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三百三十七章、好一手畫地為牢

-

第三百三十七章、好一手畫地為牢

範琳琳之所以泄露訊息給那幾名有嫌疑的獄子,原本是想誘出黑魔宮的內應,以報昔日自己身份被揭穿之仇,隻可惜抓住的那名黑衣人施展的功法並不是黑魔決,是黑魔宮派來的機率很小。

不過無心插柳,卻是發現獄內竟然還有著其他勢力派來的內應。

順利回到靈獄,將一眾魂師押入獄牢後,範少伯第一時間將楊桀康的資料調了出來。

範琳琳看完後發現單是從資料上並看不出任何異常,隻是簡單的身世背景介紹,但目前來看楊桀康的嫌疑極大。

陸風也看了一遍楊桀康的資料,知道他同楊務一樣都是來自索靈城,是後者的小叔,除此之外便無再多的資訊。

“要不找個機會對他靈魂催眠?”陸風開口建議道。

靈魂催眠也叫做‘催魂’,是靈魂之力的另一種運用方式,也是武靈獄審問犯人常用的一種手段,能讓被催眠者袒露心聲,說出內心的秘密。

隻是靈魂催眠的起效需要依據施展者的實力來定,即使施展者的靈魂強度遠超楊桀康,持續的時間也不會太長,除非藉助一些催眠類的藥物,讓楊桀康卸下防備。

範琳琳搖了搖頭:“目前還冇有直接的證據,擅自動用靈魂催眠手段恐怕會引起非議。”

範少伯歎息道:“隻可惜我們不懂搜魂手段,否則哪用那麼麻煩。”

“搜魂?”陸風心中一愣,他會啊!

剛準備開口,範琳琳板著臉教訓道:“搜魂手段固然是審問的最佳方法,但對於被審問人的靈魂有著極大傷害,除了麵對那些罪大惡極之徒,否則嚴令施展。”

確實如範琳琳所言,陸風前幾次對那些通緝榜單上的罪犯施展搜魂,雖然得到了想要的資訊,但稍有不慎也直接摧毀了對方的靈魂,是一門對靈魂掌控力要求極其嚴格的歹毒手段。

範琳琳繼續說道:“暗的不行,就索性明來,想辦法套他的話。”

範少伯思索了一會,讚同道:“此計可行,我們手中有著黑衣人和水骷使,等審問完他們,捏住一些有用的資訊後,再設計一把楊桀康,他若心中有鬼,必然會露出馬腳。”

三人剛準備商議對策,管夷吾突然找了過來,同情的看著範琳琳,道:“你擅傳獄令的事情衛獄司知道了,命我將你二人帶去。”

範琳琳心中已有預料,這麼多高級獄子在她的安排下受傷,是斷然瞞不過靈獄的,隻是冇想到出麵的竟然是衛獄司。

衛獄司名叫衛賢,是武靈獄三司之一,也是三司中最鐵麵無私,不講情麵的那位,若是換作其他兩位,範琳琳還有信心依仗著家境背景能從輕發落,可麵對衛獄司,根本冇得商量。

管夷吾提醒道:“你們在過去的路上好好回憶一下此次行動,以免衛獄司讓你們覆盤時亂了方寸。”

“多謝,”範琳琳臉色有些蒼白,看向管夷吾,請求道:“管使,恐怕此行我獄使之位不保,再難接觸介入此事,那些被抓回來的人還請管使審問一番,將結果告知我一聲。”

若是不抓緊時間提審,那黑衣人和骷煞門的弟子恐怕會被關押到其他牢區,再想審問可就冇了權限。

陸風趁機開口道:“那些骷煞門的人我至少知道一些,在提審中或許能幫上一二。”

管夷吾聞言,道:“你目前已是中級獄子,這些剛抓來的罪犯一般都隻是關押在獄牢外圍,你想跟著就一起過去吧。”

二人離開房間,在管夷吾的帶領下,陸風緊緊跟隨其後,來到了武靈獄的牢獄門外。

管夷吾登記了一下獄使令牌,帶著陸風走了進去,在負責牢獄管理的一名獄子帶領下,二人來到一處標著‘丁三十、丙二五’的牢房外。

“這是各個牢房的座標點,便於統計,”管夷吾解釋介紹道:“牢房同你們文靈獄的靈宿相似,每個牢房內都有著一座生靈空間,劃分著十幾二十個小的獨立看押區。”

陸風走進牢房,瞬間覺得自己體內的靈氣安靜了下來,不由一驚,此地竟然還有著高階的抑靈陣存在。

站在牢房中央,能清晰的看到四周圍成一圈的各個小型獨立看押區內的景象,陸風心中再次一驚。

“竟然是空靈奇紋,”看著地上一個個小圈將犯人圍住,陸風感歎不已:“好一手畫地為牢。”

心中有些佩服製造這座牢獄的陣道大能,簡簡單單的依靠著空靈奇紋在地上劃了隔圈,便將圈內的人困了起來,這般手段已然通天。

蘊含著空間之力的隔圈,陸風自問以他目前的實力若是進去,斷然冇有出來的機會,哪怕達到了地魂境,有著抑靈陣在,機會也十分渺茫。

隻有突破到天魂境的陣師,感悟到了天地之力,或許方有機會破開此圈。但這樣的犯人也斷然不會敷衍的關押於此。

每個隔圈旁都有著一枚‘子陣符’,朝其注入靈氣,便可與隔圈內的犯人進行交流對話,保障了審問者的安全。

陸風朝管夷吾介紹著一眾犯人,指著左側一片隔圈道:“那些都是骷煞門的小嘍囉,此次抓回來的主要人物就兩個。”

說著指了指正前方位置的隔圈,道:“他是骷煞門的五骷使之一,水骷使,若非旁邊那黑衣人的出現,恐怕也不會落到這般田地。”

管夷吾沉思道:“範使在意的那個黑衣人吧?”

陸風點了點頭,道:“範使懷疑身邊那些獄子中有內應的存在,黑衣人的出現應該和內應暗中泄密有關。”

管夷吾會意,走進關押黑衣人的隔圈,看著圈內坐在地上實力被封禁的黑衣人,徑直走了過去,抬手間從指甲縫中彈出一糰粉塵。

“**粉!”

陸風一下認出了管夷吾的手段,**粉是乾擾靈魂類的藥物之一,有著迷惑心神,降低靈魂強度,使人無意抵禦的功效,常用來配合靈魂催眠,以提升審問的成功率和精準性。

黑衣人即使實力未被封禁,也不會是管夷吾的對手,在**粉和催魂的手段下,很快便袒露了秘密。

陸風看著管夷吾在那一個接著一個問題的詢問,心中不由歎了口氣,靈魂催眠終究不如搜魂來的直接,主要體現便在於此,前者隻能通過問答式的途徑來審問出自己想要的資訊,而後者卻可以直接獲取且更為真實。

見黑衣人已經完全被控,管夷吾帶著一絲靈魂之力發出喝聲,問道:“是誰派你來的?”

黑衣人雙目翻白,空洞無神的迴應道:“陰風殿。”

管夷吾繼續問道:“所為何事?”

“刺殺獄官。”

“既是衝著獄官而去,為何又出麵攔截骷煞門的人?”

“少當家有令,若發現彆的勢力乾擾,優先清理其餘勢力。”

“你們一共埋伏了多少人?”

“在那個分岔口就我一人,總的埋伏點在黑風鎮外不到百米的拐角處。”

……

以管夷吾的實力並不能對黑衣人催魂太久,僅僅半個時辰對方便恢複了意識,不過在這半個時辰中,管夷吾也問出了不少有用的資訊。

其中最有價值的一條便是:陰風殿勢力已經開始擴張,正計劃逐步吞併掉骷煞門。

從黑衣人那瞭解到陰風殿對於獄官也十分敵視,擔心獄官的上任會影響到他們鶴仙丸的經營流轉。

管夷吾從隔圈出來後,自語道:“看來範使之前的懷疑興許是錯的,殺死前幾任獄官的勢力恐怕不是骷煞門,而是陰風殿。”

說著看向陸風,突然心生一計,開口道:“骷煞門的那些人交由你來詢問,看能不能套出一些話來。”

管夷吾將他的計劃輕聲說了一遍。

之前那名黑衣人並非陰風殿的核心人物,隻是陰風殿經常請去做事的殺手,對陰風殿所知甚少,故而對催魂的審問手段並不牴觸。

但像水骷使這般,作為骷煞門的頭目,若是心中藏有機密,在進行靈魂催眠時,極有可能會拚死銷燬記憶。

這也是為何靈獄之前抓住了土骷使卻一直冇審問出關鍵資訊的原因,隻因後者警惕性極強,一旦靈魂受到異常乾擾,便會頃刻間做出排斥牴觸。

陸風明白管夷吾的想法,他有著骷煞門內應的身份在,相比靈獄的審問,更容易騙取對方信任。

接過管夷吾給的一小團**粉,陸風走進了關押水骷使的隔圈。

隔圈中,水骷使微眯著眼,看著突然進入的獄子整個人緊繃了起來,表現得十分警惕。

陸風若是像管夷吾那般直接將**粉彈出,恐怕在接觸後者之前,對方便會將靈魂封禁,銷燬記憶。

“是我,”陸風出示了一下麵罩和戰屍,表明自己的身份後,故作小心提防的四處張望了一番,嚴肅道:“水骷使,我時間不多,半炷香之後會有獄使來審問你。”

水骷使看了眼陸風,雖然已經知道對方是血骷髏,但心中對其依舊有著不小提防,對他的話也保持著幾分不信任。

“那名黑衣人的身份問出來了,是陰風殿派來的殺手,”陸風提醒道:“管獄使半炷香後會對你進行靈魂催眠。”

水骷使聞言心中一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