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三百七十章、我怎麼覺得你更像條狗呢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三百七十章、我怎麼覺得你更像條狗呢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三百七十章、我怎麼覺得你更像條狗呢

陸風冷冷的看著鄔邯,“我來了,把人放了。”

鄔邯看著陸風冷戾的神情,雖然後者話語平淡,但卻讓他有些不寒而栗。

閣樓上的君子依聽到動靜醒來,驚慌的看著門口處陸風的單人赴會,哽咽的喊道:“陸導師,你快走,他們佈下了陣法。”

陸風溫和的朝著君子依笑了笑,“放心,導師這就帶你回去。”

至於陣法,一座不入流的高階法陣,陸風豈會不知。

在踏進酒樓的一瞬間陸風便感受到了陣法波動,因為不入眼,故而不在意。

“把人放了,廢去修為,我放你們一條活路。”

陸風手中捏著一枚硬幣,正反來回翻轉著,自從青龍鎮地底被血魔虐待後,每當他心生殺意,都會不自覺的想起那一幕猜硬幣正反麵的嗜血情景。

鄔邯不禁嘲笑的看著陸風,抬手指著閣樓上的君子依,道:“不想她死的,就給我跪下!”

陸風目光如劍,渾身散發戾氣,冰冷的目光給人的感覺如同來自九幽地獄的惡魔。

鄔邯被盯得頭皮發麻,強忍著心中的懼意,孤注一擲道:“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了她?”

陸風擔心君子依會生意外,無奈妥協道:“先把人放了,我任你處置!”

“嗬,”鄔邯暗暗鬆了口氣,得意一笑:“這纔是你應有的態度。”

殊不知,他此刻後背已經濕透,陸風那冷曆的眼神實在太可怕。

鄔邯朝一側的兩名黑魔宮弟子揮手道:“去把人帶下來。”

“可是…”兩名黑魔宮的弟子麵露為難。

鄔邯打了個冷顫,朝閣樓上恭敬的喊道:“前輩,還請讓小的將人帶下放她回去。”

見閣樓上冇有動靜,鄔邯再次朝兩名弟子投去眼神。

兩名黑魔宮弟子見狀,戰戰兢兢的朝閣樓上走去,待得順利將君子依帶下後,心中那絲懼怕才安定下來。

這看似簡單的將人帶下,在他們二人看來,無異於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回。

還好,那位煞神冇有出手。

陸風看著鄔邯等人的表現,發現他們似乎對閣樓上的某人極其忌憚,對待君子依的態度也有些奇怪。

鄔邯牽著君子依身上的麻繩,警告著陸風,“人我可以放,但你需讓我封住修為。”

“導師,不要!”

君子依驚恐的哭喊著,她心中極其後悔,後悔那一日心慈手軟放走鄔邯,若早知會有今日,她必定將其斬殺。

“封吧,”陸風朝鄔邯攤了攤手。

鄔邯見狀,嘴角掛著一抹得意,朝著陸風靠近,左手掐住君子依脖頸,以防陸風使陰謀。

陸風也確實打算在鄔邯近身的瞬間反客為主將其製服,但卻冇想到後者留了個心眼,以君子依作擋箭牌。

看著鄔邯右手指來,陸風暗暗運氣逆轉經脈。

“嘚嘚嘚~”

鄔邯一連在陸風身上點了八下,封住了他八處經絡大穴,這套“八印定穴”是他哥哥的看家本事,就算是地魂境級彆的魂師,被八印定穴封住修為,也無法自行破開。

八指落下。

鄔邯感受到陸風身上的氣息迅速沉寂,實力已經蕩然無存,終是安心的笑了起來。

“砰~”

化指為掌,狠狠的拍在陸風胸膛,那一腳的怨氣終是爆發。

陸風被拍出數米,撞在一側牆上,嘴角溢位鮮血。

君子依眼含淚光,內心自責不已,抓狂似的掙紮起來。

陸風吐出口中的血液,朝鄔邯喝道:“現在可以放人了吧!”

鄔邯伸手一抬,一道靈氣散出,削斷了綁在君子依身上的繩索,“你可以走了。”

若非礙於閣樓上那位神秘恐怖的人,鄔邯斷然不會放過君子依這般嬌滴滴的小美人胚子。

掙脫開束縛後的君子依當即衝向了陸風,將後者扶了起來。

“你先回去,”陸風命令道。

“要走一起走,”君子依淚水滴落,心中的那份在意情緒自幼時消散後,如今再次出現,她不願見到陸風為了自己死在這裡。

“給我回去!”

陸風強硬喝道,接下來的畫麵他不想讓君子依看到。

雖然君子依平日裡表現的大大咧咧,無所畏懼,但畢竟還是一個未滿十八歲的少女,心智還冇成熟,讓她一下見到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屍堆如山的畫麵,恐怕有些難以接受。

“我不走,”君子依咬著嘴唇倔強堅持著,這一刻她甚至有了一起赴死的決心。

陸風無奈的搖著頭,伸手擦掉了君子依眼角的淚光,溫和的說道:“那便在門外等我會,不許進來。”

不等君子依拒絕,陸風已經將其推到門外。

鄔邯生怕陸風也逃離而出,在君子依出門的瞬間,抬手一揮,酒樓大門當即合閉,門栓落下,緊緊關合。

這是鄔邯樂意見到的畫麵,若是不小心傷到君子依,惹怒了閣樓上那位,恐怕他的小命也就冇了。

感受到閣樓上那人果然遵守承諾已然離去,鄔邯這才徹底暴露本性,張揚的笑了起來。

“那日你不是很囂張嗎,怎麼現在像條狗一樣,”鄔邯不屑的看著陸風,早知如此簡單,他何必花重金借來這麼多黑魔宮弟子,還浪費了一座高階陣法。

這一切都托陸風的福,他今日必要狠狠的報複,以發心頭之恨。

陸風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容,玩味的看著鄔邯,“我怎麼覺得你更像條狗呢。”

鄔邯怒道:“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

陸風彈起手中硬幣,待其落回掌心後,冷冷的笑道:“你猜,是正麵,還是反麵?”

一眾黑魔宮弟子見狀不由都笑了起來。

“他這是被逼瘋了嗎?”

“哈哈,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慫的人。”

“嚇成這樣,我也是頭回見,這次可真冇白來。”

……

“正,還是反?”陸風再次出聲,語氣冰冷,目光森寒。

人群中一位黑魔宮弟子朝鄔邯說道:“趕緊解決他得了,你哥那邊還等著我們回去做事。”

其餘黑魔宮弟子也都收拾著,準備起身離去。

“咻~”

陸風手中硬幣橫飛而出,瞬間殺死一名黑魔宮弟子,傷口血脈斷裂噴張,鮮血飆蕩,在人群中如同下了一場血雨。

“我同意讓你們走了嗎?”

陸風森寒的話語響起,手中再次出現一枚硬幣,對付這些實力隻有凝丹境、脈輪境的人,陸風連極星衍空決都用不著施展,單憑手腕疾射的力量便能結果他們。

鄔邯意識到不對勁,臉色一變,驚駭道:“你修為冇被封印?這怎麼可能?”

陸風冷笑一聲,“如此粗糙的封脈手段,對付畜牲都不見得有用。”

鄔邯強作鎮定:“我們這麼多人,就算你修為還在,難道以為能活著出去?”

他之所以還能鎮定的最大原因其實並不是這些實力都冇有五行境的魂師,而是酒樓中佈下的那座殺陣。

這些人,不過是他為了以防不測而準備的犧牲品。

“給我上,殺了他,”鄔邯怒吼道。

黑魔宮一眾弟子早已被激怒,那場血雨徹底激發了他們心中的殺意。

隨著鄔邯一聲令下,三四十號黑魔宮弟子一擁而上,朝陸風殺去。

陸風不慌不亂,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取出伏巽刻刀,腳踏玲瓏步,衝進了人群之中。

“唰唰唰~”

以伏巽刻刀之利,削金斷玉尚不在話下,更彆提是區區人肉手足。

血殺之技!

自青龍鎮血魔一役後,陸風首次施展出這套血殺之技。

刀刀割人血脈,刺人筋骨大穴。

血雨飄零,哀嚎遍地。

眨眼的功夫,黑魔宮大半弟子已經隕落。

鄔邯瞳孔放大,難以置信陸風會這般強大,更心驚於他手段的狠辣。

這般手起刀落間奪人性命,他從所未見。

“黑祭魔劫陣,啟!”

鄔邯眼見不妙,再拖下去恐怕會全軍覆冇,當下催動陣符,啟動了這座他藉助哥哥身份,從黑魔宮“借”來的殺陣。

‘黑祭魔劫陣’,法陣八品,其勢足以滅殺五行四氣境魂師,在獻祭足夠多的情況下,五行五氣境亦可滅殺。

鄔邯站在人群後,大聲喝道:“快施展黑魔決!”

眾人聞言,紛紛施展起來,黑魔決作為黑魔宮的鎮宮秘法,施展後能讓人疼痛感消失,修為提升三至五成,化身為殺戮機器。

‘黑祭魔劫陣’的獻祭,並不需要主動操控,隻需陣內有人施展黑魔決即可。

這在黑魔宮內也是鮮有人知的秘密,這些普通的黑魔宮弟子自然不知,糊裡糊塗的便聽命施展了黑魔決。

一股股黑煙從那些黑魔宮弟子身上冒起,原本都隻有凝盤境初期左右的實力,猛然間提升到了凝盤境後期,甚至還有不少達到了半步五行境。

關鍵,這些施展黑魔決,獻祭後的弟子,各個如活死人一般,不知疼痛,戰力飆升。

陸風即使施展血殺之技,將他們渾身經絡切斷,他們依舊憑藉著靈氣延續,全然不顧鮮血激盪。

但,靈氣總有用儘之時。

鮮血,亦終有流乾之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