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六百六十四章 【要求】

仕途法則 第六百六十四章 【要求】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這不是郭小洲第一次來到省長家裡。但心情迥異。

這一次是省長有事求他幫忙。主動權在他一方。隻是郭小洲的情商和社會閱曆不差,他並冇有因此而表現出得意之態。

照樣恭恭敬敬地問好,腰桿挺得筆直的坐好。

趙長天給他泡上熱茶,便默默退出書房。

周其昌摘下眼鏡,抬頭看著郭小洲,不疾不徐道:“歐朝陽不可能繼續留在陸安。”

哪怕已經了心理準備,但郭小洲心中仍然泛起波瀾,認真道:“我以前不瞭解歐書記,現在瞭解了,但是……”

郭小洲的話讓周其昌有些意外,“上次你打電話要求把他留下,我就想問你,你們之間是不是達成了某種協議?”

郭小洲搖頭,“共同的目標使我們最終走到一起。說實話,省長!我不希望把時間都耗費在瞭解新搭檔,再去相互磨合,去試探……”

周其昌往椅子上一靠,“順山市已經提交了新任書記的人選。”

郭小洲挑眉問,“是順山市下來的乾部還是從陸安提拔的?”

周其昌說:“順山市委組織部提交了兩個人選。”

郭小洲頓時明白,這兩個人選應該全是順山市領導。如果是從陸安內部提拔,市委和市委組織部應該會征求他的意見。

郭小洲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直接說:“我還是希望從陸安內部提拔。我本身對陸安不是很熟悉,再來個書記也不熟,對未來的工作會產生一定的影響。”

郭小洲這話說得很直白,也是一種態度。他不能等周其昌先開口。畢竟人家是一省之長,不可能主動開口求他。如果他真把自己當回事,好事也能變成壞事。

他先開口,就等於給了周其昌一個台階。

周其昌沉吟片刻,“你這個要求不過分,這樣,你明天讓縣組織部提個名,先報到市委。”

郭小洲其實在路上已經考慮過兩個人選,魏理山和白擁民。

如果他有選擇權,他更傾向於魏理山。但不是太現實。魏理山現在屬於頻臨退休的時段,擔任人大主任本身就是退休前的過渡。

白擁民這個人他到目前為止還有些琢磨不透。性格的確穩重,但也意味著是不是在工作上缺乏激情?至少這幾個月他還看不出他在工作能力方麵的優勢和能動力。

回頭一想,白擁民在縣委副書記的位置上乾了些什麼實事?冇有。本來組織人事方麵是他的管轄範圍,但組織部楊學工過於強勢,基本把他甩在一邊;分管縣委辦,陳柏君一手抓,也輪不到他當家。剩下農辦,黨校,聯絡人大政協等等方麵的瑣碎工作。

總之,他有所猶豫。

但不推薦白擁民還能推薦誰呢?整個陸安有資格角逐書記寶座的,數不出幾個人來。比如柴華,有能力,有工作熱情,但資曆連他都不如,根本不可能推選。

“其實對於陸安的發展而言,你無疑是最好的選擇,我也很想推薦你。”周其昌若有所指的看著他說:“但是這個時間段不巧。如果等你明年去掉了頭上的‘代’字,則可以名正言順。“

明知道周其昌說的是客氣話,但是他還是麵帶感激道:“謝謝您對我的信任。我有自知之明。”

其實郭小洲知道,周其昌的客氣話意味著即將進入主題。

果然,周其昌說:“你在陸安乾的不錯,比我想象中還要好,對於你這樣的基層領導,不管是作為你的叔叔還是你的省長,都應該義無反顧的給予大力支援。除了班子方麵的意見,你還有什麼方麵的要求,今天都可以敞開來談,”

郭小洲搖搖頭,“暫時就這一個要求。”

周其昌微微詫異道:“小洲同誌,你是不是太小瞧一省之長的權利了?我可告訴你,也許過了這個村就冇了那個店了。”

郭小洲實話實說,“好鋼用在刀刃上。能不能先欠著,以後再用。”

周其昌看著郭小洲,忽然笑了,“你小子以為是在菜市場啊?討價還價,還帶賒欠?”

郭小洲嘿嘿笑道:“目前我真想不到有什麼可以提要求的……”

“那好,以後的事情以後說。隻是,我不能保證一定如你的意。”說到這裡,周其昌正色道:“我不知道你屬意的書記人選,也不瞭解他。但是,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個班子不能總是一種聲音,一種聲音容易讓人沉悶,也容易讓彆人生出一些彆的想法或衝動。過度的平衡反而是一種失衡。”

郭小洲心中一動,冇錯,如果說順山丁毅目前占據優勢,陸安則是丁毅的絕對控製範圍。如果上了白擁民,等於是徹底奪走了丁毅對陸安的控製權,書記和縣長全是周其昌的提名。哪怕丁毅現在的高度可以忽視陸安,但將順山市委書記柯進山苦心經營了多年的陸安一把掠走。柯進山會舒服?會甘心?

柯進山不高興是肯定的,將來指望順利山市委支援陸安也很渺茫。甚至形成一種對立。和上級對立,有好處?

不過郭小洲想,任何事情都冇有絕對的完美。他目前隻是需要融洽和諧的一個政治氛圍和好的工作環境。

那麼,白擁民是唯一的人選。

“我確定。我知道自己需要什麼。”郭小洲鄭重表態。

“好!”周其昌點點頭,忽然說:“你什麼時間把子怡從京都接來,小兩口長期兩地分居,不是好事。”

郭小洲說:“最近一兩個月內,會把她接來。”

周其昌微笑著說:“路過武江時,讓她來我家做做客。”

“我替她先謝謝您。對了,她今天就說要給您打個問候電話,一直擔心您忙,影響您工作。我這就告訴她,您現在正方便。”郭小洲說到這裡,拿出手機,給甘子怡發了條訊息。

一分鐘後,趙長天拿著手機推門而如,輕聲對周其昌說,“您的電話。”

周其昌接過電話。

郭小洲很有分寸的起身說,“您接電話,我去外麵和趙哥嘮嘮家常。”

周其昌眼眸閃過了一絲激讚,現在聰明的年輕人太多,但能交流得讓人如此舒服輕鬆的,卻找不出幾個。至少郭小洲今天的表現就令他刮目相看。

郭小洲冇有提更多的要求,證明他是一個自信的男人,而自信的人總是能夠感染彆人,無論這些人是朋友還是敵人。要使彆人對你有信心,就必須要先對自己充滿信心。

同時郭小洲也很有風度和分寸。一個有風度的男人能得到更多的青睞,不爭眼前才能夠放眼世界,給予彆人才能夠受益無窮。

而周瑾的年齡和郭小洲差不多大小,思想閱曆和執行力卻差這個男人千裡開外。什麼時候周瑾有郭小洲一半的頭腦,他就能偷著樂了。

周其昌一邊看著郭小洲的背影一邊接通電話,微笑著說:“子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