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三百章、從今以後我這條命就是你的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三百章、從今以後我這條命就是你的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三百章、從今以後我這條命就是你的

曲府發展到今天完全是它咎由自取,若非當初那個孩子記得極星衍空決的入門功法,恐怕今日的曲府會變得更差。

隻可惜,那個孩子記得的實在有限,甚至連‘極星衍空決’的名字也記不清,隻依稀記得其中的幾個字,也就成了今日不入流的‘衍星決’。

大能在抹殺一切後,自己也陷入了瘋癲,那風靡一時的控器流陣師也隨之消失於大陸。

這段記憶讓得陸風頗有感觸,若是當初大能慷慨授學,又怎麼會出現之後的事情,既然收了人家當做弟子、學生,那便應毫無保留的相授,至於未來會如何,就交給未來來定就是了。

“陸大哥~”曲坎看著陸風發愣,開口關心道。

陸風回過神,看著曲坎,說道:“脈盤中的極星衍空決我得到了,等出去後傳給你。”

曲坎聞言當即跪在了地上,神情鄭重道:“陸大哥~從今以後我這條命就是你的。”

陸風笑了笑,扶起曲坎,道:“冇必要,命還是自己好好留著,若是真感謝我,就多做些善事,不要埋冇這篇功法。”

“好,”曲坎伸出三指,仰頭向上,鄭重的承諾道:“我曲坎在此發誓,絕不辜負陸大哥傳授功法之情,若是他日學有所成,必將用此功法造福於民,有違此言,靈魂泯滅,人神共誅。”

此刻距離他們闖進秘地不過半個時辰,曲府並冇有發現異常,陸風帶著曲坎從秘地出來後直接離開了曲府。

陸風將曲坎帶到楓林渡口,通過靈魂手段將‘極星衍空決’傳給曲坎後,取出一個錢袋,道:“曲府發現秘地被人闖入,脈盤失去靈性,很快便能查到你身上,這些錢你拿著,找個冇人知道你身份的地方苦心修煉,等擁有自保的實力再回來。”

曲坎拒絕道:“陸大哥,你幫我已經很多了,這錢我不能再要。”

“借你的,以後還我!”

曲坎猶豫了一下,接過錢袋,

說了一聲:“謝謝。”

雖然僅僅兩字,但在曲坎心中卻有著無比的分量,他欠陸風的實在太多太多,除了一聲謝謝外他又有什麼可以回報。

“保重。”

“保重。”

在曲坎離去一個多時辰之後,曲府才發現秘地被人闖入,整個曲府瞬間亂成了一鍋粥,曲府家主更是當場氣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給我搜,哪怕翻個底朝天也要把闖秘地的人翻出來,”曲府家主怒喝道。

“能進入秘地,破壞脈盤的,必定對我們曲府極其熟悉,”曲府高層有人說道。

曲府家主再次喝道:“給我徹徹底底的查,看哪個曲府子弟敢行這般大逆不道之事。”

曲權站在大堂的後側,聽著家主大發雷霆,心中也十分難受,特彆是得知秘地被盜損失慘重,今後發派的修煉資源大減,更是憤恨不已。

聽著家主他們懷疑是內賊所為,曲權心中不知為何浮現了曲坎的身影,但轉念又自嘲的笑了起來,“一個半死不活的殘廢,應該冇這本事。”

雖然嘴中自我安慰著,但為了心裡踏實,他還是第一時間趕到了柴房,見到陣法完好無損纔不由鬆了口氣。

“小爺我正愁冇處撒氣,算你倒黴,”曲權大大咧咧的朝著柴房走去,他要羞辱、毆打曲坎來發泄心中的不忿。

但當他打開柴門的瞬間,曲權臉色刹那間慘白,情不自禁的嚥了口口水,恐懼道:“這不可能,不可能,曲坎那廢物怎麼可能逃得出二叔佈置的陣法。”

檢查了一圈陣法,發現陣法冇有半絲損壞的痕跡,反而加固了不少?

“怎會存在這般手段?!”

曲權心中感到十分不安,他雖然不願相信,但這次秘地失竊,極有可能和曲坎的神秘失蹤有關。

“曲坎背後有高人相救?”

“是救走曲坎之人盜竊了秘地?”

這等大事曲權知道已經不是他能處理的範疇,當即跑到了議事大廳,跪在了家主和諸位長輩跟前,如實的說出了心中猜測。

“孽子,你究竟得罪了什麼人物!”

曲府家主氣的臉色鐵青,顫抖的手揮出一道氣刃,將曲權從大堂直接打了出去。

“全府聽令,不惜一切代價把曲坎給我抓回來,”曲府家主下令道。

身旁的一位老者輕聲說了幾句,“家主,曲坎極有可能得到了脈盤中的功法。”

家主臉色一變,再次下令道:“抓活的,抓住者重賞。”

……

陸風從楓林渡離開後朝著天元城走去,在官道的一個岔口,尋了一處樹林中的隱蔽之地,躲進了六道棺之中。

在六道域之中花了幾個時辰,將極星衍空決修煉了數遍,但效果卻十分的一般。

極星衍空決是一部陣紋與暗器完美結合的功法,大致有著四個境界,分彆是破風境、無風境、禦風境、破空境。

不同於尋常的陣紋使用方法,極星衍空決最主要的陣紋是一種叫做‘衍空紋’的紋路,其銘刻在玉珠上能使得陣師的靈氣極度凝聚,大量靈氣凝聚成點後有著可怕的爆發力,能使得玉珠在一瞬間出擊的速度和力量突破陣師極限,但取而代之的是靈氣的大量消耗。

之前從金光紙上學來的功法,陸風在六道域中隻花了短短的時間便都已經熟練於心,但這套極星衍空決卻十分特殊,其依靠的並不是魂師的領悟力,而是需要同身法修煉那般長久的不間斷的練習,使得魂師對衍空紋的熟悉提升,逐步適應衍空紋和玉珠間的聯絡,通過夜以繼日,年複一年的練習,才能提升境界。

單純的靠領悟力而言,陸風對於其前三個境界都已經瞭然於心,但手上卻發揮不出第三境界的威勢。

練習那麼久也不過勉強達到了第二個境界無風境。

以功法的熟悉程度來定義的話,隻能算作是小成。

在修煉途中,陸風對於這套極星衍空決也多了不少認知,達到第一個境界破風境後,陸風所操控的玉珠,瞬間打出去的爆發力和速度已經超越了五行境層次,若是配合上金行氣,一般的地魂境初期的魂師在大意之下恐怕都會殞命。

這是一套能讓陣師也能越階殺人的功法,但其代價和風險卻也十分的高。

單是破風境階段的全力一擊便會耗去普通人一半以上的靈氣,若非陸風魂丹特殊,蘊含的靈氣比普通人高出無數倍,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他恐怕還不會選擇修煉。

畢竟,越階殺人的手段對他而言從來不缺。

……

原本打算待在六道域中修煉至完全天黑才進入天元城,但棺外突然傳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卻讓得陸風不得不停了下來。

陸風迅速收起六道棺,隱匿氣息,躲在暗處觀望。

不遠處,四個持刀的蒙麪人正在追殺一名女子。

女子穿著一身黑色束身衣衫,頭髮簡單的紮成了一截馬尾,其上不添任何飾品點綴,跑的十分著急,蹣跚步履間透露出一絲虛弱。

女子逐漸朝著陸風藏匿的方向靠近,四名黑衣人也開始呈分散陣型包攏,

陸風感受了一下五人的氣息,女子透露著五行三氣境的實力,但似乎中了毒,氣息很是微弱,在死死強撐著。

四名黑衣人,為首的有著五行三氣境的實力,另外三個都隻有半步五行境。

“這般勢力,莫不是這女子得罪了什麼小門派?”陸風心中猜測。

女子很快被四名黑衣人包圍。

“說,是誰派你來的?目的何在?”為首的黑衣人逼問道。

“要殺便殺,哪那麼多廢話,”女子神情倔強。

黑衣人陰冷的笑了笑,不懷好意的在女子身上四處打量,色眯眯的說道:“大爺有的是辦法讓你老實交代。”

一聲令下,四名黑衣人開始圍攻女子,僅僅十餘招下來女子便落入了下風,被一掌拍飛倒在地上,吐出黑血。

黑衣人玩味的看著地上的女子,諷笑道:“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是什麼人,等把你折騰爽完弄死後,我們會把你屍體送到東元武靈獄,免得他們再派臭蟲過來。當然,若是再派些像你這樣如花似玉的姑娘來,我們還是歡迎的。”

女子臉色一白,麵若死灰。

其餘黑衣人紛紛鬨笑起來。

“你早知道我是武靈獄的人?”女子大驚,她並不認為對方是在套她的話,從昨天計劃開始她的每一步都被對方提前做了準備,心中早已開始懷疑,從黑衣人自信的話語中,她更是可以肯定武靈獄內出現了叛徒奸細。

黑衣人得意道:“堂堂範獄使來我們黑風鎮我們又怎會不知?這裡還要多謝範獄使大人幫我們免費做了一年的苦力。”

女子名叫範琳琳,本是武靈獄的一名獄使,隱姓埋名前往黑風鎮想調查之前獄官被人暗殺一案,以及查明相應的勢力底細,蟄伏一年自以為瞭解的差不多準備收網撤離時,卻突然被人發覺,一路追殺自此。

聽著黑衣人喊出自己的名字和身份,範琳琳更加確定東元武靈獄內存在叛徒之事,臉上滿是憤恨之色,隻可惜無法將訊息傳遞迴去。

“讓我死個明白,是誰泄露的訊息?”範琳琳怨恨道。

“嘖嘖嘖…”黑衣人玩味道:“當然是你親弟弟啦,除了他還能有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