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七百一十三章 【風波】(三)

仕途法則 第七百一十三章 【風波】(三)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郭小洲環視全場,大聲道:“我們黨的十X屆四中全會提出全麵推進依法治國,確定了‘建設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係,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總目標。你們應該積極響應號召,努力做好自己。”

冇有人出聲。

郭小洲疾聲道:“建設法治社會是依法治國的必然要求……”

忽然有人高喊,“我們需要生活,我們靠礦井吃飯。你們帶走了礦老闆,誰給我們發工資。”

“我們要工作。”

“我們要工資……”

“梁老闆是我們的衣食父母,誰動我們的衣食父母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頓時間,眾人情緒激動。

杜坤但是郭小洲的安全,他帶著十幾名警察衝到台階前,圍成人牆,衝著礦工厲聲的喝問道:“你們竟敢對郭書記咋呼,郭書記是來給你們解決問題的,不要太過分……“

郭小洲眉頭一皺,心中升起了一絲不悅,這個杜坤說話的方式有點問題。怎麼能這麼對群眾講話呢。群眾的情緒本來就處於激昂狀態,你的語氣簡直就是火上澆油。

果然,礦工們根本不買賬,大聲叫罵。

“書記了不起?“

“滾……“

“滾出胡桃山。”

幾名護礦隊員手提警棍朝著警察們躍躍欲試。

杜坤慌了神,急喊:“你們彆亂搞,冷靜……”

但幾十名護礦隊員依然不聽命令,警察紛紛後退,眼看就要爆發衝突。

郭小洲手持喇叭大喊一聲:“我今天向你們保證,既不會少你們一分工錢,也不會關礦。離了王麻子還吃不了熱豆腐?胡桃山銅礦的未來隻會越來越好,你們的收入隻會越來越高。”

他的話音一落,所有的礦工都停止了宣泄。

有人說,“你說了能算數嗎?”

郭小洲沉聲道:“我拿自己縣委書記的帽子保證。”

“梁礦長欠我們的工資呢?”

“一分不會少,少了你們的工錢,你們到時上我家吃飯去。”郭小洲和顏悅色說。

場下轟然大笑。

“縣老爺的門我們可不敢進喲。”

“我倒是想去逛逛縣委書記家,看看是啥樣……”

眼看局勢即將平靜下來。

人群中的兩名護礦隊員相互使了個眼色,拿起警棍朝一名警察抽去。

這名警察反應很快,快速躲避。這兩人繼續衝向警察群,揮舞著棍棒。

其它的警察冇接到命令,隻能被動向後躲閃。

郭小洲厲聲道:“杜坤,把這兩個害群之馬抓起來。”

杜坤精神一震,大吼,“抓人。”

早就隱忍不住的警察們三下五除二,下了他們的電棍。

兩名護礦隊員在地上拚命掙紮。罵罵咧咧,“警察動手打人了……打死人了……”

顧正海衝上台階,大聲疾呼,“同誌們,你們的眼睛是雪亮的,這兩人企圖挑撥你們。剛纔,我們的警察是一再退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幾名礦工高喊,“我們都看清楚了,的確是王狗子兩人先動的手……”

“晚上就是王狗子挑撥我們……奶奶的,我們上當了。”

“難怪他們變得這麼熱情,每人還發一包煙,原來如此……”

“瑪德!”

本來還蠢蠢欲動的一群護礦隊員,頓時蔫了,有的人還悄悄後退。

杜坤低聲向郭小洲請示,“要不要逮捕了這群孫子?”

郭小洲搖搖頭,“好飯不怕晚。他們要是真有問題,還跑得掉嗎,你和正海去勸礦工們散退,該回家回家,該工作去工作。”

杜坤的小肚子一挺,“我馬上去。”

就在這時,後林鎮鎮長劉業一看勢頭平息,他的心中就有點發慌,他走到郭小洲身前,就好似一個拘謹的小學生,恭恭敬敬的說:“郭書記好!我是後林鎮鎮長劉業。”

“你就是後林的鎮長?”郭小洲問。

他挺起胸脯,“是的!今天實在是失禮了,冇能去迎接您……”

“我想問你,作為鎮長,你剛纔在乾嘛?”

劉業臉色窘得通紅,“我……剛纔……”

郭小洲毫不理睬他,轉身走向辦公室。

此時,辦公室的門已經打開。

省廳的毛智奎站在門口迎接郭小洲,他“啪”的行了一個禮,誠懇道:“謝謝郭書記!“

郭小洲笑了笑,“我們之間搞這一套乾什麼。再說,該謝謝你的人是我。你和省廳的同誌們在景華受委屈了。“

“哪裡哪裡……“毛智奎憨厚的笑著伸手,”請!“

郭小洲進辦公室一看,豪華的辦公室足有五十平米,奢侈的大班桌和真皮椅子,高矮有致的各類綠色盆栽。一排圓圈型沙發上坐著四名便衣警察,其中一名正拿著紙巾幫任強敷頭。

任強對麵的沙發上,坐著一個服裝出彩的男青年。郭小洲看他時,他施施然起身,笑著掏出一包蘇煙,“郭書記,早就知道您來我們景華,一直聽我父親講您的精彩故事。您抽菸……“

郭小洲冷冷看著他,根本冇接煙的意思。

梁濤的腦門下頓時顯出汗滴,他訕訕收回香菸,乾咳嗽一聲道:“我爸是梁應奇……“

郭小洲毫不理睬他,轉身去問任強,“任強書記,你額頭上的傷嚴重不?讓我看看……”

任強微微鬆開染滿鮮血的紙巾。隻見他額頭上有道三指寬的豁口。

郭小洲倒抽一口冷氣,立刻下命令,“馬上送去治療,不要拖延。”

毛智奎“嗯”了一聲,吩咐幾名乾警送任強去醫院治療。

幾名乾警起身,有些猶豫的看了看梁濤。

梁濤有點小緊張,但並不擔心郭小洲不給麵子。他的麵子雖然不值錢,但他父親在景華誰敢馬虎,還想不想繼續在景華待了。

但是郭小洲斷然道:“把他也一塊帶走。“

梁濤急了,“郭書記,我……我……爸是政法委梁書記……“

郭小洲冷冷道:“違反了法律,神馬書記都不行。“

幾名警察立刻興奮起來,立刻動手去抓梁濤。他們幾個被堵在辦公室快六個小時,肚子餓不說,還氣人。

梁濤這下真惶恐了。他相信,隻要他人在景華的土地上,他父親就有能力把他撈出來。但如果被帶到省廳,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他父親有這麼大的能耐。

於是,他死死扣住沙發沿子不鬆手。

但他的力量怎麼架得住幾名警察。掙紮半秒鐘不到,就被三名警察淩空抬了起來。

他人的半空中,大聲嚷嚷,“快給我爸打電話,快……“

正在這時,一道人影踉踉蹌蹌跑了進來。

“小濤,你怎麼了……“

“爸,爸,他們要抓我到武江去……“

父子兩人在門口啷噹相對。

梁應奇這麼多年官場養成的虎威豈是了得。他大吼一聲,“他跑不了,你們放下人。“

幾名警察既冇有聽他的命令放下,但是也知道他是景華政法委的一把手,也冇有強行衝出去。

雙方就這麼對堵在門口。

梁應奇看著兒子的慘狀,氣得渾身發抖,但是他畢竟在官場多年,很快便冷靜下來,目光望裡一挑,看到郭小洲和毛智奎,當即苦笑著朝兩人拱拳,“讓郭書記毛隊長看笑話了,剛纔一時有些激動,我先道歉。”

郭小洲淡淡道:“可以理解。兒子不聽話,長輩跟著慪氣。”

毛智奎隻是輕輕點頭示意。

梁應奇伸手指著在半空中哭叫的梁濤,厲聲的喝問道:“你究竟乾了些什麼?我一再告誡你,王子犯法與民同罪,彆說省廳的同誌要抓你,我這個政法委書記第一個帶頭抓你。來人,把他抓起來,送交公安局審訊,該判刑判刑,該槍斃槍斃。”

立刻從他身後跑出幾名當地警察,帶頭的一名警察很客氣的和省廳的警察交涉說:“同誌,請把嫌犯移交我局。”

省廳的乾警心理層麵本來就高地方不止一籌,有人想從他們手上搶犯人,他們當然不會樂意。

見省廳的人冇有放手的意思。梁應奇臉色微變,他朝郭小洲說:“郭書記,我為景華工作一輩子,從來冇有伸手向領導要過什麼,也冇提過要求。我今天懇求你,讓我們縣公安局來審理梁濤的案子。我保證不會乾預法律……”

見郭小洲微微有些猶豫。他好像看到了希望,“郭書記,我就這一個要求,以後,我這條老命就是你的。”

毛智奎臉色頓變。他對景華政局並不陌生,他知道郭小洲最需要的是站穩腳跟。而梁應奇汪自遙以及人大政協雙巨頭,是郭小洲站穩的基石。

這而梁應奇的話則是赤果果的要挾和交易。意思是隻要郭小洲放他兒子一馬,他以後唯馬首是瞻,堅決維護郭小洲在景華的威信。反之,他這條老命也不要了。

換毛智奎在郭小洲的位置上,他不確定自己會做出什麼決定。

幾雙眼睛默默的看著郭小洲。

郭小洲麵臨官場的一次重要抉擇。他以前遇到過這樣那樣的政治對手,但大家表麵上都保持“和諧”。像這樣赤果果的“要挾”是第一次。

顯然,梁應奇是打算拚了。

從政治學說,權利並不等於領導力。因為權利是可以被削弱和架空的。腳下冇有了基石,再高的樓房也會坍塌。

領導力就是個人的影響力。目前來說,梁汪白李四個人的影響力在景華暫時要超過郭小洲。

拉攏他們是提升影響力的一種方式;打擊他們擇是提升影響力的第二種方式。

對郭小洲來說,他還年輕,成長比成功更重要。成功可以藉助他人的力量,但成長必須是自己親自體驗的博弈過程。

因此,他斬釘截鐵說:“我不能接受你的要求。帶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