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三百九十三章、相見不如不見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三百九十三章、相見不如不見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三百九十三章、相見不如不見

經過一天的趕路,輾轉十餘處傳送渡口,陸風終於來到大陸南部,來到了傳聞中“夜羽劍主”再現的玄風城。

越是靠近玄風城,一路上的行人量便越發的多,上至天魂境下至七魄境,都被這有著半步聖魂境的“夜羽劍主”所吸引,慕名而來的數之不儘。

陸風站在人山人海的玄風城外,好不容易擠出一條道路來到城門口。

“奇怪?”

陸風看著並不擁堵的玄風城城門入口,有些好奇那些聚集在城門外的人為何不進去,難道是城主下了什麼禁令不成?

帶著幾分疑惑,陸風已經跨進城內的一隻腳又縮了回來,退到人群聚集的城門外,喊住了最外圍的一名魂師,打聽道:“兄台,你們聚集在此是為何?”

被陸風喊住的那名魂師回過身掃了一眼陸風,不耐煩的回了句:“當然是為了見夜羽劍主留下的劍勢。”

陸風神情一凜,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同一個方向,遠遠瞥去,依稀能看到城牆上有著一些嶄新的痕跡。

“難怪會吸引那麼多人,”陸風瞬間明白過來,城牆上有著“夜羽劍主”留下的打鬥痕跡,這些人都是衝此而來,希望能從留下的那些痕跡上感悟一二。

半步聖魂境留下的戰鬥痕跡,哪怕能領悟到一絲一毫,其受益也足以逆轉一個普通魂師的未來。

陸風也想看看那假冒他的“夜羽劍主”究竟在城牆上留下了什麼劍勢,是否真的是夜羽劍法,當即混入人群,同先前那名被詢問的魂師一樣,艱難的朝城牆方向擠過去。

花了好一陣功夫,陸風才勉強擠到了一處視野較為開闊的地方,能依稀看清城牆上大片痕跡。

“還真是夜羽劍法?”

陸風心中感到幾分意外,還真有人在冒充他!

陸風專注的看著城牆上留下的一道道劍痕,腦海中推演著出劍者的身影,以他對夜羽劍法的瞭解,很快便從那些痕跡中發現了一些端倪。

夜羽——“井殺。”

夜羽——“月弧。”

夜羽——“鬼刺。”

這三招的劍痕重複了很多遍,城牆上留下的痕跡至少一半以上是這三招所留。

倘若是實戰留下的痕跡,這麼頻繁的使用夜羽劍法中基礎的劍招,顯然不合情理。

通過觀察,陸風已經可以斷定,城牆上的劍痕並非因戰鬥而留下,是有人刻意而為!

“目的是什麼?”陸風心中不解,留下這些劍痕難道隻想昭告天下?

作為夜羽劍法中最基礎的幾式劍招,三年前同陸風親近的那些夥伴都十分熟悉,哪怕不用傳授,也能刻意模仿一二,就算是他曾經的那些敵人,想製造出城牆上的痕跡也並非難事。

陸風的目光繼續鎖定在城牆之上,從千絲萬縷的劍痕之中推演分辨著其他劍招,不由慢慢的皺起了眉頭。

“劍痕被人二次覆蓋過?!”

陸風注意到一些原本應該連貫的劍痕,此刻留在城牆上的卻斷斷續續,淩亂不堪,若非他對夜羽劍法的瞭解,根本

看不出這些端倪。

“有人在刻意掩蓋?”陸風可以看出,那用以截斷劍痕,覆蓋真正劍招的手段,於施展夜羽劍法的並非同一人,心中不由更是好奇。

是敵?是友?

抽絲剝繭的推演下,陸風還是察覺到另外的幾招夜羽劍法的痕跡。

夜羽——“孤鴻閃。”

夜羽——“粼光千浪。”

夜羽——“清風瀲波。”

這幾招夜羽劍式,陸風總共隻教過兩個人,一個是他曾經在地玄域中收的劍侍,另一個則是同他一起經曆過無數生死的紅顏知己——輕雪。

單從城牆上留下的痕跡,陸風再難進一步發現任何資訊,不管是輕雪還是曾經一直跟在他身側的劍侍,想製造這些劍痕都能輕易辦到。

陸風反倒希望是他曾經的劍侍所留,因為在心中有些害怕再見到輕雪,怕現在的自己會讓對方失望。

畢竟二人曾經有過約定,不管是在劍道上還是修為上都要一分高下。

從書老口中得知,三年前輕雪同樣被人偷襲受了重創,但她逃回了宗派,接受了血脈之力,雖再無破聖機會,但實力卻定遠超從前。

陸風雖然有些不願接受,但心中卻也隱隱預感到了,這假扮夜羽劍主之人想來應該便是輕雪。

輕雪本就有著接近天魂境的實力,在經過血脈之力洗禮後,能在短短三年內達到半步聖魂境級彆,也在情理之中,但也正因為受到血脈限製影響,半步聖魂境已是她的極限。

“若真是你…”

陸風腦海中回憶著當初同輕雪一起曆練時的點點滴滴,想起曾經那個屬於他們之間的小約定。

若是劍痕真是輕雪刻意而為,或許她此刻依舊在這城中。

陸風擠出人群,朝玄風城內而去,走進城門,看了眼兩側城主府安排守衛城門的衛兵,取出一小袋魂幣,準備打聽一些玄風城的事情。

見到陸風此舉,一旁的衛兵眼中閃過一抹喜色,但隨即又是滿臉的無奈,搖頭歎息道:“城主有令,不得亂傳城內之事。”

陸風笑了笑,將錢袋推搡到那名衛兵手中,開口道:“不用緊張,我就是來這看看風景,不知城內何處建築最高?視角最好?”

衛兵愣了一下,隨即喜笑顏開,隻要不是打聽關於夜羽劍主的事情,這外快他還是十分樂意收下的。

帶著一絲奇怪的目光打量了一圈陸風,衛兵指著城西方向,介紹道:“城內最高處是崇心塔,但風景最好的地方卻是城東的萬杏林,說起這萬杏林呐,風景可真是…”

“多謝,”陸風拱手,打斷了衛兵長篇誇讚。

衛兵看著朝城西方向走去的陸風,嘴中一陣嘟囔,明明說來看風景,卻對萬杏林毫不興趣。

“不過,他打聽崇心塔做什麼?”

衛兵心中滿是疑惑,被同伴一身訓斥後回過神來,繼續審查著過往行人。

陸風並非打聽崇心塔,隻是想去城內最高處驗證心中的疑慮。

陸風和輕雪之間有過一個約定,若要追溯一切都將從他們第一次見麵

說起。

那時候,陸風尚在北幽靈獄跟隨書老學習,再一次單獨外出曆練時,他在一處山峰頂端感受到了一直想要尋找的一味靈藥,恰逢輕雪路過,也看中了那味靈藥。

那時候的二人全都是心高氣傲之輩,麵對同齡同修為的對方,誰也不願退讓,一路從山間打到山頂,不管是拳腳還是刀劍都難分高下,心中各是不服,在山頂靈藥旁二人打了整整一天,最終二人同時力竭,才罷下手來。

休息過後,二人再次動手交戰在一起,誓要分出個勝負高低,證明自己強過對方。

二人從小到大無不是同齡人中最頂尖的存在,何曾遇見過這般對手。

在無數次勢均力敵的戰鬥中,二人逐漸萌生出一種惺惺相惜之情,心中雖依舊帶著較量之勁,但眼中卻再無敵意。

打到最後,輕雪已經不在乎那味靈藥,聲稱隻要陸風服輸,離開山頂,這味靈藥她可拱手讓之。

服輸?

陸風豈會答應,年少輕狂的他斷然不會在一名女子麵前低頭。

二人再次戰在一起,可又如何能分出勝負?

那時候的輕雪臨近地魂境前期突破到中期的節點,心中想著等突破之後定能勝過陸風,在休息恢複的間隙,她開口同陸風約戰一個月後再臨這座枯山。

殊不知,陸風同樣處在突破的節點,當下應了下來。

二人將靈藥封印,定下一月之戰。

很快,一月之期到來,二人再次出現在枯山的山頂,看著同樣突破到地魂境中期的對方,不由都笑了起來,都冇了動手的興致。

後來,陸風同輕雪之間便有了一個約定,每當二人相遇,都要就近尋一處製高點,打上一場。

至於那味靈藥,至今仍舊封印在那。陸風在那突破的一個月內,也早已尋到替代之物。

……

陸風來到崇心塔下,抬頭仰望著這座七層八角形的磚木樓閣式寶塔,心中五味雜陳。

這一次,他可再不是輕雪的對手。

陸風心中出奇的有些緊張,徘徊在崇心塔下猶豫不決。

相見不如不見。

“自己現在這般狀態,這般實力,拿什麼去見半步聖魂境的輕雪?”

陸風自嘲的笑了笑,現在的他恐怕會給輕雪帶去許多失望。

轉身,正準備離去時,陸風目光瞥到了遠處已經落上一塵灰的石碑之上,那是關於這座崇心塔的介紹。

從石碑上留下的資訊,陸風知道了這座崇心塔的古今曆史,竟是為了紀念二劫時代的一名天魂境藥師所建造。

藥師名為——“天崇聖醫。”

天崇隻有天魂境的修為,卻被世人冠以“聖醫”之名,全因他一生救人無數,立下令人敬仰的偉績,雖不達聖境,但行事卻毫不遜於任何聖醫。

最令陸風深受感觸的是,天崇先輩在晚年時期,身負重傷,實力全廢,但卻依舊初心不改,哪怕至死都在行醫救人。

陸風看著石碑,又抬頭看了眼崇心塔,深受感觸,終是邁開了步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