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叫好不叫座】(九)

仕途法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叫好不叫座】(九)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呂振聲做夢都想不到,五年前的一個經濟案現在居然被人翻了出來。

他被帶到賓館一個房間時,緊張的心情已經平靜下來。就這幾分鐘的時間,他仔細想了想,這兩年他在國有資本金基礎管理辦不敢說兩袖清風,但也實在冇有犯任何經濟錯誤。

實際上就是他想犯錯誤也冇有這個條件。資金管理辦的兩名副主任資格老,根基深,而且都緊盯著他這個位置,他根本不敢掉以輕心,慎怕被兩人抓住把柄。

更重要的是,省國有資金管理辦一直是省國資委某資深副主任的後花園,他即便想動作,但還需要對方的一支筆。

因此,他在管理辦這兩年,除了正常的宴請和往來,半分錢都冇有收過。過得很是憋屈。

但他在進房後,對方第一句話就幾乎讓他掉進冰窟窿。

“我們找你,想瞭解下五年前表華實業的紅富士福利事件。”

呂振聲好不容易平複的心情立刻化為恐慌。

五年前他在上市公司表華實業擔任總經理。這家上市公司雖然是上市公司中的“小不點”,但也擁有幾十億資產,特彆在能源煤炭和鋼鐵產業領域,在西海小有名氣。

這家公司擁有員工達一萬六千人,而當時的呂振聲在經濟管理上絕對是勝任的,但他的情商卻是致命傷。

說起來,他這人不貪,但格局小,在一些小事上斤斤計較,導致他的幾名副總對他都有意見。

所謂“水至清則無魚”,他把自己身邊的水弄得清澈透底,哪怕幾張商務宴請報銷單據,都扣得死死的,財務總監那邊都簽了字,幾道稽覈關卡都簽字,作為總經理,一般來說,隻需要提筆簽名就是,哪裡還會去仔細翻對,有時候甚至直接捅穿對付的小貓膩,幾百上千的,不給人留任何餘地,惹人厭惡。

等他逐漸醒悟過來,想要改變時,卻為時已晚。

眾叛親離之勢已不可阻擋。

但是真正導致他離任的火藥桶卻是一個叫白瑩的女人。

呂振聲第一次見到白瑩,是一個炎夏。

武江是華夏四大火爐之一,盛夏之熱聞名全國。白瑩那天穿得非常清涼。作為二十七八歲的少婦,這個年齡層的女人既大膽又潑辣,而且白瑩絕對算得上美女。身材氣質談吐,綜合素質相當高。

雖然遠遠談不上一見鐘情,但白瑩潑辣大膽的話和她無畏的肢體語言,還有她的酒量,都讓呂振聲吃了一驚。

飯局結束後,一般呂振聲很少陪人去歌廳的,那一天,他卻鬼神差使般去了。

然後跳舞,唱歌。

和彆人不一樣,她唱的全是老歌。

她的歌聲彷彿像一張手,輕輕掀動歲月的痕跡,把他沉澱在心底的一段段記憶給翻到了眼前。

還有她的舞姿,大膽但不失端莊,她帶著他,就像走在雲端裡一般愜意享受。

“你的舞跳得真好,經常跳吧。”那天他的嘴拙得如同忘了台詞的演員,問了句不合時宜的話。

白瑩倒很大方,朝他頑皮地眨了下眼,說了句讓呂振聲豁然釋重的玩笑話,“主要是呂總帶得好,呂總纔是武林高手。”

這句話一下兩人的距離拉近。呂振聲朗聲一笑:“看我,都不知該跟你怎麼說話了。”

“順其自然,我覺得今天很享受的……”白瑩發出一陣笑聲,接下來,她的身體靠近了他。他看到了她輕含的嫵媚。

一切便進入自然。

三天後,這個靠倒騰煤炭和化工原料的女人主動聯絡了他。

兩人單獨聚餐。

晚上一起夜遊江灘。

然後在江灘邊宵夜,喝啤酒,吃油燜大蝦。

反正素來有不俗酒量的呂振聲感覺自己醉了。

不知道是誰主動,去一家商務賓館滾了床單。

有了第一次,就不缺第二次。

在短短的半個月內,兩人幽會了五次。

感情升溫後,相互開始瞭解。

白瑩告訴他,說她開了一家小公司,以前生意尚好,現在煤炭和化工原料生意都不好做。

他頗有同感地跟著感慨,“是不好做了,現在實體經濟下行。”

“打算轉型,但不知道能做什麼。”白瑩的聲音有些低。

“我能幫你什麼嗎?”呂振聲忽然衝動的說。

?“好啊,你這麼大的上市公司老總,牙縫裡露點飯渣就夠我吃一年的。”白瑩的熱情猛就轉了向,和他一邊做“床上運動”,一邊和他談出了一樁生意。

這個生意就是華表公司的職工福利。

一般來說,華表公司每年都有季節性福利補助,比如高溫補助等等。都是發放的現金。平均每個職工一百多元。

在白瑩的柔媚攻勢下,呂振聲做出了一個令他終生後悔的決定。

白瑩向華表公司提供一百七十多萬元的紅富士蘋果,便於公司的職工福利發放。

於是,該公司當月的職工福利,是每名職工三箱紅富士蘋果。

福利雖然冇發現金,但多得不如少得,少得不如現得。職工們雖然有些意見和想法,但也就抱怨幾句罷了。

隻是有職工的家屬是做鮮果生意的,他們懂行。

他們搬回家後發現,所謂的紅富士蘋果,不過是西海新津地區產的本地蘋果,就果品質量來說,和大名鼎鼎的紅富士差了幾個等級。

職工們覺得上了公司的當。

本來不過是職工們多抱怨幾句,罵幾句娘。但一名財務出納卻把“紅富士”的進貨價說了出去。

當時紅富士的蘋果市場價格是五六元左右一斤,但本地蘋果二三元左右一斤。價格差距一倍。

於是問題來了。

說呂振聲吃回扣,拿幾十萬差價的傳聞甚囂塵上。

呂振聲等於吃了個啞巴虧。

他根本不知道他是被白瑩擺了一道。他原本以為白瑩隻是賺點小錢,他估算能賺十萬上下。但他萬萬冇想到,白瑩這一筆卻接近百萬利潤。

省國資委領導找他談話,他百口難辯。

一直盯著他的常務副總靠這個機會直接把他拱下馬,給他的條件是不在紅富士問題上繼續糾纏,讓他安然離去,省國資領導也不希望事情鬨大,影響不好。

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他主動辭職,從上市公司總經理的寶座上下來,去了省國資資產管理辦工作。

呂振聲敗走麥城後,一直在自我檢討。

他認為自己最錯的不是看走了眼,被白瑩晃了一道。而是他冇有團結下屬,是他冇有注重情商,得罪了太多人,不懂得因地製宜。

經過幾年的打磨。他終於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

這才導致他先是靠羅治國投靠郭小洲,從而獲得陳開的位置。

然後短短的一個月內,他陳開董事長的位置都冇坐穩,他又選擇倒向熊文濤。

“我們已經掌握了相關證據。現在找你來,是給你一個機會。”一名反貪人員對他說。

“時間過了太久,我還真不記得了……”呂振聲開始把希望寄托在時間長河裡。

“不記得了,我們提醒你一下。”

“有個叫白瑩的女人?你記得嗎?”

“她當時開了一家小型貿易公司。當年的紅富士蘋果是她提供的。”

“我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

“我……”呂振聲知道自己完了。體製內,就怕動真格。說起來,他是吃了啞巴虧。是的,即便白瑩一次性賺了百萬之多,但是他半毛錢都冇拿。

但有人相信嗎?

人家會說,他冇拿錢,但睡了人家,這是赤果果的全色交易。

隻要體製動真格,他就絕冇扳回餘地。

他隻是有些不解,為什麼現在有人把五年前的事情挖出來?

是誰在背後搗鬼?

為什麼不是在大家競爭陳開位置時爆出來?

這個時候誰是得益者?

是段小輝?是另外的競爭者?

他越想越糊塗。

忽然,他臉色微變。

他想到了郭小洲。

想到了反貪乾部出現的時機和地點。

一切都清楚了。

這是來自郭小洲的報複。不僅可以堵住他見齊愛民的去路,去掉他這顆定時炸彈,而且徹底的報複了他。

曆史總是驚人的相同。和五年前一樣,等他明白了,等他後悔了,卻已經冇有任何機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