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靈異 > 套牢你的鎖鏈 > 第五章

套牢你的鎖鏈 第五章

作者:鐘婷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8-11 16:40:50 來源:繁體閱書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楊雲峰趕到圖書館的時候已經是下午2點了,呂萍在那裡抱著一本厚重的《莎士比亞全集》望著他發笑,小腦袋微微發顫,巨大的墨色眼鏡框就從她的鼻梁上滑落下來了。楊雲峰震驚地望著她。

“你什麼時候喜歡上這個了”

“早就喜歡上了。”

“看了多少了”

“一半的一半吧。”

從此以後,他們也經常在圖書館出現了。她總是早早的到,給楊雲峰占個座,然後呆呆地望著厚重的钜著出神。

他抱著一本本厚重的書聚精會神的看。她看著他,把自己看累了,她就趴在桌子上睡覺,睡醒了,也就快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了。

“如果你不喜歡,你就彆來了。”有一天,楊雲峰看到耷拉著腦袋的她,關切道。

“那可不行。”

“為啥呀”

“我就喜歡看你認真看書的樣子。”她一臉笑嘻嘻的樣子。

楊雲峰心中一震,又問道:“可你這樣兒,不痛苦啊”

“苦是苦點吧!但我得把你看住嘍!免得又跟彆個姑娘同桌看書啊說笑來著。”她把小嘴翹到鼻子上麵去了。

楊雲峰看到她的表情,心中不時生出一股暖意,直冒到脖子根兒,然後化作一臉緋紅呈現出來。

此刻的楊雲峰深深地感受到了她的在乎,這種在乎不僅僅隻是一種如影隨形,到後來潛移默化中變成了一種跟蹤。他不時感受到他的身旁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他,這雙眼睛裡有時充滿崇拜,有時充滿渴望,有時是冷漠的暗察。

還記得半年前的“五四征文”頒獎儀式上,那時候,他是光環,她像一個小粉絲一樣緊隨著他,他看到她的眼神裡呈現著的就是崇拜。他獲獎了,她就在台下使勁的鼓掌,她的眼光中閃爍著某種激動。他們一觸目,他便收到了她的心思。縱使台下所有人的鼓掌如雷鳴般響著,他依然隻聽到了她一個人的聲音。

他在台上的一舉一動都被她用手機完整地拍攝了下來。他看著她在台下忙碌著,一時竟讓自己不知所措。也就在那一刻,他想,他是真動心了。難道此刻的他才真正動了一迴心思那之前的那些情節又算是什麼他在腦海中問自己。

他在台上的講話微微停頓了一下,作為一個文學社社長,在公眾麵前自然地講話早已經是家常便飯,為何還會做了這時候的停頓但他又恢複了他楊社長的身份,他在大螢幕前自然地轉身。

她的那雙眸子顯得銳利無比,無論他在台上怎樣來回走動,她都緊緊跟隨著。他不敢再用雙眼去觸碰她,他能感受到她的眼光就在他的身上。

獲獎了的他也冇有顯露出絲毫喜悅,彷彿作為文學社社長的他獲得這場比賽的第一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他站在台上把所有的老師、朋友、同學和家人親戚全部感謝了一遍,抱著獎盃從台上下來。

興高采烈的那個人是呂萍,呂萍非要抱抱那個金燦燦的獎盃。那就由她抱著去吧,他把獎盃遞給她。

“喂!你把所有的同學朋友都感謝了一遍,那你怎麼感謝我啊”她又翹起小嘴了。

楊雲峰笑了,道:“好吧,你想讓我怎麼感謝呢”

“那我可不說,自己辛苦討來的,冇趣。你自個兒看著辦吧!”她抱著獎盃往前走。

楊雲峰緊了腳步追上去,道:“要不我請你吃飯”

“庸俗!”她丟下了兩個字,又往前走。

楊雲峰笑道:“我本來就一俗人,咋能不庸俗呢”

“你再這麼庸俗下去,彆說我認識你!”她說完又往前走,耳畔傳來了羽泉的《在一起》。

校道旁的不遠處就有個小店子,音樂聲就是從這裡揚起來的,他們尋著音樂聲往前走。櫥窗裡的布娃娃身形和她一樣高,櫥窗裡淡藍色的燈光又剛好將它襯托得漂亮極了。呂萍站立在櫥窗前,轉過身來一抹笑意衝著他。

“我就要這個,怎樣”

楊雲峰搖搖頭:“庸俗哇,你比我還俗!”

呂萍跳到他跟前來,笑道:“這不是倆俗到一家了嘛!”她瞪著眼,使勁拽他的臂彎兒:“你到底買不買”

“不買!這傢夥既不能吃又不能喝,放宿舍還嫌占地方呢!你們宿舍六人間也就那麼大點兒。”楊雲峰假裝往前走。

“它不吃不喝咋啦但它能陪我睡覺!”她徑直往店裡邊走。

楊雲峯迴頭了,一臉壞笑:“它的這個功能我也有,要不就免了吧!”

她又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道:“得了吧你!”她又開始挽他的臂彎兒了:“你不在的時候,我就抱著它睡覺。買不買吧”說到“買不買吧”的時候,她乾脆連臂彎兒也懶得抱了。

“買!必須買!”

楊雲峰的眼神恍惚了一下,咬了咬牙,掏出口袋裡的僅剩下的200元生活費

一切願望被賦予了意義就會變得巨大無比。對於他來說,她的所有願望都會被無限地放大,她的理由就是他所在乎的意義。兩個從山裡走出來的人麵對著外麵的一切花紅酒綠都充滿著新奇。對於他們來說,200元就是一個星期的生活費,他們在城市的昂貴消費麵前顯得不堪一擊。

他在王嶽那裡借了200元的生活費。他還必須撒個謊告訴他老爸學校新添了一筆啥費用。最後買單的那個人,必須是他老爸。

楊雲峰打小便是個聽話的孩子,還記得高考前幾個月,楊爸爸說:“兒子,好好考吧,咱能考個啥就讀個啥!”楊雲峰就聽話了,好好考好好讀。

零一年的冬天,楊媽媽一邊打著毛線一邊聽著隔壁傳來“咿咿呀呀”的二胡聲,說:“瞧瞧隔壁家的王濤,那二胡拉得多帶勁兒啊!”,楊雲峰就衝他爸吵著嚷著要去跟村頭的李瞎子學拉二胡。

李瞎子二胡拉了不少年了,拉二胡、算命,那都是他的飯碗兒啊,哪那麼容易全都傾囊相授而楊雲峰也不是那種不求甚解的人,拉了兩年二胡,學會了幾首曲子,高一那年除夕有模有樣的在全家人麵前拉《二泉映月》。自那以後,楊媽媽再也不唸叨著隔壁的王濤二胡拉得有多帶勁兒了。

愛上文學也就是高中那會兒的事情,他把這寶貴的幾年時間都用在讀書看報上了,到最後也就語文勉強及了格。自那以後,楊爸爸也不再出去說他家兒子學習成績咋樣咋樣了。

楊家夫婦也不是那種把讀書考試看得特重的人。

楊爸爸年輕的時候曾經教過三年書,後來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麼情況便冇有再任教了,於是也就變成了一位純粹的農民,整天麵朝黃土背朝天汗流浹背,留下一點空閒就對著楊雲峰語重心長地說:“兒子,你喜歡讀書咱就好好讀,若你不喜歡讀書咱乾點彆的也行,但總之,以後不要學你爸回家種田了——太累了。”

楊雲峰自小對於田間的樂趣就是累!春夏忙播種除草,秋冬忙收割犁田,一年四季日曬雨淋,曾經的童年時光幾乎都因此烙下了深深的印記。也就是這些記憶,成為了他的財富,成為了他的文章,成為了他幾經迴轉的流年。

他的文字獨有一種風格,用羅玲的話說:“他的文字冇有沾染上任何世俗之風,是純天然的!”不知道這種說法到底是不是很高的評價。這一切,呂萍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呂萍同樣是山裡娃。如果說楊雲峰的文字就是他自己的真實寫照,那麼年輕的呂萍更像他的文字一樣顯得純淨、像一瓶子白開水。直到多年以後,楊雲峰仍然想不起他和她的大學生活到底做了些什麼。

三四年眨眼就過去了,到頭來卻又不知道到底做了些啥。他忍住不去回想,可又覺得那些時光反而離他是如此的近。他從未覺得這些時光會逐漸遙遠,可是時光往往是推著我們徑直往前走、越走越遠。

他一回想到大學就會想起呂萍,她的笑,她的哭,她凶橫地瞪眼,她無止境的抱怨。他在夜色裡靜靜地抽菸,他能看到的隻是夜空裡閃爍的星光,那時候,呂萍又在哪兒呢他想:深圳的夜空原來是這麼的美,美得很淒涼,美得很荒誕,那些昏黃的街燈和午夜的霓虹仍然不屬於自己。

楊雲峰也絕不是那種為了愛情自強不息努力發奮邊學習邊做兼職賺生活費的人。雖然他是山裡娃,他也同樣需要一筆錢來減輕父母的經濟壓力。在他看來,經濟壓力是在畢業之後來麵對的事情。

但他也做兼職,和所有的大學生一樣。他把兼職當做一種體驗,而和她一起做兼職,他就更賣力了。他是社長,社長是要帶個好頭的,在社員麵前他同樣也得表現得更賣力纔是。

呂萍想做兼職的原因很單純,是因為小梅。

小梅週末在外邊從早轉到晚尋找兼職,時逢勞動節假,一家超市需要發一批廣告單。小梅回到宿舍之後,就把這事兒跟室友們講了。整個宿舍的人都沸騰了,吆喝著要去掙點小錢花花。真正身體力行附和上的隻有呂萍。

呂萍和小梅隨著其他院校的一群大學生進入某棟辦公樓,聽完約半個小時的講話,然後給每個人1000份的傳單。講話內容多是些公司宣傳的體麵話,每個人抱著1000份的廣告單手頭沉沉的,個子不高的呂萍更顯得吃力。

到底是勞動節假,街麵上人多擁擠,呂萍和小梅抱著一堆傳單往巷子裡竄,這1000份的廣告單不是在人堆裡散發的,她們必須進社區挨家挨戶的發放。

當呂萍爬得腿軟腳痠的時候,楊雲峰出現了,他被簇擁在一堆人裡麵,他每發一份廣告單總麵帶微笑,點頭彎腰表示致謝。她在巷子這頭遠遠地看著他,他認真的樣子真好看。

她想上去在那女人堆裡和他說說話,腿腳不自覺卻往後縮了兩步,就這樣湊過去被這一大堆的姑娘們羨慕著,譏諷著湊上去的究竟不是最甜的果子。她轉身想走。那頭的楊雲峰已看見了她,在向她招手。

管他呢!就讓這一大堆的姑娘們羨慕死吧!她收回了心思又衝他的方向走。他過來了,眼神中自然充滿了驚訝:“你咋會在這裡”

她原想告訴他:“是跟小梅來的!”嘴裡卻說:“你能來我就不能來啊”

楊雲峰看了看四周的眼神,道:“你們係貌似冇有參加這活動吧”

她便不說啥了,冇有什麼可說的了!剛想說的那些話突然都莫名其妙消失了。她要回頭走了。

“需要幫忙嗎”

“不用啦!”她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她感覺到他的目光還一直跟著她。他總會出現在一堆女人裡,他也不嫌膩味她越想越上心了。

那一堆女生們也有些許眼光跟著她,她能聞到酸溜溜的醋味兒。但她是呂萍,她是一瓶子白開水,再酸的醋味兒她也會沖淡。她想她自己是生氣了,可又尋不到生氣的由頭。

拐過巷子彎兒,她終於消失在楊雲峰的視線裡了。她把一大堆的廣告單丟進了垃圾桶。她需要冷靜地思考一下,首先要想明白的就是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她想啊想,腦海裡滿是他的表情,有微笑、有從容、有領獎之後的勝利、還有些許傲慢——這就是他。他的一切都是好的,包括他吵架時有理有節製的推敲論證,他不像她那樣隻知道一味地耍橫說狠話。

但他不應該出現在一堆女人裡,她想。“出現在女人堆裡的男人根本就靠不住。”她想起湯月茹說的話,那時候湯月茹已經警告過呂萍一番了。呂萍想,是該清醒的時候了,大學也該畢業了,該玩的玩過了,該經曆的也都經曆了,像所有的大學生們一樣,選擇輕鬆放開,或許這正是個不錯的機會。

她還惱,既然放手了就不應該惱。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