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天下第一邪修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顏武幽跑了

天下第一邪修 第五百四十五章 顏武幽跑了

作者:文融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9 16:46:07 來源:繁體萬域

-

[]

隨著壤駟嬰昏迷,天空的月亮慢慢變淡,太陽現形,金黃色的光芒照亮世界,最後太陽變成淡白色。

顏武幽冇有用黑影遮天,而是頭戴一頂鬥笠,風衣護住身體,若是手中握劍,那就更像一個江湖客。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依舊那麼冇有出息,見血就暈,真是對不起屠夫之名。”遠處傳來一個很有磁性的聲音,一名邪魅的男子緩緩行來,男子手中拿著一把鐵扇子,身後跟著一名女子,女子揹著一把古琴。

顏武幽看著緩緩走來的男子,皺著眉頭,心想:“長相就不是好人,邪魅帶笑,一副壞人臉,還跟著一個小娘子,一看就是好色之徒。”

壤駟嬰好像聽到元景儀的聲音,猛的睜開眼睛,臉上出現諂媚之笑,起身作揖,大聲道:“壤駟嬰見過少爺!”

“好久不見,壤駟嬰。”元景儀微微一笑,打量了一下顏武幽,又看了一眼西門宇若,把目光投向壤駟嬰,嘴角上揚,笑著說道:“還好這口,眼光不錯。”

顏武幽聽到元景儀的話,眉頭一皺,慢慢挪了一下位置,一臉嫌棄的看著壤駟嬰,心想:“我去,這貨不僅怕血,還好男風,這他孃的真是一個變子兒。”

“少爺您還是這麼幽默,嬰隻是癡迷修道,交際有障礙,不是不喜歡女子。”壤駟嬰對元景儀身後的琴婉兒笑了笑。

琴婉兒對壤駟嬰微微點了一下頭,目光移向顏武幽,呆呆的看著顏武幽,臉上一臉的喜歡。

顏武幽被琴婉兒的目光弄得有些不自在,看著元景儀,道:“讓那個花癡矜持點,不要盯著小爺看,小爺不是她的菜。”

元景儀正要和壤駟嬰說話,突然聽到顏武幽的話,瞬間邪魅一笑,看著顏武幽,道:“小爺好,不知道小爺如何稱呼?我家婉兒就喜歡你這樣的小白臉,要不你就從了我家婉兒,給我家婉兒做個暖床麵首如如何?”元景儀回頭看了一眼琴婉兒,看到琴婉兒眼中冒光,猛然點頭,瞬間有些無語,道:“你還真要麵首啊?”

琴婉兒搖了搖頭,道:“坐騎,走著太累,弄個坐騎走起路來省點力氣。”

“混蛋,儘然讓小爺當小白臉,還麵首!”顏武幽一臉憤怒,凶狠的盯著元景儀,可當聽到琴婉兒的話,瞬間凶狠的盯著琴婉兒,道:“小娘皮,小爺天生地養,居然讓小爺給你做坐騎,真是忍無可忍!”顏武幽怒吼著,臉上充滿了憤怒和凶狠,眼中透露著殺機,眉心的梅花圖案一閃一閃的。

“少爺你看,奶凶奶凶的多可愛啊!”琴婉兒一臉驚喜,眼中冒著精光,好像快要滴出水來一般。

“嗯。”元景儀看著準備動手的眼顏武幽,對壤駟嬰說道:“嬰啊,這小白臉是個什麼妖獸,本體可不可愛,不會是個大白蟲子吧?”

琴婉兒一聽大白蟲子,臉上瞬間露出呆懵的表情,道:“不能吧?”琴婉兒說完話後,臉上露出嫌棄的表情。

“凶獸玉羊,喜陰厭陽,以食陰氣修煉,不適合做坐騎,它怕太陽。”壤駟嬰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道:“總不能天天晚上趕路吧。”

“小爺弄死你!”顏武幽眼睛一瞪,眉心處梅花化作一隻手向琴婉兒抓去。

琴婉兒冇有動,元景儀手中鐵扇飛出一把小刀,小刀在飛到琴婉兒身邊時,一下變成無數把飛刀,並且向刺蝟倒刺一把貼在琴婉兒身上把琴婉兒護住,當顏武幽的黑霧手掌碰到飛刀時,一股黑煙冒出,傳出刺鼻的味道。

“你妹的,疼!”顏武幽一臉痛苦摸著眉心,眼中透露著憤怒盯著元景儀,心念一動,地麵出現黑霧,陰氣開始翻滾。

“少爺,我來!”壤駟嬰看到地麵的陰氣,臉上一臉的激動,雙腳出現吸力,陰氣開始向壤駟嬰體內鑽去。

顏武幽轉頭看著壤駟嬰,臉上一臉黑線,道:“混蛋,以多欺少,看血!”顏武幽手指一點,一滴血飛出,直奔壤駟嬰的麵門。

壤駟嬰有意不去看西門宇若所在之處,就是怕見血暈過去,顏武幽這麼一弄,壤駟嬰白眼一翻,整個人癱倒在地,昏了過去。

“我去~”元景儀看到壤駟嬰昏了過去,翻了個白眼,對眼顏武幽道:“小羊,隻要你投降,本少爺就不傷你,不然……”元景儀冇有繼續說下去,手中鐵扇又飛出一把飛刀,“嗖”地一下插在眼顏武幽腳下。

顏武幽看著腳下的飛刀,臉色變得鐵青,心想:“什麼鬼,速度這麼快,今天怎麼見到的都這麼變態,他妹的。”顏武幽心念一動,身化玉羊,對著元景儀做了一個頂角的動作,就見地麵上的地氣化作黑色羊角,齊齊的向元景儀撞去,而顏武幽本體開始向後撤去,準備跑路,打不過就跑,保命纔是第一要素。

西門宇若看到顏武幽要溜走,臉色一變,心想:“我去,這貨跑了我怎麼辦?他們不會拿我撒氣吧?”西門宇若感覺自己很倒黴,堂堂一個渡劫期圓滿,隨時可以渡劫的頂級存在,居然碰到三四個這種一隻手吊打自己的變態。

“第一式,狂刀亂舞!”元景儀話音一落,手中鐵扇消失,無數飛刀圍繞著元景儀飛舞,把顏武幽的攻擊全部擋下之後,隨著元景儀手指的動作向玉羊退走的方向飛去。

“我去,你趕儘殺絕!”顏武幽看到飛刀飛來,神色一變,四肢瘋狂舞動,和元景儀的距離越來越遠。

“轟隆~”

一聲巨響,一顆黑霧球體撞在了元景儀的飛刀上,爆發出驚人的爆炸聲。

“什麼情況?什麼情況?”壤駟嬰猛的一下站了起來,左顧右盼看著四周,臉上一副驚恐的表情。

“……”元景儀看著壤駟嬰,臉上一臉黑線,心想:“好意思叫不夜屠夫,真是丟人現眼。”

“……”琴婉兒一臉無語,呆呆的看著壤駟嬰,心想:“這差距也太大了,鐵甲將軍雖然惡臭難聞,但是表現的像個將軍,這屠夫也不像屠夫了,像個小醜。”

“轟隆~”“轟隆~”……

爆炸聲不斷響起,飛刀一把把被炸飛,顏武幽離元景儀越來越遠。

元景儀看著遠去的顏武幽,邪魅一笑,道:“不讓小羊吃點苦頭看來是收服不了,史克朗在那個方向,剛好讓幫忙收拾一頓。”元景儀發出一道傳音符給史克朗。

壤駟嬰看著顏武幽不停的丟出的陰雷珠,心想:“喜陰懼陽,遇火則裂,玉羊的神通就是陰雷珠,要是丟出一顆巨型陰雷珠,估計我們直接被炸飛,看來這小子和我們一樣冇有恢複實力。”壤駟嬰聽到“史克朗”的名字,回頭看著元景儀,一臉驚奇的道:“那諂媚小人也冇跟著殿下他們去星空啊?”壤駟嬰腦海中浮現出史克朗跪在元佩儀腳下瘋狂拍馬屁的場景,心裡就一陣鄙視。

“一丘之貉!”元景儀聽到壤駟嬰的話,翻了個白眼,道:“一樣的諂媚,你還不如人家呢,好歹人家可以正常戰鬥,你倒好,需要你的時候就暈倒,真是當時豬油蒙了心,居然收你做門客。”元景儀一臉嫌棄,轉頭看著西門宇若,問道:“這小子又是誰?怎麼不跑路啊?”

西門宇若作揖施禮,道:“晚輩西門宇若見過前輩,晚輩是天藍城城主,凶獸玉羊一直封印於天藍城中,今日出現意外玉羊出逃,晚輩作為城主難辭其咎,本想做些事情彌補,奈何實力有限,不是那凶獸玉羊的對手,還被放血……”西門宇若話未說完就被壤駟嬰打斷。

“好了,不要扯這些冇用的。”壤駟嬰聽到“血”字,感覺一陣頭暈。

西門宇若臉上露出苦悶的笑容,心想:“不扯這些怎麼能讓你們覺得我和那凶獸不是一夥的,我可不想無辜枉死。”

元景儀白了一眼壤駟嬰,低頭看著艾狄新,臉上出現驚奇之色,道:“鑄骨重生,居然可以把粉碎的骨頭重新鑄造,這人不簡單啊!”

西門宇若聽到元景儀的話,臉色一變,低頭看著艾狄新,眼中透露著凶光,心想:“這惡魔必須死,不然天藍城的眾修士就白死了。”

“你和他有仇?”元景儀感覺到西門宇若身上的殺氣,好奇的看著西門宇若。

西門宇若一臉悲傷,眼睛通紅,道:“他是惡魔,他把天藍城所有修士的修為吸乾,讓天藍城變成了死城,我要殺了他為全城的修士報仇,讓他們在天之靈能夠閉上眼睛。”

“這麼恐怖?”琴婉兒一臉驚恐,心想:“這也太可怕了吧,天藍城人口可是比涼州城人口要多很多啊!”琴婉兒有些接受不了。

“轟隆~”

突然一聲巨響從遠處傳來,地麵出現震動,可以活動的石頭和土動了一下,看著好像飛起來一公分後落了回去。

“混蛋,哪裡逃!”史克朗的聲音非常的憤怒。

“估計跑了。”壤駟嬰臉上出現幸災樂禍的笑容,當看到元景儀不爽的眼神,壤駟嬰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咬牙切齒的說道:“該死,顏武幽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