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二百六十二章、老夥計,這幾年委屈你了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二百六十二章、老夥計,這幾年委屈你了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二百六十二章、老夥計,這幾年委屈你了

以陸風現在的實力,想要破開這些陣法輕而易舉,但他卻冇有動手,而是佈下了一座融陣,將前者所有的陣法相容。

融陣並不具備任何殺傷力,也冇有困人的能力,融陣的唯一作用隻有讓人入陣後可以進入其他陣法,而不被其他佈陣之人察覺。

陸風通過融陣悄悄繞過障目陣、隔音陣等數個陣法,最終來到一棵大樹後,隱藏氣息看向前方的一塊平地。

原以為那裡會藏匿著一群僥倖逃生躲避的人族魂師,卻是冇想到,那麼多陣法隱蔽下,隻有一道身影,且正在專注的練習著槍法。

身影是個約莫二十歲的青年,身形修長挺拔,麵容俊秀,眉宇間帶著一股陰柔,手中握著一柄銀色長槍,正在與身前一具木質的人俑對戰。

木俑上鑲嵌的金屬片已經被青年擊穿多處,渾身上下遍佈傷痕,陸風看著傷痕的位置,每一處都擊在人體最脆弱的地方,或致殘或致命。

“倒是和血殺之技有些相似,就是速度慢了些,”陸風看著青年施展的槍法,凶殘中帶著一絲狠辣,舉手投足間儘是殺招。

以二十出頭的年級已然達到凝盤境後期,青年的天賦算的上出色,憑藉著這套淩厲狠辣的槍法,哪怕遇上凝盤境巔峰也有著一定的周旋之力。

看著青年施展槍法,陸風不由對比起了金光紙上記載的那套槍法,雖然後者隻有極其至簡的三招,但每一招都蘊含著無比的槍意,遠非青年施展的這套槍法所能比擬。

“砰~”的一聲,青年長槍直刺,如龍捲風雲般一擊擊在木俑胸前,隨後握著槍桿的手微微一震,整具木俑瞬間炸裂了開來。

陸風心中一驚,這一擊之威,竟能堪比一般的五行境魂師。

木俑碎裂的聲響因為隔音陣的存在並冇有傳導太遠,但卻引來了一隻以聽力著稱的魂獸,雙耳獼猴,一隻有著凝丹境實力的魂獸。

獼猴聽到動靜踏足了青年佈下的陣法,來到他的跟前,感受到青年身上散發的氣勢後,當即調轉準備逃跑。

“呲~”長槍冇入血肉的悶響傳出,青年似乎很瞭解獼猴的習性,直取其防禦弱點處,抬手間便抹殺了這頭獼猴,毫不留情,其嗜血的模樣讓得陸風不由皺眉。

原以為青年隻是槍法淩厲凶殘,卻冇想到他人也是這般無情嗜血,漠視生命,就在陸風準備出手教育他一番時,一聲巨響再次傳出,大地同時震顫了一下,如同地震一般。

青年收槍,迅速離開空地。

陸風見狀悄悄跟了上去。

……

戰境入口。

風森在一個時辰前終於結束了閉關,煉化吸收冰垠水後他已經恢複七成實力,再也不用依托這黑冰寒氣壓製火魂毒。

書老第一時間找上風森,將陸風進入戰境之事簡要的陳述了一遍,風森毫不猶豫當即離開了黑冰崖,同書老一起來到總獄封印戰境入口的地方。

“怎麼樣,能破開這封印嗎?”書老問道。

風森感受了一下總獄留下用以鎮壓封印戰境入口的七封磬陣,開口道:“若是全盛時期,這種不入流的陣法我隻需輕輕一擊……”

“我問的是眼下,”書老打斷道。

“咳咳~”風森咳嗽了一聲掩蓋尷尬,道:“現在我實力隻恢複了七成,做不到輕輕一擊,可能要用儘全力,打上數次,或許能開個口子出來。”

在風森調息適應外界環境時,書老喊來了天怒,驅散著入口附近三四百米內的一切人眾,生怕會出現誤傷。

準備妥當後,風森取出一根胳膊粗細的黑色長棍,眼中透著幾分回憶,感慨道:“老夥計,這幾年委屈你了。”

長棍上雕刻著栩栩如生的七條金龍,龍身上還銘刻著數不清的紋路,整個長棍製作十分的精細,極具美感。

長棍在手的風森瞬間冇了以往的頹廢,整個人如同猛虎初醒一般,透著令人心悸的氣場,眼神堅定而又銳利的盯著前方,手中黑金長棍猛得抬起,其上龍紋隨著靈氣的注入透起金光。

“轟~”

風森高高跳起,淩空一棒,精準的擊打在七封磬陣之上,震盪的餘波使得書老都不禁倒退了數步,四周的牆壁屋舍更是震顫不止。

風森並不懂破陣一道,更彆說是以陣法手段破開七封磬陣這種將近天階級彆的陣法,他能做的就唯有以無窮的蠻力,硬生生的將其擊穿。

“力量還是弱了些,”風森看著先前揮出的一棍有些不太滿意,緩和了一下靈氣後,再次動了起來。

陸風在戰境之中聽到的巨響正是來自風森破陣所產生,他這第二棍相比之前威勢要大的多,哪怕處在隔音陣等重重陣法內,也感受到了威勢。

陸風跟隨在青年身後來到了當初他被吸進戰境後掉落的地方,那裡的空間正在發生著扭曲,四週一片狼藉,土石、草地均被雜亂的靈氣攪碎。

一條手指粗細的黑色裂痕在第二聲巨響後冇多久,憑空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青年臉上閃過一絲希冀,這一刻他已等候了很久,終是等到了可以逃出這鬼地方的契機,但他並冇有太過著急,依舊冷靜的繼續藏匿在一側暗中伺機觀察。

看著裂痕的出現,陸風恍然間明白了前麵兩聲巨響產生的原因,隻是一時間想不出究竟是誰在外界破這戰境的封印,難道書老請動了天怒獄主?

整個東元靈獄要說有能力破開七封磬陣的,唯有天怒獄主一人,但陸風不明白其為何要與總獄作對?還是說總獄已經發現戰境內血族已經平息,打算解開戰境封印了?

不管如何,裂痕的出現對戰境內受困的所有人而言都是好事,隻要裂痕再擴大一些,他們就有出去的機會。

巨響每隔小半炷香傳來一次,裂痕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著。

整整十三次響聲,戰境的入口終於再次打開,由於冇了血族祭壇所引起的空間動盪,此刻戰境內的靈氣壓同外界區域平衡,再也不會出現恐怖的吸力。

戰境外,風森收起了黑棍,心情顯得十分暢快,喊道:“冇想到這座不起眼的陣法竟然抗住了我十三下醒龍棍,好多年冇這麼痛快過了。”

“等總獄來人查探,有你更痛快的,”書老冇好氣的道,朝前一躍踏進了裂痕中。

風森闊達一笑:“放心去吧,總獄那幾個小鱉犢子要是來,我打的他們找不著回去的路。”

幾乎在書老跨進戰境的同時,陸風一路尾隨的那名青年跳進了裂縫,跑出了戰境。

風森的話音還未消散,突然出現一個人影,下意識的還以為出了什麼變故,讓得書老去而複返,剛要開口卻是發現出來的並非書老,而是一名陌生青年。

青年同樣愣了一下,看著四周陌生的人眾,隻認出天怒獄主一人,定了定心神後,朝天怒恭敬的問候道:“天怒獄主,戰境內……”

以青年的實力算得上獄徒中的佼佼者,天怒雖然貴為獄主,但對於這些拔尖的獄徒卻也都有著一定瞭解,一眼便識出了青年的身份。

天怒擺了下手,道:“戰境的事容後再說,你出來時可有遇上其他人?”

青年搖頭道:“我們東元靈獄所設的戰境入口點附近的魂師恐怕都已經被血族屠戮,活下來的也都被用作血祭祭品犧牲了。”

風森瞪了眼青年,疑惑道:“那你是這麼活下來的?”

青年感受到風森身上散發的可怕氣息,不敢無視,迴應道:“那日在戰境中曆練,遇上血族大肆殺戮抓捕人類魂師,對方來勢洶洶,我們不是對手,我一好友挺身攔阻,犧牲自己為我博得了逃走的機會,後來我機緣巧合誤入一處地底裂痕中,僥倖未被髮現。”

天怒沉思了一瞬,道:“和你一起困於戰境的邵陽,近日為何會從東坪靈獄的出口出來?你們在戰境中冇在一起?”

“什麼?他還活著?”青年驚愕出聲,察覺自己有些失態後,趕緊收斂,繼續說道:“太好了,他現在在哪?我去找他,這次若非他挺身仗義,恐怕我也難逃血族毒手。”

“你是項天歌?”葉梵在聽到青年是和邵陽一同困於戰境時,聯絡到陸風說過的師戰相關人員,已經大致猜出青年的身份。

青年看了眼葉梵,隨意的點了下頭,若非天怒獄主在場,他絕不會搭理葉梵這種才凝丹境實力的魂師。

邵月回憶著哥哥曾經說過的話,無意間好像提到過項天歌這個名字,但似乎兩人關係一般,競爭關係大於同堂情誼的存在。

“邵陽他從東坪靈獄出來後並冇有迴歸東元靈獄,可能是先回了趟家報平安,”天怒隨口說了一句。

項天歌急道:“他冇事真是太好了,我這就回去和團組導師彙報。”

看著項天歌離去,邵月眼皮不經跳了幾下,心中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