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四百一十四章、百花苑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四百一十四章、百花苑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四百一十四章、百花苑

王威和刑氣二人回到獄府,將陸風前往百花苑聽曲的訊息告知了單武和鄭霸,再次惹來一陣埋怨指責。

雖然陸風這位新上任的獄官讓王威四人十分不滿,但經過專業訓練的他們卻容不得自己有半分失職之處,在回獄府後,王威二人便幫著單武把所有政務、材料再次清點整理了一遍,將大部分的資料記在了腦海。

這是他們的專業素養,也是將來若是陸風失職被靈獄調查時,他們用以自保的依仗。

……

至於陸風,此刻已然來到百花苑之中,在一張靠窗的桌位上仰坐著,一邊慵懶的看著戲台上的演繹,一邊磕著零食果子。

戲台上,戲子們演繹的曲目依舊是一位大人物的遊俠人生,向觀眾傳達著濟世為民的精神思想。

陸風帶著一絲柔和的笑意看著戲台中央畫著白色花紋臉譜的戲子,戲子手中舞著花槍,在陸風注視的瞬間也投神而去,四目相對之下,戲子手中的長槍不禁偏移了一瞬,好在短暫的失神冇有影響戲曲的演繹。

那名失神的戲子正是鬼伶,陸風當初離開黑風鎮時,由於擔心馬秋風及天元城隱匿血族之事,特意吩咐夜羽堂眾人暗中來了這裡進行調查。

陸風原本是打算等夜羽堂眾打聽到有用訊息後再動身趕往天元城,卻冇想到如今會以新任獄官的身份提前而來。

饒有興致的聽完戲曲,看著百花苑內的客人一個個離去,陸風原本打算悄悄溜進後台去尋鬼伶見麵,卻是突然收到鬼伶的傳音。

陸風神情一凝,當即止步,緩緩伸了個懶腰朝著外頭走去。

從鬼伶傳來的資訊得知,她雖以戲子身份隱匿在百花苑中,但這百花苑卻非完全是夜羽堂的勢力,其中原本就紮根在天元城的老戲班子成員並冇有離去,雖然鐵傀以商人的身份暗中收購了這家百花苑,但卻並未不近人情的驅逐所有人,隻安排了鬼伶一人在此盯梢打探訊息。

走出百花苑,陸風徑直朝著東邊走了大半柱香的時間,來到一家名為“雲絡錦繡”的店鋪,一副漫不經心閒逛的模樣,東看看西看看的走了進去。

雲絡錦繡之中陳列著各係顏色的布匹綢緞,這些布匹綢緞雖然質量還行,但價格卻比其他布店略高不少,所以平日裡來的客人並不是很多,而它本身存在的意義也並非盈利賺錢。

店鋪內,一張等身高的長櫃檯後,熾魅右手緩緩撐著下巴,正無精打采的用左手來回撥動著檯麵上的算盤。

突然,熾魅感受到門外有人走進,臉上頓時閃過一抹不耐煩,並不願多加招待,想著等來客看到綢緞上標註的價格牌後會自行離去。

不經意間餘光瞥了一眼,熾魅臉上的煩躁瞬間煙消雲散,撥動算盤的左手也停滯在了半空。

“堂…”熾魅猛地起身,下意識的想喊出“堂主”二字,好在出聲的瞬間當即反應過來,將“主”字憋了回去,轉而滿臉笑意的看向陸風,“客官,可是這裡的綢緞入不得您眼,本店還有著幾匹新織造的布匹,不知可有興趣?”

話落,熾魅拉開了身後裡屋的簾子,示意陸風前行。

雲絡錦繡鋪中雖無其他顧客,但店麵外便是人來人往的街道,難免會有人往裡瞥上幾眼,並非合適的洽談之處。

陸風安排夜羽堂眾人前來天元城時有過交待,儘量彆讓任何人知道他們的存在,以免打草驚蛇,故而鬼伶也好,熾魅等人也好全都聽命隱匿起了身份。

陸風走進裡屋,熾魅將店鋪鎖上門後快步跟了過去,伸手小心翼翼的轉動起屋內擺放在架子上的一個燭台,隨後一道隱蔽的暗門隨之緩緩開合。

一股藥草的苦腥味迎麵撲來,陸風眉頭瞬間皺起,心中閃過一抹疑慮。

裡屋內,夜遊刃渾身裹著無數紗布,躺在一張木製的床上,床頭還放著正在煎熬的藥汁。

鐵傀和幻手鬼刀坐在一側的桌椅前照看著藥爐,聽到暗門開啟,鐵傀見陸風的身影走進,瞬間站了起來,幻手鬼刀緊隨其後肅然起立。

“參見堂主。”二人齊齊躬身,滿是恭敬。

床上躺著的夜遊刃四肢動了一下,也想著起來行禮,但卻因傷勢的緣故隻能勉強昂起上半身,微依在床沿之上。

“無需多禮,”陸風快步走進,檢查了一下夜遊刃的傷勢。

“怎麼回事?”陸風目光看向鐵傀,神情嚴肅,他走前將夜羽堂交由後者管理,如今夜遊刃身負重傷,他自是要問個清楚。

鐵傀沉悶,一時間有些愧疚。

夜遊刃見狀,趕忙解釋道:“這和鐵傀沒關係,都是我行事魯莽。”

熾魅看著夜遊刃自責模樣,朝陸風解釋道:“夜遊刃他前幾日闖入了城主府,想探一探城主府的實力,卻不料府中竟然存在地魂境的強者,一個不慎被對方察覺,拚得重傷才僥倖逃生。”

夜遊刃的傷勢陸風之前已經查驗過,確實受了挺重的內傷,但好在冇有傷及經絡,調理恢複幾個月便能痊癒。

對於熾魅所說,城主府內存在地魂境級彆的魂師,陸風並冇有感到意外,當初和吳影二人夜闖城主府時便已證實這點。

陸風取出一部分葉梵給的療傷丹藥,讓夜遊刃近期好好恢複,再複原前禁止執行任何任務,隨後纔開口打聽起馬秋風和血族的訊息。

熾魅帶著一絲歉意道:“這些日子我們暗中找遍了天元城內的大街小巷,並冇有打聽到任何關於馬秋風的訊息。”

聽到熾魅的話,陸風並冇有太多失落,冇有馬秋風的訊息,說明對方很可能隱藏掩飾的極好,至今還冇暴露。

“說說,這些日子都打探到了什麼?”陸風目光看向眾人。

熾魅朝鐵傀看了一眼,後者微聳了下腦袋,得到授意由自己來說後,熾魅開始陳述。

“回堂主,我等打探到這半年內天元城區域性勢力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原本天元城內有著柴、蘇、趙、周等為首的諸多家府,但前不久,和周府有關的一脈,無論是普通商鋪還是家府,全都搬離出了天元城,如今天元城內,隻剩柴、蘇、趙三家。”

陸風凝神思索,出聲道:“可曾查到緣由?”

熾魅搖了搖頭,“坊間都說是因為鬥魂大賽中,周府的嫡子周軒枸被城主的兒子所誤殺,才讓得周府舉家離開這傷心地。”

說至此,熾魅臉上浮現一抹疑慮,“我覺得這事怕冇那麼簡單,周家的勢力不弱,產業更是遍佈天元城內外,可再他們離開天元城後,這些產業全都被柴府所接管了過去。”

說完,熾魅語氣有些不堅定的總結了她的猜測。

“我覺得,周府不像是遷移彆處,反而像是受到了脅迫,被趕出的天元城。”

陸風仔細聽著熾魅的話,思量道:“先不著急下定論,除了此事外可還有其他訊息?”

熾魅繼續說道:“還有就是藍天陣協前陣子也突然從城郊搬遷至了彆鎮,具體緣由不清。”

陸風仔細的聽了熾魅很多的陳述,但不管是血族蹤跡還是馬秋風的訊息,依舊毫無進展。

……

傍晚時分,陸風來到獄府,看著眼前諾大的府邸不由有些感概,整座府邸透著十足的莊嚴肅穆,大門口豎立的兩座石獅更是威風霸氣,令人望而生畏。

比起黑風鎮上那破敗殘缺的府邸,眼前的這座顯然用宏偉磅礴來形容也不為過。

獄府內,王威、鄭霸、刑氣、單武四人剛用過晚膳,正在庭院裡休息閒談,聊著白日裡的見聞,討論著各自修煉的功法、武技等等,相互指點學習著。

陸風從大門走進,四人隻是微微抬了下頭,應付性的行了下禮,隨後又繼續雜談了起來。

若非出於多年來接受的教養,他們恐怕會直接選擇無視掉陸風。

單武原本對陸風還抱著一絲最後的希冀,但見後者流連戲館足足一整日,已讓他徹底失望。

“臥房在東,獄務室和修煉室在西。”

陸風走過庭院,背後傳來王威平淡的話語。

獄府內大大小小的房間足有十餘間,除了供人休息的臥房,收納儲存資料卷宗的獄務室外,還設有短暫關押犯人的囚室等等。

王威原以為陸風逛了一天戲館,會第一時間去臥房休息,卻不料後者徑直走向了獄務室。

單武、鄭霸和刑氣三人看著陸風的背影,眼中全都閃爍著意外之色。

“他去獄務室乾嗎?”單武皺了皺眉,滿臉的不解。

刑氣冷哼了一聲:“像他這樣的人還能去乾嘛,八成是想找找上一任獄官留下的貪汙受賄的門路吧。”

靈獄委派各地的獄官中,難免或多或少會存在各彆手腳不乾淨的,這些獄官若是冇被靈獄調查撤職,那麼他們大多都會在退休或者調任彆處時,將手中的受賄這塊肥差移交給信得過的新任獄官。

故而對於陸風從戲館回來直奔獄務室,刑氣心中難免會有幾分鄙夷。

“隨他去吧,”王威歎了口氣,他清楚獄務室存檔的所有材料卷宗,知道陸風若是衝著受賄貪汙這塊去,絕對不會有任何收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