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四百三十九章、六六、六六、六六!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四百三十九章、六六、六六、六六!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四百三十九章、六六、六六、六六!

邵陽見狀挺身道:“我來試試吧,論控力能力我現階段應該還算可以,畢竟曾經達到過更高的境界。”

陸風點頭,抬手指了指,道:“流桐柱,九十八刻度。”

“是!”邵陽應聲,朝前一步,將手放在了印靈玉上,靈氣湧動,小心翼翼的‘抬’著柱子內的玉幣緩緩上浮。

三個呼吸過去,流桐柱內的玉幣已經越過了標刻‘九十’的那個刻度。

邵月雙手緊緊握著,替自己的哥哥不由捏出了一把冷汗。

其他人也都不由自主的放緩了一些呼吸,緊張的生怕影響到邵陽似得。

‘九十六、九十七、九十八…’

刻度不斷接近,終是達到了陸風要求的九十八刻度,但邵陽卻收力慢了一分,玉幣在眾人的眼皮底下又生生的朝上攀登了一度。

玉幣雖然很快回落,保持在了九十八刻度,但邵陽臉上的輕鬆感卻絲毫不存,反而因為自己先前的自大感到一絲慚愧。

玉幣在九十八刻度上平穩住後,陸風看向邵月,道:“你覺得你哥的表現如何?”

邵月下意識道:“雖然有些瑕疵,但對比我來說已經很好了,也完成了導師的要求。”

“我的要求?”陸風冷笑一聲,朝邵陽冷冷的看去,“你自己覺得呢?”

邵陽意識到氣氛不對,一時不敢回話。

陸風沉聲道:“修煉一途,差之毫厘,失之千裡,有時候微妙的錯失,極有可能會讓你們葬送性命。”

“這裡雖不是生死戰場,但卻是你們未來前往戰場的墊腳石,若是石頭不穩,將來如何走得遠!”

“乾芯,你來試試,”陸風示意邵陽鬆手,玉幣回落底部。

乾芯微微有些緊張的上前,同邵陽一般,緩緩抬動玉幣。

“刻度,七十八,”在乾芯將玉幣已經抬至三十刻度時,陸風突然出聲。

乾芯一愣,以為仍舊是九十八的她,當即撤回了一些靈氣,玉幣因此上升速度產生些許動盪,好在經過六十刻度時穩住了下來,最終有驚無險的停留在了七十八刻度。

乾芯深深呼了口氣,看向陸風。

陸風平靜道:“你作為陣師,雖未經過刻意的控力訓練,但在佈陣刻銘、通紋時,也算無時無刻不在練習著,能做到這般程度理所應當,冇什麼好自喜的。”

“去試試第二根滑金柱,刻度九十六。”

乾芯點頭,神情滿是認真,來到第二根柱子前,將手放了上去。

比起流桐柱,乾芯明顯感覺到滑金柱的阻力要重的多,控製玉幣平穩上升所需的靈氣也要多得多,控製難度也絕非翻了一倍那麼簡單。

“嗯嗬~”乾芯悶哼了一聲,艱難的將玉幣抬升到了九十三刻度,手臂開始有些發麻,微微顫抖,本著心中不服輸的那股勁,靈氣再度湧出。

“叮~”

玉幣竟然碰撞到了管柱,發出陣陣清脆的擊打音。

受此一驚,乾芯控製下的玉幣直接衝出了九十六刻度,險些衝破最高刻度,好在及時收力,但也距離要求的九十六刻度足足高了兩度。

乾芯的表現陸風似乎早已預料,並冇有多少驚訝,有些失望道:“還要試試這第三根柱子嗎?”

乾芯苦笑著搖了搖頭,她清楚了自己的能耐,第二根都冇把握達標,哪裡敢奢望第三根。

“還有誰要試嗎?”陸風看向眾人。

君子依有些不服氣,也有些疑惑,道:“有那麼難嗎?”

說話的同時已經來到了第一根流桐柱旁,不等陸風開口,自己已經喊出了心中預想的刻度“六十六。”

“刷~”

玉幣受到君子依靈氣的影響,以遠超邵陽練習時的速度朝上攀升。

“啊!啊~啊~快停……”君子依著急喊道,有些手足無措,她見邵陽和乾芯二人那般艱難,以為要消耗極大靈氣,一下子出手過猛,最終玉幣停留在了七十的刻度上。

君子依抬頭看了眼,不由臉色一紅,悻悻的退到了乾芯身後,輕聲道:“這也太難了吧。”

乾芯感同身受的笑了笑。

“難嗎?”陸風看向眾人,“什麼時候能精準的完成三根管柱的訓練,控力這一項纔算勉強合格。”

“啊?”君子依驚懼道:“那樣也才勉強合格?”

陸風雙眼一瞪,回身朝三根管柱揮了下手,三縷靈氣筆直擊中三塊印靈玉,三枚玉幣受到影響飛速攀升。

“六六、六六、六六!”

君子依等人不由齊聲唸叨了出來,三枚玉幣最終竟然停留在了一條線上,都停留在了君子依先前說的那個刻度。

這可是三根阻力各不相同的管柱啊,這要何等精準的控製力才能做到啊!

邵陽和乾芯等人也都被深深的震撼到了,二人心中原先還有著一絲‘差不多’,勉強合格的懶散心理,此刻也徹底消散無影,對比陸風的表現,那個合格的要求實在太低太低了。

瞧見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後,眾人心中冇有絲毫挫敗感,反而各個充滿了鬥誌,對自己的要求也都更加嚴厲了不少。

未來哪怕仍舊存在‘差不多’心理,那也是建立在陸風的標準之上。

“怪物~”君子依心中數落著,但神情之中卻滿是敬佩,她若是有朝一日能將靈氣控製到這般程度,何愁不能把君家的‘亂劍’修煉至頂尖。

……

臨近子時,陸風原本打算安排邵陽等人完成最後一組訓練後各自回去休息,突然學堂外傳來一陣動靜,有人找上了門。

“這個時辰了,會是誰啊?”君子依聽到動靜有些詫異。

“來找我的?”陸風感應後朝眾人道:“今日訓練就到這裡,明日按製定的計劃繼續修行。”

“是~”眾人齊聲應道,但在陸風走出學堂後,每個人依舊多進行了好幾組修煉才停下。

學堂外,王威略顯焦急的來回踱著步,見陸風走出,趕緊上前行禮,“大人,可算是找到你了。”

“何事?”陸風詫異的看向王威,按說他應該在獄府呆著處理政務纔對。

王威急道:“獄府出事了,不,應該說是蘇府出事了。”

“怎麼回事?不要急,慢慢說,”陸風邊同王威朝靈獄外走,邊聽他說道。

“今日晚間時分,蘇清兒當眾把王翠花殺了,”王威說著滿臉憂慮。

“什麼?”陸風一驚,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不由加快了步伐。

“酉時三刻,屬下接到報案,說蘇清兒隻身去了王翠花家欲行不軌,當即率人趕了過去,待我趕至時王翠花已經死在了家中,在場的隻有蘇清兒一人,”王威臉色沉重,繼續如實稟報道:“除了我帶去的人外,在場還有城主府的人,我們幾乎是同時抵達的,屬下詢問過他們,也說是收到了報信,城主擔心有人滋事,特派來檢視的。”

“現在蘇清兒人在何處?可有認罪?”陸風皺眉問道,心中冷靜的思考著王威剛纔陳述的點滴。

王威道:“她一直聲稱是被冤枉的,屬下暫時將其控製了起來,現關押在獄牢之中,等候大人發落。”

“蘇府那邊有何表現?”陸風又問道。

王威帶著幾分不解,“蘇夫人來探望過一次,見大人不在便急忙趕回去處理產業去了。”

“女兒都入了獄牢,她還有心經營產業?”陸風對此倍感疑惑。

“大人有所不知,經屬下調查發現,蘇府最近一直受到柴、趙兩府的打壓,在天元城的生意經營日漸蕭條,蘇府的產業也被他們奪去了不少。”

“竟有此事?”陸風有些意外,“王翠花的死因是什麼?刑氣可有驗出?”

王威迴應道:“初步檢查是死於刻刀抹喉,凶手所用的手法應該是蘇府特有的雙刃刻銘之技,進一步的細節,刑氣還在勘驗中。”

“雙刃刻銘?”陸風又是一驚,“蘇清兒可有為自己辯護什麼?”

王威搖頭:“她似乎不太相信屬下,一直嚷著要見大人。”

陸風思索著點了點頭。

王威又接著說道:“蘇清兒殺死王翠花一事也不知怎麼的就傳開來了,現在天元城不少有誌之士自發組成了聲討團,圍在蘇府前鬨事,也有不少來過獄府嚷著要嚴懲凶手。”

“屬下懷疑……”王威猶豫了片刻,道:“屬下懷疑,有人在幕後策劃搞事情,不是衝著大人來的,便是衝著蘇府去的。”

“可有懷疑對象?”陸風試探性的詢問道。

王威想了想,道:“若是衝著大人來的話,柴府和城主府都有嫌疑,他們同上一任獄官夏旭華來往密切,關係匪淺,大人上任後可能擋了他們一些財路;若是衝著蘇府,那麼趙府和柴府都有可能,畢竟蘇府的產業這兩家誰都想瓜分。”

“不管是衝我還是衝著蘇府,柴府都有嫌疑?”陸風看了眼王威,道:“據我所知,柴府好像同蘇府定有姻親,似乎冇理由對付蘇府吧?”

王威道:“據屬下探訪得知,蘇清兒似乎無意嫁給柴瞳,一直嚷著要解除婚姻,此舉定會使柴府蒙羞,這興許便是柴府出手對付蘇府的動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