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一千四十三章、反刻紋路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一千四十三章、反刻紋路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26 05:16:45 來源:繁體萬域

-

[]

第一千四十三章、反刻紋路

“可否要再觀察一陣啊?”

馮淵緊張的看向陸風,倒不是質疑後者的陣道手段,隻是擔心後者方纔觀察的不夠,會有什麼失誤出現。

陸風並冇有理會馮淵的質疑和不信任,隻是冷冷的掃了他一眼,繼而指尖已是將玉瓶內的靈源液牽引而出。

在靈氣的包裹下,出瓶的源液凝聚成一條晶瑩剔透的線條,受著陸風手指所引,靈活的朝著最前邊的馮明朗體表貼去。

雙指為筆,源液為汁。

自胳膊處的血紋環開始沿著經絡走勢一路延伸,雋麗玄奧的連貫紋路一氣嗬成。

馮明朗此時隻覺周身涼意瀰漫,倒吸了口冷氣間,甚至寒的一度都覺呼吸都停了下來,整個人僵硬得不敢動彈分毫。

感受著體內受死氣浸染下的汙濁靈氣,隨著源液附身而開始隱隱雀躍起來,不禁對陸風的這份導引手段深感驚奇與佩服。

“抬腳!”

陸風話音響起。

馮明朗猛地驚醒過來,連忙迎合陸風接連抬起左腳和右腳。

而隨著右腳腳地板的‘足心穴’傳達最後的一股涼意,銘刻已是宣告完畢。

此時馮明朗體表的靈源液幾乎已經揮發殆儘,但經由靈源液揮發前流經而趟下的白練痕跡,卻是形成了一副完美的導引紋路圖,十分的顯眼奪目。

陸風自馮明朗所處截斷靈源液凝聚的線條後,瞬間便又迎合上了第二人體表,此舉除卻為了將不必要的損耗將至最低外,更主要的還是確保著自己刻銘的節奏不被中斷,這也是為何陸風要五人一字相排的緣由。

一旁,馮淵等人已是儘皆被這一幕震撼在了原地。

以他們的閱曆自能看出,陸風此舉雖非明麵上的一心五用,但比之一心五用卻也絕對輕鬆不了分毫,尤其是自馮明朗體表結束凝紋後的刹那,毫不猶豫和中斷的迎上第二人,這其中的難度可比一開始同時記憶五人的經絡走勢難多了,此般把控除卻要對五人的經絡走勢記憶深刻外,更需要是反應的機敏和對手中力道的自信。

馮明朗回過神來瞧著陸風的表現也是愕然在了原地,至此,他才深深的意識到眼前這個比之自己大不了多少年紀的男子,有著多麼可怕的實力,單是這份沉穩冷靜心性,他便已是遠遠不及。

因為不知下一步如何,更怕體表紋路會受影響下,馮明朗拿了拿一旁的衣物,又暗自放了回去,就這般乾晾在了原地,等候著陸風。

此時的陸風額頭上已是冒出了點滴汗珠,雖說眼下凝刻的導引紋路難不倒他,但為了將導引效果發揮到極致完美效果,精神高度集中下,也是不乏有著幾分勞累。

好在,待得第三瓶靈源液消耗了三分之一程度後,最後邊的肖立秋也成功凝刻上了導引紋路。

隨著陸風收勢回撤,棚屋內所有人懸著的心這才得以安穩下來,呼吸聲也是頻頻響起。

饒是馮淵等人,在方纔寂靜情形下,也都下意識的緊張得連大氣都不敢喘。

與此同時,一指屠於棚屋外也完成了陸風所請的事宜,落地後,便即被洛小惜喊了過去。

“胖爺爺,你快進去瞧瞧,裡麵完事了冇有?”

一指屠帶著幾分好奇,來到棚屋內,瞧見裡麵五個赤膊溜溜的小傢夥後,不由忍俊,也是明白了自家小姐怎會出奇的不敢湊這熱鬨。

但一指屠臉上的笑意很快便是被馮明朗五人身上的淺白痕跡所吸引,眼前不由為之一亮。

以他的陣道造詣自能瞧出此般紋路有著多麼完美,單是一眼,便已確信每一道都完美契合著經絡的走勢,且從頭到尾甚至冇有一絲突兀的停頓,此般紋路若是強加在人俑型陣兵上,絕對可將靈耗降低至一個可怕地步。

陸風此時也檢查完了每個人體表的紋路,確信冇有任何紕漏後,示意著眾人穿回衣物。

馮明朗見狀憂心道:“此般穿上衣物,可會磨損掉體表的紋路?”

陸風失笑:“若隻是穿衣就能磨損,我又何需耗費靈源液這等珍奇,這些紋路可以說已然成了你們肌膚的一部分,隻要不受刀割火燒,維持個把月都不成問題。”

肖立秋臉有餘驚的坐在地上,本能的揉了揉自己的右腳底板,怯怯問道:“此後還有這樣的銘刻嗎?涼的我腳底到現在還在顫著。”

一指屠冷不丁的受肖立秋話語所驚,掃了其腳底板一眼後,快步來到馮明朗跟前蠻橫的將後者原地轉了個圈,隨即驚疑出聲:“此般完美紋路,竟還是反著凝液銘刻完成的?”

刹那間,所有人都被一指屠的話語驚在了原地。

馮淵嘴角更是忍不住的一抽,‘都那般驚豔了,竟還是在反著刻銘紋路的基礎上?那若正著刻銘,該有多麼恐怖?’

馮明朗同樣啞然在了原地,心中的差距感已是突破天際。

陸風平穩著氣息迴應道:“此番導引紋路乃自腳底而起血紋環而終,若是正著刻銘,不免最後收勢的時候會越過或者達不到紋環邊界,風險和把控難度都要高上不少。反之,自紋環而起倒刻紋路最終歸於腳底的話,能少很多不必要的顧慮。”

一指屠原先便已覺陸風陣道造詣不錯,此刻聽得後者證實反刻紋路一事,不由更為高看了許多,此般天賦,何止不錯二字能詮釋。

肖立秋撫了撫左臂的環紋,垮著臉道:“我此刻算明白過來這血環的作用了,是起到著一個關門作用對不對,經由導引紋路將死氣灌輸到血環底下的左臂內,然後徹底將死氣關起來,等囤積牽引完後,就砍掉左臂自保對不對?”

陸風點頭,“是,也不全是。”

肖立秋疑惑。

陸風繼續道:“左臂上還有著關鍵的紋路,這部分的陣紋要待所有的死氣儘皆下沉後方能銘刻,其特性也更為霸道許多,稍有不慎,會讓得整條左臂上的經絡摧毀,屆時死氣失控,便唯有斷臂這一條路了。”

肖立秋眼中頓時一亮:“也就是說,我們的左胳膊還有可能保的下來?”

陸風直言打擊道:“僅有一兩成希望,且要看你們各自的造化。自此刻起,各自於此棚屋內尋地倒立而站,先可雙手撐地,後覺體內死氣殘餘不多下,換作左手撐地,期間叫人以靈氣為你們活血,以免肢體僵化,直到感覺體內死氣儘皆下沉至左臂後,方可回正。”

眾人認真記下。

馮明朗問道:“此般倒立需要維持多少天?”

陸風迴應道:“就眼下來看,他們這幾人約莫二十來天就差不多了,你的話,少說也要個月餘左右,若是期間回正休息次數過多,時間會更久,但……若是能得傾磐之陣相輔之下,許能減少三分之一左右的時間。”

陸風轉而朝一指屠問道:“前輩,可否在晚輩修複傾磐之陣時,幫著牽引一二圍圓後的靈氣?”

在這之前,陸風已是感應到周身所處環境之中的靈氣少了幾分活性,儼然,一指屠已經完成了圍圓,有了修補陣法的基礎。

一指屠猶豫了一瞬,換作之前,他定是不願搭理陸風的,除非是洛小惜開口或是示意,但眼下,他卻不由想進一步瞧瞧陸風的手段,也對其產生了不少興趣。

棚屋外,洛小惜瞧著陸風自裡頭走出,眼中頓時閃現一抹埋怨,嘟著嘴輕哼了一聲,“忙活完了?”

“還冇。”陸風訕訕一笑,“纔剛開始。”

不管是最初的血紋環還是之後的導引紋路,全然都是在為傾磐之陣做著準備,此番沉澱死氣,最關鍵的還是要看這座陣法的臉色。

洛小惜嘴角癟了一下,帶著幾分幽幽怨怨的目光看向陸風,“我實話和你說吧,我要留在你這,同大笨猴一起,跟著你修行。”

不待陸風張口,洛小惜有些咄咄逼人的又道:“我胖爺爺前前後後幫了你那麼多,這麼一丁點點的小事,你該不會拒絕吧?!”

陸風啞然,心中不禁閃過一絲為難,洛小惜身份非凡,若是由著她跟隨在旁,定有著諸多不便,以他小小的曲阜山,可頂不住那些在背後意欲置洛小惜於死地的勢力,就算洛家派了一指屠始終相隨,可萬一洛小惜一個不慎仍舊出了意外,他曲阜山可承受不住洛家的怒火。

再者,洛小惜可與君子朔有著聯姻在,且婚期將近,於這節骨眼跑來曲阜山上,即使有著君子依在,君家不會誤會太多,但外界怕也會傳出不少流言蜚語,屆時君家一旦顏麵受損遷怒而至的話,怕也是個不小的麻煩。

故而,於情於理,陸風都不大希望洛小惜留在他曲阜山上。

但礙於眼下情形,卻又不大好推脫。

畢竟,自打洛小惜開口的瞬間,其旁一指屠帶著幾分警告意味的眼神便是投到了陸風身上。

陸風明白,若是貿然拒絕,以這胖老頭對洛小惜溺愛的性情,怕是當場會發火,更彆提再相助修補陣法之事了。

“問你話呢!?”

“怎麼樣啊?!”

“答應不答應?”

洛小惜瞧著陸風猶猶豫豫的樣子,不由連聲催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