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四百零二章、是你的伴侶嗎?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四百零二章、是你的伴侶嗎?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四百零二章、是你的伴侶嗎?

得知寒心劍的來曆後,白冰終是收下了這柄天品長劍。

“寒心劍雖與我宗派淵源極深,但我也不能白拿你如此貴重的物品。”

白冰說著從納具中取出一枚令牌,令牌打造的十分精緻,其上鐫刻著極美的蓮花紋路。

“這枚蓮花令給你,”白冰有些怯生生的將令牌丟給了陸風,轉過身輕聲說道:“我宗門名為天蓮宗,這枚蓮花令有著極大的權力,見令如宗主親臨。若是以後遇上麻煩,我與宗門定當竭力相助。”

其實,蓮花令對於天蓮宗的真正象征,白冰並冇有說,她也不好意思說。

陸風看著手中的蓮花令,對於白冰的身份終是清楚,當初在雪域時,他也曾聽聞過這個勢力。

雖然用到這枚令牌的可能性不大,但陸風還是收下了這份心意。

見陸風收下令牌,白冰大著膽子,聲音滿是羞怯的說道:“風大哥,我能不能求你個事?”

陸風愣了愣,白冰對自己的稱呼一向是‘陸導師’,此刻突然變成了風大哥,加之在這幽暗的山洞之中,不免有些曖昧感。

“什麼事?”陸風朝火堆旁微微挪了挪。

白冰坦言道:“此次回去後,我有信心推了大宗的婚事,但需要你的幫助。”

陸風聽到是關係白冰的終身大事,當下認真迴應道:“白導師,不知需在下如何相助?”

白冰努了下嘴,“都一同經曆了這麼多次生死,叫白導師未免生分了些,風大哥就像之前在靈獄那般,喊我冰兒就行,我不介意了。”

陸風回想起白冰話中指的場景,那時候純屬是為了演戲趕走周誌才喚的“冰兒”,並非真的熱切如此。

“白…白姑娘…”

白冰見陸風窘態,不由笑了起來,暗以為對方羞窘不好意思突然改變稱呼,當下也不再勉強,強忍著心口傳來的陣陣刺痛,繼續開口說道:“實不相瞞,我們天蓮宗對於這柄寒心劍已經找尋多年,我父親也曾揚言誰能尋得便將我和雪兒許配給他。”

“此番回去,若是大宗再度提及婚事,我想借風大哥之名將婚事推掉。”

說到最後,白冰的語氣漸漸輕了下去,還帶著一絲歉意和擔憂。

若是真有此舉,必然會為陸風樹敵不少。

陸風臉上閃過一絲凝重,他明白裡麵的輕重,但比起未知的危險而言,他同樣不願眼睜睜看著白冰被逼嫁人。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給你當擋箭牌了,”陸風豁達的笑了笑,儘量不給白冰增添任何內疚和負擔。

“謝謝,”白冰心中一暖,“我會儘量保護好你的身份,若是那個大宗逼問,我就說你在外曆練,需要一年半載後纔會來找我。”

陸風點了點頭,不管是為了白冰還是為了自己,他都必須儘快找到提升魂盤品質的方法,否則未來的那些危險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抵禦。

白冰感受到陸風似乎有著不少心事,想開口詢問,猶豫了一下又縮了回去。

山洞內氣氛突然變得安靜下來,兩個人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

心口隱隱的有些刺痛,白冰內視著體內的那道靈氣,依舊拿它冇有半絲辦法,回想陸風之前的表現,好奇問道:“風大哥,你對情絲纏這門功法好像很瞭解?”

陸風聞言,喝了一大口壺中酒釀,長長的歎了口氣,“我曾經遇到過一位同樣中了情絲纏掌力的人。”

白冰不禁好奇:“那人後來治好了嗎?”

陸風緩緩說道:“她的情況比你嚴峻的多,在我遇上她時,她除了身中情絲纏掌力外,體內還被打入了三十六枚“寒骨釘”,隻剩下最後一口氣。”

白冰倒吸了一口冷氣,忍不住道:“也是孫家的人乾的?竟下如此毒手。”

關於這點陸風隻是點了點頭,冇有進一步細說,否則白冰不難推測出是在地玄域之中發生的事情,更可能知道他就是夜羽劍主的事情。

“他死了嗎?”白冰同情中帶著一絲苦澀。

陸風露出一絲溫和的笑意,“她還活著。”

白冰一驚,身中三十六枚寒骨釘竟然還能活下來,簡直是奇蹟。

“那他體內的情絲纏掌力化解了嗎?”

陸風點了點頭,“我當初在她體內打入了一道本命靈氣,將情絲纏掌力衝了出去。”

“本命靈氣!”白冰大驚,難怪陸風之前會提這個化解的辦法,原來他都用過了一遍,這可是會折損壽命,耗費修為的本命靈氣啊。

白冰心中突然覺得有些酸澀,也意識到陸風和那人的關係不尋常。

“她…是個女人?”

在聽陸風說及三十六枚寒骨釘入體後,白冰先入為主的將那人認作了一名男子,但此刻心中卻感到一絲前所未有的慌亂。

“是你的伴侶嗎?”白冰一顆心緊張的提到了嗓子眼。

陸風笑了幾聲,“當然不是,那時隻是初次見麵,恰逢我練功出了岔子需要將過去一段時間所提升的修為儘數散去,同她也算有緣。”

至於本命靈氣折損的壽命,也在後來的曆練中通過一團特殊的天地靈氣給補了回來。

白冰聞言鬆了口氣,繼續問道:“原來你的實力就是這樣跌落的啊?”

“也不全是,”陸風解釋道:“本命靈氣隻是折損了一小部分修為,我變成現在這樣,是因為血族設計的緣故,受了很重的傷。”

關於血族,白冰瞭解的並不多,陸風詳細的將他所知的那些事情陳述了一遍,讓白冰有著一些提防。

隻是說到最後,白冰因為傷勢和酒意的緣故已經睡了過去,但睡姿卻不是平躺,而是倚靠在了陸風身上。

二人背靠著背,靜靜的坐著。

陸風也冇有去打破這片寧靜,他清楚白冰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都十分疲憊,這一刻就讓她好好休息吧。

……

在這幽暗的山洞之中,陸風和白冰一躲就是三天。

在這三天的時間裡陸風和白冰聊了很多,交談了對劍道的理解,交流了當導師的感受,聊了山川日月,談了恩怨情仇。

陸風也曾抽身離開過山洞,但發現孫安光等人依舊在這脊穀山脈中搜尋,無奈隻好繼續躲回山洞。

在休息的時間裡,陸風暗暗修煉著從崇心塔中得來的那篇瞳術,根據記載得知,祛邪靈眸雖在藥道上的用處更大,但陸風一番修煉下來發現在實戰上同樣有著極大的用處。

祛邪靈眸,共分三個境界。

第一層,透靈境,練成後可看清魂師體內靈氣的運行,對於身染邪障之氣的魂師能更精準的把控,將其體內的邪障之氣予以祛除。

第二層,透骨境,修煉至此可透骨而視,能看清魂師骨骼之中所存在的隱患。

第三層,透魂境,一眼入魂,可以清晰的看出魂師靈魂所存在的傷勢。

在祛邪靈眸的介紹篇中,著者著重強調了一點,此術修煉不當必損心性,心術不正者練之,必將走火入魔,輕則雙眼具瞎,重則魂泯道消。

對於這個“警告”陸風在修煉三天後也明白了緣由,祛邪靈眸修煉至第二層以後目光便能透過一般的衣物,若是用於邪道,偷窺女子之類,卻實有損心性。

修煉過後,陸風也明白輕雪看不上這篇瞳術的原因了,實力達到她那個境界,單是魂識感應便能輕鬆做到祛邪靈眸第三層,又何須多此一舉修煉瞳術。

但對陸風而言,目前隻有五行境的他靈魂強度根本不夠,魂識外放也隻能感應到敵人的位置和動靜,根本達不到細微層次。故而祛邪靈眸他還是練了起來。

在修煉至第一層透靈境後,陸風已經可以看到白冰心口處附著的那一縷靈氣,但以他目前的實力卻隻能乾看著,處理不了。

……

第四天一早,陸風再次離開了山洞,前兩次他不到半個時辰便趕了回來,但這一次足足到了正午時分都不見身影。

山洞中的白冰愈發等得心焦,從未有過的擔憂浮現心頭,每每想到陸風的身影心口便不由自主的疼痛,這幾日下來,疼痛感與日俱增。

正當白冰準備不顧一切出去找尋陸風時,山洞外傳來了一陣動靜。

白冰小心翼翼的靠近洞口,再確認山洞外隻有陸風一人後,緊張的心終於安定下來,隨後見到陸風衣衫淩亂,衣襬更是沾上不少汙黑血漬後,白冰小臉不由猛然煞白。

陸風手中捧著一盆奇異花卉,正是在回來路上發現了這株“斑駁血蘭”,他才耽擱了那麼久。

不同於普通的蘭花,斑駁血蘭通體潔白無瑕,株型修長,葉姿俊秀,無數潔白的葉子中,鑲嵌著一顆血色斑駁的花蕊,四週一根根像利劍的葉子好似一名名護衛,無時無刻不再守護著它們的公主。

斑駁血蘭花不僅外形極其雋麗出眾,其香味更是清醇久遠,有斑駁血蘭在的地方,其它花卉的香味根本不能與之爭鋒。

也正是因為它與眾不同的香味,讓它有了隔絕靈氣感應的功效,被藥師界譽為不可多得的瑰寶之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