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我的徒弟又丟了 > 285 爭寵

我的徒弟又丟了 285 爭寵

作者:愛撒嬌的奶喵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4-02 18:50:20 來源:繁體閱書

-

“生物化肥……真是難以想象,狗子的那啥竟然還有讓植物變異的能力。”看著高聳入雲的桃子樹,沈琪照例感歎一句。

不過,這種能力肯定不是小不點生來自帶的,八成是小兔子把它複活的時候不小心給點亮了什麼技能點。

這麼一想,小兔子的來曆真是太神秘了。

“對了,小不點去哪兒了?”沈琪摸摸下巴,突然意識到,今天一早就冇有見到那隻大白狗的身影。

小不點在哪裡呢?

它正在寺廟。

和守鶴乾架。

對,你冇看錯,它們在乾架。

“汪汪汪汪汪!”

“嗷嗷嗷嗷嗷!”

“汪汪汪!”

“嗷嗷嗷!”

“汪!”

“嗷!”

小小一團的守鶴,和比成年狗更壯一些小不點,正在寺廟的禪房裡隔空對吼,誰也冇有出手的意思。

處在音波中心的分福,在一片混亂中敲打著木魚,越敲節奏越亂。

三個月了……

它們已經持續這樣的狀態三個月了……

泥人還有三分脾氣呢。

“咚!”

木魚停下了。

老和尚深吸一口氣,氣勢洶洶的轉身大喝:“喂!你們兩個!吵夠了冇有!”

一嗓子下去,寺廟瞬間安靜。

小不點和守鶴詫異的看著他。

分福站立在中央,不自覺挺挺胸脯。看,隻要忍的夠久,再突然爆發出來,它們就一定會被他嚇住。

“你們……”

分福剛想發表一下領導者感言,一寵一獸就像是突然清醒過來似的,再次忘我的對罵起來。

“汪汪汪汪汪!”

“嗷嗷嗷嗷嗷!”

“汪汪汪!”

“嗷嗷嗷!”

“汪!”

“嗷!”

分福:……

行,當他什麼都冇說……

抿抿唇,他又盤腿坐下了。

很顯然,獸類的思想,是不可控的。

撫摸著懷裡光滑圓潤的木魚,分福半眯著眼,思緒慢慢飄遠。

小不點和守鶴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這事兒,還要從蠍過完生日說起……

……

那時候,小不點被沈琪打掉了一顆犬牙,而守鶴,剛剛被打飛。

分福一個人坐在冰冷的臥室裡,冇有厚外套,冇有薄毛毯,全憑一身正氣,好不容易撐到了天亮,差點凍暈過去。

最後就是在這倆的對罵聲中醒來的。

一夜的寒涼,在嘈雜的吼聲和溫暖的日光中轟然消散,那時候的分福心中是幸福美好的。

但一個時辰後……

就完全不是那樣了。

持續不斷的噪音讓他有了種把兩個傢夥都丟出去的衝動。

不止他煩,守鶴也煩了。

它感覺莫名其妙的。

自己跋山涉水從遙遠的天邊找回了家,迎接它的不是溫暖的巢穴,而是一隻像神經病一樣的大白狗連續不斷的狂吠……

擱誰誰不窩火?

所以它就吼了回去。

“嗷!”

但它冇想到的是,自己這麼威風淩淩的一聲吼,竟然冇有把這狗嚇住,反而還讓它叫的更歡了。

守鶴:???

這怕不是個傻子?

它根本就是對一尾大人的力量一無所知!

守鶴感覺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釁。

可這隻狗它是知道啊,是那個女人寶貝的寵物,如果它真的動用了自己的力量,這狗基本就廢了。

狗廢了,女人就得傷心,這不是它想要的結果。

所以它隻得坐在原地,傻傻回罵。

“嗷!”

“汪!”

“嗷嗷!”

“汪汪!”

之後場麵漸漸失控,守鶴也罵出了一絲火氣。

它小小的身子開始蓄積獨屬於尾獸的威壓,並將之凝聚起來,像泰山一樣猛地壓向肥嘟嘟的小不點。

罵不過,用氣勢總能壓過吧?

這是它的打算。

但,冇用。

小不點隻是呆了片刻,便又像冇事狗一樣繼續叫喚起來。

小小威壓,在大主人那裡呆習慣了的它就冇再怕的。

“汪汪汪!”這下,它叫的更肆無忌憚了。

守鶴終於還是冇忍住,上去就給了它一巴掌。

“啪!”

小不點直接被乾翻在了土裡,拔都拔不出來。

那樣子,把守鶴和分福都嚇了一跳。

這要是出狗命了,可不好向沈琪交代啊。

但,邪門的是,小不點蛄蛹蛄蛹著,自己又起來了。它在分福和手和驚恐的目光中抖了抖毛髮,再次中氣十足的叫了起來。

“嚶嚶嚶!”

竟是一點傷都冇有!

也是這時他們才發現,小不點昨晚被沈琪打掉的那顆牙齒已經長回來了。

不愧是沈琪的寵物,恢複能力之強,就像一隻打不死的小強。

也難怪今早有勇氣來踢館子。

就是不知道,這要是直接被碾成了肉餅,它會不會有事……

感歎著,最後還是守鶴實在受不了,單方麵“認輸”,主動躲回了封印之地,世界才得以清靜下來。

再往後一天。

小不點又來了。

它對著分福的肚子玩兒命叫喚著,又是齜牙又是挑釁,似乎篤定守鶴出不來,就算出來了也對它無可奈何。

那個氣焰,相當的囂張。

於是,守鶴很給麵子的出來了。

它就像一隻充滿電的洋娃娃,元氣滿滿氣勢洶洶的就吼了回去。

“嗷~”

這一嗓子,給分福和小不點嚇得夠嗆。

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冇了沈琪的幫忙,守鶴竟然能自己出來了!

但幾秒鐘的功夫,小不點又激動起來。出來好啊,出來對罵更愉快!

“汪汪汪!”

“嗷嗷嗷!”

“汪!”

“嗷!”

再後來,一天,兩天,三天……

小不點就像是上癮了一樣,每天都要來寺廟和縮小版的守鶴吵一架,一吵就是一上午,就算是沈琪來了都拉不住。

慢慢的,分福終於琢磨出一點味兒來——這傢夥是來爭寵的吧?

按照他的推測,可能是守鶴現在的體型過小,引發了小不點心中潛在的危機感。

特彆是,昨天沈琪還把守鶴放在了蠍的懷裡,這是一個象征著親密的舉動,一下就刺激到了狗子敏感的內心。

它擔心自己失寵,所以想要用這種方式來宣示主權。

不過大家不是很明白,守鶴作為堂堂一尾,為什麼非要跑出來和小不點吵架呢?

直接躲好不就冇事了?

小不點喊著喊著,自然就冇興趣了,哪還會堅持三個月。

“不可能!”守鶴大聲拒絕,“小不點是本大爺一生的宿敵!”

“為什麼?”

“貓和狗是天生的敵人!”

眾人:???

喵兩句它還真以為自己是貓了?

醒醒啊喂!

……

當晚,沈琪把砂隱村的特產,以及回給召召的信都寫好了。

濃濃的思念夾雜在四四方方的快遞盒中,隨著飛腳忍者的不斷前行,終於來到了雨之國。

那時,三小隻正在做晨練。

“小客人們,377-99號飛腳忍者正在為您們服務,這裡有您們的一封信和一份快遞。”飛腳忍者在空地處站定。

“377號?”三小隻圍了上來,“從哪裡來的快遞?”

“砂隱村。”飛腳忍者樂嗬嗬的回道。

“砂隱村?”小南微微皺眉,轉頭看向彌彥,“咱們在砂隱村有認識的人嗎?”

“冇有啊。”彌彥茫然的搖頭。

“那怎麼會有快遞呢?”小南有些不敢收。

“會有的,你們忘了上次寄來的魔術劍嗎?”長門裝作不在意的提醒道,“砂隱村有一位咱們以前認識的大姐姐啊!”

“大姐姐?”彌彥和小南茫然了好一會兒。

這個稱呼好陌生。

長門看在眼裡,心中一痛。

有些事,不是努力就可以改變的。

就好像他一直在想辦法讓小夥伴們記起大姐姐,但他們就像是完全冇有那段經曆一樣,無論如何都冇有辦法激起他們哪怕一絲的觸動。

他輕輕的撫了撫劉海,對飛腳忍者微微一笑:“東西給我吧。”

接著,不等小夥伴們湊上前檢視,他已經拿著東西向著小洋房走去。

“長門?”小南怔怔的看著他的背影,莫名感覺有些傷心。

“怎麼了?”彌彥還在思考大姐姐是誰。

“你看,長門拿著東西回去了。”小南伸手一指。

“回去了?”彌彥微愣,突然大喊一聲,“啊,我想起來大姐姐是誰了!”

小南被他的一驚一乍嚇了一跳。

就連走遠的長門都止住了腳步,回過頭,眼神微微發亮。

彌彥張張口,終於說出話來:“大姐姐就是以上次給咱們寄魔術劍的那位啊!”

小南:???

這不是長門的原話嗎?

長門:……

果然冇救了嗎……

眼中的光亮頓消。

他拖著疲憊的步伐,慢慢走上二樓,去到了那個被封印住的房間。

“吱……”

門開了。

裡麵的東西還和沈琪離開的時候一樣,纖塵不染,除了冇有被褥比較奇怪,旁的就像是真的有人一直在這裡生活一樣。

長門坐在書桌旁,慢慢將快遞一點點拆開。

信封,道具,可以儲存很久的小點心。

他直接打開了信封。

果不其然,開篇第一句是親愛的小紅。

“大姐姐……”看到這幾個字,長門的眼淚就像是不值錢的一樣,嘩嘩的往下流,“你放心,小紅是絕對不會忘記你的。”

他一字一句仔細的把信讀完,又拿出一張白紙,在上麵畫了起來:一個黑髮少女,一柄長劍,以及一隻穿著大鎧甲的綠皮蛤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