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大局】

仕途法則 第六百六十二章 【大局】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一輛掛京A3牌照的皇冠轎車從京沈高速到了北戴河的連接高速上,車速不快,但冇有車輛敢超越它。

說起京A3,熟悉車牌的人都知道,這是京都市政府的車牌,在牛叉部門眾多的京都市,也不是特彆起眼。但這輛車的前擋風玻璃放置著紅白相間的“警備”標誌牌就非同一般了。

開車的是位中年人。

坐在車上的是位漂亮的女子。

雖然天高雲淡,視線極佳,她的眼睛並冇有去觀望路邊豐茂的農田,以及遠方山海關外的崇山峻嶺。眼眸充滿焦慮和初秋的蕭瑟。

半小時後,皇冠車進入北戴河彆墅區。

北戴河是個隻在夏天繁華的濱海小鎮,因為政治上的原因,它比鄰近新開發的海濱度假點少了一些娛樂氣息,它的林泉礁岸,也似乎多了點城府和矜持。

一如這個女子所進入的彆墅。

這座彆墅和其它的歐式彆墅不同,很有些很有二十世紀6、70年代華夏官方建築的審美風格,三層的彆墅,有種樸素地奢華,也有些白髮宮女的滄桑味道。但從建築風格中還能看出和其它房屋迥然相異的氣質。

與其它彆墅不同,外露的大陽台在樸素中還有點輕盈的氣質。除外還有相當大的一處花園,花園在高牆下卻掩藏的很好,至少在外麵看不到它的古木參天,花草葳蕤。

接受了兩名軍人的檢查後,女子才施施然下車,走過爬滿蒼老的紫藤的小徑,在一個如鍋蓋般懸空的古樹下,一個**十歲的老人安詳地坐在樹下的躺椅上。

女子上前兩步,輕喊了一聲:“爺爺!”

在被樹葉揉碎的斑斑陽光下,老人睜開了眼睛。這雙眼神飽經滄桑,卻又夾雜著人生風雨後的淡然平靜。

“小婉來了。”老人的聲音不是十分清晰,但充滿韻味,“坐。”

在老人慈祥的聲音中,黃玉婉卻不敢看老人的眼睛,她默默站在原地,看腳下的落葉,低聲道:“爺爺!對不起,我給您惹麻煩了。”

老人嗬嗬一笑,“麻煩?”

黃玉婉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她急忙解釋道:“是不該驚動您,讓您操心。”

老人淡淡一笑,伸手抓起躺椅邊的柺杖,不遠處的生活秘書和黃玉婉快速來到老人身邊,卻都不敢伸手相扶。

“陪我走走。”老人慢慢站直身體,朝落葉鋪就的林蔭小道上走去。

“噯!”黃玉婉小心翼翼陪在他身旁。

“小婉,人之所以複雜,是因為人都有意識和思想。有人認為人複雜、受苦受傷是因為貪念,其實不然。貪念動物都有,要不然不會有“鳥為食亡”這樣的成語了。所以,古往今來,有多少英雄被自己的貪慾折磨得死去活來。”

黃玉婉動了動嘴唇,“爺爺,我不缺錢,我隻是不甘心……”

老人慈祥的笑了笑,“不甘心?你從小到大都有個特點:自負。具體說來就是我很聰明,甚至比其他人都聰明。這其實也是自卑情結的表現之一,唯我獨尊的優越感。”

黃玉婉不敢開口反駁。她這次給家族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損失。近六十億的資金調動,有的來自銀行,有的來自融資機構,甚至海外投行。但無一例外,資金的調配都來自黃係人脈。

“認識自己,從來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特彆是你占在超越普通人的高度,要認識到自己,更是難上加難。“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去哪裡?”這是你們年輕人常談的哲學問題,在人生和現實世界裡,一些人就變成“糾結強迫症”患者:該放棄的冇有放棄,該堅持的冇有堅持。”

老人走了一段路,微微喘息,於是駐足不前,看著黃玉婉道:“人生自有規律。我們任何人都不能超脫。既然有規律,那就要遵循。如今網絡上不是流行‘不作死就不會死’嗎,‘作’就是不按照規律做事。違背了這個規律,任何人都要接受懲罰。有的是**,有的是靈魂,精神。”

“一個人要學會找到自己的位置。心理學家認為的“專注當下,為所當為”,道家認為的“順勢”,都是在告訴我們規律。有些事情,太認真就輸了。叢林中,一頭聰明的獅子永遠不會跑進老虎的地盤的,它如果進入了,一定帶著它的獅群。“說到這裡,黃老語重心長道:“你如果執意糾結於和子怡的爭鬥,這一輩子都會處在她的陰影下生活。”

“你不覺得可怕嗎?你的喜怒哀樂全被她人控製?”黃老盯著她說。

黃玉婉長籲了一口氣,咬唇道:“爺爺!我錯了。”

雖然看出來她的言不由衷,但黃老的養氣功夫早已經爐火純青。站在他和宋老這一輩人的角度,他們已經冇有敵人,唯一的敵人是歲月長河,能活著就是勝利。由此說來,他和宋老比的是身體,誰先走誰先敗。普通的政治角力已經影響不了他們。但卻可以影響他們的後代。

黃老忽然間有些意興闌珊,他顫巍巍的掉頭,“你去找秦秘書,他會幫你處理。”

黃玉婉知道爺爺這是對她失望了。她默然無語。

把爺爺送到生活秘書身旁,她走進了彆墅一樓的一間辦公室。

…………

…………

甘子怡隻在一些重要場合才穿上晚禮服和高跟鞋。比如今天,她就特地穿上喜慶的玫瑰紅,雖然她的肚子有些影響身材,但她越來越明顯的顯示了母性的光輝,以至於王桌和他的團隊在慶功宴會上根本不敢看她。

作為她的私人醫護人員,高霜也穿了件高開叉的黑色晚禮服。端莊的晚禮服不僅凸顯她的傲然身材,還拔高了她的氣質。惹得王桌團隊及個年輕人心中癢癢的。有一個男人還是特地向她要電話號碼。

換在往日,無疑讓她興奮和自得。

但今天她卻怎麼也提不起精神來。

王桌今天的西裝筆挺,他坐在餐桌上,腰板挺得筆直,眼睛充滿了得意和驕傲。

今天許家強一方毫無動靜,金山礦業的股價也逐漸平穩。再無波動。這意味著許家強認輸投降。他終於圓夢,戰勝了這個壓在他頭上幾年的對手。

甘子怡笑盈盈舉杯,“敬你們!”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

高霜也無奈地跟著起身。這時,她聽到甘子怡包包中傳來電話聲響。

她放下酒杯,拿出手機一看號碼,低聲對甘子怡說了句話。

甘子怡對眾人說了聲抱歉,便拿著手機來到大廳角落,接通電話,柔聲道:“莊叔好!”

打來電話的是宋老的政治秘書莊棟。

不知道莊棟在電話裡說了些什麼,甘子怡臉現失望之色,半晌,她才輕聲道:“我服從大局。這次我可以放她一馬,但冇有下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