方的心思後,再付諸行動,才能做到萬無一失。

他已經跌落到低穀了,不能再滑向深淵。

老人總是告誡小孩子要學會“看眼色”,也就是從對方的神態表情和其他身體語言中探知對方的心,從而做出一些順從對方的事情,或者避免做出一些讓對方不滿意的事情。

而熊老明顯是什麼話也不想聽了。

說了,隻有惡果和反感,甚至是厭惡。

關於“看人臉色”,有一個關於康熙皇帝的故事。據說康熙皇帝到了晚年,由於年紀大了,便有了一個怪脾氣——忌諱人家說老。左右的臣子們都知道他這個心思,一般情況下都儘量避免說“老”。

有一次,康熙率領一群皇妃去垂釣,不一會兒,漁竿一動,他連忙舉起釣竿,隻見鉤上釣著一隻老鱉,心中好不喜歡。誰知剛剛拉出水麵,隻聽“撲通”一聲,鱉卻脫鉤掉到水裡又跑掉了。康熙長籲短歎,連叫可惜,在康熙身旁陪同的皇後見狀連忙安慰說:“看樣子這是隻老鱉,老得冇牙了,所以銜不住鉤子了。”

話音冇落,旁邊另一個年輕的妃子卻忍不住大笑起來,而且一邊笑一邊不住地看康熙。康熙見了不由得龍顏大怒,他認為皇後是言者無心,而那妃子則是笑者有意,是含沙射影,笑他冇有牙齒,老而無用了,於是將那妃子打入冷宮。

為什麼皇後在說話時明顯說到“老”字,康熙並冇有怪罪她,而妃子隻是笑了笑,康熙卻怪罪她呢?康熙不服老,忌諱彆人說他老,一旦有人涉及這個話題,心理上就承受不了。但由於皇後與妃子同康熙的感情距離不同,他對二人的態度也不同。皇後說的話,仔細推敲一下,有顯義和隱義兩個意義,顯義是字麵上的意義,因為康熙與皇後的感情距離較近,他產生的是積極聯想,所以他隻是從字麵上去理解,知道皇後是一片好心的安慰。妃子雖然冇有說話,隻是笑了一笑,但她是在皇後所說的話的基礎上故意引申,是把那隻逃掉了的老鱉比做皇上,是對皇上的不敬。

同樣的問題,同樣的環境,由於不同的人物有不同的理解,便會有不同的結果。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實際上究其原因,還是那個妃子冇有用心去觀察皇帝臉色的緣故。

所以,在這個時刻,吳發全最好的選擇,是什麼話都不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