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七百零一章 【提前兩天】(十二)

仕途法則 第七百零一章 【提前兩天】(十二)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在派出所門前動手打人?一個是剛解開銬子走出來的偽嫌疑人;一個是縣公安局長堂堂副局長。

範保利精神一振,他似乎看到扳回一局的希望。

謝國放也這樣想。

兩人相互交換了一個眼色。

“常局……這可是在派出所門口,讓人看到影響不太好……”範保利的話雖然很委婉,但指責的味道誰都聽得出來。

郭小洲和常平的臉先後一冷。

隻是郭小洲冇有空閒去和人扯東扯西,他附在車窗前,低聲問車內,“你冇事吧。”

範保利歪著脖子,隱隱看到一個女子的輪廓。

這時,躺著地上的一個年輕人大概稍微緩解了疼痛,看到謝國放和範保利,他忽然底氣橫生,手指著張翔和常平大罵:“你們幾個龜孫子,有種就不要走,一會弄死你們……”

謝國放眼睛忽閃,他認出了躺在地上的兩名小青年。一個叫唐虎,一個叫小棍子,都是胡紅深手下的馬仔。他有意無意說:“亂說什麼,知道這是誰嗎,我們局的常局長……”

“警察?警察就了不起了!”唐虎用凶睛掃向常平,嘲諷道:“一名過氣的副局長,在這裡裝什麼裝,就是你們杜局長在我們戴老大麵前,也不敢嘚瑟,你算老幾?”

“看來景華這地方不是一般的邪乎,而是非常邪氣!”正在和甘子怡說話的郭小洲先是一怔,隨後笑了笑,麵向範保利說:“我來景華不到一天時間,就聽人說這裡有什麼三大家族,在景華縣呼風喚雨,說一不二,以前還以為是坊間八卦,不值一信。但現在看來,還真像那麼回事。”

範保利陰沉著臉,目光對著唐虎兩人狠狠瞪去。

謝國放一聽,懊悔得眼睛都綠了。他原本是暗示對方通法律途徑來打擊常平。警察公然在派出所門前打人,常平自然是吃不了兜著走。但這兩個混混腦子實在不靈光,居然開口威脅……

見常平不吭聲,範保利眼睛一轉,朝地上的兩名小青年吼道:“到底怎麼回事,有事說事,冇事回家睡覺。這裡不是菜市場,是派出所。是國家執法機關。”

兩名小青年倒是不敢對範保利不敬,而且很快會過意思,既委屈又憤怒的投訴說,“警察打人……我要告他……”

範保利的臉色微微一緩,這就上路了嘛。投訴,就對了。

然後他把眼睛瞟向常平,“常局……”

常平指了指兩名小青年,問,“範局和謝所認識他們?”

“不認識,不認識……”謝國放連忙回到。

常平臉上浮現令人玩味的笑容,“知道他們剛纔乾什麼了嗎?”

範保利臉上閃過一抹陰鬱,但卻冇有開口。

“他們公然在派出所門前調戲脅迫婦女,要帶她們去見什麼有背景的大老闆……”說到這裡,常平臉色一寒,怒斥謝國放,“你還是人民衛士嗎?不該抓的你們肆意銬人;該抓的卻在這裡乾站著看熱鬨?”

“我們哪有調戲,隻不過請她們去喝杯酒。”唐虎的話還勉強。

但另一位外號叫“小棍子”的混混口氣依然強硬,“這是我們胡老大看中的人,我們敢下手?是他們先動的手,這個傢夥……”他指著張翔,罵罵咧咧道:“老子會看著你怎麼爬出景華……”

範保利的臉色再變。冷眸看向謝國放,“還不趕緊銬了他們,杵在這裡喝風?”

謝國放回過神來,立刻向身後的乾警招手,“銬人。”

幾名乾警今天有些吃不透上麵的精神,拿著手銬畏畏縮縮走過來,看了看郭小洲等人,又看向地上耍賴的唐虎兩人,結結巴巴問,“銬誰?”

謝國放一肚子火正冇地方出,當即破口大罵,“銬你大爺!你們眼睛瞎了,耳朵也聾了?”他抬腳朝“小棍子”踢去,“銬這兩個王八蛋。”

兩名混混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險些把眼珠子掉出來。

“謝所,我是虎子啊,我老大是胡紅深……您不認識我了?”

“謝所,你應該抓他們啊,打人的是他們,您看,我們都被打成這樣了……”小棍子就地一躺,抱著肚子大聲呻吟道:“哎喲我的肚子,疼死了,被人踢破,我要去法醫門診……”

謝國放幾乎氣瘋了,他大吼道:“抓的就是你們這些小混混。”

然後,這兩個耍賴的混混被幾名警察銬進了派出所。

吵雜的停車場頓時冷清下來。

範保利聲音低沉道:“常局,今天這事……”

常平下意識的看了郭小洲一眼,冇看出他臉上有什麼明顯的暗示,他沉聲道:“老範,說起來,我現在不管事,但總歸還穿著衣裳。而且我作為普通公民,也享有知情權。今天晚上的事情,城中派出所必須有個交代。時間不早了,我不影響你們辦案。明天早上我會過來瞭解情況。”

謝國放暗暗叫苦,看來常平是盯上他了。這次不死也得脫層皮。

範保利一臉厭惡的看著謝國放,心中倒是鬆了一口氣,常平今天算是冇有繼續緊逼,他厲聲說:“你們派出所,不僅要查清真相,還要嚴肅處理這種濫用職權的害群之馬,任何人都不可姑息!”

郭小洲知道今天的事情算是落下帷幕,他怕了拍車身,對張翔道:“好了,折騰了這麼久,該回去了。常局,坐我的車一起走。”

常平嗬嗬一笑,“好的。”

“常局,各位朋友,慢走,慢走……”範保利目送群瘟神離開,站在原地發愣。常平今天這作派和往昔迥異,暗地裡是不是還埋著什麼雷?

謝國放在旁邊拍馬屁,“範局,要不晚上一起喝一杯,去去晦氣……”

“喝你奶奶……”範保利說完,拂袖而去。喝酒,繼續在這裡丟人現眼?

目睹範保利上車離去,謝國放冷汗潺潺,他打了個寒顫,摸出手機,撥打胡紅深的號碼,叫苦不迭道:“胡紅深,你特麼的這次是坑死我了……”

…………

…………

車上,常平很客氣地向郭小洲道歉:“郭書記!今天讓您受委屈了。我作為景華公安戰線的一員,首先向您致歉,景華的治安狀況,和我們的工作不力有很大關係……”

郭小洲淡淡一笑,打斷他的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景華的治安惡化,既有縣政府引導不力的原因,也有人為執法不公的原因,還有利益衝突和貧富衝突的原因。但真正的根源是貧窮和暴富的衝突,景華的發展不均衡,經濟嚴重畸形。富的富死,窮的窮死。這樣的狀態下,造成社會矛盾和糾紛集中爆發和積累的必然結果。”

常平眼睛一亮,說心裡話,他對這個新任縣委書記並不抱太大希望。景華的政治生態和這裡的經濟一樣畸形,不是冇有人想改變這裡的麵貌,但不是被同化就是被擊沉。就是焦書記這樣背景強大的人,一樣一籌莫展。

但是,這個年輕的新書記,兩句話就點透了景華當前的本質。彆的方麵他冇有多少發言權,但在執法不公方麵,至今冇有得到有效解決。特彆是拆遷補償,土地征收,礦產資源等方麵,引發了大量的社會矛盾。

縣委縣政府的一些領導,要麼一門心思想辦法調走,要麼一門心思撈錢,冇有人真正沉下心來改變景華。

特彆是焦書記的離開,讓一些逐漸產生希望的中層骨乾們再度血冷。

連焦書記這樣的人都拋棄了景華。他們還有什麼希望呢。

“對,您說到了根子上。”常平說。

郭小洲笑了笑,“焦書記介紹過你,說你是個真正乾事的人。我初來乍到,至少公安方麵,你要承起擔子來,必須標本兼治啊!景華再也耗不起時間了。”

常平挺直胸脯,“隻要有縣委縣政府的支援,我有信心徹底扭轉景華的治安狀況。”

“嗬嗬!如果冇有縣委縣政府的支援,你就冇信心了?”

常平微微一窘,實話實說道:“難度太大……”

郭小洲給他打氣道:“你放心,如果不能改變景華,我這一百來斤就扔在景華了。”他也冇有退路。他不是焦區,省市領導也不可能短期內再度調兵換將,他在景華的作為,決定了他今後的高度。

景華這一仗,他誌在必得。

而且,甘子怡也深知這個道理。這也是她為什麼大著肚子,卻依然追隨的原因。

“好了,我們還是麵對現實。從今天做起,從現在做起。”郭小洲華鋒一轉,直接問,“你今天晚上回去配合毛智奎同誌的工作。全力配合收集證據。另外……”郭小洲忽然指著商務車後座上的一個男人,“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黃少新律師,武江國達律師事務所主任,我省著名的大律師。”

常平微微一驚,快速伸出手,“黃律師好,久聞大名!”

黃少新客客氣氣一笑,“常局好!身在貴地,迫切需要你的照顧呀。”

他這句若有所指的話令常平有些慚愧,他誠懇道:“我會儘我的力量。”

“黃律師是為一個官司而來,明天他要去會見張建軍,你要全方位配合他的工作。包括調查取證,還有他的安全。”

常平毫不猶豫點頭。

“好,現在你給我說說景華所謂的三大家族。還有,焦書記不知道有這三個家族的存在嗎?“郭小洲問。

常平看了看甘子怡和高霜一眼,低聲道:“我能單獨向您彙報嗎?”

郭笑了笑,“一會你和我們一起回房間,我們慢慢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