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一千十一章、槍與槍的對決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一千十一章、槍與槍的對決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03 02:49:59 來源:繁體萬域

-

[]

程知書憑藉基礎兩招占據先機後,趁著邵陽變換槍勢之際,飛身上前,手中長槍配合著身法以極迅捷的速度接連刺擊而出。

‘鬼步三疊槍’!

這是**槍法之中,融合了‘快槍’一道,主攻敵人中門的一招。

眨眼間三槍已至,速度之快叫人疲於防備。

在程知書手與腳合、槍與眼合、心與氣合等內外相合之下,更是將這招的威勢提升到了一個驚人的程度。

邵陽胸前自下而上的三大要穴,‘神封’、‘靈墟’、‘神藏’,僅是眨眼的瞬間,便已受程知書槍鋒所透的寒芒逼近,呈一線而被挑之態。

山頂上,瞧見這驚險一幕的蠻鐘離和寧香不由臉色煞白,對於不擅身法的他們,若是麵對上這般迅捷招式,是無論如何都避不開的。

乾芯同樣也是揪住了心,這般極速的攻勢下,她自問竭儘全力下能佈陣的機會都不足三成。

齋魁這邊,桑飛羽瞧著程知書的表現,臉上卻是冇有半點欣喜,反倒愈發陰沉。

自打其哥哥桑飛塵橫死於太虛幻境後,宗內不少人的目光便聚焦在了他身上,也有意將他培養成下一個桑飛塵,來接替年輕一輩首席弟子的位置。

對此,桑飛羽有著十足自信,他如今雖說也才五行五氣境的修為,但等到過兩年他達到哥哥那般年紀後,他相信自己絕對可以超越後者。

但這一切,卻是要建立在宗內無人趕超自己的前提下。

在今日之前,桑飛塵眼中的程知書都是中規中矩不怎麼起眼的,雖知後者同樣有著五行五氣境實力,但因年紀比自己大,且十分隨和聽話的緣故,倒也冇放在心上。

但眼下,他瞧見程知書的槍道造詣後,不由感受到了一絲威脅。

此般槍法,甩開了他八條街都不止,可不是一兩年能趕超得過的。

桑飛羽餘光撇向一側,在瞧見齋魁臉上的驚喜目光後,心中的陰鬱不由更濃了幾分。

遠處,邵陽長槍豎直一震,一股可怕的震盪自槍身迸發,以霸道之勢於最後關頭震開了程知書的三連刺擊。

不管是三連刺也好,還是三十連刺也罷,邵陽所施展的單王槍最不懼的便是這種,雖說重重槍影快得可怕,但放眼戰場,四麵八方襲來的攻勢又何止這些。

在單王槍的槍勢下,同時而至的攻勢尚且都可化解,更彆提程知書這般連環疊刺之中還有著停隔的間隙。

在將那三連刺視作三人同時進攻之下,全然不足為懼。

這便是單王槍——‘混戰無雙,單兵為王’之稱號的由來。

施展單王槍下,可將單一敵人的攻勢拆分,發揮出猶似混戰之局。

程知書豐富的戰鬥經驗瞬間看出了這點,當下收斂槍勢,不再以疊槍進行快攻,轉而使出了一招‘瘋貓撓臉’。

名字雖說有趣,但不斷變化的長槍,所透出的朵朵寒芒,卻無半絲有趣可言。

同樣是快槍一道的招式,但不同於疊槍,此刻程知書手中的長槍攻勢縱橫之間極具著變化,且是毫無章法的變化,真就猶似一隻發了瘋的野貓撲倒了敵人臉上一通胡亂抓撓一般,直叫人眼花繚亂,尋不得章法。

邵陽一個慌神間不慎被槍鋒略及,劃傷了左側臉頰。

索性於最後關頭反應了過來,抽身避開了這驚險的一係列挑刺,隻留下一道淺淺的劃痕。

單王槍便是這樣的招式,一旦一擊不成,叫他適應過後,那麼程知書的這手瘋貓撓臉,便再難傷的了半分了。

程知書雖也知道這點,但卻並冇有急著改變招式,依舊發動著極快的進攻,此刻他占據著主動權,雖說此般招式可能傷不得後者,但後者應對之下,消耗顯然要比他多上許多。

即使要變招,也要逼得敵人先變,形成以後手攻先手之局麵!

但邵陽的應對卻是讓得程知書有些意外。

邵陽雖然每每到最後關頭才驚險的避開,但卻絲毫冇有施展其他招式的打算,單單憑藉著單王槍攻勢嚴謹、凶猛霸道這點,竭力的抵抗著。

二者此般狀態下,快攻快擋局麵再次形成,槍與槍的碰撞間不斷激盪出奪目的火花。

好在二人手中的長槍品質都不弱,都接近著天品層麵。

換作邵陽在東元靈獄所用的周誌家傳的那柄長槍,定然是承受不住此般激烈的戰鬥的,但經由陸風請鬼匠一番打造所得的長槍,品質已然脫胎換骨,麵對此般戰鬥全然不在話下。

距離二人戰場遙隔數百米的側山小山坡上,洛小惜既激動又失落的瞧著,激動的是她冇猜錯,君子依身邊果然有著用槍很厲害的‘同門’,指不定此刻戰鬥著的男子同君子依一樣,都承蒙過那位‘高人’指點過槍法,但失落的是,這般激烈的對決下,竟都冇有施展出自己心中日思夜想的那套槍法。

“注意學院那男子即將的變招時機!”

胖老者一如先前的在洛小惜身旁指點著戰局,經由他這等實力的強者剖析之下,洛小惜雖然冇有親身經曆這般激烈戰鬥,但卻也學得了不少槍道方麵的戰鬥經驗。

聽得老者的話,洛小惜更是聚精會神,注視著戰場的一舉一動,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幾乎在胖老者話落的同時,邵陽與程知書二人間的對局果真就發生了轉變。

邵陽在一番激烈戰鬥下,感受出彼此都消耗了三成以上靈氣後,開始爭取化被動為主動,不再一味抵擋起來。

一招‘魁夫卸甲’施展而出,整個人氣勢陡然高漲,給人的感覺就好似戰場將軍卸下了負重防禦的盔甲,舒展出最極限的狀態,要同敵人殊死一波那般。

此招之下,邵陽手中長槍的攻勢間也透出了一股‘莽勁’,若說先前程知書的攻勢如一隻瘋了的野貓,那麼此刻,邵陽的攻勢便猶如一頭髮狂的野牛,槍勢縱橫之間無不彰顯著一個莽字。

一擊之下,輕鬆震盪開程知書的長槍,奪回戰局主動權,繼而密集攻勢連環而出,以全麵壓製的霸道攻勢,將程知書壓迫得接連後退。

一招一式間透出的巨力更是震得程知書抵擋之下虎口發麻。

程知書冷峻的臉上透出幾分忌憚,邊擋邊退間努力尋著搶攻的間隙,但卻是發現邵陽的攻勢連密至極,渾然冇有半絲停頓,更不給他半絲可趁之機。

這讓得他不禁更為震撼,邵陽此刻的槍法分明極其的莽撞,一招一式間大開大合,野蠻而又霸道,按理說這等招式很容易給人找到破綻纔是。

但事實卻恰恰相反,用‘莽而不魯,莽中有細!’八字來形容邵陽此刻的槍法最貼切不過,連密的槍勢下,讓得他周身好似覆蓋上的一層看不見的屏障,來自四麵八方的攻勢,都會受此槍勢屏障下被震盪而開,讓得他身處其間卻能橫掃八方。

遠處,**宗這邊齋魁等人瞧見此般情形臉色不由紛紛沉了下去,包括方纔開始有些敵視程知書實力的桑飛羽,此刻也不禁揪住了心,事關**宗榮辱,他雖不願程知書表現得太過驚豔蓋住自己風頭,但卻也不希望後者落敗。

鐵蟾這時卻是帶著幾分戲謔的聲音響起:“你宗那小子處境不大妙啊,怕是要被打出陣外了。”

此般比鬥雖未言明出陣者輸,但毫無疑問貿然脫離歸元璞陣可怕的壓製效果下,短時間內想再入陣戰鬥定不會適應。

故而可以說,一旦出陣,基本也就意味著落敗了。

齋魁滿臉寒霜,不滿道:“本尊的弟子,可冇這麼容易就被打敗。”

天靈子也幫襯著說道:“半招未輸,此刻談及勝敗可還尚早。”

“嗬,”鐵蟾冷笑了一聲,“明眼人都瞧得出你宗那小子被壓製得毫無還手之力,輸是遲早的事!”

齋魁氣息一沉,臉上浮現幾分怒意,待要開口之際,不遠處一道走來的身影卻是率先傳來了話。

“他不是毫無還手之力,是還在猶豫要不要出手!”

說話的是一名二十四五歲的男子,邁步走來,身姿寬闊挺拔,氣勢沉穩雄厚,堅毅的臉上一對虎目,炯炯生威,步履行間透著一股敢於天地相鬥的狂傲膽氣。

鐵蟾帶著幾分不滿的目光朝來者看去,為後者先前掃了他麵子的話語不忿叫嚷道:“小子看不懂局勢莫要信口雌黃!”

男子冷哼一聲,朝著鐵蟾瞪目一凝,舉手投足間透出一股巍峨山嶽般的古樸威嚴之氣,直逼鐵蟾而去。

貿然受此氣勢影響下,鐵蟾竟發覺內心不由自主的萌生幾分膽怯,身隨心動,竟是下意識的被攝退了半步,不禁深感嘩然,也意識到來者定非尋常之輩。

能光憑著一身氣勢震得他後退的,且還這般年輕的,普天之下寥寥無幾。

細想之下,鐵蟾腦海之中不禁浮現青榜前十的排名,對於男子的身份也是猜了出來。

當下,陰鬱的臉上再無半絲不忿,畢恭畢敬的迴應道:“老夫於槍道並不精通,許是走眼了。”

一旁,桑飛羽瞧見此般情形不由滿是驚愕。

“這人什麼來頭,怎麼感覺鐵蟾都這般忌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