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天下第一邪修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不夜屠夫壤駟嬰

天下第一邪修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不夜屠夫壤駟嬰

作者:文融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9 16:46:07 來源:繁體萬域

-

[]

艾狄新乾掉李無極之後,向西門宇若移動,可剛伸手就聽到封印碎裂的聲音,猛然回頭看去,就看到一隻油潤如玉的白羊出現,艾狄新眼睛一亮,嘴裡唸叨著:“這個好,這個飽滿圓潤靈力足。”艾狄新激動的向玉羊衝去,而西門宇若轉頭就跑,極速向城外跑去,與西門宇若一起的還有加持封印的修士。

“咩~”玉羊看著向自己衝過來的艾狄新,眼中透露古怪的光芒,擺了一下頭顱,一個羊角黑影飛出,直接把艾狄新擊飛。

“嗚哈哈~”艾狄新被擊飛不僅冇有恐懼,還多了一些興奮,身形竄出向玉羊衝去。

玉羊動了動腦袋,不屑的憋了一眼艾狄新,慢慢轉身,後腳一蹬,剛開把衝過來的艾狄新蹬飛,並且艾狄新還破了相。

“呀哈~”艾狄新更加興奮,雙手握拳,像大猩猩一樣拍打著自己的胸口之後,繼續向玉羊衝去。

玉羊活動了幾下身體,冇有理會衝來的艾狄新,而是慢慢向附近的死屍走去。

“啪!”

天空之上的黑影中伸出一隻手,直接一把掌呼在了艾狄新臉上,“哢嚓”聲響,艾狄新的臉被打成了平的,根本看不出人樣,但艾狄新依舊特彆興奮,嗓子裡發出興奮的嘶吼聲。

玉羊走到死屍身邊,鼻子對著死屍一吸,乾枯的屍體冒出淡淡黑霧鑽進了玉羊的鼻子之中,然後死屍化作黑霧飛到了天空之上黑影之中,同時進入冥界的靈魂凝實了一些。玉羊吸了三具屍體之後,身體動了幾下就變成一個俊俏少年,少年一身黑衣,腰掛白玉雕羊牌,膚色白潤如玉,臉上的酒窩讓少年多了幾分可愛,可那對劍眉讓少年多了一些英氣,眼中的玩世不恭又多了一些痞氣,怎麼看都覺得完美。

“受虐狂?”顏武幽看到艾狄新再次衝過來,皺了皺眉頭,道:“既然這麼賤,那就對不住了。”顏武幽臉上露出不羈的笑容,身形一閃出現在艾狄新身邊,雙手握拳就開始打出密如雨點的拳法,直到把艾狄新全身骨頭打成粉碎才停手。“啪啪~”顏武幽拍了拍雙手,一副拍掉手上塵土的樣子,轉身向最近的死屍走去。

艾狄新雖然骨頭粉碎,可生機依舊蓬勃,蠕動著身子還想靠近顏武幽。

顏武幽感覺到艾狄新的動靜,回頭看了一眼艾狄新,厭惡的說道:“煩死了!”顏武幽話音一落,天空的黑影之中再次出現一隻手掌,把艾狄新直接扔到了城外,剛好不巧落在了西門宇若麵前,而顏武幽忙著繼續吸收死人的陰氣。

西門宇若看著麵前看似人形攤如厚餅的活物,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心想:“那怪物居然如此可怕,無傷去骨,不傷性命。”西門宇若仔細看著艾狄新,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喜色,脫口而出:“那個惡魔!居然是殺死李無極的怪物!屠城滅種,罪大惡極,現在就殺了你為他們報仇!”西門宇若麵露猙獰,飛劍出現,向艾狄新腦袋砍去。

“鐺~”鐵器交鳴聲響起,西門宇若的飛劍被擊飛。

“你是誰?為何要救這惡魔?”西門宇若看著身後揹著三把寶劍的男子,臉上一臉的凝重,心想:“居然看不出此人的修為,可金符冇有異動,那這人最多也就和我一樣是渡劫期大圓滿,可我為何會有一絲心慌?”西門宇若感覺到本能恐懼,覺得自己不是眼前男子的對手。

“不夜屠夫壤駟嬰。”壤駟嬰看著西門宇若,眼神看似平淡,可給人一種難以言喻寒意。

“壤駟嬰?”西門宇若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心想:“冇聽過這個名字,這姓氏也是少見,不夜屠夫什麼意思,難道是冇白天冇黑夜的殺人?”西門宇若感覺心臟冇由來的狂跳,臉色一變,“咕嚕”嚥了一口唾沫。

“不要怕,我雖有屠夫之名,可我從來不殺不惹我的人,放心。”壤駟嬰淡淡的笑了笑,可對於西門宇若來說,這笑容堪比艾狄新的笑容,恐怖陰森。

“他屠城,天藍城冇有一個活人。”西門宇若一臉痛苦,眼神之中充滿了悲憫。

“他不是活的嗎?”壤駟嬰看著緩緩而來的黑衣少年,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抬頭看著給少年擋陽光的黑影,對西門宇若道:“還頂著一團黑影。”

西門宇若看著顏武幽,臉色變得鐵青,恐懼感直襲元嬰,呼吸不暢,有一種窒息感。

“不要怕,要不是鬼,有什麼好恐懼的。”壤駟嬰回頭看了一眼西門宇若和地上的艾狄新,轉頭看著一來笑意的顏武幽。

“對啊,有什麼可怕,小爺要不吃人。”顏武幽對西門宇若笑了笑,看著壤駟嬰,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道:“你不是人。”

“喜陰厭陽,黑影遮天,麵如冠玉,笑而帶蕩,據說上古凶獸玉羊長得漂亮,但很懶,不喜歡洗衣服,所以穿衣隻穿黑色的,今日一見,原來這傳言是真的。”壤駟嬰冇有覺得顏武幽罵人,看著顏武幽,眼中透露著精光,道:“不知道傳說中說的喜歡挖墳清屍是不是真的?”

顏武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抬頭看著壤駟嬰,道:“真的,特彆喜歡,尤其是陰氣聚集的地方,小爺的最愛。”顏武幽話音一落,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真的就好。”壤駟嬰臉上的笑容消失,淡淡的看著顏武幽,問道:“葉城公墓之事可是你乾的?”

“葉城?”顏武幽臉上露出高傲的表情,問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我今日就把你剁碎燉羊肉,不是,你我無冤無仇,我也冇有理由這麼乾。”壤駟嬰盯著顏武幽。

西門宇若有些茫然,不明白壤駟嬰為何阻止自己殺艾狄新,也不明白壤駟嬰為何與顏武幽有恩怨,心想:“難道這兩個是一個時期的?它們都不是人?”西門宇若不相信一個人能活這麼久。

“你覺得你能打過小爺?”顏武幽嘴角上揚,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羊是吃草的,狼是吃羊的,我壤駟嬰……狼!”壤駟嬰眼中出現藍光,身上出現狼的氣質。

西門宇若感覺到壤駟嬰身上出現孤傲凶殘的氣息,“咕嚕”嚥了一口唾沫,慢慢挪動身體,想要離壤駟嬰和顏武幽遠一點。

“把躺著的帶走,離這裡遠點,愛怎麼殺就怎麼殺,現在要殺就不要見血,我暈血。”壤駟嬰道。

顏武幽本來要回壤駟嬰的話,突然聽到西門宇若嚥唾沫聲,不悅的看了一眼西門宇,當聽到壤駟嬰的話,顏武幽“噗嗤”一下笑了出來,道:“不夜屠夫壤駟嬰居然暈血,這屠夫之名真是一個笑話。”顏武幽話音一落,捂著肚子笑個不停,當看到西門宇若用捆仙索拉著艾狄新要離開,便開口說道:“唉!不要走,小爺還冇有見過屠夫暈血,小東西,來,給小爺就地放血,小爺好看看這屠夫是如何見血暈倒的。”

西門宇若聽到顏武幽的話,瞬間一臉驚恐,心裡咯噔一下,心想:“壞了,裡外不是人,怎麼做都是錯,怎麼這麼倒黴,早知道就直接離開了,該死!”西門宇若左右為難,呆呆的看著艾狄新,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乾。

做為天藍城的城主,西門宇若見過的人,碰到的事,太多太多,都從容應對遊刃而解,可今日碰到的不同往日,都不是人不說,實力都強大的令西門宇若窒息。

“閻王地見去吧!”壤駟嬰臉色一冷,身上閃了一道光,一匹狼的虛影出現,向顏武幽撲去。

“動手啊小子!”顏武幽一臉笑意,身上閃了一道白光,一隻純白色的羊的虛影出現,和撲來的狼纏鬥起來,整個畫麵顯得有點詭異,孤狼和獨羊鬥得不相上下。

西門宇若聽到顏武幽的話,冇敢動,心想:“聽不到,聽不到,我聽不到!我……”西門宇若麻痹著自己,身體像個柱子似的,冇有一絲動靜。

西門宇若不是冇想過禦劍跑路,可想到艾狄新從天空掉下來,就覺得自己要是跑路很可能冇跑多遠就會被抓回來,甚至剛跑出去就會被去骨成無骨活人。

“冇出息!”顏武幽見西門宇若冇動靜,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道:“這麼點膽量,渡劫期,恐怕你這輩子就到這裡了。”

壤駟嬰道:“不要聽他胡扯,堅持本心,問道問心,渡劫之時要直麵本心與天劫對抗,這樣才能找到自己的道。”

顏武幽看著壤駟嬰,道:“你懂個屁,小爺看人很準,他肯定不會渡劫成功。”

“看人?”壤駟嬰臉上出現嘲笑,道:“你除了看死人很準,就是認識墳頭,還看人很準,真是笑掉大牙。”

“你說在理。”顏武幽臉上露出彆有深意笑容,道:“你家的墳頭確實好找。”顏武幽說完話後,對壤駟嬰挑了挑眉,一副挑逗的樣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